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聯盟不應淪為禁藥成果發表會

大聯盟不應淪為禁藥成果發表會
Photo Credit: Mike Licht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Mike Licht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Mike Licht CC BY SA 2.0

大聯盟官方於美東時間8月5日下午宣布,將對12名違反大聯盟藥物規定的大小聯盟球員,處以禁賽50場的罰則,以及對紐約洋基(New York Yankees)的明星三壘手羅德里奎茲(Alex Rodriguez,A-Rod)處以禁賽長達211場的處分。這一消息再次震驚了美國運動界,也讓大聯盟球賽的乾淨與否蒙上了一層陰霾。

大聯盟棒球賽對於禁藥的關注始於1998年球季賽,當時該球季的焦點是馬怪爾(Mark McGwire)與索沙(Sammy Sosa)在追逐馬里斯(Roger Maris)於1961年所創下的單季61支全壘打的紀錄,最後球季末兩人雙雙打破這已矗立近四十年的障礙,以70支與65支全壘打作收。

兩人在1998年的全壘打追逐戰也讓大聯盟重新聚集因1994年罷工所損失的人氣,挽救了大聯盟的商業價值。然而,在馬怪爾的休息室裡的一罐裝著雄二酮(androstenedione)的瓶子,讓球迷們開始對70支全壘打的偉大紀錄抱持存疑的態度。

雄二酮是睪酮素的前軀物質,睪酮素為類固醇(Steroid)的一種,能夠強化運動員的體能,在當時是被大聯盟所禁止服用的一種藥物。馬怪爾也在2010年一月坦承,當時他為了追求全壘打紀錄,的確有服用睪酮素以求幫助。2004年,美國聯邦政府經過兩年調查的報告披露:有五名大聯盟球員是灣區實驗室(Bay Area Laboratory Co-operative, BALCO)提供類固醇的顧客,其中包括了著名強打邦茲(Barry Bonds)、薛菲爾德(Gary Sheffield)以及吉安比(Jason Giambi)。

2007年由大聯盟官方委託的密歇爾報告(Mitchell Report)更指出有89名大聯盟球員使用或購買類固醇、或體能增強藥物(performance enhancing drugs, PEDs)的紀錄,這份名單上包括了克萊門斯(Roger Clemens)、派特提(Andy Pettitte)、特哈達(Miguel Tejada)等知名大聯盟球星。

服用禁藥「三振條款」

大聯盟本身對於禁藥也不是沒有任何防範措施,但是對比於國際反禁藥組織(World Anti-Doping Agency. WADA)的標準,就相對寬鬆許多。2001年,大聯盟開始對小聯盟球員進行隨機藥物檢測,檢測的項目包括類固醇、 體能增強藥物以及成癮藥物(drugs of abuse : marihuana, cocaine)。在經過與球員工會的多次協商之後,大聯盟與球員工會達成共識,將新的禁藥檢測規定放入新的勞資協定(Collective Bargaining Agreement, CBA)當中。

2003年,大聯盟開始在春訓階段,對所有列於40人名單的大聯盟球員進行隨機藥物檢測,並且在球季中可隨機挑選250名球員作複測。如果藥物檢測呈陽性反應的球員數目低於2.5%,大聯盟的藥檢將會停止;如果呈陽性反應的球員數目高於5%,那有關於類固醇的藥物檢測將會持續進行至2005年。2003年年底,大聯盟官方宣布5%~7%的球員在藥物檢測中呈陽性反應,也就是說大聯盟將會繼續對球員進行禁藥檢測。

2005年,新的禁賽規定被放入勞資協定當中,即所謂的「三振條款」:第一次被驗出禁藥者罰50場禁賽,第二次罰100場,第三次就終身禁賽。日前才在中華職棒掀起一陣旋風的拉米瑞茲(Manny Ramirez),在2009年即因違反藥物規定被禁賽50場,於2011年又再次違反規定而被禁賽100場。

