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仿生人夢見自己變成人(上):從《銀翼殺手》美學觀點,挖掘科幻片的人造人定位

當仿生人夢見自己變成人(上):從《銀翼殺手》美學觀點,挖掘科幻片的人造人定位
Photo Credit: 《銀翼殺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管背景設定在地球或外太空,早期科幻電影常出現類似情節,背後透露,面對人工生物的茁壯,人和機器主僕勢力的消長、關係顛轉,人類深陷疑懼焦慮。評論家以「科學怪人情結」(Frankenstein Complex)[1]解釋這種雙重恐懼:人類既深恐自己僭越了神的造物者地位,必將受懲,又害怕終將被自己的創造物毀滅。

文:王斐蕴

「對於後知後覺的評論家和哲學家來說,個別的科幻故事可能看起來像以往一樣微不足道——但科幻小說的核心,它的本質對人類是否可以被救贖,至關重要。」——艾薩克·阿茲莫夫(Isaac Asimov)

從前,有個不修邊幅的聰明傢伙,日以繼夜窩在地下室和錯綜糾結的管線為伍,殫精竭智、敲敲打打,終於在爆炸和濃煙中造出一個任他差遣的萬能僕役;不料這僕役有一天忽然發癲了,開始無差別地毀滅人類。

不管背景設定在地球或外太空,早期科幻電影常出現類似情節,背後透露,面對人工生物的茁壯,人和機器主僕勢力的消長、關係顛轉,人類深陷疑懼焦慮。評論家以「科學怪人情結」(Frankenstein Complex)[1]解釋這種雙重恐懼:人類既深恐自己僭越了神的造物者地位,必將受懲,又害怕終將被自己的創造物毀滅。

「科學怪人情結」成為瑪麗・雪萊(Mary Wollstonecraft Shelley)到阿茲莫夫和後續科幻小說及許多改編電影的共同母題,這階段的科幻故事無論機器人也好,仿生人也罷,對人類來說,它們都是不折不扣的他者(other)[2],是威脅人類的負面存在,毫無疑問該被殲滅。

彷彿呼應人工智慧與人工生物科技的疾速發展,科幻電影最能激發同情、最富人性的角色不再是人類,而是來自殖民星球的仿生人(androids),例如《銀翼殺手》;成長於寄宿學校的複製人(clones),例如《別讓我走》;甚至當AI機器人利用缺乏人際歷練的阿宅,毀滅創造它的邪惡富翁、奪門逃出實驗室時,觀眾暗自叫好,可是當這人工生物戴上假髮、套上蕾絲洋裝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潮裡,令人疑心,分隔人與仿生人的界線是否已逐漸模糊?例如《人造意識》。

人工生物在心智、體能、感官愈接近人類之際,區分兩者的差異是什麼?人類致力將人工生命的感官能力、智能、情感推升到與人相近、甚至超越的層次時(比方記憶、耐力等某些領域),到底這似人又非人的產物該扮演什麼角色?無視倫理價值,沒有極限的發展的後果,是否會超越人力承擔的範圍?

底下藉由《銀翼殺手》和《別讓我走》這兩部科幻電影,剖析當代導演如何將上述問題放入科幻電影的敘事與美學風格,同時挑戰人工生物在人類世界的定位。

仿生人「比人更富人性」?性格扁平的人類 vs. 性格隱晦的仿生人

改編自小說《仿生人是否夢到電子羊》由英國導演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拍成的《銀翼殺手》,故事設定於2019年的洛杉磯,窮盡地球資源的人類到外星球殖民,並以仿生人協助殖民任務。

其中的仿生人「連鎖六型」無論外型、體能、心智皆比人類更優秀,為避免被取代,人類創造防堵機制將其遺傳密碼的生命週期設為四年。「連鎖六型」為了續命,從殖民星球叛逃到地球尋求解決方法,而特種警察「銀翼殺手」的任務,就是要獵殺仿生人。

