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根絕天花的漫長「戰痘史」,能帶給我們什麼樣的抗疫啟示?

人類根絕天花的漫長「戰痘史」,能帶給我們什麼樣的抗疫啟示?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天,人類再度面對新冠病毒的挑戰,不知世界各國以及衛生組織領袖,能否拿出拿破崙當年的「戰痘精神」,將「安全又有效」的「防疫方式」是誰先開發出來的這個問題先放一邊,而以全球人民的生命與健康做為最重要的共同決策依歸?

文:蓮子水共同體

翻開人類的瘟疫史,不難發現瘟疫的大規模爆發多是在城市地區,高死亡率引起人們一陣恐慌,於是紛紛逃回家鄉。數學家牛頓就是在西元1665年的鼠疫當中。逃離倫敦,在鄉居期間開發出了近代數學最有力的分析工具「微積分」。

鼠疫對人類來說並不是新鮮事,不過,歐洲從13世紀以後(因為教皇伊諾森三世的緣故)人民識字率逐漸提高,加上十字軍東征帶來對東方貿易的嚮往,人民的理性逐漸提高,醫學也逐漸從單純的經驗主義提高到理性觀察。 到15世紀末,義大利醫生就推論出所謂的黑死病是由老鼠傳染給人類的,因此在城邦政府的框架內,創立一系列公共衛生措施,針對鼠疫實施檢疫。

這應該算是歐洲史上首此以系統式的檢疫方式來阻斷瘟疫傳染。不過,在此階段,歐洲醫生們的醫療手段對於瘟疫的治療似乎仍無能為力。

在歐洲史上,第一次透過醫療手段控制住瘟疫傳播的歷史應當從1721年自土耳奧斯曼宮廷隨丈夫卸任回到英國的孟塔古夫人 (Lady Mary Wortley Montagu)談起。

Jonathan_Richardson_d__J__001
Photo Credit: Jonathan Richardson the younger @ public domain
孟塔古夫人

在與先生駐土耳其期間,孟塔古夫人(也許是在英國就感染過天花的緣故),她毫不畏懼的親近一些土耳其天花患者,仔細觀察與記錄有關天花的許多事物之外,並且大膽的讓一位有經驗的希臘女人和大使館內的外科醫師麥特蘭共同為自己五歲的兒子小愛德華接種了「人痘」,成功獲得了對天花病毒的免疫。

所謂的人痘,就是用針頭在人的手臂上畫出數道刮痕,再將患過輕度天花的病人的膿汁塗抹於上。接種過的小孩會因此而發燒,需要休息兩三天,臉上也不會因此冒出2、30顆膿皰,之後,就可以對天花免疫。

至於,這種方式是從哪裡傳來的呢?當時君士坦丁堡的人們認為,這種方式早已為希臘地區的農夫所熟知。而後來的研究顯示,整個阿拉伯半島、北非、波斯和印度的民間似乎有很多人都知道這種方式,而且廣為實施。

然而,也許是這種種人痘的方式看來有點恐怖,歐洲人即使知道了仍對這種預防方式敬謝不敏,甚至有反對者認為這種方式既是對上帝旨意的干預,也是一種在健康人口中肆意感染傳染病的惡毒行為。

幸好,孟塔古夫人成功說服英國皇室,並讓皇室兒童接種,也令不少英國人願意接受這種疫苗。只是,這種人痘接種法畢竟有一定危險性,人們還是期待有更安全有效的方式來預防天花。

英國鄉間開始出現的牛痘讓英國的鄉間醫師金納(Edward Jeneer) 開始思索讓人接種「牛痘」而非「人痘」的可能性。當時,天花在英國仍不時肆虐,但鄉村間的人們開始發現得過「牛痘」的人也能夠終身免疫。所謂的「牛痘」,指的是在奶牛間傳染的一種輕微的皮疹性疾病,擠牛奶的女子如果手上有傷口,就可能被牛隻感染 ; 感染後,人可能會出現低燒或局部的淋巴腫脹,但並無致命的危險。

經過一番努力後,金納醫師終於改良出安全而有效的牛痘疫苗,並大膽地以天花膿汁測試其保護力。在得到令人滿意的成果後,金納醫師在西元1798 年,於倫敦自費出版了一本書(簡稱為「探究牛痘疫苗接種的原因與效能」),向公眾推介牛痘疫苗,方法是將天花病毒注入小牛體內,待其作用減弱後,再將痘漿注入人體。

