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你要攻擊我,只因我是外國人?」南非的「排外事件」是政治操弄還是歷史因素?

「為什麼你要攻擊我,只因我是外國人?」南非的「排外事件」是政治操弄還是歷史因素?
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南非因為豐富的族群、文化、語言,而有「彩虹之國」的美譽。但近日頻傳的「排外」暴動,卻讓外界對「彩虹之國」打上問號....

整理 / 葉菀菱

2008年5月,一名來南非工作的莫三比克人Nhamuave,被當地人活活被燒死;同年,2名塞內加爾人遭人從移動的火車中丟出;接著,60名外來移民者(包括少數本地人)也相繼遭殘忍殺害。

到今年4月中,夸祖魯─納塔爾省(KwaZulu-Natal)的德本市區又傳出攻擊外國人事件發生後,排外現象(Xenophobia,或 Afrophobia,因為南非攻擊的是其他非洲國家的人)又重新浮上檯面。

1994年南非脫離種族隔離制度後,憤怒、恐懼、哀傷在社會各個角落仍如影隨形的存在著。 21年過去了,疲乏不振的經濟,高達25%~30%的失業率(其中青年失業已達50%),早就於社會上醞釀出一股不理性的情緒。

「排外」只是讓他們宣洩的出口,Makwerekwere(當地人對移民者的稱呼),不過是代罪羔羊而已。

「我以為來南非就能逃離衣索比亞和索馬利亞戰爭,但沒想到這邊的情形比戰爭更嚴重。我很害怕,如果能選擇的話,我一定毫不猶豫地逃回家。」38歲的衣索比亞小販Mangistu,誠實地道出心中想法。

另一位同樣來自衣索比亞人的小販Abraham也說:「剛開始他們對我很友善,但過去這三年來生意彼此間削價競爭,讓我和當地人的關係變得很緊張,我很擔心我能不能活著回家。為什麼人們要去攻擊跟他同膚色的人呢?為什麼南非人要來攻擊我們?我們只想擁有更好的生活阿。」

但是,真的只是經濟不好、找不到工作的問題嗎?

一切都是政治操弄?

加深整體仇外情緒的關鍵,不外乎近日祖魯族國王Goodwill Zwelithini的失言之舉了。他要求外國人滾回自己國家,並以「螞蟻」、「蝨子」侮辱他們,但事後卻以「誤譯」為藉口,矢口否認說過這樣的話。

祖魯族是南非最大的族群,大多居住於夸祖魯─納塔爾省,共有1100萬人。做為萬人之首,國王的一言一行都深深影響族裡青年。在他的話說出不久後,祖魯省內又爆發多起排外衝突,可說是煽動暴亂的罪魁禍首之一

1994年後,祖魯國王同時是「南非傳統領導人大會」(Congress of Traditional Leaders of South Africa)及「非洲民族議會」(ANC,南非日前執政黨,同時是最大黨)的坐上席,奠定了他在政壇上不可動搖的地位。而其優越的地位與至高的權力,除了讓族內人民臣服帶來短暫和平之外,卻也為夸祖魯─納塔爾省悄悄埋下一顆未爆彈。

在南非種族隔離時期,ANC主張反對的「民族國家主義」(Ethno-nationalism,意旨在多民族的國家裡,為爭取國家政權造成的衝突),卻在祖魯國王的影響下,仍合法正當的存在。而也因為ANC管理國家利益分配的方法,是以族群地方利益團體按比例分配,這也是為什麼ANC黨主席,南非總統祖馬(Jacob Zuma),能利用祖魯族國家主義(Zulu nationalism)操弄選情。

但近年來,民族國家主義卻又變本加厲地轉為「本土種族主義」(Nativism),威脅著正往民主之路邁進、解除種族隔離後(Post-Apartheid)的南非,也是造成排外情緒如此猖獗的原因。

話說回來,那總統祖馬又做了什麼呢?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在德本傳出攻擊事件不久後,祖馬立刻下令軍隊前去暴動發生較嚴重的地方保護人民,包括德本及約翰尼斯堡的亞歷山大貧民區,曾承諾會保護移民者安全的回家。

但在4/27南非自由日的演說中,他卻語出驚人表示

「我們今天會有這些排外的問題,很明顯的都是鄰近國家造成的。不然為什麼他們不在自己的國家就好,要跑來南非工作?」

言下之意,就是責備其他國家沒能力安頓好他們的人民,但對祖魯國王失言之舉卻隻字不提。此話一出,當然引起非洲各國的反彈,包括馬拉威、莫三比克、辛巴威及奈及利亞等國家,開始抵制南非商品進口,並呼籲在南非工作的人民盡快回家鄉,而這也是頭一次讓在這些國家工作的南非人感到害怕。

不僅如此,他還宣布南非新移民法修正案已實施,新增的嚴格要求讓來南非的旅遊、工作的外國人比例大幅下降。其中包括備受爭議的是第九條政策。任何人在南非只要是簽證過期,就被視為「不受歡迎者」,面臨著1至5年禁止入境的懲罰。

因為簽證過期也包括已向內政部提出簽證延期申請,但還沒有獲得批准的人,正是第九條指示最大的受害人。新移民法規定,外國人申請新簽證不得在南非,而必須返回自己國家辦理。而在南非新移民法頒布之前,沒來得及離開南非的外國人,將面臨著成為「不受歡迎者」的窘境。

還是歷史傷痕留下的包袱?

「我們的確打破了種族隔離制度了沒錯,但為什麼過了21年,自由還是長路漫漫?因為我們從未面對歷史創傷,而那才是真正存在南非社會內部、深處的一部份。這麼多年過了,還是沒任何改變。」南非正義和解機構 (IJR)的成員Stanley Henkeman說道。

後種族隔離時期的南非,為了扭轉之前白人至上造成資源分配不均的情況,政府也開始實施如黑人經濟振興政策(BEE)及平權法案(Affirmative Action)等政策,目的就是讓非白人的族群不論在職場、學校裡,都能有平等競爭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