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順貴:陳柏惟落入夾縫困境,反映出小黨與環運如何打開生存空間的難題

詹順貴:陳柏惟落入夾縫困境,反映出小黨與環運如何打開生存空間的難題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選舉的本質就是政黨競爭,陳柏惟落入夾縫困境,是遲早的事。而如何讓陳柏維走出夾逢困境,不僅是他個人的事,也是攸關小黨能否成長茁壯的契機。

文:詹順貴

被罷免後仍擁有高人氣的台灣基進黨前立委陳柏惟,於年底地方議員選舉逐漸接近之際,不得不周旋替黨內與民進黨的擬參選人站台助選、合照與公開聲明支持,因而引發其黨內人士不滿。先是遭爆料將退出基進黨,後來陳柏惟出面申明他僅辭黨職,不會退黨,也不會加入其他政黨,應該是雙方互相體諒達成共識,但相信他已受到一定程度的內傷。

陳柏惟的困窘顯示小黨的難為

陳柏惟作為基進黨員,替同黨同志站台輔選,理所當然。但因之前投入台中市第二選區立委選舉與後來雖以些許票數之差而遭罷免,選舉與罷免過程,主要都是靠民進黨全力動員與操盤,這些政治人情,陳柏惟很難不還。年底的議員選舉,就是他還人情的時刻。

但他又是另一嗷嗷待哺亟須累積地方實力的小黨黨員,而且還是基進黨目前全國知名度最高、最有實力母雞帶小雞的黨員,基進黨對他有高度的期待,完全合乎人之常情。偏偏選舉的本質就是政黨競爭,陳柏惟落入夾縫困境,是遲早的事。而如何讓陳柏維走出夾逢困境,不僅是他個人的事,也是攸關基進黨能否成長茁壯的契機。

其實相同的情形,也曾出現在時代力量,不管318占領立法院運動是如何翻攪台灣社會氛圍,2016年1月16日立委選舉,時代力量三席區域立委的當選,主要還是來自民進黨禮讓與全力輔選。隨後承載社會(尤其青年人)高度期待的新興小黨,究竟如何拿捏與助選有功卻已執政的民進黨互動的分寸?注定是一道難題,最後甚至演變成內部路線之爭,乃至一屆立委任期尚未結束,已有林昶佐和洪慈庸兩席區域立委退黨。

高雄議員時代力量提名6人參選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時力問題在於領導人風格

加上另外一席區域立委黃國昌的問政風格,與民進黨鬧翻到水火不容,最後是否因而棄選2020年1月11日立委選舉選,雖然眾說紛紜,但該次選舉時代力量雖然提名五人參選區域立委,則是全部落選,僅幸運取得三席不分區。隨著許多於青年人間有相當知名度的議員也陸續退黨後,2022年地方公職人員選舉與2024年的立委選舉,將是時代力量能否浴火重生或快速泡沫化的關鍵時刻。

以上兩黨有相當程度是舉著「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的大纛來號召社會大眾支持。因此,想爭取支持的對象,先天上便很難與長期對抗國民黨威權統治起家的民進黨的支持群眾劃分得開,難免動輒背上側翼的陰影。

而以台灣社會對中國態度的壁壘分明,國民黨再怎麼不濟,也難在朝夕之間全倒。一旦所謂的本土陣營無法繼續擴大支持群眾,尤其民進黨再度成為執政黨後大賣抗中保台的「芒果乾」,不管先前如何共同對付主要敵人國民黨,現在基於維持政權與立院多數席次的現實考量而必須爭食瓜分選票時,不僅矛盾必然出現,更將牽動這兩個在野小黨的發展方向與空間。

柯文哲出席民眾黨原住民族事務委員會成立大會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柯文哲的小黨經營模式完全不足取

一樣也是由民進黨禮讓並全力輔選,才能搭上318占領立法院運動所帶起的社會風潮而當選台北市長的柯文哲,雖自稱墨綠,隨著享受到權力滋味後,為更上層樓,很快由綠轉紅。連任市長不久後,便剽竊日治時代的「台灣民眾黨」之名組黨,除想爭取本土派民眾支持外,也藉由動輒發表兩岸一家親言論,企圖挖國民黨牆角取而代之。

這也算是另一種小黨發展策略,但由於毫無政治誠信底線,加上被爆出屢以台北市政府的豐沛資源來豢養所成立的政黨(後來還加上利用其立院黨團資源來餵養)。即使最終成功取代了國民黨,結果很可能不過是換成名稱不同,但思維邏輯與價值觀相同的另一個國民黨而已。

其實類似基進黨、時代力量的困境,早在民進黨第一次執政時即曾出現在各領域的社會運動。早年社運團體對抗各種不合理社會現象,最後源頭都指向國民黨政權,而從黨外到組黨後的民進黨,在政治上對抗的也是長期威權統治台灣的國民黨。因此,社運團體一路與在野的民進黨合作,直到民進黨第1次執政,才出現社運能量弱化的尷尬局面。

民進黨首次執政時即顯社運的困境

弱化的原因,來自顧念昔日長期合作的夥伴情誼,期待民進黨能堅守並執行在野時共同爭取的進步改革理念;其次是少了民進黨的組織動員,街頭抗爭路線的能量快速遞減。

而這二個原因的背後,還有一個另一層因素:基於理念,大部分的社運團體都難以與在野後的國民黨合作;而第1次失去政權的國民黨,仗恃立法院多數,仍可恣意杯葛民進黨施政,從不曾學習如何當一個以台灣社會為念的稱職在野黨,也不曾回到民間與社運團體溝通合作。

如果仔細觀察,相信大家可以很快發現,2008年520後國民黨重回執政,民進黨重回到在野後不久,社運能量立刻蓬勃起來。針對陳雲林來台的抗議活動、隨之而起的學生野草莓運動、也是由學生發起的反媒體壟斷運動、因苗栗大埔事件而起的反浮濫徵收運動(包括818拆政府運動的占領內政部)、反服貿的318占領立法院行動(包括323攻佔行政院),一波比一波強烈。

馬政府過度向中國傾斜與施政鄉愿、內政弊端叢叢固然是主因,但草根性強的民進黨再度積極回應民間社會需求、參與或協助社運,也是不應忽視的因素之一。

RTR3KPVF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民進黨的完全執政也更保守化

民進黨2016年520第二次執政,雖然在行政院長林全任內積極回應過去八年的社會期待,快速推出各項改革政策。也許民間社會(尤其各領域公民團體)忍受八年之後,對民進黨期待更加殷切,但民進黨背上執政包袱後,施政卻必須兼聽不同意見、兼顧多元利益,政策難免與社會(尤其公民團體)期待有所落差,因而讓支持度快速下滑且持續低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