The_cow_pock
Photo Credit: James Gillray @ public domain
描繪接種牛痘後,整個人變得牛模牛樣的想像畫作

一開始英國社會對金納醫師這本「探究」的反應是很負面的,教會的反應尤其激烈,他們甚至告訴大眾,如果接種了這種疫苗,就會長出牛角,整個人變得牛模牛樣。一些感興趣的醫生也只是著重在替病人接種牛痘後的經濟收益,而非從疾病防治的角度來探討如何推廣疫苗接種。

所幸,倫敦有一些有遠見的醫生接受了金納的看法,讓牛痘疫苗的接種得以在倫敦普及。在此同時,金納的「探究」一書也傳到了美國的哈佛醫學院教授沃特豪斯的手裡,他除了讓自己的孩子接種外,也將疫苗送給當時的美國總統傑弗遜,並因此被傑弗遜總統任命為疫苗大使,終身為推廣牛痘與根絕天花而奮鬥。

至於歐洲大陸,則是因為西元1800年,一位在大革命時期外逃到英國的法國貴族回到法國,開始宣傳自己在那裡親眼目睹牛痘接種後的防疫效果,使此法在法國開始受到注意。西元1805年,拿破崙皇帝下諭:所有未曾出過天花的法國士兵均須接受「金納疫苗」,所有法國公民也得在一年後接種。

也由於拿破崙對牛痘疫苗的重視,吸引了歐洲各國醫生到巴黎觀摩學習,再通過這些醫生將牛痘傳到了世界各地。

此後,葡萄牙商人又將牛痘種痘法帶回澳門,許多地方官員也參與了「牛痘接種」的推廣,他們在許多地方成立了種痘局,為老百姓免費接種。1815年,廣州成立種痘處,1828年,北京設立種痘局。「牛痘接種」迅速在中國民間廣開來。

不過,民間雖然歡迎「牛痘」,滿清皇室的御醫卻是恪守原先「人痘」古法,不敢讓皇室接種牛痘。這不得不提到「種痘防疫」其實最早是在中國南方民間盛行,後來滿清皇室染疫後才傳入宮中,俄羅斯醫生後來特地到北京學會如何種痘後,再傳到土耳其,而由前述的孟塔古夫人帶到英國,最後才在英國金納醫師的研究推廣下才使得「牛痘」能在倫敦普遍接種。

Edward_Jenner__Oil_painting__Wellcome_V0
Photo Credit: Wellcome Collection gallery @ CC BY 4.0
金納醫生

我們也許可以依此猜測,「天花」與 「種痘」對滿清皇室是新困擾,但對從東漢以來開始「戰痘」的南方漢人卻早已學會了判斷什麼是可行的防疫方式,所以才會出現民間比皇室更歡迎「牛痘」的現象。


猜你喜歡


綠美圖上梁!台中水湳「中央公園特區」啟動,含金量更勝七期

綠美圖上梁!台中水湳「中央公園特區」啟動,含金量更勝七期
Photo Credit:豐邑 PARK ON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都市綠洲概念崛起,台中水湳經貿園區開發備受矚目,環擁「台中綠肺」美名的中央公園、齊列的普立茲克建築,由區內最高豪宅「豐邑 PARK ONE」引領房市,形塑全台最美的國際重劃區。

結合美術館及圖書館共構的世界級地標「台中綠美圖」,座落於水湳經貿園區,於今年5月11日完成上梁,由兩大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日本知名建築師妹島和世與西澤立衛操刀設計,坐擁中央公園綠帶環繞,將體現國內首座「公園中的圖書館、森林中的美術館」,主體工程預計今年底竣工,2025年正式開館。

「水湳經貿園區」總開發面積達254公頃,以67公頃中央公園綠海串聯經貿、文商、文教、創研、生態住宅五大專用區,不僅規劃完善,園區內更匯集公共建設及國際建築,被譽為全台最具國際競爭力的重劃區,發展性有目共睹。

圖2_中央公園
Photo Credit:豐邑 PARK ONE
水湳經貿園區匯聚世界地標及重大建設,與國際接軌。

水湳機場華麗轉身,綠海為王超越南北

水湳經貿園區前身為水湳機場原址,具備大面積國有土地的特殊條件,政府斥資500億元打造中央公園、水湳國際會展中心、水湳轉運中心、中台灣電影中心等公共設施,產業、藝文、交通並駕齊驅,受惠重大建設先行,預估10年內將轉身完整新都心。

