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德格》:既然要在納粹政府之下當大學校長,海德格知道自己必須做一些妥協

《海德格》:既然要在納粹政府之下當大學校長,海德格知道自己必須做一些妥協
Photo Credit: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作者項退結教授致力研究海德格並開設「海德格」相關課程長達數十年,多年來的教學相長,以及對海德格原著之不斷鑽研,成就了本書的經典地位,是認識海德格的最佳中文著作。

文:項退結

3.1 海德格任校長的經過與政治投入

3.1.1 任校長的動機

海德格(Martin Heidegger)於1932-1933年的冬季學期(約開始於11月,而於次年2月結束)恰好休假,多半時間都在黑森林山區的多特腦山(Todtnauberg)小木屋中度過。就在1932年冬季12月,一位解剖學教授牟倫鐸夫(Von Möllendorf)膺選為校長,並於次年4月15日就職。剛好這以前的1月30日,希特勒取得政權,開始獨裁。新校長就任甫二週即遭巴登(Baden)邦政府的文化部長免職,因為他不准張貼反對猶太人的海報。那時夏季學期(約5月至7月)行將開始,海德格重新回到富來堡。

就在被免職的那一天,牟倫鐸夫與副校長二人都敦勸海德格接受校長職務,否則文化部勢將委派一位純粹的公務員任校長。一些較為年輕的同事也都包圍他,一定要他當校長。海德格開始時拒絕,因為他完全沒有行政經驗。但為了大學,他又不得不考慮;再三躊躇,終於他答應,如果校務參議會全體同意,他將勉為其難。舉行選舉的當天,海德格又覺得自己委實不適於就任此職,遂向原來的校長與副校長表達此意。但他們都說選舉已開始進行,無法放棄競選。據他自述,這就是他當校長的歷史背景。

3.1.2 政治投入

既然要在納粹政府之下當大學校長,海德格知道自己必須做一些妥協。首先,他立刻就加入了「國民社會德意志工人黨」(Nationalsozialistische Deutsche Arbeiterpartei),這也就是希特勒所創的納粹黨(Nazi = Nationalsozialist 簡稱)。此舉一方面可以說是他為了大學前途所做的妥協,一方面似乎也表顯了他個人當時對希特勒及納粹黨的無比信心。

一如他向《明鏡週刊》的編輯所承認,他當時的確相信希特勒就任總理是「一個新時代的偉大與榮耀」的開始。那時德國有二十二個政黨,意見非常紛歧紊亂;1930年早已有數百萬人失業。海德格認為在這一情況之下無法作另一選擇。

既然說起選擇,我們就必須了解海德格的思想背景。他起初雖服膺胡塞爾,以後他卻受祁克果影響發展了他自己的思想,相信每一自我均在他固有的境遇(土地、文化、歷史、民族)中植其基,就如同被投擲到自己的固有境遇中(海德格稱之為「現實性」)。然而海德格又認為每一自我有其「存在性」,也就是他有選擇的可能:他可以選擇成為屬於自己的「獨特自我」,也可以選擇成為不屬於自己的「人們自我」。至於如何在某一歷史境遇中作選擇,海德格似乎並不訴諸太多的理性分析,而訴諸於他自己面對死亡的獨特自我之大無畏決斷。

用這套思想背景去了解海德格在1933年5月的心情,海德格當時可能面臨空前的挑戰:他突然必須抉擇自己是否要當大學校長。做了肯定的抉擇以後,馬上他又面臨政治上的抉擇:因為希特勒的政府是獨裁政府,這點在前任校長被解職的事上可以見到;另一方面,他又感覺到這一政府可能替德國帶來新的「偉大和榮耀」。

一如他答覆《明鏡週刊》時所云,他當時見不到另一可能性,祇有選擇這獨裁政府一途。本著他的一貫態度,於是他決心儘可能站在希特勒的一邊,藉以換取「大學的自我肯定」(就職演講辭的題目)。因此海德格之投身希特勒的政治目標,甚至一面倒替希特勒捧場,一半是出於他當時的信念,一半則是為了大學利益所採的妥協態度。

由於海德格內心已有了這樣的抉擇,所以他在就職演講辭中要大學同仁在三方面為國服務:勞動、從軍及知識。1934年1月,他公開徵召學生從事義務勞動,並稱之為「德國青年男子的教育新路」。最令人詬病的,是他在就職演講辭中說過的一句話:「非常被稱揚的『學術自由』被德國大學所拒絕;因為這一自由並非真實,它祇是消極的」。海德格卻辯稱:必須細讀全文,才會了解他所指的「消極自由」是指什麼。可惜我手頭找不到這篇全文,因此也無法判斷。

