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少年》:正因為我支持反送中,這部電影的膚淺與難看才更令人難過

【影評】《少年》:正因為我支持反送中,這部電影的膚淺與難看才更令人難過
Photo Credit: 光年映畫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少年》的敘事能力實在太差勁了,明明可以好好經營的不經營,一堆故事不知道如何往下走的地方,就都用「巧合」草草帶過,例如莫名其妙地用電鑽破了女主角家門,發現遺書;例如男主角遍尋不著人,在小巷崩潰,剛好女主角要跳樓前將娃娃從天臺拋下來,被女主角撿到。「機械降神」用了太多次,有血有肉的人都會變成機械人。

文:周聖凱

《少年》真的是非常難看的電影,以下大負雷。

《少年》的故事核心其實很好,面對極權政體,反送中運動愈想往前,越和黑警暴力相撞、越和保守秩序相撞,集體的絕望促成了「齊上齊落」的手足之情。

而集體的絕望不會是一朝一夕的事,總是個漸進拉扯的過程,會先在個人層次上,像泡泡般冒出許多微小的絕望,「齊上齊落」不只是手拉手對抗老大哥的拳頭,更拚命想拉住那些因為微小的絕望,而脫隊而倒下的個人。運動有了深度、有了深情,大我和小我間有了千絲萬縷,「抗爭共同體」於焉而成。

這真的是一個不應該不好看的故事。

《少年》的人物設定其實充滿張力,例如有能力、有資源可以選擇離開香港的人,和除了抗爭以外別無選擇的人,如何互相面對;例如只想賺錢的香港人,和覺得自由比賺錢更重要的香港人;例如黑警和黑警的兒子;例如本來同情年輕人的警察,如何變成痛下棍子、發射橡膠子彈的黑警;例如上前線作戰支援手足,和轉身照顧一個傷兵,如何作抉擇;例如反對抗爭的爸爸媽媽,不定是保守或親中,更可能夾藏著一份自私的愛;例如要為愛情為手足而留下來,還是要為保全自己、更好的前途,遠走他鄉。

每一組關係都充滿劇力萬鈞的矛盾。

可要我說嘛,《少年》就像有了一堆高級的食材,不知道如何料理,就大雜燴,最後一罐醬油倒下去,吃甚麼都是醬油的味道。

香港禁播少年台灣將上映  主創團隊越洋受訪
Photo Credit: 光年映畫提供
《少年》監製陳力行(左起)與導演任俠、林森。

以下舉幾個例子。

第一,明明這麼多有深度的人物關係,只要設定好主線跟支線,交錯鋪陳,情動就會洶湧而來。可《少年》選擇在電影的前半部,每一組人物關係,都用三五分鐘快速交代,而且多是對話,給了你設定,然後就沒有了。好聽是點到為止、有想像空間,說穿是沒頭沒尾,後勁無力。

其次,故事的主線是男主角一群人本來要上前線,但忽然發現女主角疑似想自殺,就開啟了尋人之路。主線和支線間其實互有張力,只要好好經營,就能一層一層堆砌高潮,可《少年》好幾個衝突點的擺放,都放在男主角的同伙,不懂男主角為什麼執意尋人,覺得男主角只是為了私情、為了愛情,所以不顧自己、不顧前線其他頭破血流的手足們。

這樣子做,有幾個明顯的目的。

一是要「懸疑」來經營張力,但張力其實已經夠多了,壓根不需要懸疑,硬要懸疑的結果就是,本來的張力變無趣,硬要放進去的張力,讓人看不下去。

《少年》對「懸疑」的鋪陳,就是倒敘了好幾次男主角和女主角第一次在抗爭現場的萍水相逢,每次都讓觀眾多知道一點點,最後觀眾和男主角的女朋友才發現,原來是女主角曾在男主角懦弱逃跑要被黑警抓的時候,伸手拉了男主角一把。但這個懸疑點壓根沒有爆點,不需要懸疑。

好的重複,會產生新的意義和情感,壞的重複,只會磨損應有的意義和情感。

二是《少年》想經營男主角的前後反差,從表面的勇武、進入誰都會有的內心軟弱,然後因為「手足之情」而淨化。但因為人物設計都沒有好好經營,男主角大部分時候看起來就像毫無行動邏輯、不體貼旁人的白目,如果真要懸疑和真有心經營,就應該讓行動有好幾層邏輯,發生有機轉化,而不是一堆破碎的語言。

0317《少年》新聞稿_發稿照一(男主角孫君陶)
Photo Credit: 光年映畫提供

再其次,《少年》潛在有對運動倫理的辯證,大的絕望和小的絕望,對情勢的無能為力和對個人的無能為力,但《少年》沒有想要真的好好處理,只想用單純的溫情作結,結果就是濫用情感,然後倫理的矛盾沒有實際解決。

