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因素」的好日子過去了,澳門賭業經濟陷內憂外患

「中國因素」的好日子過去了,澳門賭業經濟陷內憂外患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回歸以來,「中國因素」主宰澳門經濟,倚賴中央放人、放水支撑賭業,養懶了澳門。

自2002年開放賭權後,博彩業成為澳門唯一支柱,博彩稅收益佔政府收入七成多。然而所有雞蛋放在同一籃子必會產生風險,除一業獨大外,賭業亦過度倚賴內地客,在中國經濟下滑、雷厲反腐,以及周邊地區賭場競爭下,吃老本、賺快錢的日子不再,經濟多元化、博彩優閒化的轉型迫在眉睫。

澳門博彩業去年7月開始步入寒冬,博彩收益錄得九連跌,2月賭收按年跌幅高達48.6%至195.4億澳門元。多間大行早已看淡今年的賭收前景,有分析員認為,雖然已過了最低點,第二季及第三季有望稍微回升,但30%至40%的跌幅會持續。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賭收持續下跌,致命原因是貴賓廳的結構性倒退。貴賓廳業務佔賭收近七成。由於賭客可利用博彩中介人調撥資金洗黑錢,貴賓廳成為中央反腐運動的打擊對象。

中央亦着手限制內地賭客的現金渠道。早前有報道稱,銀聯持卡人透過澳門賭場,刷卡進行非法的虛假交易套現,去年交易額逾400億元人民幣。

光顧貴賓廳的,很多是內地商人,內地當局去年起收緊簽證限制,減低他們赴澳賭博的恒常性。

澳門大學博彩研究所所長馮家超分析指,發達國家的博彩業規劃約佔GDP的1%至2%,中國GDP的1%即6500億元。從宏觀角度看大中華市場,按目前澳門博彩毛收入3600億,加上內地彩票3000億(未計地下賭博),基本上約6500億元的市場已得到滿足。「2012年前,有效需求未被完全發掘,一建賭場就有人來,但現在市場潛力已被滲透和滿足,客源方(內地)有變,需求也會變。」

好日子養懶人 澳門難再食老本

回歸以來,「中國因素」主宰澳門經濟,倚賴中央放人、放水支撑賭業,養懶了澳門。儘管澳門定位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但在賭業膨脹時,當局沒有乘勝追擊,強硬要求博企履行承諾發展非博彩元素。說好了的會議展覽、休閑旅遊等,至今還未成型,產業多元化長路漫漫。

除了內憂,還有外患,周邊國家及地區正「圍堵中國」,冀在賭業市場分一杯羹。已開賭或計劃開賭的地方,東有南韓、朝鮮、日本、台灣,南有新加坡、越南、緬甸、菲律賓、柬埔寨,北有俄羅斯、蒙古國等。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聯昌國際證券濠賭股分析員丁柏年指出,文化和距離是重要因素,東南亞國家,與中國的文化差異大,非中國賭客首選,新加坡雖是華人社會,但距離較遠。他認為,南韓是澳門的最大競爭對手,對北方人而言,該國距離近且安全,加上近年韓流興盛,當地已累計了穩固的中國遊客基礎。

目前,澳門博企的非博彩收入佔比10%,遠低於拉斯維加斯的60%比例。要像拉斯維加斯成功轉型,澳門還要急起直追。馮家超認為,賭業短期內不樂觀,轉型至少3年後才有起色。

節錄四月份《信報財經月刊》 /Android揭頁版iOS揭頁版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標題為「澳門賭業經濟內憂外患」。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