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湧》捲起的姿態:希望高雄因為我而不同——專訪淺堤樂團

《大湧》捲起的姿態:希望高雄因為我而不同——專訪淺堤樂團
Photo Credit:高雄流行音樂中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淺堤是一群很勇敢的高雄孩子。成長所伴隨的不安、茫然、焦慮與自我懷疑,劇烈且煎熬。但淺堤總是直接面對這種複雜情結,沉著靜好的自我揭露。每張專輯,都是一次成長痛的闡述。

人和城市有許多複雜且幽微的牽纏。創作的時候,淺堤也不會只用炎熱的氣候或是濃厚人情味,去化約這個城市,而是誠懇地分享生活點滴。

敘述高雄,對淺堤來說不只是做一首歌,而是千思萬緒的描繪,然後梳理、詰問每個生命階段,細緻的,深情的、溫柔的對整個世界提問。

《婚禮之途》像是部公路電影,聽眾隨著旅程探索淺堤的內心世界

《婚禮之途》是淺堤對生命旅程的問題意識,用作品去將這個疑惑完整提問。

即將30歲的團員參加婚禮,在歡慶的場合中,他們發現過去緊抓不放的執著倏地被輕輕放下,高昂的歡快與豐沛的愉悅沒有問過任何人意願,充斥在整個空間。團員被婚禮特有的氛圍包覆,感到溫馨快樂,但也同時感受著生活周遭轉變過快的困惑與迷惘。問題意識就是這樣來的,這個瞬間映照出淺堤現在的狀態。

處在一個青黃不接的時期,無以名狀卻又分外清晰,那個敏感而熱血的淺堤依舊在,只是隨時隨地都在感受責任慢慢靠過來的重量。

過去的淺堤想幹嘛就幹嘛,但30歲的力量不可忽視。「我開始感受到必須承擔別人,承擔一些社會責任。」紅茶說。雖然壓力很大,但淺堤並不抗拒這個階段。依玲說:「我可以感受到有時候自己真的很想像個孩子般,立刻就在地上打滾哭鬧,但我卻依然像個成熟大人般挺立著。我確實感到辛苦,但我也為我自己勇敢站著的舉措而驕傲。」

30歲這個數字像一道門,推開來就是另一個世界,也會是另外一個自己。紅茶笑著說:「彷彿是要跟現在的自己說:『你好我要跨過去囉,我要去另外一個地方囉!』」

輕快的語意藏不住的是深厚的眷戀。過去的淺堤總是這麼認真用力的活著,要跟這樣的自己道別,心裡或多或少落寞的吧。可白駒過隙的外在世界迅速變化,催著他們趕緊成為社會期待的樣貌。

「我其實是一個會提早規畫自己生涯的人,所以我心裡是有點急的,但有時候你知道急也不能讓你多做些什麼。」就與30歲即將來臨的焦慮共處吧,堂軒是這麼做的。

「我愛高雄,但我也因為在高雄生活而痛苦著。」——貝斯手方博

211112_49re
Photo Credit:高雄流行音樂中心

住在高雄並不是一個選項,而是我的日常

原生家庭是許多人精神的牢籠,方博在2年3個月前脫離了囚禁到台北生活。這是一個務實又衝動的決定,台北的薪資足夠生活但不足以承擔風險。「我無法保險,一個意外就得回鄉投靠親人,但此刻的我是下定決心不管這些的。」

在台北全力衝刺音樂事業的方博,穩當地朝成為成熟運作樂團邁進著,問他怎樣算是一個成熟樂團,他說:「回到高雄經營。」

留在高雄的紅茶和依玲,時不時也會被問及是否要前往台北,然而這個問題不過是一個短暫飄過的情緒。因為生活所需的一切,像是朋友、空間都在高雄,所以不會有離開這個選項。

唯一不同的是,過去高雄總是有人能接住依玲細膩的情緒,但隨著30歲的到來,身邊的人各自有了事業和家庭,依玲開始發現要自己獨立處理思緒的情況慢慢增加。但那也不會成為離開高雄的動機。因為這些都是生活的一塊,比起離開,依玲更想去感受和體察。

「會想持續成長,但我們要的不是台北的那種成功。不過具體是什麼,我也還不清楚。」——依玲

依玲的慧黠,紅茶的颯爽,方博的務實和堂軒的Chill。和淺堤對談的過程中,像是從四個象限去解構高雄到底是甚麼樣的一個城市。那些鮮少出現的高雄樣貌,在淺堤的陳述中鮮活了起來。

高雄的單薄,或許來自於他是個太美好的城市

「許多人說高雄沒有這個,沒有那個。其實可能是因為我們高雄每個人家都很大,下班回家就好了。不像台北人都會去外面喝咖啡吃消夜。所以那個消費型態就很穩固,產業就會很多元。」目前人住台北的堂軒說。

紅茶則是提到一個很有趣的現象:「高雄似乎有著別的縣市沒有的團結力。」想要證明自己,強調要走出自己的路,確實在高雄樂團有較多相關的討論和聲音。紅茶進一步分析:「這可能跟我們是第二大都市有關。」

「不想輸給別人,但回來想想要怎麼拚搏,又想說還是算了。」紅茶生動地描繪出高雄的意像。

難道想要高雄音樂產業穩健,是要把家裡變小,路變窄,讓大家出門嗎?當然不是。深愛高雄的淺堤,仍然在持續觀察這個城市,尋找著各種可能。

面對高雄可以怎麼前進的提問,依玲溫柔卻堅毅的回答道:「希望高雄因為我而不同,我也還在尋找方法。我不想走台北那套,但眼前還沒有其他屬於高雄的方式,所以我也還在找尋,一個改變高雄跟我的方式。」

211112_55re2
Photo Credit:高雄流行音樂中心

關於淺堤樂團

來自高雄,2016年正式成團的淺堤。歌曲多取材於對社會的細膩觀察與自我對話,使用華語與台語書寫,氣質獨特詩意。二度入圍金音創作獎最佳搖滾獎項,第二張完整專輯《婚禮之途》2021年已全面發行。

如果把高雄的海熬成一碗湯,是《湯與海》。如果把高雄整個空間壓成一張專輯,那可能是《不完整個村莊》。但在四位團員都即將邁向30歲的此刻,淺堤把眼光調回自己身上。作為一個來自高雄的樂團,淺堤的自我揭露,讓高雄在地樣貌,又再解鎖一頁新的篇章。

看更多《高流WAVES》報導:https://kmc-waves.tw/home.php

本文由「高雄流行音樂中心」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審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