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認真,只是說笑——笑話中的哲學

別認真,只是說笑——笑話中的哲學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哲學上,我們應該較為容許好笑的冒犯笑話(offensive joke)嗎?

文:︰MK Kong

最近與好青年荼毒室的讀者談及冒犯笑話的倫理問題,小弟特別找回一篇曾得過牛津某個實踐倫理學獎的哲學文章,作者賀加斯(Raphael Hogarth)談到一個問題︰「道德會較為容許好笑的冒犯笑話(offensive joke)嗎?」他的答覆是「會」。他之後選了專攻法律,足見其人確具實踐智慧。

我得知這結論時並不感意外,因為聽到好笑的笑話自然會開心,而「某行動使人快樂」當然屬一個至少表面上(prima facie)成立或某程度上(pro tanto)成立的理由去支持該行動。不過,最後笑話道德與否還要看其他考量。冒犯笑話就是有機會冒犯人,所以至少同時有使人快樂與使人痛苦的考量,判斷者還是須要跟據具體情況去衡量行動帶來的快樂還是痛苦多。因此,我與作者都會認為其實不能夠一刀切地指所有冒犯笑話都是錯,或者反過來說所有冒犯笑話都無問題。

甚至乎,同一個冒犯笑話在不同語境脈絡下亦可以有不同的道德判斷。舉個例,哥漢(Ted Cohen)在其《Jokes: Philosophical thoughts on joking matters》中提到一個他認為令他與大多數人都心煩(disturbing)的笑話︰

一個路人如何在街上被一班黑人截停而逃過輪姦?他扔了個籃球給他們。

(How did a passerby stop a group of black men from committing a gang rape? He threw them a basketball. )

首先,我笑了。

然而,寫出這個笑話的哥漢當然無犯錯誤,他只是想以此帶出討論。如果這笑話在美國的一些公開場合由我或哥漢講出來,那當然大有問題。在考慮到這笑話有多大機會嚴重冒犯到人之後,我們有時甚至會「不懂得笑」。但如果由一位黑人在脫口秀上說出來,那當然又沒有問題。這一切都要視乎語境脈絡。

當然我們對於道德是否容許某個特定冒犯笑話的判斷可能出錯,視乎實踐智慧之高低。

「只是說笑」與「這很好笑」的分別

回到賀加斯的文章。文首指出當有人認為某個笑話冒犯而提出反對,一個常見的回應是︰「別認真,只是說笑而已。」賀加斯的洞見是 「只是說笑」的回應有別於另一個常見的回應︰「但這很好笑。」而賀加斯認為「只是說笑」甚為無力,而「這很好笑」則合理得多。

「只是說笑」的回應,是要求大家不要認為說笑者認真相信笑話的冒犯內容與涵義。因為說笑者並非真誠相信,所以請不要責備說笑者,如同我們不應該責備純粹嘗試演活戀童狂的演員一樣。總之,這回應基本上否認說笑者真的有冒犯他人的意圖與想法。

特別一提,我不完全認同賀加斯對於「只是說笑」的分析。他似乎將「只是說笑」的重點放在「無認真考慮」與「只是隨意說出口」的意思之上,又指「只是說笑」的回應意味着「不論好笑與否,只要是說笑就無問題」的想法。所以如果「只是說笑」成立,那麼「這很好笑」的回應便不相干。

接着,他指出「只是說笑」的回應使得說笑者看起來只是個無思考道德對錯與他人感受的小屁孩,而這是額外的疏忽之過。情況如同當人指出你傷害他人,而你回答自己只是隨意而為,只會顯得你更有問題而已(為免沉悶,這裡的說明比原文簡略很多)。

但是,我認為「隨意說說」未必為「只是說笑」的關鍵。「只是說笑」可能與「只是演戲」更為類似,但演戲當然可以很專業,絕非「隨意演演」。「只是說笑」與「只是演戲」的共同關鍵在於否認當事人本人真的有冒犯他人的意圖。換句話說,當事人意圖所要追求的效果是娛樂他人而非傷害他人。相比起蓄意傷人,道德會較為容許無意傷人。

在「無意」解讀下,「只是說笑而已」大概在說「無意傷害人」,但如此仍然無法否認冒犯笑話可能實際上傷害了他人。因此,玩笑仍然必須要好笑得足以超越其可能或實際帶來的傷害,道德才會容許那個冒犯的笑話。如此一來,爭議便可往笑話足夠好笑與否的方向繼續討論,「這很好笑」這類回應便仍然相干。這與賀加斯設想的完全不同。

「只是說笑」的回應與「這很好笑」的回應同樣都不可以單獨地足以決定笑話道德與否。與賀加斯不同,我看不見這兩個回應在原則上有明顯的高低之分。不過,我提出的「無意」解讀與賀加斯的「隨意」解讀在邏輯上都可能,這視乎實際回應者想要表達的意思更像哪個解讀。

最後補充一點。上述的討論看起來很像純粹在比較行為所帶來的主觀快樂與痛苦,但這並非如此。我們可以考慮不同種類的傷害,包括那些受害人自己察覺不到的損失,亦包括尊嚴受眨損的傷害。想像奴性很重的人聽到別人當面說出一些侮蔑他的笑話時,他仍然可以很快樂地嘻哈大笑,但在一般人眼中,他的尊嚴地位已經受損。