例如,電影鋪陳了一堆黑警會殺人、會強暴女性抗爭者,但在男主角一群人中途被黑警抓的時候,黑警對女性友人性騷擾、男性友人頭破血流的時候,男主角拋下眾人趕去找女主角,女性友人還對男主角吼,快走、你快走。我還以為是抗爭電影呢,原來是模仿沒成功的王道動漫。集體和個體的運動矛盾沒解決,衍生一堆個體和個體的矛盾,還是沒解決。

只想用情感轉化矛盾的結果,就是反方向地更往矛盾走。

0317《少年》新聞稿_發稿照二(飾演自殺少女的余子穎)
Photo Credit: 光年映畫提供

再者,《少年》演繹最好之處,就是年輕人的迷惘,可這讓「香港人」的集體面目變非常膚淺。過度美化、象徵化「少年」的代價,是大人只有兩種,一種完全站在年輕人這邊,一種就是完全站在對立面的黑警和只想賺錢自保不能同理的大人,世代間僅存對立,沒有對話。理應用大人的複雜和現實的難為,可以更深化少年的純粹,但因為大人太扁平化,就只剩下膚淺。

要說最好之處,也沒多好,讓故事運轉的內在零件,是女主角為什麼要自殺,這是個可以內外都引爆的機關,女主角面對抗爭的絕望、面對和父母從小的疏離和不諒解、面對最好友人的離棄,明明可以層層堆疊,但女主角和父母的關係完全沒演,只用幾句自白和一封剛巧被發現的遺書。

大的歷史背景更沒有好好經營,就算放了一堆抗爭影像,如果不是因為仍在反送中運動當下、如果不是熟悉反送中運動,觀眾幾乎很難讀懂大的絕望,沒有大的絕望,就醞釀不了小的絕望。

最後,《少年》的敘事能力實在太差勁了,明明可以好好經營的不經營,一堆故事不知道如何往下走的地方,就都用「巧合」草草帶過,例如莫名其妙地用電鑽破了女主角家門,發現遺書;例如男主角遍尋不著人,在小巷崩潰,剛好女主角要跳樓前將娃娃從天臺拋下來,被女主角撿到。「機械降神」用了太多次,有血有肉的人都會變成機械人。


猜你喜歡


Photoshop大師講堂:拍出陳珊妮、唐鳳靈魂的獨特,專訪酷兒攝影師登曼波如何創作出獨特的風格影像

Photoshop大師講堂:拍出陳珊妮、唐鳳靈魂的獨特,專訪酷兒攝影師登曼波如何創作出獨特的風格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現場美術出身的登曼波,擅長融合酷兒文化,營造出充滿故事性的影像風格。是怎麼樣的養分塑造出他現在的獨特色彩,讓他能夠找到被拍攝者不為人知的角度?他又如何透過Photoshop去實現獨樹一幟的細節?

無論是裸背綑縛的珊妮公主,還是化身鳳梨的唐鳳,任誰來到登曼波的鏡頭前,都能展現出最奇趣吸睛的一面。他拍明星名人,也拍主流視野外的酷兒族群與文化場景。這天我們前去拜訪登曼波,一窺他平時如何透過Photoshop創造出獨特影像風格。

用色彩撞破刻板分界,讓符號與畫面一起說故事

登曼波在成為攝影師之前從事的是電影與廣告美術,這些經歷都轉化成他影像創作上的養分。大學畢業後來到台北,加入電影劇組的美術組密集工作,在 Google Map 還不普及的 2000 年代,他拿著紙本地圖探索這座城市,因為參與《艋舺》與《一頁台北》的拍攝,踏遍萬華、中山一帶的巷弄尋找拍攝場景和道具。

「那個過程算是訓練我對影像的美感吧,像顏色的配置就會是我在決定拍攝時先思考的元素。」若曾看過登曼波攝影作品的人,肯定都會被那大膽的用色與場景建構的手法所驚艷,既衝突又合理。或許他試圖解構的正是顏色所象徵的刻板印象,賦予被攝對象最能凸顯其性格的顏色與情境。

離開電影產業後,進入廣告公司工作,讓曼波多了更多時間探索自己的創作,藉由 Photoshop 豐富的附加元件,嘗試多樣的濾鏡風格。他透過網路大量閱讀、研究各種視覺與音樂養分,也在線上平台分享自己拍攝的照片,因此結識不少創作者,其中包括莎士比亞的妹妹劇團團長王嘉明。在莎妹劇團的邀請下,曼波的攝影生涯從劇場開始,「我也把電影美術的訓練都放在裡面,讓符號跟畫面一起說故事。」

用影像魔術紀錄酷兒文化場景

2019 年拿下北美館主辦的台北美術首獎的《父親的錄影帶》,是曼波對自我生命經驗的探索與剖析,除了透過創作與自己的父親對話,了解彼此的不曾想見的樣貌,把這個過程帶到放到美術館,希望鼓舞更多酷兒表現自己,他也將酷兒們的身影置入流行文化的媒介中。曼波在工作上合作的對象來自非常多領域,時尚雜誌、表演藝術、流行音樂、電影等領域都能找到他的作品。

