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經歷過二戰摧殘,為什麼東歐對納粹的「卐字標誌」比西歐更寬容?

同樣經歷過二戰摧殘,為什麼東歐對納粹的「卐字標誌」比西歐更寬容?
俄羅斯右翼支持者2103年,在俄羅斯盃足球賽決賽會場,手持納粹旗幟狂歡|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什麼包括俄羅斯在內,東歐國家普遍對卍字符號比英美還有西歐國家寬容呢?

「去納粹化」是這次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讓人最啼笑皆非的藉口,因為正如筆者先前的文章所言,烏克蘭固然有極右翼,但是俄羅斯的極右翼卻是烏克蘭的10倍之多。不過代表納粹標誌的卐字或者武裝親衛隊(Waffen SS)的SS標誌經常性的為烏克蘭或俄羅斯扶持的民兵使用,讓人們不得不懷疑為什麼斯拉夫民族對納粹標誌如此著迷。

事實上,不只日耳曼人與斯拉夫人曾經或者仍在著迷於這些標誌,這些象徵白人至上主義的標誌,卻在許多非歐美國家深受歡迎。包括蒙古、日韓以及海峽兩岸的民族主義者都非常喜愛。就如同烏克蘭的情況一樣,甚至彼此之間相互對立的民族主義團體,都對納粹標誌愛不釋手,比如台灣內部的急統派與極獨派雖然相互敵視,但是都有納粹符號的崇拜者。

RTX119T0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2013年的蒙古新納粹組織,該組織主打反對開礦,反對外資在蒙古製造污染的環保主義路線

之所以全世界會有那麼多狂熱的青年喜歡卐字或者SS,關鍵不盡然是因為他們都認同白人至上主義或者支持希特勒(Adolf Hitler)屠殺猶太人,而是因為這些標誌從美學上來看確實是太「炫」又太「酷」了。就如同蘇聯的鐮刀斧頭被全球左派人士敬仰一樣,卐字標誌被全世界的右派份子視為自己的精神象徵,恐怕唯一會討厭卐字或者SS符號的極右派,也只有以色列的極右派。

卐字因為第三帝國而揚名於世,可納粹德國並不是唯一,甚至於歷史上第一個以卐字為國徽或者軍徽的國家。就以卐字本身為例,有向左邊的卐字也有向右邊的卍字,兩者的中文都同樣念「萬」,而且幾乎存在於全世界的古文明之中。從北歐到波斯,再從希臘到印度,乃至於古中國等等,甚至於台灣的賽夏族原住民等等。

無論卐還是卍,在不同的文明裡有不同的宗教或者文化意義,但可以肯定的是這個標誌直到20世紀以前都是中性的符號。至於SS等其他武裝親衛隊使用的各種符號,則不是來自羅馬帝國就是北歐神話,同樣一開始與種族滅絕也毫無關係。究竟是哪一個國家率先使用卍字當軍徽或者國徽的?何以卍字成為了政治不正確的象徵?就讓本篇文章告訴你。

Gallen-Kallela_sotalentajien_merkki
Photo Credit: Akseli Gallen-Kallela @ Public domain
1918到1945年的芬蘭空軍軍徽

以卍字為軍徽的芬蘭軍隊

歷史上第一個將卍字當軍徽的國家,是1917年12月6日從俄羅斯手中獨立出來的芬蘭共和國。芬蘭國旗上沒有任何與卍字相關的標誌,不過因為瑞典的羅森(Eric von Rosen)伯爵向芬蘭白軍捐獻飛機對抗蘇俄支援的紅軍,且這些飛機上都有卍字的原因,後來芬蘭陸軍和空軍便以卍字為軍徽。此時此刻,德國還沒有所謂國家社會主義工人黨,即納粹黨的存在呢。

芬蘭國父曼納海姆(Carl Gustaf Emil Mannerheim),本是效忠沙皇尼古拉二世(Nicholas II),從日俄戰爭到第一次世界大戰都無役不與的帝俄將領。他是為了避免芬蘭遭受共產黨統治,才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之際脫離俄羅斯獨立的。所以從建國初期開始到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芬蘭的首要敵人不是本國的共產黨就是蘇聯本身,於是在1939年11月又有冬季戰爭的爆發。

