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四件英國大選告訴我們的事」,我從這次英國選舉看到更多給臺灣政治的啟示

除了「四件英國大選告訴我們的事」,我從這次英國選舉看到更多給臺灣政治的啟示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民在期待何種統獨國族認同的建構?立委選舉的選區制度是否公平?以及,我們該如何反省臺灣目前的政黨競爭文化?

文:呂昆霖(英國華威大學社會學碩士班)

關鍵評論網日前一篇〈第三勢力的竄起,可能拖垮在野最大黨:四件英國大選告訴我們的事〉帶給我許多省思。縱然英國並不如美國或中國般直接牽連著臺灣,但我在跟臺灣友人解釋五月大選時,確實也有感英國和臺灣的政治相似之處還不少,那麼對英國政治的討論,多少有助於我們回頭檢視臺灣的情況。

然而原作者的幾個論點與我在英國的觀察有不小的差異,所以我在此拋磚引玉地提出拙見,期望能激盪出更多從英國大選反思臺灣政治的創意。

1. 工黨「操弄國族意識」?

原作者的第1點認為工黨因為反對蘇獨的立場而在蘇格蘭慘遭滑鐵盧,這點是個事實,但他由此得出「操弄國族意識的黨,不會有好下場」的註腳卻並不合邏輯。工黨的競選主軸從來不是國族議題,它甚至正是對移民、脫歐等國族議題過於被動而時常為人詬病。

另一方面,在蘇格蘭大勝工黨的蘇格蘭民族黨(SNP),反倒才是一個靠著國族議題崛起的政黨;它在雖敗猶榮的2014年蘇獨公投中累積了巨大的聲望,而它至今囊括蘇格蘭59席中的56席,也常被聯想為蘇獨公投將捲土重來的徵兆。

如果非得要從中得出國族相關的啟示,我反而會說:面對蘇獨這個本質上就是國族主義的議題,蘇格蘭民族黨贏在坦然面對,工黨卻輸在抱持著經濟繁榮、政治安定的理由,彆扭地主張「在一起比較好」。反觀臺灣也是如此:沒人會否定族群和解、一起拼經濟的理念;但除了那些操弄國族意識撕裂族群的人會違背此一理念之外,那些眼見族群矛盾卻拿不出像樣論述來解決的人也好不到哪裡去。

事實上,在本次大選中最常因國族主義而引起話題的,反而是UKIP這個主張控制移民數量、支持英國脫離歐盟的政黨。那麼它的下場又如何呢?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2. 問題不在「胡搞瞎搞」

原作者的第2點認為UKIP雖然噱頭十足但形象太過負面。然而英國政壇百家爭鳴,從共產黨到新納粹都暢所欲言,UKIP那些「種族歧視、性別歧視和恐同的言論」其實並不算太離譜。而那些言論除了對於UKIP固有的極端右派保守支持者來說痛快淋漓;對於它的另一票源——「賭爛票」而言則是不痛不癢,許多支持者本來就深知UKIP是由一群混蛋組成,他們只是在期待UKIP的牽制效應能給兩大黨一個教訓罷了。

況且UKIP並不算是敗在缺乏支持者,而是被單一選區相對多數制的弊端擺了一道。讓我們再檢視一次選舉結果,這次把得票數跟席次一起對照。UKIP總共有3,881,129票,在所有政黨中僅次於托瑞黨與工黨;卻只分到1席。相較之下,綠黨的票數僅是0.30個UKIP(1,157,613票),照樣擁有1席;自由民主黨則憑著0.62個UKIP的票數(2,415,888票),便獲得了8倍於UKIP的席次;蘇格蘭民族黨更以0.37個UKIP的票數(1,454,436票),獲得了56倍於UKIP的席次。

雖然UKIP的競選策略確實荒腔走板,但面對它的中箭落馬,真正值得檢討的不如說是如何改革選舉方式,令選制的設計、選區的劃分更能精確反映民意。

3. 所謂「拖垮最大在野黨」

原作者的第4點認為作為最大在野黨的工黨是被第三勢力拖垮了,但這在我看來是倒果為因。工黨近來愈漸向右轉(反正它只要比托瑞黨更左就行),米勒班的路線既不明確又缺乏魅力,令大批工人群眾喪失了支持工黨的理由。人們是已經對在野黨失望在先、厭倦爛蘋果二選一的兩黨政治了,所以才會開始將注意力轉向第三勢力。

再者,第三勢力的「拖垮」比兩黨政治的死水有意義多了。經濟學有所謂「沙灘賣冰」的模型能用以演繹政黨的競合關係:既然選民傾向投給立場較接近自己的政黨,那麼當政壇上只有兩黨時,它們的最佳策略皆是向中間靠攏;此時中間偏左的一黨能贏得整個左派,中間偏右的一黨則擁有整個右派。

不過如此一來兩黨背對背站在政治光譜正中央,具體的政見訴求趨於一致,選民只剩下在不同修辭包裝之間選擇的自由而已。這樣的情況在英國已經發生了,例如網路上便流傳著一幅諷刺漫畫,調侃工黨的撙節計劃看似比較人道,實則根本與托瑞黨沒有差別:

(「(左)這是托瑞黨的赤字縮減計畫……(右)而這是我們的!」別著工黨徽章的人說道)

要打破這個均衡,讓政黨之間的競爭重新動態化,關鍵便在於第三勢力的加入。第三勢力不管比兩大黨更左傾或右傾都能瓜分到一定的選票,逼使被瓜分的一方跟著動身開拓更多票源,這時,提出模稜兩可的中立政見對所有政黨而言都不再是能令票數極大化的策略。

就算撇開第三勢力使民主政治更加生龍活虎的意義,我們至少必須承認下對上的意見表達,比任何上對下的政治動員更切合民主政治的本意。一旦人民放棄了表達真正意見的權利,明明不喜歡在野最大黨卻仍舊含淚支持,這種策略性的算計或許會使人贏得選戰,卻同時輸掉了民主精神。

總而言之,原作者從英國大選得到的啟示,大抵屬於對選戰策略的檢討—工黨對蘇獨的表態、UKIP的荒腔走板與第三勢力的牽制等等。然而我相信,這些啟示實有進一步昇華為對整個政治環境的省思:人民在期待何種統獨國族認同的建構?立委選舉的選區制度是否公平?以及,我們該如何反省臺灣目前的政黨競爭文化?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