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積極抗俄的背後動機,是打算搶占「新冷戰時代」歐洲領袖位置

英國積極抗俄的背後動機,是打算搶占「新冷戰時代」歐洲領袖位置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英國現在做的,是在搶占新冷戰時代,歐洲領導者的位置,首相強森這一陣子的言行,都在強化這一點,這次突然訪問基輔,更是奠定了這種印象。

文:王臻明

英國首相鮑里斯.強森無預警訪問基輔,更與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一起走上街頭,與當地居民寒喧,成為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來最為振奮人心的畫面。

英國也是這場戰爭中,最積極支援烏克蘭的歐洲國家,不止第一個表態支持嚴厲制裁俄羅斯,也無懼俄羅斯的警告,提供大量武器與經濟援助給烏克蘭,跟態度游移的歐陸強權,如法國與德國,形成了強烈的對比。而英國這麼做的背後動機與未來的可能發展,非常耐人尋味。

當然,一直有種說法,認為英國孤懸於歐陸之外,因此長期的外交策略,是阻止歐陸出現一個強權,以免影響到英國的地位。

這種說法雖然未經任何官方或學術界的認同,但衡諸於歐陸的歷史,的確有幾分道理,英國一向與歐陸上的每一個強權為敵。法國強盛時與法國對抗,德國興起時與美國一起聯手遏止德國,前蘇聯掌握大半個歐陸時,英國是抗蘇的最前線。現在普亭想要恢復俄羅斯帝國的往日榮光,蠻橫併吞烏克蘭,攔路的當然還是英國。

英國這一陣子的表現,儼然已成為歐洲的新領袖,這應該也是英國態度積極的重要原因之一。畢竟在歐盟成立以後,主導歐盟事務的通常是德國與法國。特別是德國,近10年在梅克爾的長期穩定執政下,幾乎已成為歐盟的領導者。連帶的也讓歐盟的外交政策,緊緊跟隨德國的綏靖主義。但歐盟這種方向,對英國來說是非常不利的,外交自主權被剝奪也成為英國退出歐盟的重要理由。在此次的烏克蘭戰爭中,英國刻意不追隨歐盟,並不令人特別意外。

英國討厭德國主導歐盟外交政策的另一個理由,在於英國長期以來,是美國的親密盟邦,兩國語言相通,文化相承,還有歷史上的淵源。美國與英國在軍事與外交政策上,往往一同進退。但德國近年來與美國的關係不佳,特別是川普上台執政與之前美國竊聽梅克爾的事件,都大大影響德國對美國的好感度,雙方在許多方面都有歧見。英國在美、德兩國的爭端中,往往支持美國,在此次的烏克蘭戰爭中,英國也是選擇與美國站在一起,採取強硬的立場。

英國近年來一直希望重返國際舞台,恢復往日帝國榮光。這從興建兩艘新型航空母艦,並在去年派遣其中一艘前往印太地區進行戰略巡弋,就可以看出英國參與國際事務的企圖心。

不過印太地區畢竟離英國比較遠,著力點不多,但俄羅斯所製造的這場戰爭危機,卻近在咫尺。過去曾在美蘇冷戰中,擔任北大西洋重要門戶的英國,可望再度扮演重要角色。特別是美國已經將重心放在印太地區,未來勢必更加依賴英國分攤歐洲的安全工作,這極有利於英國提升自己的地位。

RTS6XD9H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強森走訪基輔街頭

放眼未來,歐洲的情勢已出現急遽的變化,富裕承平已久的西歐國家,很習慣使用俄羅斯的便宜能源,又認為俄羅斯的威脅還很遙遠,態度消極。但曾經被前蘇聯併吞的東歐國家,則非常焦慮,認為歐盟做的遠遠不夠。而過去長期保持中立狀態,避免得罪俄羅斯的北歐國家,則一方面感到威脅,因一方面想趁俄羅斯陷入烏克蘭戰爭泥沼時,加入北約,好形成既定事實。

這三方在未來當然會形成矛盾,由西歐國家如德國、法國所主導的歐盟,很可能面臨東歐國家的批評與挑戰。而由美國與英國所主導的北約組織,則在北歐國家加入後,變的更有影響力,如北約秘書長已經表示,未來很有可能會在北約的東翼常態部署兵力,以反制俄羅斯的威脅。

在這種情況下,英國很有可能拉攏這些也在歐盟內的東歐國家,形成制衡歐盟的力量。英國此次積極協助烏克蘭,並派兵到波羅的海三國,在某種程度上,已經快速拉近英國與東歐國家的距離。

歐盟是個涵蓋各個層面的國際政治組織,但北約是個軍事同盟,兩者的功能完全不同,原本應該各司其職。不過在冷戰結束後的承平時代,歐盟快速取代北約的許多角色,也導致北約不受重視。許多北約成員國拖欠會款,或是國防預算長期達不到北約的要求,這也讓主導北約的美國極為不滿,在川普主政時就曾經揚言要退出北約。這其實顯示出歐盟與北約在檯面下的競爭關係,在北約變的更有影響力以後,歐盟的角色很有可能會被弱化。

就目前來看,這場新冷戰已現雛形,北約在歐洲對抗俄羅斯,而美日韓在亞洲對抗中國。已經因烏克蘭戰事而動起來的北約,將負擔更多的防衛工作,反而有可能讓美國能抽出更多的資源與兵力,回防印太地區。有不少人擔心烏克蘭戰爭會讓美國將焦點轉移到歐洲,而影響到圍堵中國的戰略部署,就目前來看這樣的情況還沒有出現。美國之前宣誓不會出兵烏克蘭,全力防止自己陷入另一場戰爭泥沼,就說明美國將中國視為頭號威脅的態度已經很難改變。

英國現在做的,是在搶占新冷戰時代,歐洲領導者的位置,首相強森這一陣子的言行,都在強化這一點,這次突然訪問基輔,更是奠定了這種印象。相較於被批評到滿頭包的德國,在戰前被普亭耍的團團轉的法國,英國堅定抗俄的態度已獲得了國際輿論的正面支持。

可以想見,如果烏克蘭的戰事走向長期化,那英國將成為重要的幕後參與者。並隨著烏克蘭戰爭成為歐洲重大的安全議題,讓英國脫歐後,重新在歐洲事務上,取得一定程度的發言權。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結果,已徹底改變了冷戰結束後的國際架構,未來會如何發展,現在來說其實還太早。但察覺到這個趨勢的國家,已經開始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