電影雖從緝捕仿生人的特種警察戴克(Rick Deckard)的角度敘事,無非是藉由仿生人角色的塑造,對照未來世界的人類。戴克這個人類主角性格扁平單調,他沉默寡言,麻木淡漠,機械性地執行被賦予的任務,沒有跡象透露他的行徑是受到價值的驅使抑或體系的束縛。

反觀故事裡的仿生人惡棍巴蒂(Roy Batty)更似血肉之軀【圖1】,因為不服生命即將被扼殺,它沮喪憤怒,強烈的求生本能和豐富的情緒更近人性。彷彿還不能更明顯似地,「比人更富人性」正是電影中生產仿生人的多行星企業集團泰瑞爾公司(Tyrell Corp.)的行銷口號。

1-1
Photo Credit: 《銀翼殺手》
【圖1】仿生人Roy Batty

藝術是區隔人與非人類的無效指標

導演甚至將電影最後的獨白和特寫,獻給仿生人巴蒂,並以慢動作放大情緒張力,在大雨滂沱的城市廢墟裡,特寫鏡頭移焦在一張流淚的側臉,它說:「我見過你們人類無法置信之事,目睹攻擊艦在獵戶座肩上熊熊燃燒,也看過C射線在天國之門的黑暗裡閃耀。所有時刻都將消逝在時光中,一如淚水消失在雨中。死亡的時刻到了。」[3]

這段「雨中淚水獨白」(Tears in the Rain monologue)在影史被譽為最動人獨白之一,然而吐露如此詩意獨白的卻不是人類,而是一個自知死期已近,仍對追捕它的敵人(戴克)心生惻隱、伸出援手的仿生人。

就像弗蘭肯斯坦博士的怪物,《銀翼殺手》的仿生人也被它的創造者拋棄了,電影中生產仿生人的多行星企業集團泰瑞爾公司,同時扮演跨星際資本主義和神的角色,毫不猶豫消滅自身生產的仿生人,以致它們逃亡過程中濫殺無辜。電影似乎暗示人­對自己創造出來的怪物,所犯下的邪惡和罪行無法免責,畢竟怪物從來沒要求被發明。

但《銀翼殺手》大幅拉近仿生人與人的距離。在1930年代由鮑里斯・卡洛夫(Boris Karloff)主演的環球電影系列中,弗蘭肯斯坦博士以「怪物」(the Monster)稱呼他的創造物【圖2】,其他綽號還包括「惡魔」、「幽靈」、「壞蛋」、「東西」。總之,那生物沒名沒姓,形貌駭人、口齒不清。

《銀翼殺手》裡的仿生人則貌似人類,有名有姓,有勇有謀,而且文明——獨白顯示他的語言遠遠脫離智性的實用功能,它以凝鍊、富美感的意象和比喻為自己的存在與消逝下註腳。然而,如果說美感經驗的昇華、藝術創作是人類生活的演化指標,此處做為區隔人與非人類的評判標準,藝術是無效的。

《科學怪人》(Frankenstein,_1931)
Photo Credit: 《科學怪人》
【圖2】

光線的逆向使用模糊人類與仿生人的界線


猜你喜歡


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的每一處設計,都是為了淘煉金獎級頂尖創意——專訪電影導演許智彥、音樂製作人余佳倫

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的每一處設計,都是為了淘煉金獎級頂尖創意——專訪電影導演許智彥、音樂製作人余佳倫
Photo Credit:ASU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巨大如同房間的第一台電腦,到可以隨身攜帶的筆記型電腦,科技發展的方向,一直是朝著帶給人們更便利的生活而去。正因為如此,好操作、易攜帶、續航力長等特色,已經成為筆電標配。

一台符合重度使用者需求的筆電,必須以其獨有的功能和特點,在每一個細節上,為使用者帶來更靈活、有效率,以及高質感的體驗;輔助工作順利前進,才是新時代筆電顯學。這一切,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做到了。