本文獲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授權轉載,題目由編輯所擬,原文可見於作者網頁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


猜你喜歡


帶酪農出國進修、引進乳業大國趨勢技術:瑞穗鮮乳帶領產業創造在地鮮奶永續價值

帶酪農出國進修、引進乳業大國趨勢技術:瑞穗鮮乳帶領產業創造在地鮮奶永續價值
Photo Credit:瑞穗鮮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瑞穗鮮乳不只致力產出優質乳品,也用心扶植台灣乳業及酪農產業升級。團隊不只帶領酪農遠赴國外學習,落地後更由輔導員關懷牧場狀況,與乳廠酪農共學共好,落實台灣乳業的永續發展。

在日前公布的國際食品評鑑大獎中,瑞穗鮮乳連續第六年獲得Monde Selection世界品質評鑑大賞金獎、iTi比利時風味絕佳獎兩項殊榮,成功帶領台灣鮮乳立下新的里程碑,而產品包裝上耀眼的獎牌,背後藏著的是瑞穗鮮乳扶植台灣乳業及酪農產業升級、與整體產業鏈共同努力的痕跡。

品牌廣編照片1
Photo Credit:瑞穗鮮乳

遠赴國外學習:瑞穗鮮乳團隊攜手25歲酪農「小鶴」翻轉牧場

在電腦螢幕前仔細觀察牛隻的DHI數據、從圖表確認牛隻飼養狀態,瑞穗鮮乳合作牧場之一的二代酪農郭建鶴「小鶴」年僅25歲,卻已是牧場的主要管理者,更運用科技化管理讓傳統畜牧業煥然一新。「我一直都有接手經營家中牧場的打算,但直到大二那一年參加了瑞穗鮮乳舉辦的以色列教育訓練課程,才第一次見識到原來養牛可以這麼先進!」像小鶴一樣對於酪農業懷有抱負的年輕人越來越多,也是瑞穗鮮乳不限年紀,開放許多名額給二代酪農可以跟著團隊一起到國外上課,共同學習友善飼牧與創新管理,並將世界先進育牛科技在地化的原因,期待讓這股成長動能翻轉台灣鮮奶的可能性。

小鶴於2017年和團隊一起前往以色列取經「乾式榨乳」技術,調整原先水洗牛隻乳房再榨乳的方式,透過消毒殺菌清潔牛隻乳房,提升生乳品質與A級奶比例。另外又在2019年前往丹麥學習牧場管理模式,逐步建立SOP系統及KPI觀念,幫助牧場運作更有效率,也間接促動小鶴創造一套「牧場小主管」制度,舒緩台灣酪農業較容易面臨的人力缺乏困境。

品牌廣編照片3
Photo Credit:瑞穗鮮乳

黃金職人團隊提供「牧場客製化服務」,乳廠、酪農共學共好

從國外導入新技術後,如何於台灣推廣、做在地化調整更是一大挑戰。負責關懷瑞穗鮮乳合作牧場狀況並提供酪農技術輔導的第一線輔導員林家弘分享:「很多酪農已經養牛好幾十年了,對他們來說要改變飼養方式、學習新技術是很大的挑戰,所以我們需要顧及牧場的硬體層面、酪農的心理層面、技術上有不易克服的地方嗎?心理上有不適應的地方嗎?再根據牧場所處的階段、酪農們面臨的不同問題,提供客製化的最適建議方案。」在產業鏈精密分工下,瑞穗黃金職人團隊各司其職守護每個環節,有輔導員親自在牧場傾聽酪農心聲與即時技術支援、獸醫師實踐預防醫學照顧牛隻健康、乳牛營養師規劃牛隻飼料配方、畜牧技師提供畜舍硬體諮詢、研究員制定安心鮮乳生產標準、品管嚴格把關鮮乳檢驗關卡,與全台超過130戶酪農攜手合作,讓每一瓶鮮乳都以世界級的品質送上餐桌。

從鮮乳品質到酪農心境一一守護,落實在地鮮奶永續發展

一瓶好的鮮乳除了經過一道道儀器的檢驗關卡,更見證了人與人之間的彼此信賴、攜手成長的過程,瑞穗團隊和酪農以技術與感情並進的交流,相互扶持成長。技術上,團隊提供牧場所需的6大項17小項服務,協助牧場運作,從畜舍建構、飼養管理、DHI分析到疾病預防,酪農如遇難題,隨時向輔導員「掛號」,團隊即會安排專業人員前往協助改善。除此之外,瑞穗鮮乳更提供不同規模的教育訓練,例如:國外教育訓練、大型研討會,小至一對一的個別教學。也會透過產業案例、國際新技術、自製重要知識圖文與酪農分享交流。情感上,團隊則會深入了解不同牧場的狀況,關心酪農在牧場經營上的心情狀態、培養預警通報的信任感。瑞穗堅信,唯有理性與感性雙向並進、一步步建立彼此的理解和信任,才能夠陪伴酪農一起養好牛、產好奶,持續提升與創造台灣鮮乳的永續價值。

品牌廣編照片2
Photo Credit:瑞穗鮮乳

本文章內容由「瑞穗鮮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