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的鑽研與顯化,大象體操用「實驗」體現數字搖滾精神

十年的鑽研與顯化,大象體操用「實驗」體現數字搖滾精神
Photo Credit:高雄流行音樂中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數字搖滾是以奇數節拍為骨幹,樂團中各樂器各自造化,但變化多端的各個音軌卻必須精準對拍。來自高雄的「大象體操」卻能把「數字搖滾」這種音樂類型表達的淋漓盡致。

小眾的流行音樂、古怪的悅耳旋律,這樣矛盾的特質卻能把「數字搖滾」這種音樂類型表達的淋漓盡致。數字搖滾是以奇數節拍為骨幹,樂團中各樂器各自造化,但變化多端的各個音軌卻必須精準對拍,要求奇特卻能創造獨特又順耳的律動。也因為需要在節拍上計算鑽研,因此「宅」、「Nerd」是對此種樂風很普遍的形容,甚至是一種讚美。

在台灣,聽眾們很幸運地擁有一組非常成功的本土數字搖滾樂團。不僅曲風動聽,甚至有許多配樂、跨界演出的作品,作品和創作思想均十分成熟,在全球數字搖滾樂團中享有美名。他們就是來自高雄的「大象體操」。

資源稀缺卻思想斑斕的啟蒙時代,談談那些已經消逝了的音樂空間與青春

談起上個十年,當時還是學生的凱翔、凱婷與嘉欽,三人的青春記憶是在一個又一個的音樂空間。當時數位串流還沒開始,主要聆聽方式還是CD。和平路大統誠品音樂進了很多另類搖滾樂,雖然玫瑰唱片、光南的唱片沒這麼酷,但還是可以用比較便宜的價錢入手想要的專輯。

高雄出奇地有許多小型展演空間,甚至比今時還多。有另類前衛的豆皮、子宮;兼運酒館的水星逆轉,活力狂放的ATT、Living Room。「但上述這些空間,全都已經不在了。」凱婷說,「我當然知道部分空間有承接著繼續營運的地方,但整體來說還是太少間了。」

凱婷判斷小型場館太少的脈絡其來有自;因為當時高雄場館數量眾多,古典音樂背景出身的三個人,各自在不同的時空背景下接觸流行音樂。凱翔就是在子宮藝文空間啟蒙,流行音樂的表演張力和縈繞在子宮的前衛、實驗的人文思想吸引了凱翔,讓他開始探討流行音樂的創作。

image3
photo credit:高雄流行音樂中心

對於高雄音樂產業的發展,凱婷和嘉欽希望能有更多的小型場館,因為這不僅能培育觀眾,也能陪伴樂團成長;同時也是讓音樂人表演和交流能夠最自然的發生的空間。對於音樂人的養成,產業的穩健,小型空間絕對是不可或缺的因素。嘉欽則是常常聽樂團Live,當時高雄的表演不多,聽來聽去往往都是滅火器、Kook、害羞踢蘋果,但嘉欽卻依然樂此不疲。這段時間的記憶也影響了嘉欽,在表演中也會介紹自己是來自高雄的樂團。此舉除了是受到滅火器影響,更是因為到台北讀書後,對兩個城市的差別很有感受。每次表演時強調自己來自高雄,就是每次強化要回高雄的決心。

必須「創作」才能上台表演,一場在高師大附中的文藝復興運動

凱翔和嘉欽一前一後考進了高師大附中。嘉欽加入熱音社的時候,社長是凱翔學長。當時凱翔訂下了一個規定:社員們怎麼組團都不干涉,但必須要有自創曲才能上台表演。

對於立下這樣的社規,凱翔分享了當時的心境:「我希望每個人都能藉由創作找到玩音樂的真正價值,這才是接近藝術一個比較好的方式。藉由實作來找到邏輯,跟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其實這種做法在每個領域都是通用的。定下這規矩,是希望大家在社團時就能學會這件事。」

