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城南X新竹東門城:從綠意開始的城市對話

臺北城南X新竹東門城:從綠意開始的城市對話
Photo Credit: 取自見域CitiLen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所身處的城市,是否也有一棟又一棟精彩無比的老建築?在年輪裡刻下一輪又一輪印象深刻城市記憶的大樹?和煦的春日,一起走出戶外,發現「城南有意思」吧!

在新竹,同樣有一座帶動文化想像的老校長宿舍——辛志平校長故居。辛志平先生為新竹高中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首任校長,其鮮明的個人形象及身教、言教,與關懷莘莘學子的態度,是許多新竹高中校友的珍貴的共同回憶。

值得玩味的是,辛志平校長故居與今天的新竹高中有段距離,原因是新竹女中與新竹高中曾交換校地,新竹中學校遷到現址時,校長宿舍並未隨之搬遷。這棟校長宿舍,除了陪伴辛志平校長一家人度過一段溫馨的家族時光之外,在二二八事件期間,更有新竹中學學生曾重郎率領同學到校長家中要保護外省籍辛校長的美談。

該空間一度被劃為停車場預定地,最終在校友、文史工作者與市民的倡議下被成功地列為市定古蹟並保留下來,故居前的一排老樹也擺脫了被砍除的命運,自信地伸展枝枒迎向陽光。

今日的辛志平校長故居,在OT團隊的經營下, 將前棟規劃為展覽空間, 後棟規劃為Taivii餐酒館, 一旁玻璃屋引入世界咖啡冠軍王策的品牌VWI byCHADWANG進駐,旅人與市民們可以在老建築中聆聽講座與各式生活體驗教育活動,感受辛校長滿腔教育熱忱與深厚文化涵養。

老屋活化再利用 台灣總督府專賣局與南大路警察宿舍

即使是兩座發展許久的城,台北城南、新竹舊城的驚奇空間都正在增長!近年來,隨著民眾對於舊建築再利用的想像更加豐富,也在許多文化政策推波助瀾之下,許多老空間有了新想像、新定位。

即將於今年「城南有意思」活動中首度開放的「台灣總督府專賣局(今台灣菸酒股份有限公司)」,為當時日本政府為控制鴉片、鹽、樟腦、菸、酒、火柴、度量衡及石油等重要民生物資,因而設置專賣局來操控總體生產與銷售業務,並將其收入收歸總督府主要財源。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專賣局由中華民國政府接收,改為台灣省菸酒公賣局。這座聳立在南門外的紅磚建築極其迷人,中央尖塔類似同時期所建的總督府,外觀上的白色橫帶與紅磚牆構成紅白相間圖案,也與不遠處的總督府互相呼應。

最特殊的是正面入口上方的半圓形屋頂,是總督府所沒有的建築元素。同時,停車場中央的老樹也與建築共同走過百年。停車場區域原為樟腦廠區,中央的老樹可說是台灣菸酒股份有限公司的精神象徵,員工們悉心照料著老樹,甚至認為樹木的生長狀態與業績息息相關。

resize(5)
Photo Credit: 取自見域CitiLens
台灣菸酒股份有限公司停車場老榕樹。停車場正中央的老樹常年被悉心修剪為傘狀外型。停車場鋪面更經過特殊設計,於根系上方埋設通風孔,讓雨水與空氣可進入地下。
resize(6)
Photo Credit: 取自見域CitiLens
台灣總督府專賣局。興建於西元1913年的台灣總督府專賣局是日治初期首批重要官方建築之一,位置正對南門口,中央塔加高的造型,強調其地位與權威。此區域在政治、經濟上極為重要,西側為總統官邸,東邊臨財政部。在2022年的「城南有意思」系列活動中首度開放,讓民眾能一睹這座建築的種種細節。
resize(7)
Photo Credit: 取自見域CitiLens
新竹南大路警察宿舍。「下竹町」鄰近新竹火車站後站與新竹轉運站,是個適合旅人停留歇腳、規劃接下來行程的空間。