A-Rod面臨生涯最大危機

大聯盟的這些反禁藥措施,真的有效抑止大聯盟球員服用禁藥的習慣了嗎?我想答案是否定的,縱使新的禁藥檢測與規定已經上路多年,大聯盟球員服用禁藥而被禁賽的消息仍時有所聞。就在今年不久之前,2011年的國聯MVP布朗(Ryan Braun)即被大聯盟以違反藥物規定,處以禁賽65場至球季末。

令人覺得諷刺的是,在2011年布朗即未通過藥檢,但在當時布朗以藥檢員未能即時將尿液樣本送出為由提出上訴,並且打贏了那場官司,似乎在當下證明了自己的清白。沒想到事隔一年多,大聯盟在佛羅里達州的一家診所(Biogenesis of America)發現新的證據,有許多大聯盟球員向此診所購買體能增強藥物,包括了布朗以及羅德里奎茲。因此,布朗即被大聯盟加重處罰禁賽至今年球季結束。但為何羅德里奎茲會被罰到211場呢?依照大聯盟的禁賽規定,初犯只需要被罰50場,羅德里奎茲是第一次未通過大聯盟藥檢,就被罰了211場,似乎有些詭異。大聯盟官方所給的解釋是,羅德里奎茲有涉嫌毀滅證據並且不配合大聯盟作調查,因此加重處罰。

現在驗不到 不代表沒有

而身處在這個禁藥世代的球迷,要如何來看待這些與禁藥扯上關係的球員呢?我想這會是一個非常難回答的問題。由於新型的類固醇跟跟其他合成藥品層出不窮,現在很多能夠通過藥檢的選手,並不能確保他們並沒有使用任何藥品,有很大的可能是當時的藥檢技術並不能檢驗出最新型的合成藥品。

例如七度獲得環法自行車賽冠軍的阿姆斯壯(Lance Armstrong),於2012年十月被美國反禁藥組織(USADA)檢驗出他長期使用禁藥。阿姆斯壯最後一個冠軍是在2005年拿到的,在那之後他也宣布退休(2009年有小復出一段時間);然而,在阿姆斯壯拿冠軍的那七年,他每年都通過數次藥檢,直到去年,藥檢技術才成熟到能夠檢驗出他當年所使用的禁藥。也就是說,現在看起來有很多大聯盟選手是沒有服用禁藥、相當乾淨的,但有多少漏網之魚藏在其中,我們也無從得知。

另一個值得討論的議題則是,如果一個選手使用的藥品被列入禁藥名單中的時間,比他坦承使用的時候還來得晚,那當初這位選手所打出來的成績應該算是合法的,還是我們要在旁邊加註星號呢?照理說任何禁藥規定應該都要有既往不咎的效力,如果該選手在當時所服用的藥物並沒有違法之處,那他打出來的成績就應該被視為合法的,而不是被後來的標準所拘束。

大聯盟官方不應放水

大聯盟的禁藥傳聞會造成如此的紛擾,除了有時大聯盟會讓人有種縱容球員服用禁藥的感覺(馬怪爾與索沙的全壘打追逐戰,大聯盟並未特意檢驗兩人傳出的禁藥傳聞),一方面也是因為大聯盟本身的藥檢標準,一直跟不上奧運以及國際反禁藥組織的腳步(90年代末期,類固醇已被許多運動組織列為禁藥,但在大聯盟並未明文禁止服用),才會讓人覺得禁藥的新聞在大聯盟似乎層出不窮。

大聯盟本身應該在不違反球員隱私權的前提下,與第三方具專業性與公正性的藥檢機構合作,提高藥檢標準,並且提高罰則,以減少球員想要使用禁藥的動機。而不是一意孤行,在維護大聯盟的聲名前提下,使用較寬鬆的標準讓球員有可趁之機。畢竟,大聯盟仍是全世界棒球的最高殿堂,它應該傳達給球迷,尤其是在從事棒球運動的小球員一個清楚且明確的訊息:在大聯盟球賽中所展現的是高水準的球技較量,而不是一場禁藥成果發表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