出色質感,為領先科技的使用體驗再加分

對創作者來說,當靈感來臨的時候,順暢的創作環境是精彩作品誕生的基礎。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搭載第12代Intel® Core™ i9-12900H處理器,以及專業級獨立顯示卡,再加上32GB LPDDR5記憶體,和疾速1TB PCIe® 4.0 Performance SSD,多工任務同步進行,還能快速存取大容量檔案。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的神級內在配置,讓坐在電腦前天荒地老的等待,成為上個世紀的殘餘記憶。

除此之外,被譽為旗艦級創作者筆電的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當然在細節上有更多令人驚豔的巧思。例如ASUS IceCool Pro散熱系統,搭配AAS Ultra自動抬升7度的設計,不只可以增加30%的氣流通過,有效解決散熱問題,抬升角度更符合人體工學,使用者的手腕和肩膀可以自然放鬆,降低長時間使用所帶來的疲勞感。為了讓創作者在工作上更行雲流水,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加入了一顆實體的ASUS Dial繪圖旋鈕,在自訂義之後可以更貼切符合創作者的使用需求,不管是筆刷、縮放、調整音量等,隨心所欲搭配更順手。

說到疲勞感,除了姿勢不良引起的腰痠背痛之外,眼睛更是首當其衝。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的OLED螢幕,挾帶著自發光性、廣視角、高對比與高反應速度等優點,具備劇院級100% DCI-P3色域,有經過PANTONE®色彩準確度認證的精準顯色,更通過德國萊因/SGS護眼雙認證,在高效能絕美顯色之餘,也降低藍光對使用者眼睛的傷害。更準確地說,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從內而外的每一個細節,完全是為了創作者量身設計而來。

獨到不凡的選擇,才能成就頂尖的創作

「第一眼看到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沒話說就是帥。」,金獎導演許智彥,和金獎音樂製作人余佳倫,不約而同地這麼描述對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的第一印象。視覺設計專業出身的許智彥第一部長片作品《誰先愛上他的》就風光拿下台北電影節最佳劇情長片大獎。而畢業於美國知名音樂學院,柏克萊音樂學院(Berklee College of Music)的余佳倫,回到台灣之後樂於挑戰各種配樂、聲音創作的可能性,《我們與惡的距離》裡低迴而動人的配樂,就是出自余佳倫之手。

Zenbook_Pro_平面素材_許智彥_1_0721
Photo Credit:ASUS

許智彥在研究所時期曾經前往紐西蘭留學,這段經歷讓他徹底體驗到生活才是創作的靈魂。很多時候,當下的感受或許不夠明確,甚至自己也理不清那些無以名狀的情緒和想法。但是隨著時間過去,這些曾經的經歷都變成養分,默默地滋養創作的內容和能量。許智彥那些動人的影像作品,多半是他在生活中默默觀察的累積,所以深刻,所以打動人心,一點一滴將他推向導演的位置。在《誰先愛上他的》之後,2019年推出首部VR電影《舊家》,入圍第77屆威尼斯影展VR非競賽單元、2020年翠貝卡電影節沉浸式作品單元中的Cinema 360項目,以及2020年韓國富川國際奇幻XR單元。2021年和知名編劇徐譽庭合作,推出雙導演電影作品《我沒有談的那場戀愛》。每一部作品,都有著他獨有的溫暖質感。

Zenbook_Pro_平面素材_余佳倫_2_0721
Photo Credit:ASUS

情感細膩悠長的余佳倫,以非傳統音樂科班出身的身份,進入了美國頂尖的柏克萊音樂學院,以音樂製作與錄音工程主修畢業,留美期間曾獲最佳國際學生、最傑出音樂家等獎項。回憶那段留學生生活,從同學到師長,身邊環繞著的都是頂尖人才,興奮、刺激,幾乎令人目眩神迷。「那時的創作很驚人,隨便到任何一個琴房敲門,都可以找到某個樂器的高手來跟你合作。」「所以回到台灣後,我一直很喜歡和不同的創作者合作,享受彼此激盪的過程和結果。」他在2015年擔任《玩弦四度》樂團台灣首張爵士弦樂四重奏專輯的製作人,榮獲第26屆金曲獎演奏類-最佳專輯製作、最佳專輯錄音、最佳專輯及最佳作曲提名,並一舉奪下第六屆金音創作獎之最佳爵士專輯獎。隔年製作的《Semifusa》同名專輯,入圍第27屆金曲獎三大獎項。自2019年起,連續四年入圍金曲獎「最佳單曲製作人」,並以《不開燈俱樂部》拿下第30屆金曲獎最佳單曲製作人大獎。近年開始參與電影《紅衣小女孩》、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等錄音製作,是新一代備受注目的音樂製作人。