在新竹,近年來也有越來越多具有歷史意義的老房子被重新整理、打開。鄰近後火車站的「下竹町— 南大路警察宿舍」,建築群興建於 1929 至 1935 年間,為典型雙拼木造日式建築,一棟屋子分為兩戶,見證了昭和時期新竹後站的黑金町、台鐵機務段及車站周邊發展歷史。

過去的聚落規模龐大,是許多新竹市民的共同回憶。目前僅存的兩棟老宿舍經過修繕,與一旁的芒果樹、龍眼樹一同沐浴在新竹和煦的春風裡,期待成為新竹這座城市的玄關,張開雙手歡迎到訪的旅人們。

resize(8)
Photo Credit: 取自見域CitiLens
蜡葉館。台北植物園中的腊葉館興建於西元1924年,收藏有超過48萬份珍貴標本。腊葉即乾葉,為將植物壓平、烤乾、脫水後,固定於紙上保存。注意要寫為「腊」葉,而非「蠟」葉喔!

行道樹與林業試驗 台北植物園與高峰植物園

除了官署建築等硬體公共工程,日本政府也對景觀營造不遺餘力。早在西元1895年,也就是日本政府統治台灣首年,為了培育行道樹及庭園樹苗,日本政府便在小南門外設置苗圃栽培由日本攜帶過來的樹木種子。

到了1900年,因原有苗圃地勢低窪,容易淹水,造成苗木損失,台灣總督府再度於今天台北植物園現址闢建「台北苗圃」,除了從事育苗外,也進行苗木的保種栽培與試驗,後來更正式設立「腊葉館」整理植物標本。西元1921年,台北苗圃改稱台北植物園,占地寬廣的園區,從生產性質的苗圃,漸漸擴展為兼具休閒、體育功能的公園。後期更投入大量研究資源,將此地營造為具有教育、展示功能的植物博物館。

台北植物園是今日的台北市中心難得的一片蓊鬱綠地,規劃得當的植物也產生了多元、豐富的生態環境。很難想像,在日治時期,它一肩扛起生產全島苗木的重責大任。

明治年間,這裡每年約培育16萬2千餘株苗木,包含樟樹、相思樹、榕樹、金露花、月橘等樹苗與灌木,皆無償供應給公家機關。從這裡擴散出去的綠色植栽,成為台灣各地機關、學校、公園的行道樹與庭園樹木,為全台各地的市街街容布下點點綠意。

無獨有偶,在竹塹城南門外,也有座「高峰植物園」。高峰植物園歷史悠久,創建於西元1932年,當時為新竹州立赤土崎林業試驗場,位在十八尖山腳,佔地將近三十公頃。

當時,赤土崎林業試驗場也是培育本土及熱帶樹種的重要基地,苗木提供各地機關種植使用,今日園內的樹木歷經超過半世紀寒暑,都已長成參天大樹。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中華民國政府來台,高峰植物園隸屬於林務局新竹林區管理處。

今日的高峰植物園,成了市民們登高、健行的好去處,園內有三條主要路線,大約兩小時內能遊覽完畢,更有人喜歡帶著野餐道具與食物,在森林中吸收芬多精、聽著鳥兒歌唱,在這渡過悠閒的上午,偷得浮生半日閒。

resize(9)
Photo Credit: 取自見域CitiLens
新竹市高峰植物園

台北植物園內的欽差行台

植物園內的「欽差行台」訴說著台北城悠久的歷史。西元1875年,欽差大臣沈葆楨奏請設置台北府,「台北」這個地名正式躍上國際舞台。植物園內的「欽差行台」,為1894年完成的新行台,為清領時期為提供長官來到台灣視察時,臨時駐地辦公與住宿的地方,也可以理解為迎賓館。

然而,欽差行台落成不久後甲午戰爭爆發,接著是乙未割台。當時成立的台灣民主國便以欽差行台作為籌防局,應變戰爭時期的各項事務。1895年,日軍由北門入台北城,以欽差行台為總督府辦公廳舍,共有七任總督在欽差行台辦公,直到1919年台灣總督府落成,欽差行台才日漸荒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