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富豪「錢進」新加坡:星國成中國富豪轉移資產的避風港,紛紛來設立「家辦」

中國富豪「錢進」新加坡:星國成中國富豪轉移資產的避風港,紛紛來設立「家辦」
海底撈創辦人張勇 |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年來已經有不少中國富豪「錢進」新加坡,其中又以在新加坡設立用於理財的家族辦公室的方式最受歡迎。所謂家族辦公室,意即由企業家族所設立的公司,集中管理家族財富、投資及傳承規劃,在中國被稱為「家辦」。

文:李國豪

近年來,中國要實現共同富裕的聲浪越來越大,加上香港經濟和政治氛圍都大不如前,西方媒體日前報導說,有越來越多中國富豪開始想方設法把錢轉移到海外。

在這波「資產出走潮」中,新加坡成了最受中國富豪歡迎的海外避風港。

其實,近年來已經有不少中國富豪「錢進」新加坡,其中又以在新加坡設立用於理財的家族辦公室的方式最受歡迎。

所謂家族辦公室,意即由企業家族所設立的公司,集中管理家族財富、投資及傳承規劃,在中國被稱為「家辦」。

中國富豪是新加坡「家辦」大戶

新加坡一些專門協助富豪設立家辦的公司近日紛紛指出,中國富豪已成為他們的主要客戶來源。

據美國《廣播公司商業頻道》(CNBC)報導,新加坡會計與企業服務公司Jenga過去一年來,接獲的諮詢整整多了一倍。其中,大部分諮詢都來自中國。

新加坡律師事務所Bayfront Law也觀察到類似的趨勢。該公司的一名董事Ryan Lin透露,相對其他國家,如印度、印尼和歐洲,尋求在新加坡設立家辦的中國客戶比例明顯更高。

星展私人銀行(DBS Private Bank)的數據也顯示,該行去年的大中華區家辦客戶,從過去約佔總數的25%至30%,增至45%。

華僑銀行(OCBC)旗下私人銀行新加坡銀行(Bank of Singapore)也呈現一樣的勢頭。該行去年來自大中華區的新家族辦公室客戶,較2019年增長了三倍。

根據新加坡經濟發展局資料,截至2020年底為止已有約400家「家辦」,但由於去年的數據尚未更新,實際數字可能更多。

若按照各家業者的統計,中國富豪成立家辦的增幅幾乎肯定最為驚人。

星展銀宣布買花旗台灣消費金融業務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星展私人銀行等業者在去年紀錄了中國富豪來新加坡設立「家辦」的增長。

中國富豪為何紛紛轉移資產?

2019年,常年銜接中國大陸與外國市場的香港爆發「反修例運動」,政治局勢快速惡化,當時已有一些中國富豪醞釀找尋藏富的替代地點。

2021年,北京當局開始強打共同富裕政策,科技及教育產業相繼被整肅,不少透過相關產業致富的中國富豪無可避免地遭到一定程度的打擊。

兩大因素疊加,進一步加快中國富豪把財產轉移到國外的腳步,而政治穩定、擁有廣大中文群體,且沒有徵收財富稅的新加坡適時成為極具吸引力的選項。

但是要把錢搬離中國並非易事。根據當地嚴格的外匯管制條例,中國人一年最多只能往國外匯款5萬美元,或30萬人民幣。

這加大了中國富豪轉移資產的難度。因此,部分中國富豪以較小的資本設立家辦,且資金來源多數來自海外的生意。

此外,也有一些中國富豪早就把資產轉移到香港,再以香港為中轉站,把錢轉到新加坡。

科技巨頭成為中共重點監管對象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中國科技產業一度遭北京整肅,科技巨擘阿里巴巴也無法倖免於難。

新加坡有何優勢?