創作是件不容易的事情,但因為需要上台表演,社員們都還是硬著頭皮務實創作。但再怎麼辛苦,可能都比社長的妹妹輕鬆,凱翔社長要求凱婷創作的手法更是猛烈。當時凱婷主要樂器是長笛,凱翔把就讀國二的妹妹關進琴房,規定她必須搭配著哥哥的吉他編曲,完成一首長笛自創曲才放她出來。

陳述這段回憶時,凱婷雖然開玩笑說哥哥「很可怕」,但同時也認同哥哥對創作重要性的判斷。凱婷加入雄女熱音社,社員們因為練習Cover歌而磨練出很好的演奏技巧,但因為沒有創作的氛圍和習慣,當時的社員沒有任何人走上音樂的道路,社團似乎只是一個學生時期學習樂器的回憶。反觀高師大附中熱音社,在凱翔要求大家必須創作那段期間,許多人都找到做音樂的感覺,在後來進入了音樂產業。高師大附中熱音社,也成為高雄音樂產業的一個重要場景。這或許就是走過啟蒙時代的凱翔,在生活裡的一場成功的文藝復興運動吧!

image2
photo credit:高雄流行音樂中心

經歷工業革命後的《穿過夜晚》,將會是一張很好聽的作品

雖然從初試啼聲就佳績不斷,但凱翔回首一路過來到現在,充滿感觸的說:「一個團要成熟,真的需要十年。」
大象體操的成軍過程,先是將作品集結發行第一張專輯《角度》,然後是從無到有打造了第二張被嘉欽形容是工業革命的專輯《水底》。

在發行單曲後就曾經上過香港紅磡、台北小巨蛋的大象體操,卻在一次藉助生祥老師的高階音響聆聽作品過後,驚訝的發現大象體操轉換時會有滿大的落差感。

這個震撼讓大象體操十分警惕,所以除了編曲上必須更苦心鑽研,成員更全部投入學習數位工具,藉由工具讓作品完成度更加精密細緻。第二張專輯《水底》,就是在這麼多的反省及檢討後的產出。大象體操對創作的嚴謹,同時表現在跨界的合作上。

「跨界不是兩個音樂人合作,而是兩種截然不同文化的合作。」凱婷說。

在一次跨界合作中,大象體操寄了Demo給原住民創作者巴奈,卻感受到巴奈似乎有些難言之隱。原來原住民使用古調同時有區分敵我的功用在,每個部落有各自會用跟不會用的音。原住民很可能會在對方唱出自身不會用的音律時,判斷對方是敵人而發動攻擊。

「而我們寄過去的作品,有太多巴奈不會用的古調了。」凱翔說。在那之後,原本就已經相當嚴謹的大象體操,又更嚴肅地看待自己作品。

在這麼多淬礪和反省之後,大象體操發行了第三張專輯《穿過夜晚》,兼具繁複的編曲與直球對決的感染力,豐富的歷練以及真誠的初心,以及紮紮實實的「工業革命」經驗。現在的大象體操,不管在音樂還是風格上,都已經成功掌握了更多的自由度。

image1
photo credit:高雄流行音樂中心

最終目標:打造台灣本土的音樂類型

「實驗」是大象體操給自己創作的核心價值。從成團一開始,大象體操就給了自己立了一面大旗:「而且我們要求自己是世界級的實驗性。」凱翔說。

這麼高的標準,這麼多的努力,只因大象體操有一個終極目標:「我們要打造台灣本土的音樂類型。」

凱婷分享:「國外的樂團表演時會介紹自己從哪裡來,說出國家的名稱時,樂迷會很自然的有一種想像,因為很多國家其實都有自己的音樂類型。我們介紹我們自己是高雄團的時候,也會希望歌迷有這樣的感受。」「但台灣並沒有屬於自己的音樂類型。」凱翔補充。

鑽研對樂理的結構,深化樂器的演奏技巧,同時始終對台灣音樂環抱使命感的大象體操,究竟會為台灣打造甚麼樣態的音樂類型,著實令人興奮。但其實在那天來臨之前,大象體操的每一張專輯,都早已為台灣獨立音樂一次次鑿開全新風貌了。

看更多《高流WAVES》報導:https://kmc-waves.tw/home.php

本文由「高雄流行音樂中心」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審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