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萬安血統拆彈「去蔣化」是個險招,民進黨施加的表態壓力將與日俱增

蔣萬安血統拆彈「去蔣化」是個險招,民進黨施加的表態壓力將與日俱增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因為是蔣家之後,所以就能提議中正紀念堂改名?同樣是改名,難道不是在跟當年的陳水扁做一樣的事情嗎?蔣萬安選擇從泛藍靠向中間的政治光譜,並非一件壞事,但他仍需提出更縝密的論述說服社會大眾。

蔣萬安主動拋出中正紀念堂改名為「台灣建設紀念館」。顯而易見的政治是血統拆彈,不言可喻的是操作「去蔣化」,目的是往中間靠攏。

為什麼拆彈,因為蔣萬安的身分是蔣介石曾孫。他的父親蔣孝嚴當初靠著認祖歸宗、祖傳的政治資本,挟著「一張票三世情」,穩穩選上立委。蔣萬安深知台灣民主轉型,標誌著血統不再靈驗,溫吞的問政風格無法討喜。因此必須重新取他與兩蔣的距離。

蔣萬安取的距離是,不否認自己是蔣家人。但是不打算拿蔣家招牌招搖撞騙。

這樣的切點冷靜、甚至有一點冷血。不過章家和蔣家原本就是兩個世界,淵源不深。帶點距離反而有一種朦朧美。血統政治,算是拆彈成功。

改名,就是一個險招

2007年陳水扁推動中正紀念堂改名為「台灣民主紀念館」,印象深刻的是「大中至正」四字牌匾,被改成「自由廣場」,引發抗爭,遭指傷害外省族群的情感。呂秀蓮、陳芳明都認為,轉型正義不能單方面。學者吳叡人的批評更一針見血,指扁執政六、七年,直到政權遭遇危機才積極推動轉型正義,用最粗糙、性急的方式改名,不惜引發社會對立來謀取選舉利益。

同理可證,蔣萬安提議中正紀念堂改名,難道不是為了謀取選舉利益嗎?

為什麼他敢肆無忌憚地這麼做?就因為他是蔣家之後?台灣民主轉型又經過了十幾年的演進?就因為藍營支持者會轟陳水扁,而蔣萬安自認為道德無暇的?答案不言可喻。難道蔣萬安不是在跟當年的陳水扁做一樣的事情嗎?

這中間有政治邏輯跟道德上論辯的空間。蔣萬安必須提出更縝密的論述來說服社會大眾。

綠營給蔣萬安的壓力,將與日俱增

民進黨當然不是省油的燈。

李永得歡迎討論改名,但認為蔣必須講清楚銅像和堂體要如何處理。綠營當然會慢慢施加壓力,要蔣萬安表態,蔣介石銅像能不能挪掉?逼蔣萬安說出能「砍」曾祖父、傷害藍營支持者情感,冷血到什麼地步。

蔣萬安陣營從主張18歲公民權綁大選,到中正紀念堂改名,都選擇從泛藍靠向中間的政治光譜。從好的方面來看,這樣的選舉團隊是一個有機體,懂得吸取跟營造社會力。如果這是他一貫信仰的政治理念,當然會有力量,甚至可能改變選票的走向。

反之,若不脫一張嘴、三世情。蔣萬安隱約操作「去蔣化」的政治行銷,很快要現出原形。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