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傷與靈魂》導讀:犯「科學」大忌,以「靈魂」為名推開深度心理學的靈性大門

《創傷與靈魂》導讀:犯「科學」大忌,以「靈魂」為名推開深度心理學的靈性大門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幸運的是,療癒的方式在本書中被指出了,且不管你對靈魂的假設是什麼,對創傷的恐懼有多深重,請趕緊翻開本書,跟隨作者廣博的學養與無盡的同情進入黑暗之神統治的地獄吧!

文:鐘穎

【導讀】以靈魂為名的勇敢之書

我想將這本書稱為勇者之書!

心理學工作者都很清楚,靈魂二字犯了以「科學」自我標榜的心理學大忌,而本書卻不僅直指人類的靈性生活與現實生活同等重要,更勇敢地以「靈魂」為名,企圖為深度心理學推開靈性的大門。

心理學中的靈魂

事實上,靈魂一詞及其周邊概念雖然在心理學界諱莫如深,甚至避之唯恐不及,但對實務工作者而言,靈魂與靈性卻是一個無法迴避的存在。精神分析創始人佛洛伊德對靈魂與宗教的輕蔑眾所周知(這樣的態度也影響到他的徒子徒孫們),然而心靈中真正深刻的事物仍舊持續地為自己發聲,並被許多心理學大師給觀察到。最著名的,當屬美國心理學家威廉・詹姆斯,他的嚴肅態度可以從《宗教經驗之種種》中發現,而榮格對宗教需求的主張,以及羅傑斯要求我們開放地接受每一種經驗也同樣如此。

即便是在精神分析的譜系中,比昂也提及了神秘的O,甚至使用了神秘學界的特定名詞Godhead(上帝之首/神性)來稱呼那個位居心靈深處,難以言喻的核心或神秘現象。然而靈魂始終沒有自己的位置。究其實,原因之一是擔憂靈魂二字會使心理學「淪落」為神秘學;原因之二則是靈魂觀所衍生的其他問題。

靈魂的爭議與延續千年的討論

如果要承認或使用靈魂二字,那麼首先遇到的就是:靈魂在哪裡?作者卡爾謝將此處定義為「世界之間」,易言之,處於外在世界與內在世界的中間地帶,一種第三區域。那裡是「靈魂的土地」、「潛在的空間」,也是「難以言明的無意識主體」與「現象的意識主體之間」的過渡。

而第二個問題緊跟其後?靈魂是一種實體嗎?類似於惡魔、天使、幽魂那樣,可以被看見、召喚、甚至驅逐的實體。卡爾謝沒有回答這個問題,但他卻認為在另一個世界儲存著地球上最恆久的人類經驗,這個世界(也就是靈性世界)是真實的,是心靈的原魔(daimonic)層,也是孕育神話的土壤。易言之,他採用榮格的集體觀點,認定這個世界的層次是「不帶個人色彩」,或者處於「個人化之前」。

但這樣的說法畢竟迴避了問題,同時也與一般人對靈魂的想法互異。如果靈魂不帶個人色彩,那麼那些藉由觀落陰尋訪家人、在鬼屋裡撞見枉死幽魂的現象又該如何解釋?他們何以能藉由乩童或靈媒的身軀訴說自己的故事?如果集體潛意識理論上只蘊藏著那些共同的集體經驗,那麼鬼魂的個人故事從何而來?這一切就是我們在討論「靈魂」時必得面對的問題。無怪乎這麼多優秀的臨床工作者即使來到了靈性的大門,也很難勇敢地說出靈魂兩個字了。

然而,若依照一般的俗民觀點將靈魂視為某種實體也同樣是有問題的。晉代中國的阮贍就以「無鬼論」著稱,他常詰問那些相信有鬼的人說,「大家都說鬼會穿著生前的衣服出現,如果人死後有鬼,難不成衣服死後也有鬼嗎?」不僅當時無人能反駁他,哪怕是一千年後的今天,持靈魂實體論的人也同樣無法反駁。

正是在這樣的激烈交鋒中,靈魂變成一種極具爭議性的概念。榮格只在主觀經驗中討論神的存在,他宣稱那是一種現象學的視角,從而避免來自科學界的批評。作者卡爾謝告訴我們,本書在這方面也採取同樣的立場,他所謂的靈魂指的是「肉身不可缺少的活力核心」。縱然話說得保守,書中內容卻已大膽地拓展了心理學的邊界。以下分就各章的內容介紹本書的主題。

自我照護系統與做為靈性危機的創傷事件

作者相信,創傷往往是一種靈性危機,而第一章就舉出了許多臨床上的例子。「當個人故事(因創傷)中斷了,原型故事就開始了。」卡爾謝將產生後者的機制稱為「自我照護系統」,相信它會試圖修復被解離所撕裂的神話創造域。然而要注意的是,如果遭到創傷,這個系統也會變得異常恐怖殘暴,以防禦靈魂遭到毀滅。

第二章則繼續提出證據,說明在心理治療中的夢境裡常見的孩童與動物意象,他們就是靈魂的象徵。在健全的發展歷程中,會逐漸演化成健全的自我,但創傷卻中斷了他的成長,結果使自我照護系統誤將孩童所代表的新生與希望視為有害的東西。易言之,自我照護系統和所有的原型一樣都具有兩面性,他既善良又邪惡。卡爾謝認為,對攻擊與防禦概念的缺乏,正是榮格理論最重大的疏漏。

本書的第三章就是在描述這個系統的黑暗面,他以《神曲》為例,闡明這個系統一旦化為黑暗之神狄斯(Dis),以確保受創的個體不會經驗到無法承受的痛苦時,我們可能的遭遇。《神曲》描述的乃是一趟地獄之旅,從與原學的角度來看,狄斯意指分開或否定,包括解離(dissociation)、災難(disaster)、否認(disavoawl)、疾病(disease)、切斷(disconnection)等單字,都能見到這位黑暗之神的影響力。如果愛與攻擊不能被整合在一起,就會糾結成為病態的混合,攻擊要能為愛所用,而非為恨所用,否則就會發展出強迫性的重複與施虐受虐的防禦。

正如《神曲》的暗示,真正的地獄是絕望。但也如卡謬所言:「我們可以絕望,但絕望不是沒有希望。」人必須自願且帶著意識進入自身的絕望,並在見證人的陪伴下(在《神曲》中是詩人維吉爾,在諮商的過程中則是治療師),人才可能緩慢地獲得拯救。任何在人格改變或自體修復的過程中嚮往奇蹟式改變的當事人,都應當讀一讀這部中世紀的神話,或許您就會明白,想要離開彎彎疊疊的地獄,除了耐性與覺知之外,絕無捷徑可走!

童話分析與轉化歷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