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順貴:陳柏惟落入夾縫困境,反映出小黨與環運如何打開生存空間的難題

詹順貴:陳柏惟落入夾縫困境,反映出小黨與環運如何打開生存空間的難題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選舉的本質就是政黨競爭,陳柏惟落入夾縫困境,是遲早的事。而如何讓陳柏維走出夾逢困境,不僅是他個人的事,也是攸關小黨能否成長茁壯的契機。

林全院長去職後,民進黨與公民團體對話的次數與管道便快速減少,施政也越來越傳統、保守。淪為最大在野黨的國民黨偏偏仍未覺悟學習如何做一個稱職的在野黨,甚至選擇與保守團體如反對多元婚姻的護家盟或擁核團體同一陣線。時代力量在黃國昌的問政風格主導下,快速地與民進黨勢同水火,在在讓人力、財力都非常困窘的社運團體,不僅難以動員群眾,也失去在野立委的有效奧援。

2018年的地方公職人員選舉,執政的民進黨大敗,除發現中共早已積極地默默透過各種訊息傳遞管道展開認知作戰,散播各種似是而非的假訊息加深台灣社會對立外,也難免有幾分遷怒社運團體。於是有意無意扶植或運作一些網紅、側翼、自走砲回頭霸凌始終維持監督批判政府立場的社運團體,尤其環保運動更是幾乎進入解嚴後的黑暗時期。

執政的民進黨毫無疑問始終以促進經濟發展為施政核心,隨著執政越來越久,與環團的衝突變越來越深,甚至環團彼此之間的矛盾也越來越白熱化。其中最明顯的是出現在去年蔡政府因應桃園大潭第三天然氣接收站(以下稱三接)遷離公投所推出的三接再外推方案。原本積極參與連署公投的團體,基於能源轉型、改善空污與減碳等考量,陸續轉而支持再外推方案,被媒體形容為史上環團的最嚴重分裂。

其實環團從非單一團體,平時各有關注議題,也大多各做各的,無所謂分裂之事。不同團體的行事風格確實會有不同,有努力尋求各種溝通管道來促成改變的團體,有曾自喻清流只從事環境教育而不願上街頭的團體,也有只想動輒開記者會、上街頭抗爭玩零和遊戲,甚至在乎自己道德光環遠勝於議題本身的團體或個人。

反空污大遊行登場(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環團內部的矛盾會不斷湧出

至於環團間矛盾的白熱化,則早在2018年初的反空污大遊行即曾出現。當時筆者還擔任環保署副署長,分派前往參與、關注此一遊行。當天遊行完畢後的宣講活動,儼然變成國民黨地方公職參選人造勢場合,反空污遊行至此變調,隨即聽聞中部公民團體事後激辯並分道揚鑣,只是尚未檯面化而已。

而讓反空污遊行幾乎變成國民黨選舉造勢場合的團體,不僅對盧秀燕當選市長後空污治理的更加無能所發出的批評力道與次數,遠遠低於之前對台中市長林佳龍與環保署的批判(現在深諳為官之道的張子敬接任署長之後,少做事也就更少被抨擊),更將台電中火操作成中部空污唯一禍首,讓民眾幾乎不再關心其他空污成因,反使中部的反空污運動走入死胡同。這是環保運動的最大悲哀。

三接再外推方案只是讓更多環團或環運人士的矛盾檯面化並更加激化。事實上任何議題的倡議,觀念或政策的改變,都是一點一滴累積而成,很難靠動輒掀桌的零和遊戲來成就。而要一點一滴累積,不管是與社會對話或與執政者溝通,都是不可或缺的途徑。

環團未來環團間如何彌合裂痕,重新集結有限人力與社會資源,伺機再度發起類似反核、守護棲蘭山檜木林、反國光石化等全國矚目的運動來給政府壓力?時代力量、台灣基進如何藉由深入民間社會打開新局面爭取更多認同,以便成長茁壯後能扮演更稱職的在野黨?如何與民進黨既競爭又合作?

不僅是社運團體、小黨的考驗(其中時代力量還需先擺平內部路線與權力之爭,以及用更扎實的問政內容回應社會期待),更是逐漸將國民黨趕出台灣政治版圖過程,同步健全對政府監督制衡機制,以繼續深化民主自由的未來最大挑戰。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