多元觀點 等你解鎖
付費加入TNL+會員,
獨家評論分析、資訊圖表立刻看
首月一元插圖
TNL+ 首月體驗價 1 元,
加贈 LiTV 首月免費(見活動方案)

猜你喜歡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4:疫情戰火雙重挑戰,經濟難民與糧食危機搶救行動刻不容緩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4:疫情戰火雙重挑戰,經濟難民與糧食危機搶救行動刻不容緩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4將帶大家關注因委內瑞拉通膨問題產生的經濟難民,透過與兩位來賓的對談深入瞭解問題始末,並從中認識世界展望會如何透過社區發展工作來回應全球經濟與糧食問題。

由李漢威、蔡尚樺聯手主持的直播節目《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第4集已於7月12日播出。本集邀請宏都拉斯國防大學榮譽教授楊建平、台灣世界展望會國際事工處主任吳正吉對談,深入委內瑞拉經濟難民問題始末,瞭解背後的政治、經濟脈絡,以及其涵蓋的飢餓、貧窮與兒童保護等迫切需要援助的議題,並從中認識世界展望會在委內瑞拉積極推動的社區發展工作。同時,也邀請各界共同付出行動,與世界展望會一起協助貧窮家庭與兒童回歸正常生活。

從世界展望會的角度來看「多做多得」,我們付出後得到的是兒童豐盛的生命。這些豐盛的生命是必須被協助、被完成的,因為這是兒童本應該有的權利。

經濟數字之下,看不見的兒童飢餓危機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統計,近年委內瑞拉難民數字不斷飆升,累積至2021年已超過460萬人,僅次於敘利亞的680萬人。但在戰火爭端與氣候變遷影響較少的中南美洲,為何會產生如此多的難民人口?事實上,委內瑞拉歷經國家一連串錯誤的社會及經濟政策後,於2014年爆發惡性通貨膨漲,民眾面臨嚴重的經濟困境,為求生存人們只好被迫出逃成為「經濟難民」。

廣編圖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從經濟數字上觀察,委內瑞拉在2014年至2020年的6年之間經濟規模縮減74%、失業率高達51%,甚至有76.7%的人口處於極端貧窮(每日生活費低於1.9美元)的狀態。

今年初,世界展望會為了進一步了解委內瑞拉家戶在糧食安全、營養與兒童保護等方面的實際狀況,與當地組織合作展開深入的需求調查。結果發現,委內瑞拉70%的家庭面臨中度以上的飢餓狀況,嚴重的飢餓問題更造成30%的兒童身高年齡比低於平均值,這意味著孩子無法獲得足夠營養,而造成智力與身心靈發展上無可挽回的傷害。此外,調查更發現有20%的出逃難民會將小孩獨自留在國境內,衍生兒童保護、隔代教養等社會問題。這不只如實呈現經濟危機對當地家庭的衝擊,更讓我們看見其中迫切需要幫助孩童的輪廓。

繁華之後:弱勢孩童被剝奪的基本生命權利

或許很令人難以想像,如今面臨經濟困局的委內瑞拉,過去曾擁有包括醫療、教育、住宅等完善的社會福利制度,雖然存在貧富不均的問題,但人民生活仍算安穩。來賓楊建平教授分析道,對比今昔天堂地獄般的差異,其實皆源自於委內瑞拉國家得天獨厚的石油產出:

過去國際油價飆漲的黃金年代,委內瑞拉憑藉石油出口獲取豐厚的利潤來支撐國家的龐大支出,依據國際組織的調查,當時的施政策略確實減少貧富不均問題。但從2010年開始,因為頁岩油技術趨於成熟、國際經濟制裁等一連串的因素,讓國際上包含石油在內的大宗物資價格巨幅下跌,嚴重動搖委內瑞拉賴以為生的經濟命脈。漸漸的,國家開始無法支付各項社會福利的鉅額開支,加上國內政治動盪,最終使得國家經濟完全崩潰。

來賓吳正吉主任也補充,受經濟問題影響最直接、嚴重的就是生活其中的人們,尤其在脆弱的政經環境中,弱勢家庭與兒童更是毫無選擇的權利。就像影片中的Ami一家,孩子的缺陷不只讓家庭先天需要更多資源,母親離家、父親失業的後天影響更是巨大,此時冒險出走並非出於思慮後的決定,而是環境壓迫下不得不的無奈。幸好,世界展望會看見努力掙扎中的弱勢家庭,迅速組織動員發展緊急溫飽及社區發展的救援工作,協助更多與Ami相同境遇的家庭,給予兒童更豐富的營養條件,獲得應有的生命權利。

