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德哥爾摩裸奔記》:這群人在諾貝爾頒獎典禮場外裸奔,並高喊:「劉曉波!劉霞!中國!自由!」

《斯德哥爾摩裸奔記》:這群人在諾貝爾頒獎典禮場外裸奔,並高喊:「劉曉波!劉霞!中國!自由!」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最具歷史意義的進展是,由於裸奔者之一的貝嶺時任獨立中文筆會會長,而劉曉波是獨立中文筆會前會長,影響力強大的瑞典筆會促使瑞典文學院作出了其歷史上首次,也是唯一一次的重大政治表態。

文:未知

在雪地裡(代序)

這是一本以諧趣圖畫和輕鬆故事呈現「天下裸奔」[1]的書,在中國, 以赤裸之身面質、挑戰固有價值觀,可遠溯魏晉南北朝,最有名的是嗜酒、縱酒放誕,反抗禮法的劉伶。《世說新語.任誕篇》如此記載:

劉伶恆縱酒放達,或脫衣裸形在屋中,人見譏之。伶曰:「我以天地為棟宇,屋室為褌衣,諸君為何入我褌中?」

2012年,在諾貝爾頒獎典禮日的第一場裸奔,也是一場抗議。

「不義的年代,健忘的世界。我,孟煌,手無寸鐵,我裸奔。」

中國藝術家孟煌是劉曉波生前友好,2010年10月,諾貝爾和平獎頒給了中國異議知識分子劉曉波,他因推動《零八憲章》簽名運動被判處十一年刑期,人在中國東北的錦州監獄坐牢,無法領獎。

劉曉波妻子劉霞,因獄中的劉曉波獲獎而被軟禁在北京的家中,亦無法代表獄中的丈夫前往挪威首都奧斯陸領獎,挪威的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以空椅子替代缺席的劉曉波。

旅居柏林的孟煌,突發奇想,從柏林以DHL空運郵寄了一把椅子給關在中國錦州監獄的劉曉波。

椅子下落不明。

2012年10月,諾貝爾文學獎頒給了中國小說家莫言,孟煌從柏林再寄一把椅子到瑞典斯德哥爾摩的瑞典文學院,望轉給12月前來領獎的莫言,請他帶回中國交給囚禁中的劉曉波。

椅子也下落不明。

而後,便有了裸奔這一施行四年的行動藝術。

2012年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也是瑞典諾貝爾頒獎典禮日,斯德哥爾摩音樂廳(Konserthuset)外,孟煌首次與諾貝爾頒獎典禮同步裸奔。

2013年,為營救劉曉波以及被軟禁在北京家中的妻子劉霞,廖亦武、貝嶺、王一梁三位作家和孟煌開始籌備第二場「裸奔」,加入裸奔行列, 冀望以行動藝術喚起世人對劉曉波與劉霞的關注。2013年12月10日是國際人權日,也是瑞典諾貝爾頒獎典禮日,頒獎典禮和行動藝術抗議同步。

孟煌、廖亦武、貝嶺、王一梁,裸身奔向典禮舉辦地斯德哥爾摩音樂廳, 在頒獎典禮場外高呼:「劉曉波!劉霞!中國!自由!」在全球逾百家媒體記者攝像機閃光燈下,他們被數十名武裝的瑞典警察撲倒、捆綁、手銬、裝入塑膠袋、押入警車,逮捕關押。

2013年後,連續二年,同時同地,孟煌再度隻身裸奔。

從2012至2015年,孟煌裸奔了四次,並從2013年起以圖文記錄過程,一共畫了三年,每次歷時三個多月,共費七個半月。創作方式是先有圖再有文字。

孟煌一直都有畫素描的習慣,他認為,以炭筆素描,繪畫語言較直接、樸實,與裸奔的本質接近也更徹底。用素描意在以幽默, 調侃中西方國家的權勢,亦調侃口惠而實不至的民主人士、政治家。

另一個裸奔者王一梁,「一個遊蕩在極端嚴肅和狂喜間的作家」及其他作者,則以散文描述2012-2015年間的抗議裸奔—它穿越記憶裡政治犯的苦難,展示人生中的瘋狂與荒誕。

2013年12月10日頒獎當夜至次年一月,瑞典文化界就這一由國際知名作家領銜的裸奔事件在電視台、報紙和網路媒體社交平台,展開了熱烈的討論和激烈的論戰。

作為諾貝爾文學獎評審機構的瑞典文學院, 雖沉默,可已難置身事外,瑞典文學院中唯一的漢學家馬悅然院士更成為討論焦點,似乎他得出面解釋為何將2012年的諾貝爾文學獎頒給中國小說家莫言?

他頻上媒體,除了為莫言辯護,更多的是對作家藝術家裸奔的嘲弄。這院士親上火線之舉,亦顛覆了瑞典文學院不對諾貝爾文學獎評審過程予以說明的傳統。

這一文化論戰的參與者多是瑞典筆會會員, 在瑞典筆會的撮和、介入下,流亡作家廖亦武受邀參觀了瑞典文學院圖書館,館方甚至向廖亦武展示了已譯成德文、英文、瑞典文,並己擺放在瑞典文學院圖書館展示架上他的四本著作,似乎暗示,他也是諾貝爾文學獎被提名人之一。

最具歷史意義的進展是,由於裸奔者之一的貝嶺時任獨立中文筆會會長,而劉曉波是獨立中文筆會前會長,影響力強大的瑞典筆會促使瑞典文學院作出了其歷史上首次,也是唯一一次的重大政治表態。

由獨立中文筆會會長貝嶺和瑞典文學院兩位代表性院士,瑞典文學院常務秘書彼特.英格隆德(Peter Englund)和諾貝爾文學獎評選委員會主席、國際筆會榮譽會長佩爾.韋斯特伯格(Per Wastberg)聯名發表公開信〈我們為劉霞呼籲〉,並以中文、英文、德文、瑞典文四種語言在各國最大報紙發表,就劉曉波的被囚導致劉霞被軟禁的遭遇,要求中國政府讓劉霞自由。

這是裸奔事件獲得的最大政治效應。

2017年7月13日,劉曉波罹患肝癌,病逝於瀋陽第一醫院。

2018年7月11日,被軟禁在北京家中多年的劉霞,在中國政府允許下,持中國護照前往德國柏林定居。

2020年1月4日,王一梁罹患食道癌,病逝於泰國美賽。

「斯德哥爾摩的冬天,不是雪、就是雨,從沒見到過陽光。」這是王一梁當年在斯德哥爾摩所見情景。

斯人斯情斯景。

多年過去,雪地上曾經落下的赤裸腳印早已消融, 而斯德哥爾摩的雨和雪,仍繼續下著。

人生,竟只是驚鴻一瞥。

備註

[1]「只有前行,天下裸奔」網站,共有五個單元:觀天下、裸奔漢、只有前行、囚者與妻。內容以2010 年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上的「空椅子」為主畫面,紀錄2013 年孟煌、貝嶺、廖亦武、王一梁四位作家、藝術家為營救劉曉波、劉霞裸奔的相關照片與過程,乃記錄這場史無前例的裸奔最為詳實的網站。

書籍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