新加坡擁有政治穩定、政策優勢以及社會和經濟面向的優點,因此不少中國富豪排除萬難也要「錢往」新加坡。

政策上,新加坡並沒有徵收財富稅,這對任何有錢人而言,都是難以抗拒的誘因。

2020年1月,新加坡政府正式落實可變動資本公司(VCC)架構。簡單來說,VCC架構允許投資人以更靈活的方式進行資產和風險管理,同時不必公開股東名單,讓投資者保有隱私。

這對一些有意在新加坡設置家辦,卻又想保持低調的中國富豪極具吸引力。

此外,在新加坡經濟發展局的全球投資者計劃(GIP)下,符合特定條件的外國富豪能透過在本地進行投資,申請成為本地永久居民。

相關條件包括:

旗下公司年度營業額至少2億新元(約新台幣42億5223萬9380元);
持有估值不少於5億新元(約新台幣106億2988萬5650元)的公司;
或至少擁有不少於2億新元的可投資資產淨額。

符合上述任一條件的外國富豪,只要在新加坡投資至少250萬新元(約新台幣5312萬9225元),就能申請成為永久居民。

此外,在經濟層面上,享有地理優勢的新加坡四通八達,可作為在亞洲其他地區進行投資的跳板。

在社會層面上,新加坡華人人口居多,且仍有一定程度的中文環境,這些優勢也讓有意轉移資產的中國富豪趨之若鶩。

根據《聯合早報》報導,一些來新加坡設立家辦的中國富豪曾不約而同指出,來新加坡設立家辦,已在中國富豪的社交圈子中蔚然成風。

在中國富豪圈子中,海底撈聯合創辦人張勇和舒萍夫婦無疑是最響亮的名字。張勇夫婦在2018年正式入籍新加坡後,一度雄踞新加坡首富寶座。據報導,舒萍也在本地設立了名為Sunrise資本管理公司的家辦。

RTS20PE4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已入籍新加坡的張勇出生於中國,是知名餐飲企業海底撈創辦人。

不過有專家提醒說,香港的金融專才在財富管理方面,擁有比新加坡同業更優良的紀錄,新加坡若要搶食中國富豪在海外設立家辦的這塊大餅,就必須設法趕上香港在財富管理的水準。

本文獲新加坡紅螞蟻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


猜你喜歡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photo credit:先進醫資AdvMed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疫情時代,零接觸服務的需求,使得智慧科技的角色愈發重要,智慧城鄉計畫與先進醫資共同推動人工智慧影像辨識技術,擴大既有的共照雲服務,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為民眾建立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

在科技不斷進步的過程中,許多過去不存在的工具,到今日已成為現實。2008年「智慧地球」的概念出現後,全球便開始推動智慧城市的發展。臺灣向來以科技之島自居,自然也不例外。在政府多年來力求數位轉型的政策下,臺灣進入了「智慧城鄉」的時代;所謂智慧城鄉,是運用大數據、物聯網、AI人工智慧等科技,串連市民、產業與地方,以創新的方式讓彼此有效溝通,並針對地方的特色和需求提供客製化服務,進而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質。

把問題當作燃料,用科技強化服務力

然而,城鄉發展必然會有不均的問題,藉由科技介入、釐清現實痛點的立意雖良善,卻也無法忽視城鄉間的數位落差。在偏鄉地區因為人口流失、高齡化、科技產品使用率較城市低,數位化的腳步自然較為緩慢,向來是各項服務設施鞭長莫及之處。

先進醫資從2018年開始,在經濟部工業局「普及智慧城鄉生活應用計畫」的支持下,在高雄、屏東與澎湖發展「雄健康打造智慧樂活社區共照應用服務」(以下簡稱「雄健康」)。當時總經理黃兆聖就非常清楚,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資源不足、人力不足、缺乏回饋三大問題,而數位化、智慧科技等創新力量,正好可以有效的連結偏鄉生活需求與痛點,讓在地化、客製化的服務與設施,全面提升民眾的醫療照護品質。

