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臺灣的樂團孩子王,用音樂活成自己喜歡的樣子

南臺灣的樂團孩子王,用音樂活成自己喜歡的樣子
photo credit:高雄流行音樂中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平易近人的談笑風生,看似無欲無求的孩子王,不被看見的是他們作為樂團,對創作及舞台表演有著嚴謹的自我要求。

「不管今天到了多大的舞台,我都是樂迷。樂迷就是音樂的迷,所以我要不斷地歸零,問自己台下的觀眾要的是什麼?然後往那個方向去前進。」

唯一不能妥協的,是自己喜歡的樣子

除了新加入的貝斯手鳳梨,孩子王是在樹德科技大學就認識的吉他社成員。當時是Bass手的紅茶原本想加入熱音社,但感覺當時吉他社社長阿達比較熱情,因此選擇加入吉他社。三個吉他手後來之所以一起組團,是因為看到高雄有很多樂團的表演機會,「機會其實比你想像的多,包含校園活動、成果發表,還有很多Pub找樂團表演。」紅茶分享。三個人從此開始分配位置,紅茶原本就會Bass;強尼節奏感不錯就安排去學鼓;而阿達吉他兼主唱,從決定到上陣,孩子王只花了兩個禮拜。
那不就是很有天份?「沒有,我就打成自己喜歡的樣子。」強尼大笑說。

看似胡鬧,其實「自己喜歡的樣子」這句話是孩子王中心思想。阿達本來就有在創作,所以在成團之後孩子王也同時啟動了創作的腳步。在Pub表演的時候,也都是表演自己的創作曲。「老闆可能覺得花個三千塊請學生樂團來唱Cover歌,沒想到都唱自己的創作。」阿達哈哈大笑說:「我看下面觀眾臉都青了。」

當時確實是Cover歌風行的時代,原本金屬樂團出身的鳳梨也常常用Cover歌來練技法。但久了之後,發現自己喜歡一些流行、民謠風格的音樂,當時剛好看到孩子王徵Bass手,就順勢應徵加入了孩子王,準備尋找自己喜歡的樣子。

211116_12
Photo Credit:高雄流行音樂中心

希望更多人知道,這件事情真的很帥

三個人來自的樹德科技大學,當時已有許多知名樂團,像是害羞踢蘋果、Water Man、滅火器等。也有許多學長在當時剛崛起的駁二月光劇場工作,所以當時有許多資源開始進駐到樹德科技大學,例如舉辦了多年的校園獨立音樂活動「橫山59」。

有在涉獵獨立音樂的孩子王知道「橫山59」來的都是當時最帥最紅的樂團,像是1976、Tizzy Bac等等,有很多校外人士會特別來聽。但獨立音樂相對小眾,來聽的同學不多,三人心裡難免覺得可惜。「真的很希望大家知道這真的是很帥的事。」紅茶說。

在那個數位平台還不昌盛的年代,想要養份必須到處去「狩獵」。例如去高雄電影節找藝術電影看,或是去一些奇怪的店拿「誌」或是酷卡,看上面的表演資訊。「這些資訊也不是看得很懂,但就覺得好像很酷。」紅茶說;並進一步提到雖然資源相對稀缺,但反而有很多免費表演可以看:像是硬地搖滾校園巡迴等等。在嘻笑的背後,孩子王對於喜歡事物的追求格外認真。

211116_10
Photo Credit:高雄流行音樂中心

樸拙又怎樣,那就是真切的我們

居住在高雄的孩子王,尤其阿達和紅茶又是住在舊縣區,對資源的分配不均相當有感。「鄉下的小孩比較悠哉,不會像都市的小孩一定要有目標,要很積極努力一樣。」強尼也提到可能國立私立也會有所差異:「參加全國吉他比賽的時候,國立大學的人彈的跟神一樣,我就沒辦法彈成這樣。」但那並不代表對表演這件事情不認真看待。

紅茶強調要永遠從觀眾的角度去看:「我雖然是表演者,但我永遠是樂迷。所以我永遠要去想觀眾想要的是什麼,然後提供給他們。」紅茶提到,對搖滾樂表演場合來說,台上台下其實是一起的,所以感受得到觀眾在想什麼、透過不斷的歸零,才能提供心中理想的表演狀態。

但還是會有無法駕馭的場合,例如台北的表演,難免會有表演不理想的時候。紅茶說:「很直接的就是,我們就是南部來的小孩,去台北表演,就是會緊張、會做不好。但那又怎樣,那就是最真切的我們啊。」

現在孩子王的成員都還留在高雄。聽到有沒有想過要去台北,孩子王先互相看了看,然後哈哈大笑的回答這從來不是個選項。

「因為高雄太爽了。」阿達用台語說。就像孩子一樣,做甚麼都以開心為目標前進,或許是孩子王樂團的最佳寫照。目前他們都還是在主唱阿達的三合院練團,還把那個地方取名叫做基地,就像小孩子都會約定一個地方叫做秘密基地,在那裏做一些大人覺得很沒價值,但對孩子來說卻是天大地大的事情。

不管外在世界怎麼變化,在基地就能回到最真切的狀態。例如該好好練團的時候,會有60%在聊天,剩下的40%又有一半在等飲料外送。或許這麼chill的行為很不像主流樂團,但這就是真切的「孩子王」。

211116_15
Photo Credit:高雄流行音樂中心

看更多《高流WAVES》報導:https://kmc-waves.tw/home.php

本文章內容由「高雄流行音樂中心」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