投影片6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先天聾啞的女孩Ami,5歲的她和祖母南希及父親安芬尼從家鄉長途跋涉到達厄瓜多找尋安身之所。圖中的米老鼠玩偶是她祖母親手清洗、縫合的,也是這段旅程中她唯一的玩具。

世界展望會視覺廣編視覺

重建土地關係,世界展望會從社區開始的經濟復健之路

追根究柢,石油究竟算是天賜禮物還是惡魔果實?來賓楊建平教授解釋,這種國家過度依賴單一天然資源的現象被經濟學家稱為「荷蘭病」。就國家經濟發展而言,這就像是雙面刃,天然資源出口獲得的大量外匯拉抬幣值,導致其他產業的出口不利,農業、工業、製造業等產業發展也隨之受限。不過相反的,這表示委內瑞拉仍有尚未開發的肥沃土地可以耕作,所以世界展望會進入委內瑞拉的首要工作,就是回歸根本,恢復當地居民與土地之間的關係,結合社區發展行動與生技發展工作,發展如「家庭菜圃」的長期計畫,陪伴社區成長、鼓勵多元的經濟發展。

投影片8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世界展望會面對委內瑞拉經濟問題的回應,就是透過「家庭菜圃」計畫去恢復社區跟土地的關係。

家庭菜圃計畫的重點之一,其實是源自於前面提到的兒童飢餓問題。世界展望會透過以下三個漸進式的進程,從糧食援助、技術扶助到地方組織的能力建設,讓許多受益家庭的孩子不只獲得營養改善,家庭的父母也更有自信,而委內瑞拉國家的社區發展更受到莫大的幫助。

一、緊急糧食援助
針對當下經濟困頓、糧食缺乏的家庭與兒童,提供立即性的糧食援助。
二、技術援助,扶助謀生
透過工作坊教導受益家庭種植技法與相關物資,包括種植技巧、種子、糧食技術等,並慢慢建立社區關係,給魚也給釣竿的過程也是在恢復人與人、人與社區、人與土地的多元共存關係。
三、長期兒童保護
經濟蕭條之下,童工、童婚等問題也層出不窮。因此世界展望會也在扶助的過程,加強兒童保護觀念的訓練,教育民眾如何避免兒童受到剝削,以及剝削發生時,如何與相關單位回報加以阻止。

不只委內瑞拉,新冠疫情衝擊全球糧食分配議題

然而,糧食與貧窮問題不只發生在經濟崩潰的國度。隨著俄烏戰爭與新冠疫情的雙重影響,經濟通貨膨脹已經蔓延全球,甚至許多國家開啟進一步的糧食管制措施,這將衝擊國際糧食問題,產生更多潛在危機。

廣編圖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此外,還能從聯合國SDGs的17項永續發展目標看出端倪,降低極度貧窮人口率(extreme poverty rate)發生20年來首次倒退;截至2021年,有超過1億1千萬人口重新落入極度貧窮狀態,流離失所的人數達到8900萬人,其中最嚴重的4500萬人已經面臨飢荒邊緣。

經濟緊縮加上戰爭導致的國際糧食保護政策,都將嚴重影響那些原本就缺乏糧食、仰賴進口糧食的非洲國家。世界展望會也注意到危機將至,救援行動刻不容緩,不只透過飢餓30活動推行全球飢餓的倡議行動;更與世界糧食署合作,進入需要的國家進行緊急糧食發放、社區發展、家庭菜園等事工推行扶助計畫,讓人們擁有推行自己社區、謀求幸福生活的能力,藉此回應糧食缺乏帶來的生存危機!

立即伸出援手,共同面對糧食缺乏的困境!飢餓三十救援專線:(02)8195-3005 即刻救援動起來


33屆飢餓三十主視覺_banner640360_(1)

關於《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

由《國際大風吹》李漢威、金鐘主持人蔡尚樺聯手主持,每集《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直播節目將邀請重磅來賓,帶大家深入淺出、探討急需人們重視的國際議題,並呼籲各界付出實際行動,向需要幫助的人伸出援手,展開即刻救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