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畏時代洪流,用音樂說出自己的話——專訪必順鄉村

無畏時代洪流,用音樂說出自己的話——專訪必順鄉村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必順鄉村並沒有特別追求音樂類型,他們追求的是如何將心裡面想說的話精準的表達出來。台語就是他們最自在的語言,不是為了甚麼政治正確的目的而用這個語言創作。

必順鄉村的成員來自於四個風格迥異的樂團,雖然成軍時沒有特別決定曲風,隨性創作的結果,卻成為了台灣經典的台語瞪鞋樂團。

瞪鞋搖滾屬於相對小眾的後搖滾音樂類型,特色是在樂曲中製造吉他效果,用效果器或其他方式,刻意隱誨主唱的聲線旋律,並將之融入吉他造作的噪音或是音牆背景中。

由於這個曲風的經典創作樂團在表演時經常低頭注意效果器,故被樂評或是音樂雜誌以瞪鞋(Shoesgaze)稱之。雖然在台灣或是全球這都是相對少見的音樂類型,但是在高雄就有土生土長,作品完成度超高,甚至還是全台語創作的「必順鄉村」。

曲風跟作風都一樣低調,大叔和小鮮肉共築的冷僻樂團

在高雄聽團仔的推薦清單裡面,往往有一個神祕的名字—必順鄉村。上網Google找不太到報導,粉絲專頁上資訊也不多,串流平台上找得到的歌也就幾首。雖然在各大表演、音樂祭上都可以看到他們的身影,但不僅台上表演冷靜,也幾乎是表演完就走,鮮少跟樂迷互動。

但這樣的樂團讓高雄老中青的聽團仔都念念不忘,一首「純情夢」被許多人譽為必聽神曲。囈語般的歌聲,加上憂鬱飽滿的音牆,緊揪著聽眾的感受神經。

圖片2
Photo Credit:高雄流行音樂中心

四位團員會走在一起都是緣分,主要創作者順哥開始玩樂器時,流行的是槍與玫瑰、齊柏林飛船那種技巧高超,表演爆發力驚人的類型。自認為演奏技巧遠遠不足,雖然喜歡吉他,順哥也只是把創作夢放在心裡。

直到有一天偶然聽見Oasis,赫然發現演奏技巧相對簡單的樂風也能如此感動人心,順哥又燃起組團的希望,於是找了紀豪和胡俊,共組了必順鄉村。後來又加入 年輕的信樺。「我看他帥,找他來看能不能多點女歌迷。」紀豪笑說,但年輕的信樺擁有老派靈魂,所以一起創作十分有默契。

對於成為台語經典瞪鞋團,必順鄉村並沒有特別追求音樂類型,他們追求的是如何將心裡面想說的話精準的表達出來。以台語來說,那就是他們最自在的語言,不是為了甚麼政治正確的目的。而瞪鞋也是因為大家都喜歡瞪鞋樂團,不知不覺就往那個方向創作,而演變出來的結果。

對於鮮少在媒體上露出,紀豪開玩笑的說:「這個團本來就是練身體健康的啦!」團員們都有正職工作,每一次練團都是為了想讓做出來的音樂更接近自己想像中的旋律,對於能見度和曝光度,他們不是很感興趣。

圖片3
Photo Credit:高雄流行音樂中心

兩點一線的生活,只在自己的宇宙和世界大團中往返

回顧成軍的時空背景,那是一個英搖崛起的時代,經典英國搖滾樂團如數家珍。但當時是一個流行練習Copy歌,能熟練的演奏經典大團歌曲才能有表演機會的時代,四位團員還會有創作樂團的想法,十分新奇。紀豪提到當時的文化非常敬重樂師,但他比較叛逆,老師要求他練習Copy歌,他就不甘心的走向創作,也因此後來陸陸續續玩了幾個樂團,將搖滾樂起源於叛逆的脈絡發揚光大。

圖片4
Photo Credit:高雄流行音樂中心

創作樂團普遍較有想法,因此總是有許多意識形態的討論,甚至公共運動的參與。但必順鄉村的生活很簡單,連話題也都很簡單,自己原來的工作和生活,到喜歡的樂團跟音樂,除此之外很少關心其他的事情。那些要不要去台北的猶豫,從來就沒有發生在必順鄉村身上。因為並不在意品牌的行銷和宣傳,自然而然也沒有離開高雄的必要。「其實把自己的音樂做好,舞台自然會找你。」胡俊說。

時代的洪流任他沖刷,只需安住在自己喜歡的旋律中

聊起音樂環境,紀豪說現在環境已經轉變的十分方便:「現在在臉書上就可以動員聽眾,不像以前到處發傳單,辛苦到最後,台上的人還是比台下多。」

胡俊補充到,大環境的改變除了行銷渠道,還有數位平台和表演空間:「現在樂團很容易找到表演空間,你看像高雄流行音樂中心也蓋好了。在軟硬體方面,現在其實都比以前要輕鬆方便許多。」

211123_17
Photo Credit:高雄流行音樂中心

但不管時空如何變化,必順鄉村還是只關心音樂有沒有做得跟自己喜歡的樂團一樣好,但有沒有跟自己喜歡的樂團一樣紅,就不是那麼重要。他們就是非常典型的高雄樂團,玩音樂是自己喜歡的事情,盡全力做到最好,但是否被看見,沒有那樣的企圖心。或許是他們將眼光都放在世界級大團的身上,小島上的你爭我搶,實在顯得太小、太不重要了。

211123_18_(1)
Photo Credit:高雄流行音樂中心

看更多《高流WAVES》報導:https://kmc-waves.tw/home.php

本文由「高雄流行音樂中心」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審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