綜觀全台,唯獨台北松山機場與水湳經貿園區相似,雖遷移話題浮出檯面多年,至今仍謂海市蜃樓。萬群地產開發董事長謝坤成接受專訪,憑著多年房市經驗分析:「大台北生活圈缺乏土地好好重劃,如果將松山機場規劃為經貿科技與住宅,價值可望超越信義計畫區;回頭看台中,水湳經貿園區就具備如此優勢,未來也難以複製。」

值得關注的是,都市綠洲儼然成為全球各大城市不可或缺的發展要素,如紐約中央公園、倫敦海德公園、東京新宿御苑等,高綠覆結合商業重鎮,連帶周邊房市相輔相成,可見名流聚居、一線豪宅林立;國內目前當屬台北大安森林公園擁26公頃綠地、高雄美術特區41公頃、七期新市政中心13公頃,坐實三大豪宅聚落。

如今水湳中央公園好比2.6個大安森林公園,躍升全台最大綠地,謝坤成也形容「這一次,台中人終於不用羨慕歐美人士,回家就是住進綠帶。」

中央公園談論體驗區DSC_1319
Photo Credit:豐邑 PARK ONE
水湳中央公園綠海為王,躍升全台最大綠地面積。

劃開水湳天際線,「豐邑 PARK ONE」引進中日德建築智慧

於水湳經貿園區占地不到10%的文商區,堪稱「中央公園特區」最精華地段,相較位於中央公園首排「文商一」建築限高100米,第二排「文商二」樓高可達160米,具備更大的建築揮灑空間,珍稀土地吸引品牌建商卡位插旗,描繪同時擁抱水湳中央公園及大肚山景的綠意住宅,獨特優勢助攻房市,預計區域行情將突破百萬大關,躍升台中最精華地段。

一探中央公園特區,首發登場為重量級大案「豐邑 PARK ONE」,豐邑機構秉持獨到選地眼光,該基地位於啟航路、經貿五路口,是水湳唯一正對公園且雙面臨路角地,周邊中央公園宛若社區中庭、緊鄰的綠美圖就如專屬公設;全案規劃53-57坪三房產品及61-74坪四房產品,以地上34層、地下7層建築,成為目前園區內最高指標豪宅,擘劃最美天際線。

圖3_3D外觀
Photo Credit:豐邑 PARK ONE
「豐邑 PARK ONE」結合水湳中央公園意象,以綠意妝點陽台。
圖1
Photo Credit:豐邑 PARK ONE
「豐邑PARK ONE」位處水湳唯一角地,印證豐邑機構獨到選地眼光。

七座普立茲克建築是水湳最大亮點,「豐邑 PARK ONE」也集結中、日、德三大建築團隊聯手打造。其中,特別延請隸屬德國IGI STUDIO、喜達屋酒店集團指定設計師Ines Gerlach操刀,跳脫用色框架,創造歷久彌新的公共空間;以及曾主導礁溪老爺酒店的日本高野景觀設計師石村敏哉、執手過總統府及圓山飯店的國際首席燈光設計師姚仁恭,結合中央公園意象,共同刻劃世代好宅。

豐邑機構同步展現全台唯一擁有五星級飯店體系的軟實力,將「新竹豐邑喜來登大飯店」五星級飯店管理帶入建案中,由內而外有別一般豪宅層次,更一舉拿下綠建築標章、低碳建築認證、智慧建築標章及耐震標章四大殊榮,實至名歸。

喜來登
Photo Credit:豐邑 PARK ONE
「豐邑PARK ONE」幕後操刀者,為經營「新竹豐邑喜來登大飯店」的豐邑機構。

水湳金三角啟動,「台中第五大道」立足七期之上

論起台中豪宅聚落,七期重劃區仰賴企業、政府齊心,歷時25年形塑高樓簇擁的建築天際線,成為台中獨一無二的美景,無奈礙於腹地受限,同時予人水泥叢林的壓迫感,讓謝坤成不禁感慨:「七期是政府和地主妥協的成果,天際線著實很美,但大量新古典風格建築複製貼上,景觀已經越來越侷促,不如十年前來得迷人。」

反觀水湳經貿園區具備高綠覆優勢,尤以「中央公園特區」所處的北端,重大建設包括水湳轉運中心、國際會展中心及綠美圖,象徵交通、產業、藝文金三角,且擁有聯通市區及中部科學園區的中科路,加上新光三越、環球購物中心進駐話題以及六星級國際酒店招商計畫加持,中台灣房地產專家深入剖析,「論發展速度抑或含金量,水湳應在七期之上,未來有望複製美國紐約第五大道、東京表參道的「精品大道」模式,與台北信義區互別苗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