《最後,我會變成你嗎?》:這個人需要的是治療而不是懲罰,因為他是一個病人,而不是一個犯人

《最後,我會變成你嗎?》:這個人需要的是治療而不是懲罰,因為他是一個病人,而不是一個犯人
此圖僅為示意,並非內文提及當事人之實際照片|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老爸,你為何拿了牛奶卻沒有付錢?」我不解地問。「我本來是想要買牛奶的,但中途突然忘記了自己要買什麼,所以便離開了。我根本不知道為何袋子裡會有一盒牛奶。」老爸一臉無辜地說。

文:鍾灼輝

消失的牛奶

相比起進醫院之前,老爸好像忽然間變得安靜了許多,不只是不太說話,就連外出活動也減少了。老媽不知道他的安靜是源於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還是因為醫院的那件事,令他耿耿於懷,所以顯得有些悶悶不樂。老爸除了心不在焉外,反應也變得緩慢,有時候更會出現健忘的情况。但怎麼說老爸也快踏入70歲了,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心臟病,身體快速衰退只是遲早的事。

真正不對勁的事情,其實是發生在老爸出院後的第三個月裡。那一天黃昏,老爸到家附近的超級市場幫老媽買牛奶,他在裡頭逛了好幾個圈,突然忘記了自己想要買些什麼,便放棄地離開了。在經過超級市場的大門時,防盜警鈴突然響起,他被保安員攔了下來,保安員要求檢視他的隨身袋子,因為懷疑他拿了店裡的東西卻沒有付錢。

老爸聽得一頭霧水,覺得自己被冤枉了,感到十分生氣,便跟保安員吵起來。經理表示如果他不肯配合,就只好報警求助,最後老爸萬般不願意地讓保安員搜查了袋子。保安員逐一翻出袋裡的東西,結果真的找到一盒還沒有付錢的牛奶。

老爸先是呆了半响,然後腦袋像突然被什麼敲醒了似的,他記起來了!他本來就是想要買牛奶的!只是在他的印象中,自己明明還沒有拿牛奶,牛奶又怎會跑進袋子去的?一時間老爸的腦海裡揚起了十萬個為什麼,他根本不懂如何去跟經理及保安員解釋。他只能不斷否認自己有盜竊,情緒變得異常激動,呼吸也急促起來了,像快要暈倒似的。

經理見狀也不敢再刺激老爸,馬上報警及召喚救護車。同一時間,經理在搜查老爸的袋子時找到了一張我的舊名片,名片上寫著我從前的警務職銜及聯絡電話。

我接到通知後,第一時間趕到超級市場,並在保安室裡找到老爸,老爸看起來一臉蒼白,目光帶點呆滯、又帶點害怕,救護員替他做了簡單的檢查,確定他的身體暫無大礙,只是心跳有點不規律,我叫老爸先坐下來休息。同時間警察亦已經到場了,來的警察剛好就是上次在醫院裡碰見的新丁。

「鍾……鍾 Sir。」警察有點尷尬地說。

「沒想到我們這麼快又見面,只是每次見面的場景好像都不太合適。」我苦笑說。

「這一次情況比較麻煩,你老爸拿了一盒牛奶,被保安員發現沒有付錢,可以說是人證物證俱在。」警察簡單地向我陳述了當時的情況。

我聽完後心裡大感不妙。以老爸的這種情況,可以說是人贓俱獲,能夠脫罪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以我的經驗及過往的案例,哪怕你是達官貴人,能聘請多有名的辯護律師,店鋪盜竊這罪名肯定是脫不了的。但我不明白,老爸怎會跑去偷東西的?在我的認知裡,他不大可能會幹這種事,從前即使再窮,他也不曾有這樣的貪念,更何況現在家裡的環境根本就不缺錢,他更沒必要這樣做啊。

「可否給我一點時間,我只是想確認一些事情。」我問。

「沒問題。如果有需要幫忙的地方,你大可跟我說。」警察客氣地回答。

我檢查了老爸的袋子,發現有一罐油漆及小油掃,裡面還有五金店的收據,證明他買東西是有付款的。我再查看老爸的錢包,發現裡頭有好幾百元,所以他根本不缺金錢。

「老爸,你為何拿了牛奶卻沒有付錢?」我不解地問。

「我本來是想要買牛奶的,但中途突然忘記了自己要買什麼,所以便離開了。我根本不知道為何袋子裡會有一盒牛奶。」老爸一臉無辜地說。

我感到老爸的回答有點不對勁,轉向保安查問。「請問你有看見我老爸拿走牛奶嗎?他的行為表現是否有異常?」

「之前我在店裡的飲品部巡查貨,看見你老爸在飲品櫃前不斷地來來回回,表現得怪怪的,好像想要找什麼,又呆在那裡好一段時間。他離開後,我發現貨架上少了一盒牛奶,我想應該是他拿走了,但他卻直接越過收銀檯,沒有停下來付款,於是我便跟上去並把他攔住了。」保安回答。

我要求到飲品櫃查看,那裡的飲品排得整整齊齊,像是剛剛補充過一樣。保安員指著其中的一個貨架說:「就是這個牌子的牛奶,只有最前排的一盒被人拿走了,而且跟在你爸袋子裡找到的屬同一個牌子。」

「沒錯,這確實是老爸經常買回家的一款牛奶。」

我在檢查貨架旁邊放著的幾款牛奶時,像忽然想到什麼似的。我抬頭看看四周,發現不遠處裝有一個閉路電視鏡頭,應該可以拍攝到當時的景像。

「可否再帶我去查看一下閉路電視的錄像?」我向保安員提出額外要求。

保安員瞄了經理一眼,經理點了點頭表示同意。「那請跟我回保安室吧。」

在翻看閉路電視的過程,我記下了老爸的每個細微動作,與他在不同位置的停留時間。我拿著筆記,在腦海裡快速模擬了當時的情景,以及老爸的行為與心理狀態。他這樣做的目的到底是為了什麼?突然間,我有一個重大發現。

「我想向大家證明一件事,就是我老爸根本沒有盜竊的意圖。大家可否跟我到飲品貨架,我想以心理戲劇的形式重組當時的事發經過。」我提議說。

於是,眾人折返現場,我開始模仿老爸的行為,在飲品櫃前不斷地來回走動。

「老爸首先拿起A牌子牛奶,因為這個牌子的牛奶通常是最便宜的。老爸的個性十分節儉,他從來只會買打折或特價的東西,要是遇上了幾款不同的牌子,他亦只會挑選價格最便宜的一款。就拿牛奶來作例子,老爸不會理會牛奶的產地或營養成分,甚至食用期限他都不太在意,他唯一關心的就只有價格。」我解釋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