談到時裝拍攝的經驗,曼波形容「很像在變魔術」。攝影師不只是跟隨腳本,而是和編輯、造型等整個團隊一起做視覺方向的發想,「雖然會有產品的置入,但在追求製造最適合主題的『幻象』之下,其實有蠻大的發揮空間」,曼波談到他經常拍攝 LGBTQ 主題的雜誌封面,在這樣的工作氛圍裡很能讓他大膽地展現自己的風格。

在攝影師身份之外,登曼波也在 Pawnshop 放歌,在自己的生活圈內,製造一些事件。他與友人以 Pawnshop 為據點,建構、觀察台灣的酷兒文化場景,「我拍呂薔《找 Matched!》這支 MV,所有演員都是我在 Pawnshop 聚集的,包括幾位知名的變裝皇后。」

Photoshop 是創作時最不可或缺的工具

攝影師的工作除了前期的概念發想,拍攝現場精確執行拍攝計畫,後期的照片編輯也是非常關鍵的一步。Photoshop 一直是曼波在創作時必備的軟體工具,「我喜歡用底片拍攝,就算我用數位相機,我還是會用 Photoshop 把整體的色調整理在一個均值的底片質感。」儘管有愈來愈多影像處理軟體提供現成風格濾鏡,但仍沒有一個像 Photoshop 一樣可以滿足他追求獨特色調與質感的需求。

Photoshop 多年來一直是最強大的影像處理軟體,廣大設計師和攝影師們從學生時期就開始使用,陪伴所有創意人一路成長、突破,不斷推出的新功能也讓編修工作更加流暢。曼波也是從大學時期就接觸 Adobe 系列的軟體,「應該沒有攝影師不用Photoshop吧?」

Adobe 攝影計劃的 Photoshop 與 Lightroom 都是他在工作上不可或缺的工具,曼波也與我們分享自己後製工作的流程,通常是先在 Lightroom 做整批影像的統一調整 ,接著再進到 Photoshop 細部精修,「比如在商業案裡,照片中產品的顏色與實際顏色一致是非常重要的,我會用 PS 遮色片、色版等工具去調整產品那一塊的顏色,除了 Photohop 之外真的沒有其他軟體可以做到。」如何在保有自我風格的情況下不埋沒合作廠商的產品,是所有專業影像人都必須注意的事。

實現最初直覺的 Photoshop 祕技初公開

每次面對不同的拍攝委託或者展覽邀約,儘管是相當熟悉的合作對象、作品內容,登曼波仍會先深入理解對方的特質與需求,找到最獨特且最適合的色調搭配。不過創作中依然常有直覺的成分,在精密設計的工作流程中,不時的靈光顯得格外珍貴。談到具體實現腦中想法的方式,曼波首次公開分享了幾個他常用的 Photoshop 技巧。

Photoshop 教學一 風格調色:用漸層色製造正片負沖感

「首先把一張照片解鎖變成圖層,新增一個圖層變成色版來做色調處理。選顏色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環節,我會針對每一張照片的構圖、氛圍去決定色調。這是原本就是一張底片重複曝光的照片,我希望在不同層的曝光上呈現不同的色調變化。

我選擇兩個色版,再用漸層色將它拉開。漸層色最有趣的點是可以讓畫面中間是寫實的顏色,周圍呈現比較濃烈的配色,像正片負沖的感覺。色版的混合模式我通常會選擇『加深顏色』,然後調整透明度讓它更自然。」

☞用 Photoshop 修出屬於你的底片風


Photoshop 教學二 合成與色彩處理:用 Adobe Camera Raw 濾鏡調整出魔幻的疊影

「開啟兩張圖片適合疊影的照片,也先把它們解鎖成圖層放在同一個版面上。藉著用 Camera Raw 濾鏡個別調整照片的各個數值,讓細節更突出到自己滿意的狀態就完成了!」

☞馬上下載 Photoshop 體驗強大濾鏡功能吧!

Photoshop 教學三 疊影濾鏡:用柔性橡皮擦擦出多重曝光效果

「最後我想分享用 Photoshop 製作多重曝光的效果。我先把同一張照片複製三個圖層,透明度都先降低到一半以下方便操作,接著拖曳圖層到不同的位置。我會反覆隱藏其中一個圖層,來確認它們的位置,調整到最喜歡的之後再將透明度調回來。

接下來使用 Photoshop 橡皮擦工具,記得選較低的透明度搭配霧面、柔性的筆觸才能夠擦出比較自然的效果。我通常會大面積擦,這樣比較快速也比較少瑕疵。這個技巧的重點是在擦的過程中要保留最底圖的視覺重點喔!」

☞立即下載Photoshop試試看上面的教學!

看完登曼波的示範與分享是不是也想來試試看呢?Adobe 攝影計劃是影像創作者的完美夥伴,透過 Adobe Creative Cloud 新用戶首年可以用每月 NT$257 的實惠價格同時訂閱包含 Photoshop 與 Lightroom 的攝影計劃,快上官網了解更多訂閱方案與實用技巧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