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總統大選兩輪投票制,規則、優缺點解析一次看

法國總統大選兩輪投票制,規則、優缺點解析一次看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法國總統大選首輪投票10日登場,該國投票模式與台灣不同,採兩輪投票制。專家分析兩輪投票的優點在於勝選者經過兩輪決選,能獲得較高比率的民意基礎,組成具穩固正當性的政府。不過兩次全國性投票也帶給國家選舉單位非常大的行政壓力與財政負荷,對選民而言兩次投票容易耗損耐心與關注度,降低第二輪的參與率。

(中央社)法國總統大選首輪投票10日登場,若無人獲得過半選票,則將於24日舉行第二輪投票。制度優點在於贏者有更多正當性且有利於小黨生存;缺點是會出現策略性投票,與真實民意有落差。

法國5年一度的總統大選將於10日與24日登場。本文介紹法國總統選舉制度的特別之處,並簡述投票制度對政黨體系及候選人走向的影響,透過分析了解法國政黨政治面對總統大選時的基本運作。

法國總統選舉

● 第一門檻:蒐集500位民選代表公開背書

在法國,參選總統的年齡門檻為18歲,也就是公民皆可參選,與中華民國40歲限制的概念不同。

根據1958年大選法,除法國籍、不得被判褫奪公權、履行國民義務等基本條件外,參選者的第一門檻是在期限內獲得500份來自至少30個地區民選代表的公開「背書」(parrainage),也就是獲得500位省議員、大區議員、市長等各層民意代表簽名,並送交憲法委員會審查,1位民代僅能支持1位候選人。

正式名稱為「提名」(présentation),背書則為政界與媒體通稱。主要目的是希望限制偏鋒、地方型參與者的人數,透過第一階段的司法篩選剔除缺乏民意基礎的參選人。

若參選人未能在一定期限內達標(本屆為3月4日),則將自動喪失參選資格。以今年大選為例,超過50名候選人中最終僅12人符合資格,被迫退出的包括僅獲181份提名的前司法部長陶比拉(Christiane Taubira)。

「提名」不一定等同於政治支持,小黨候選人也可能因及早啟動而獲得充足背書;相反地,高民調的勒龐(Marine Le Pen)提名書數量也一度拉警報。有趣的是,遲至3月3日才宣布參選的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早在2月中就已獲得超過1000份提名,一度引發熱議。

法國總統選舉v2

● 一場選舉,兩次投票

法國總統選舉採取頗為特別的「單一選區多數決兩輪投票制」,這也是為何一場選舉選民需投兩次票的原因。

根據法國憲法第7條,若首輪有人能囊括過半數,也就是超過50%的有效票,則當選;若無,則將於15天後舉辦第二輪投票。只有在第一輪投票中領先的兩位候選人能進入第二輪,進行「雙人對決」。

巴黎第一大學政治學教師杜龍(Delphine Dulong)向「法蘭西西部報」(Ouest France)解釋,這樣的投票方式目的在「放大與加強當選者的勝利」。他說,前總統戴高樂(Charles de Gaulle)1962年修憲改革總統選制時,就是希望勝者能擁有穩固正當性。

然而至今為止,仍未有候選人能在首輪勝出,最高紀錄,也是戴高樂總統本人於1965年創下的44.6%得票率。

若法國採取如中華民國的單輪投票相對多數決,則以2017年總統大選為例,馬克宏就能以當時24.01%的得票率坐上大位。

雖然絕大多數首輪領先者是最終當選者,但仍有少數「翻盤」的狀況發生。

如1995年左派的喬斯班(Lionel Jospin)在第一輪中以23.3%比20.8%贏過右派席哈克(Jacques Chirac),第二輪卻以47.4%比52.6%敗下陣來,原因在於得票率第三的候選人是席哈克同黨同志,第一輪被分散的選票最終逆轉了局勢。

● 兩輪投票制優點

首先,兩輪投票的優點在於勝選者經過兩輪決選,能獲得較高比率的民意基礎,組成具穩固正當性的政府。

第二,選民第一輪時可依照偏好投票,候選者人人有希望,小黨生存與競爭機會較大,有助形成多黨制。

第三,候選人最好同時擁有其他政黨選民的支持,因此溫和路線勝率較高,減少偏激政黨候選人當選可能性。

再者,第二輪投票前,領先的候選人需拉跨黨的選票,不僅間接敦促形成廣泛訴求,也推動大小黨之間的協商,避免單輪多數投票制會出現的兩黨獨大。

根據法國知名政治學者杜瓦傑(Maurice Duverger)提出的杜瓦傑法則(Duverger's law),投票制是形成政黨體系的重要因素,而兩輪投票制傾向打造「多黨兩聯盟」的政黨體系。

● 兩輪投票制缺點

完美的投票制度不存在,兩輪投票制也有缺點。

第一,兩次全國性投票帶給國家選舉單位非常大的行政壓力與財政負荷,這也是兩輪投票制並非民主國家主流投票方式的原因之一;第二,對選民而言,兩次投票容易耗損耐心與關注度,降低第二輪的參與率。

此外,跨黨協商也是雙面刃,既可避免分化,也可能造成「分贓政治」。之前有記者詢問民調第5的右派候選人波克瑞斯(Valérie Pécresse)是否會在第二輪時表態支持馬克宏,以換取部長職務。雖被嚴正拒絕,卻也可看出在第二輪策略性投票時,有不少政治聯盟的操作空間。

最後,選民可能採取「策略性投票」,投給並非最支持,但比較可能出線的候選人,以避免第二輪競爭者都是自己討厭的。激進左翼梅蘭雄(Jean-Luc Mélenchon)稱自己是「有用票」,並呼籲所有左派票投自己時,便是利用這策略。

這將導致最終投票結果為「製造出來的多數」,即當選者並非多數選民的第一人選。數學家裴爾(Rémi Peyre)向法蘭西西部報表示,「這會傷害選舉的代表性」,也未能完全反映真實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