另一篇發表於1933年11月11日的演講辭中,海德格宣揚希特勒的革命為德國人民的全面革新,從此德國人又眾口一心集合在「領袖」(Führer)旗下。約在同時,他還說過下面這些幾近肉麻的話:「領袖自己,而且祇有他一人,是今日與未來的德國現實及其法律」。顯然,這已經幾近一面倒。

3.1.3 職務上的困難與辭職

儘管海德格那樣對納粹黨表示鞠躬盡瘁,職務上仍難免遭到許多困擾。事實上,海德格在大部份事上都卑躬屈節,接受上級的安排。例如1933年10月1日政府命令解除八位猶太人教職,同年11月17日,政府宣布大學生必須修「種族學」的課,海德格都乖乖接受。但是他卻不允許反猶太人海報的張貼,這件事曾使他的前任遭免職處分。

1933-1934年的冬季學期中,海德格計劃任命四位非常出色的教授為法、哲、理、醫四學院院長(前任校長牟倫鐸夫計劃中當任醫學院院長),卻一點不考慮到他們跟納粹黨的關係。於是,海德格於1934年2月就被邀請到文化部去:他必須任命另外四位能為黨所接受的教授。海德格拒絕作另外任命,同時聲明如果文化部堅持此事,他寧願辭職。海德格十個月的校長生涯也就此終止。

海德格在《明鏡週刊》的訪問中特別指出,德國與國際新聞界對他就任大學校長職作了許多批評,但對他的辭職一事卻隻字不提。我個人相信,他辭職的情形足以證明,海德格之所以投身納粹黨的政治,一方面雖有他個人信念的因素,主要動機還是在於保持大學的學術元氣:他之所以作了許多過份的妥協,目的還是在於重要人事的任命上能夠得心應手。至於海德格跟納粹黨的往來,則可以說是一場「萍水姻緣」。

3.2 事後的困阨及各方面的不諒解

3.2.1 納粹黨對海德格的敵視

自從辭去校長職以後,海德格說自己已成為納粹黨的眼中釘,並成為秘密警察的偵視對象。有一位被委派來偵視他的學生名叫杭克博士(Dr. Hanke),偵視了一個學期以後,終於在1937年夏季學期中無法忍受這一角色,並警告海德格以後當謹口慎言。1934年在普拉格及1937年在巴黎所開的國際性哲學會議,海德格都被摒於參加名單之外。1944年,二次大戰行將結束時,海德格被徵到萊茵河去建

造防禦工事。那年有五百位重要的學者與藝人都被豁免,不必服役。富來堡大學校長邀請全體大學教師參加一個集會,集會時作了一個簡短演講,把全體教師分成三組:第一組完全不適於服役,第二組可服半役,第三組則服全役。海德格屬於服全役的一組。1944-1945年冬季學期的萊茵河服役期間終止以後,才上了二個鐘點的課,海德格又被徵入伍參加民眾防衛隊。

海德格相信自己受到納粹偵視,也得到波爾諾夫(Otto F. Bollnow)教授的證實。波氏是海德格的學生,一直很崇拜他。1936年秋天波氏和他告別時,海德格告訴波氏,不可給他寫直言無隱的信,因為他的信全被檢查。波氏後曾任杜平根大學教授。

3.2.2 雅士培的誤會

海德格在納粹黨眼中雖已成為不可靠的人物,他在友人眼中卻始終洗刷不了參加過納粹黨的污點。雅士培就是最好的一個例子。在他的《哲學自傳》中雅氏細細敘述海德格不時北上海德堡,跟他討論哲學問題,他們之間建立了極親密的友誼等等情形。但雅氏卻不欣賞海德格1927年發表的《存有與時間》一書,稱之為不可理解。

1933年5月海德格就任校長以後,曾應邀赴海德堡演講;雅氏覺得他已經完全以納粹黨徒自居,並想以納粹思想改造大學。大學生如痴如狂拍手歡迎他的演講,教授中拍手者寥寥可數。雅氏則坐在前排邊緣,雙腿伸得長長的,雙手插在袋裡,動也不動。從此,他已不能了解海德格。他們二人不僅成為敵人,而且海德格所分享的權力已對雅士培構成威脅。事實上,如果美國人不在1945年4月1日佔領海德堡的話,雅氏和他猶太裔的太太勢必被送入集中營。至於海德格所受於納粹政權的困阨,雅氏卻並不知曉。

即使是置身事外的我們,今天閱讀海德格對希特勒效忠的演講辭,也會感覺到莫名其妙,何況是以猶太人為妻的雅士培。這以外,海德格對那時已退休的乃師胡塞爾不友好的流言,更使人對海德格不諒解。

