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為何不仇美?因為原子彈給了他們一個投降的理由

日本人為何不仇美?因為原子彈給了他們一個投降的理由
Photo Credit: James Cridland CC BY 2.0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引述《F1239810(阿蛇)》之銘言:

:二戰時美國丟了兩顆原子彈,打破了日本稱霸全世界成為海賊王的美夢,死傷不計其數,
:不過現在美日似乎合作的蠻有默契的,日本人怎麼能吞下這口怨氣?
:日本人會仇美嗎?

關於這個課題,我在外國的討論區和quora,看過相關的討論,是日本人與其他國家的人討論這話題。而大概理解到日本人在想甚麼。

日本人仇美的極右當然是有的,有些人在戰場中失去了親人多少會較可能仇美,但他們的數量和影響力,都相當的有限。我們談論的是大部份日本人為何不會仇美的問題。首先要明白的是,在二戰前的日本,是個怎樣的國家。

Photo Credit: Official U.S. Navy Page CC BY 2.0

二戰前的日本,天皇不是人類,是「神」,日本是神國,遵守神的意志做任何事都是天意而且必勝。在現代的我們來說,是難以想像和感受,那是一種怎樣的氣氛,但是可說,在日本那個時代,整個日本的人都被那種氣氛壓迫著,你根本沒權選擇當一個和平主義者或者不當侵略者,你甚至根本沒權去反思,因為只要你這樣做,就會被秘密警察抓、被關、被社會排斥,視之為異類。

所以你被迫要支持戰爭,即使你不想要,被迫要參軍,即使你沒有興趣,更不喜歡進去被教官毆打(這是日本的傳統軍事教育方式)。去到最終就是日本開始敗戰的時候,直接有些軍官要求士兵特攻,平民殉死,自殺,或者拿著竹槍去對抗美軍,在日本的社會,從上層下的命令是絕對的。

當年的日本人,很多都選擇掩耳盜鈴,如果服從帝國是無可避免的話,就不去聽和相信任何不利的消息。不論是日本做的壞事,或者是敗戰的消息。所以每天皇軍都是大勝,但一面大勝,戰線卻不斷退後。因為面對現實需要很大的勇氣,只有相信神國終會因為天意而勝利,而對於現實,知道得越少是越好的。

Photo Credit: Official U.S. Navy Page CC BY 2.0

而剩下來,對於真相有所認知的人,只有兩個選擇,一是選擇效忠天皇大於一切,棄掉所有人性,二是活在絕望和痛苦之中。這就是當年的神國日本,可見,活在那個「強大而進擊的日本」是非常不愉快而且壓迫的社會,日本在擴張最烈的時候,也是他們活得最痛苦的時代。去到最後,一億玉碎的意思就是,就算日本兵敗如山倒,日本的所有人口跟美國一拼也能夠重創美國,去到最後也是這樣刻求他們的軍民。

所以原子彈對日本來說,有一種非常重要的作用。原子彈的受害者非常悲慘,但是卻是打破了社會對日本人的詛咒缺口。

因為他證明了,這些事情,全部都是沒意義。不可行的。當原子彈這麼巨大殺傷力的武器降臨,甚麼一億玉碎,根本沒有意義,數以萬計的日本人會在對美國人毫髮無傷的情況下被蒸發,既不淒美,也不英雄,就這樣單純地消失了。

這樣,日本人才第一次有了充足理由,不再需要為天皇而玉碎了,軍人終於可以回家,戰爭機器終於可以瓦解。很諷刺地,原子彈把日本人從大東亞戰爭的詛咒中解脫出來。大家有一個不堅持下去、投降的理由了,輸給原子彈,科學的力量,那就沒話說了。

但當初對美國還是非常恐懼的,因為他們之前的戰爭,對於戰敗者也頗為殘忍,有佛教傳統的日本,即時就投射到自己的果報上。日本人傳統對於敗者是非常殘忍無情的,他們認為美國人也一樣。

出乎意料的,GHQ(駐日盟軍總司令)的統治,雖然也是軍事統治、強姦、欺負軍民等軍紀事件也層出不窮,但是日本人想像的殘酷勞役,並沒有出現。在同時,關東軍的戰俘在西伯利亞真的被勞役,相比之下,日本戰敗所得到的對待,壓力程度還不如帝國時代,而天皇也從神變回人。

Photo Credit: Cyril Bèle CC BY 2.0

日本人普遍了解到,大東亞帝國的瓦解是必然,而這個瓦解後的帝國,其實沒有比被美國佔領更好的命運,其他的命運只怕是更殘酷的。特別是知道關東軍戰俘在西伯利亞的遭遇時。日本人才有機會接觸真正的現代化,一個較少壓力(雖然還是很大),雖然百廢待舉,但是稍為有了多些自由與希望的生活。在此之前,日本雖然看起來強大但只是一個十九世紀式的集權帝國,在二戰之後,日本才走向現代的生活,現代的國家。日本通麥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成功利用了日本人的性格,以及美國的優勢,建立了現代的日本國。

美國帶給日本的,並不是毀滅或者奴役,反而是否極泰來,否則以當年的大東亞帝國的氣氛,其實日本人也看不到未來的,而且就算大東亞帝國非常強大,日本大部份人的生活,也只是卑微而沒有尊嚴的。

故此日本人才會放得開對美國敗戰這件事,因為,很不幸地,這是日本史上對人民最美好的一次戰爭結果了,也完全改變了日本人對世界的觀念。之後的時代,當一個日本人,大抵還是能享受相對幸福和快樂的人生,人生求的,莫過於此吧?

Photo Credit: Hiromichi Matsuda public domain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