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美國左禍與自由危機》:鄧小平的「投名狀」讓美國引鴆止渴,再用「韜光養晦」騙過天真左派

余杰《美國左禍與自由危機》:鄧小平的「投名狀」讓美國引鴆止渴,再用「韜光養晦」騙過天真左派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回溯至二十世紀初期的美國,以保守主義的角度論述美國百年來如何受到左派思想影響的文化思想史,進而反思美國的自由價值與清教徒觀念秩序的內在連結,是余杰繼《大光三部曲》後,又一論述西方文明歷史演變的重量級作品。

文:余杰

鄧小平的「投名狀」讓美國引鴆止渴

毛死後,鄧小平在權力鬥爭中勝出,結束文革,將治國重心從意識形態轉向經濟建設。但經歷十年浩劫,中國已然民不聊生、民怨沸騰。鄧小平是聰明人,知道孫子兵法中「圍魏救趙」的道理,他需要發動一場小規模的、收發自如的對外戰爭,來轉移民眾不滿並凝聚民心,打擊的對象自然是近年來在南方邊境屢屢與中國發生衝突的越南。

鄧小平也將打越南視為一份給美國的「投名狀」——他的改革開放「新政」,離不開美國和西方的技術與金融支持。而且,打越南可切斷蘇聯在東南亞的黑手,遏制蘇聯在亞洲的擴張,讓中國避免受到南北夾擊。

近代以來,中越關係千絲萬縷,剪不斷、理還亂。一九四九年,中共奪取政權之後,即派出軍事顧問團幫助越共對抗法軍。美國出兵越南後,中國是北越最堅定和最慷慨的盟友,提供的實質性幫助比蘇聯更大。一九六二年,毛澤東答應向北越提供九萬枝槍炮,毛說:「凡是越南需要的,我們就優先供應。」

解放軍幫助北越訓練軍隊、傳授遊擊戰知識、援建工業設施和鐵路。前後累計共有三十二萬解放軍官兵被派往北越,巔峰時的一九六七年有十七萬人在北越,在越南傷亡的中國軍人和工程技術人員近六千人。在整個越南抗美戰爭期間,中國對越南總援助加上中國援越部隊和技術人員開支,超過兩百億美元。中越兩個政權的關係,正如中國與北韓,堪稱「血盟」。

然而,越戰後期,因中美關係解凍,越南感到被中國背叛,遂倒向蘇聯。越戰剛結束,越南開始做「印度支那聯邦」(東南亞的「小中華」)大夢,出兵推翻中國支持的赤柬政權,驅逐在越南的數十萬華僑。中國認為越南恩將仇報、成了蘇聯在南方包圍中國的打手。中越交惡,邊境衝突不斷。

一九七九年一月,鄧小平訪美,這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次出訪。他是中共建政之後訪美的最高級別官員。他的官方身分只是副總理,但他已掌握最高權力,美方給予他國家元首的超規格接待。這次出訪以後,鄧小平再也沒有離開過中國。

這次出訪,是鄧小平贏得美國信任的一次大考,也是一出演給蘇聯看的大戲,更是對越南作戰提前進行的心理戰。打越南是他為美國送上的一份大禮,其實是一份裹了蜂蜜的毒藥。

在抵美國的第一天夜裡,鄧小平應邀到時任國家安全顧問的布里辛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位於維吉尼亞麥克林的家中做客。在這次非正式交談中,鄧小平對主人提出,他希望與卡特總統有一個小規模的會晤,談一談越南問題。

次日上午和下午,鄧小平一直在白宮與卡特展開正式會談。上午的會談較為正式。鄧小平指出,中國現在認為蘇聯是頭號敵人,願意與美國密切合作對抗蘇聯的擴張,「我們不是建議成立正式聯盟,而是各自根據自己的立場行事,協調行動,採取必要措施」。已離開權力中樞的季辛吉評論說:「不組成聯盟卻作為盟國一起行動,這把現實主義發揮到極致。」同為現實主義者的季辛吉對鄧小平惺惺相惜,他讀出了鄧小平的心裡話:「在鄧小平看來,中美關係共同利益反映在建立非正式的全球安排,在亞洲通過政治和軍事合作遏制蘇聯。」

在白宮的會談中,鄧小平將越南稱為東方的古巴,是蘇聯從南部威脅中國的基地,為他拋出打越南的計畫做好了鋪墊。

下午的正式會談結束後,應鄧小平要求,雙方轉到橢圓形辦公室舉行一場參與人數更少的祕密會議。除了總統卡特、副總統孟岱爾(Mondale)、國家安全顧問布里辛斯基和國務卿范錫(Cyrus Vance)之外,美方其他人員全部退席。

鄧小平以嚴肅而又果決的作風,說出了對越南發動懲罰性打擊的計畫。他告訴卡特,如果中國對越南發動懲戒戰爭,他考慮到蘇聯入侵的可能性,北京將安排從北方邊境撤退三十萬平民。不過,若只是打一場有限戰爭,能速戰速決,莫斯科就來不及做「大反應」;而且時值寒冬,蘇聯對中國北方發動攻擊也比較困難。鄧又說,中國「不害怕」,但需要華盛頓「道義上的支持」。

卡特此前從情報中得知,中越關係已惡化,但聽聞此言仍大吃一驚。平庸而缺乏魄力的卡特,被鄧小平嚇破了膽,一時不敢接過這張投名狀。他企圖勸說鄧放棄懲越計畫,他告訴鄧,此舉可能造成極大的反效果,世界輿論可能同情越南。但他沒有譴責或直接反對鄧的計畫,他溫和的否定暗含著含糊的默許:「這是個嚴重的問題。你們不僅會受到來自背面的軍事威脅,而且還要面對國際態度的轉變。……我們很難鼓勵暴力,我們可以給你們通報情報。據我們所知,最近沒有蘇軍向你們邊境移動的動作。我的話只能說到這個地步。我們也和世界各國一起譴責越南,但是出兵越南會造成不穩定,是非常嚴重的行為。」

支持中國對越南動武的布里辛斯基日後寫道:「我擔心總統可能被國務卿范錫說服,對中方施加最大壓力,不讓他們動武:因為這只會使中國人認為美國乃是『紙老虎』。」他對鄧表示一定的欽佩之意:「我私下希望,鄧小平重視動武這件事,能對美國某些關鍵決策者有所啟發。」其弦外之音是,他對卡特軟弱的外交政策有所不滿,認為卡特缺乏鄧小平的魄力——卡特是二十世紀下半葉最軟弱的總統。

次日早晨,卡特和鄧小平單獨會晤,只有一名翻譯在場。卡特向鄧小平讀了一封他連夜親筆寫好的信——這封信至今尚未公開。布里辛斯基後來說:「總統親筆寫了一封信給鄧小平,信的基調是溫和的,內容是嚴肅的。裡面強調要力行克制,並總結了可能發生的不利的國際後果。我覺得這麼做是合適的,因為我們不能正式和中國人聯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