3.2.3 胡塞爾斷絕了二家的關係

胡塞爾可以說是海德格的恩師。海德格曾當過胡氏的研究助理,經胡氏推介而赴瑪爾堡大學任教,以後又因胡氏推介而回富來堡大學繼任胡氏的講座。海德格的第一本名著《存有與時間》即獻給胡塞爾,但這一獻言在1941年第五版就消失不見。於是就有人說海德格勢利。根據海德格自己的解釋,這是由於出版社的要求,否則此書可能會遭查禁;但海德格在下述條件之下答應了出版社的要求,亦即在頁38的註腳中必須保存作者對胡塞爾表示敬意及感謝之忱的聲明。

另外還有一些流言,說當校長的海德格不准猶太裔的胡塞爾應用大學及哲學研究所的圖書館。海德格矢口否認此事,並舉出事實證明,他曾替二位猶太裔教授親自去文化部辯護,跟他的猶太裔學生也始終保持友好關係。

至於究竟是誰斷絕了二家之間的關係,海德格也說明了事件原委。1933年5月,海德格太太寫了一封信給胡塞爾太太,表示海德格夫妻二人對胡氏及夫人的感激之忱始終不渝,並把此信與一束花託人交給胡塞爾。胡塞爾太太寫了一封禮貌的謝函,並宣稱二家之間已恩斷義絕。這樣,1938年胡塞爾臥病並亡故時,海德格都沒有表示敬意與感激。事後,海德格對此深感遺憾,並曾致書胡夫人表示歉意。

3.2.4 斯坦因修女事件

斯坦因(Edith Stein, 1891-1942)是猶太人和女哲學家,於1916年在胡塞爾的指導之下考取哲學博士學位,並因胡氏要求成為他的助理,幫助他講授現象學導引的課,並幫助他整理稿件。也就在這一時期她和海德格同事。數年後斯坦因小姐成為天主教徒,在一所女校任教,並以極大熱忱研究多瑪斯・亞奎那哲學,所著《有限存有與永恆存有》至今仍膾炙人口。1933年10月14日進入嘉爾默洛隱修院,而那時希特勒早已當權。

數年後,希特勒的反猶太政策雷厲風行時,斯坦因修女曾一再給海德格寫信,希望海德格替她寫一封推薦信或證明書,讓她得以離開德國。海德格卻並未答覆。最後她親自到富來堡,卻沒有見到海德格而空手回到隱修院。斯坦因終於在1942年8月9日和一大批猶太人被送入歐希維茲(Auschwitz)集中營的煤氣室而死。1988年羅馬教宗訪問西德時正式宣布她為「真福者」(Beata)。

這件事的究竟誰也不清楚。記載此事的蕭思毅先生在富來堡住了許多年,他聽到有關斯坦因修女親自南下的事不可能空穴來風;但蕭先生也懷疑,海德格的一部份信件甚至電報是否遭扣留。至於何以海德格居然不接見這樣的一位老同事和女哲學家,這是很難理解的一件事。海德格也從未對此事提供解釋。

可惜蕭先生沒有說明斯坦因於科隆隱修院親自南下的年代;但幾乎可以確定是在海德格辭去校長職務以後,因為斯坦因是在1933年10月進隱修院,而海德格於翌年2月就被迫辭職。那時的海德格已經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可能是為了避免招來秘密警察的注意,所以索性就拒人於千里之外。

3.2.5 哈娜雅倫的友誼

上面曾提及海德格跟他的猶太裔學生始終保持友好關係,這至少應包括哈娜・雅倫(Hannah Arendt, 1906-1975)。雅倫女士於1924年進入瑪爾堡大學,目的就在於跟海德格學哲學。她一聽海德格的課,立刻覺得如雷貫耳,對海德格崇拜得五體投地,而她的出色個性也對海德格產生吸引力;不久二人墜入情網,但始終保持秘密。正因如此,雅倫無法請海德格指導論文;在富來堡聽胡塞爾一個學期以後,終於去海德堡在雅士培指導之下完成博士論文。

海德格與雅倫在這一期間仍不時約會相遇;他們之間的關係因1933年海德格加入納粹黨而一度破裂,這可能是海德格為了他和納粹黨之間關係所付出的最痛苦代價。1950年雅倫由美國重返德國,又由她主動恢復了連繫。這次海德格向他太太供認:雅倫不但是他一生熱情傾注的對象,而且是他著作的靈感。據說海德格太太埃夫麗德(Elfriede)怒不可抑,以後每次雅倫去海德格家時,埃夫麗德絕不讓他們二人單獨在一起。雅倫女士的丈夫卻早已知情,但他卻不以為忤,甚至還相當鼓勵。

雅倫女士七歲時喪父,從小就為死亡陰影所籠罩。她對死亡的恐懼與無底止的憂懼經驗,大約對《存有與時間》不無影響。

關於海德格短期的政治生涯,她當時的確非常不諒解,目之為「職業性的畸形」,亦即哲學工作使他脫離現實。但儘管海德格曾於1933年4月底加入納粹黨,雅倫卻認為他祇是誤入歧途的民族主義者,而非真正的納粹,更不反對猶太人。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海德格(四版)》,東大出版

