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冰之下:全球暖化下,北極生態鏈大洗牌?

薄冰之下:全球暖化下,北極生態鏈大洗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兩位經驗豐富的海底攝影師帶領大家一窺北極的美景,並探討全球暖化對北極生態的影響。

文:吳家亮(香港中文大學通識教育基礎課程講師)
圖:香港電台

提起北極,或許大家會想到的是冰天雪地、大風大雪、了無生氣,但是,實情並非全然如此。寒冷的北極仍在孕育著一個欣欣向榮的生態系統。在冰面上,海象媽媽在餵養小海象;在冰面下,不同種類的鯨魚在共奏一曲交響樂。《港台》最新一集的外購科普節目《薄冰之下》,將由兩位經驗豐富的海底攝影師帶領大家一窺北極的美景,並探討全球暖化對北極生態的影響。

冰下生態鏈

海底攝影師噗通一聲下到攝氏零度的水裏,張耳一聽,哺乳類動物們正演奏著悅耳的樂章——獨角鯨在咔噠咔噠地叫,白鯨的歌聲宛如金絲雀,海豹則在俏皮地吹口哨。牠們就這樣你一句我一句,讓人懷疑牠們是否懂得跨物種交流。

浮冰之下當然不只有哺乳類動物,還有超過1800種的藻類在生長著。當冬去春來,浮冰開始溶化,陽光直射入海中,便為光合作用提供了能量,加速了藻類的繁衍。藻類作為浮游生物的食糧,促進了牠們的大量滋生,繼而吸引了小魚和蝦。小魚和蝦又成為了鱈魚的大餐,鱈魚則讓一眾哺乳類動物們——獨角鯨、白鯨、海豹——歡樂地一邊歌唱一邊大快朵頤。

Ice_1
冰面下的浮游生物是生態鏈的重要一環。

巨變中的北極

可惜的是,快樂的日子並不長久。隨著全球暖化的影響,浮冰的面積逐漸減少。這讓原來因著巨大的背鰭而不能在冰下游弋的殺人鯨也進佔了這條生態鏈。牠們成為了終極的獵食者,海豹尤其淒涼,經常成為殺人鯨的點心。

Ice_8
隨著浮冰面積縮減,殺人鯨也進佔了北極的生態系統。

除了殺人鯨,北極的終極獵食者還有讓人聞風喪膽的北極熊。牠們體力驚人,能日以繼夜、不眠不休地在海中游泳。牠們的前腿尤其粗壯,腳趾之間還長了皮膚,游泳時更為得心應手。但終極獵食者也並非絕無隱憂,牠們敵不過全球暖化的魔掌。浮冰變薄、面積縮減讓北極熊失去了不少覓食場地,牠們捕獵環海豹的機會愈來愈少,實在境況堪虞……

Ice_5
北極熊是否還有能力逃避全球暖化帶來的困境?

受影響的又何止北極熊,海象也難逃一劫。曾幾何時,一群為數達500隻的海象棲息在奇基塔魯克島沿岸的浮冰上。海象媽媽可在附近的海域獵食再回到冰面餵養海象寶寶。但島上的浮冰現今已不復見,海象們惟有搬到尚有浮冰的另一些島嶼,但這些島嶼距離傳統的覓食場地較遠,牠們或要花上更多體力才能養活海象寶寶。

Ice_2
海象的棲息地也愈發減少,情況堪虞。

北極的全球旋渦

浮冰面積減少並不僅僅為北極的生態帶來影響,它對全球氣候的影響絕對不容忽視。冰面本能有效反射高達90%的陽光,讓海洋保持寒冷。可是,相比40年前,北極的夏冰已減少了80%,冬冰則減少了42%。冰面的消失讓海洋的溫度上升,繼而減弱極地高空急流(Jet stream)的強度。

極地高空急流出現在離地7至12公里的高空,以高達每小時200-300公里的速度圍繞高緯度的北半球運行。當北極氣溫上升,極地高空急流便會減慢,同時亦會向更南方邁進,為該處帶來寒冷的天氣。接著,它又會把南方溫暖的空氣帶回北極,造成一個惡性循環。這解釋了不少國家在冬天出現更多的寒潮,在夏天則出現乾旱。

Ice_3
當北極氣溫上升,極地高空急流便會減慢,同時亦會向更南方邁進,為該處帶來寒潮。

以現時的趨勢來看,北極的夏天在2040年便會有三個月時間完全沒有浮冰……倘若人類尚能運用科技逃過氣候暖化的厄運,那北極的生物呢?牠們根本不會有足夠的時間演化出適應巨變的能力,等待著牠們的難道只餘下滅絕之路?或許,我們應當把握這20年的時間,紓緩由人類一手造成的全球暖化,讓北極熊、海象、鯨魚得著喘息的空間。牠們也是地球生態系統的一分子,我們作為現今的霸主,是否可以尊重一下牠們的生存權利呢?

〔薄冰之下,港台電視31,2022年4月19日晚上11時播出)〕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