用最體貼的科技,讓照護範圍沒有邊界

「雄健康」計畫的目標,是在衛生所、醫療院所、長照據點、社區活動中心及商業通路等多元化的據點,設立「智慧健康照護站」,提供血壓機、血氧機、血糖機等生理量測設備的整合服務,同時還支援多種身分識別登入、數據隨身、遠距諮詢、銀髮族健康管理量表等功能,讓市民可以依自己習慣的生活圈,就近接受基礎的照護服務,並且養成定期自主量測的習慣。這些健康紀錄將會上傳雲端、整合數據,不只可以將結果傳送給自己作為提醒,在民眾實際就診時,也能成為醫生評斷的參考,協助醫護人員及早發現異常或是調整用藥,大幅降低醫療資源及人力不足的問題。

同樣對提升醫療資源與人力應用效率有幫助的還包括「雄健康」計畫中的客服機器人腳本。這個功能是針對不同客戶需求,開發多達50種服務的腳本客服機器人,用來即時解決民眾常見的健康問題。只要民眾對自己的健康狀況有疑慮,就可以詢問線上客服機器人,並獲得最初步的協助。最重要的是,這個客服機器人以國人常用的社交軟體LINE作為平台。有鑒於LINE的普及率高,使用者無需重新下載及適應新軟體,對年長者來說更是友善,使用意願便明顯提高,如此一來,為民眾所建立的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了。

立基於「雄健康」在高屏地區和澎湖的發展十分順利,2021年開始便積極與臺南、臺中、高雄、屏東、金門地方政府合作,務求達到更深入、體貼的服務,發展出獨特的「健康共照雲」系統。

靈活因應疫情變化,滾動式修正共照雲服務

原本是為了打造數位醫療照護服務而發展的共照雲,參考了「雄健康」所建立的數位化照護服務內容,同樣使用LINE作為平台,目標同樣是為了解決偏鄉資源和人力不足的問題。沒想到今年五月,在傳染力更為強大的Omicron變異株的肆虐下,疫情擴散迅速,臺南市共照雲的發展也臨危受命,在短短五天之內將服務上線,主要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確認自身狀況,另外也提供下載居家隔離單、施打疫苗、申請補助等服務內容。在疫情猛烈的攻勢下,共照雲成為市府、醫療院所與民眾溝通、解惑的最佳橋樑,甚至做到AI快篩辨識服務,協助許多臺南偏鄉地區的民眾不需冒險接觸人群,線上就可以判斷是否確診,後續再由醫療人員介入協助,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擔心和移動。

DSC_8777
photo credit:智慧城鄉計畫
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與先進醫資總經理黃兆聖。

同時,客服機器人,也在疫情期間提供了最佳輔助。在衛生局、先進醫資和醫療院所的共同努力之下,不斷地優化、精進客服機器人腳本。無論市民為確診者、居隔者、密切接觸者⋯⋯盡可能讓每一個人都能在機器人的服務中,找到問題的解答。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表示:「對抗疫情,臺南市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讓就診人數維持在醫療量能之下。客服機器人的出現,減輕了醫護人員疲於接電話、回答民眾問題的瑣碎流程,更能專心在照顧中、重症患者,在疫情大爆發期間不至於崩潰,如此才能真正守住所有市民的健康。」

當然,疫情是一時的,市民的健康才是長久的,「健康共照雲」的目標,是希望可以透過民眾健康紀錄的數據化,成為日常自主照護的重要幫手。下一步,先進醫資希望能跨縣市留存健康資料,成為全國性的第一線照護服務。而這些數據,都將成為中央和地方政府參考的基準,以便未來做到精準打造各縣市的特色照護服務。

以人為本,發展城鄉均好的未來

在2025年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前提下,如何幫助國人健康、安心地迎向老年,已是國家與全民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與此同時,臺灣也是一個充滿創新能量、技術發展快速的地方,所以過去所面臨的困難,今日已可以透過科技來解決。

「智慧城鄉計畫」從2018年起,持續針對地方需求,鼓勵業者提出新興解決方案,在推動健康領域方面,不僅是智慧照護,包含遠距醫療、健康量測、智慧運動以及登革熱防治等,都秉持著以人為本的初心,以科技的力量來照顧臺灣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透過政府和企業攜手合作,協助地方數位轉型,並降低城鄉之間的落差,共同建立一個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未來。

經濟部工業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