作者:項退結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二十世紀極度重要、備受爭議的哲學家:海德格

  • 海德格在納粹時期任校長,究竟發生了甚麼事,讓胡塞爾一家、雅斯培等人不甚諒解?
  • 海德格的成就為何可與康德的「哥白尼革命」相比?
  • 海德格哲學到底有甚麼內涵,以致影響了漢娜鄂蘭、沙特、傅柯、高達美、德希達等重要哲學家?
  • 為何海德格對藝術的洞見與技術的探問迄今仍發人深省?
  • 「存有的問題今日已被遺忘,儘管我們的時代視重新肯定形上學為一種進步。」——海德格,《存有與時間》
  • 「『哲學已到了盡頭』,不可能立即改變當前世界的方向。現代人已被科技的力量所迷惑,到了無法控制的地步......」——海德格

海德格是二十世紀最重要的哲學家,他在1927年發表的《存有與時間》與其後的等等著作,深刻影響了往後的哲學發展,如存在主義、詮釋學、解構主義等等理論無一不受他的影響;他的哲學見解也啟發了如漢娜鄂蘭、沙特、高達美、德希達等知名哲學家。

海德格的哲學之所以影響深遠,是因為他轉換了以往哲學看待「存有」的進路,這可比康德哲學的「哥白尼革命」。探究事物存在的哲學學問即是「形上學」,而自柏拉圖以降的形上學傳統,把事物作為個別事物(存有物 beings)來研究事物如何存在、為何存在。如海德格在《存在與時間》一書開頭引用柏拉圖在《詭辯者》(Sophist)所言:「因為明顯地當你們應用『存有者』這一詞時,你們早已覺得很熟諳這一句的真意;我們過去也以為懂得它,可是現在我們到達了困境。」對存有問題的重新提出與探究,即是海德格思想的核心。

海德格認為以存有者為起點的傳統形上學觀點,並不能回答「存有者何以成為存有者」的問題。對此問題的探究必須回到千年的哲學傳統之前,才能讓這個潛藏已久的存有問題再次顯現。為成就此業,海德格避免使用傳統的哲學術語,反而經常再造新詞,以喚回「事物原本的樣貌」。這種作法總讓人認為海德格哲學深奧難懂、不知所云,亦曾被譏為「安徒生童話中『皇帝的盛服』而已」。然而如此看法,實為誤解海德格,亦未見其哲學之深意。

本書作者項退結教授致力研究海德格並開設「海德格」相關課程長達數十年,多年來的教學相長,以及對海德格原著之不斷鑽研,成就了本書的經典地位,是認識海德格的最佳中文著作。

getImage
Photo Credit: 東大出版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猜你喜歡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偶然接觸兒童論壇活動後,17歲的納伊姆在積極參與和計畫資助下,成為了孟加拉的兒童論壇領袖,致力在當地建立孩童不受暴力迫害的未來。

在孟加拉,販賣兒童、童婚、童工是種如同受詛咒般的存在,摧毀當地一代又一代的孩童。17歲的納伊姆(Nayeem)是一位受到資助的兒童論壇領袖,目前已經阻止37起童婚、協助2名性騷擾受害者、解救1件兒童販賣等兒童保護事件。

納伊姆在很小的時候就失去父母,因此納伊姆的童年是在無人照顧、疏於關注的情況下長大,這使他變成一個內向的男孩,害怕在公共場合說話,面對挑戰要有如此大的勇氣更是不容易。

W030-0760-022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有一天,我看到幾個男孩在開會,他們討論的內容吸引了我。」納伊姆問了其中一個男孩,了解到他們是兒童論壇的成員,於是,他帶著好奇開始參加論壇活動,「我從來不知道兒童權利是什麼,參加完論壇課程後,我才驚覺原來自己就是童工和受虐孩童。」納伊姆激動地說。此後,他積極參加各種培訓,更近一步參加領導活動, 那個曾經在公共場合說話害羞的男孩開始教別人如何自信地說話。

透過兒童論壇的活動,納伊姆和他的夥伴對8所學校1300名孩童進行兒童安全、兒童法、兒童權利的培訓。納伊姆說:「改變總是伴隨許多挑戰,我有一個夢想,我希望建立一個孩童沒有暴力迫害的未來,我不怕困難,只要有人支持鼓勵我,這就是我能堅持更遠的力量。」

邀請你選擇資助等待最久的孩子!當你轉變一個孩子的生命,就是創造世界下一代的希望。
了解更多:https://wvtaiwan.com/YFwi0

本文章內容由「台灣世界展望會」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