作為這個世代頂尖的創作者,筆電是絕不能少的工具之一,讓他們無論在世界的哪一個角落都能自由工作,零時差記錄任何靈光閃現的內容,更別提在疫情的衝擊下,和所有合作夥伴保持順暢的溝通,交換工作成果。

最挑剔的眼睛和耳朵,也無法抗拒的絕佳使用體驗

強大的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正好符合兩位金獎創作者在工作上的種種需求。「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的螢幕真的很棒,畫質清晰而且顏色準。」這次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所選擇的OLED螢幕,具備同級產品中最佳色域,顯色能力可達100% DCI-P3廣色域,比一般LCD的可顯色範圍還要超過33%以上。OLED還有一個對影像工作者來說很重要的特色,就是它在播放較黑的畫面時,可以更多層次的展現細節,看起來更加清晰。OLED的反應也比一般LCD螢幕快,在畫面內容高速移動的時候,比較不會有殘影的感覺。以上特色,對最在乎影像細節的導演來說,是相當重要而且實用的功能。

Zenbook_Pro_平面素材_許智彥_5_0721
Photo Credit:ASUS

另外,螢幕的觸控功能也是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的一大特色,靈活、精準而且觸感絕佳,余佳倫特別大力推薦:「以前我要用滑鼠拉一些效果鍵,其實很痛苦,現在不用另外接平板就可以做到,很有效率。」

Zenbook_Pro_平面素材_余佳倫_4_0721
Photo Credit:ASUS

「還有聲音我也很喜歡,有層次但是不會突兀,聽起來很輕鬆。」對導演來說,影片中的各種聲音,包括音效、配樂的搭配等,和視覺呈現同樣重要。許智彥很喜歡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的清晰音質,有時候甚至不需要特別接耳機,也可以聽清楚影片中的聲音細節。

既然說到了聲音,當然也要來聽聽專業音樂人余佳倫的意見。耳朵最挑剔的他表示:「沒有辦法不佩服這六顆無失真音效的喇叭。」華碩電腦搭載世界一流音響製造工業頂級品牌Harman Kardon的認證喇叭幾乎已成標配,在1953年創立Harman Kardon的Dr. Sidney Harman與Bernard Kardon,本身熱愛音樂與藝術之美,對音質的表現有十分嚴苛的標準。這次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使用了六顆Harman Kardon認證喇叭,搭配最新的Dolby Atmos®環繞音效,在音樂播放時展現低音沈穩、中音清晰、高音爽朗的效果,專業使用上也毫不遜色。讓對音質有十分嚴苛標準的余佳倫,對此聲音表現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在這次體驗的過程中,許智彥和余佳倫,以及新媒體設計叁式,以靈感、探索、對話、實踐為主題,用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共同創作了多組NFT,成果如何令人十分期待。

Zenbook_Pro_平面素材_三位合照_1_0722
Photo Credit:ASUS

除了強大,它還很美

不只超強效能,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還獲得iF Design Award 2022、2022 Red Dot Product Design Award,設計界的兩大國際獎項肯定。許智彥特別分享了他從iOS系統轉換到Windows的感覺。因為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呈現了工藝和藝術的完美結合,從內到外都帶給使用者絕佳感受,「即使過去都是使用iOS系統,但這次轉換對我來說幾乎沒有障礙。」許智彥很真誠地表示。頂尖設計工藝,成就了一台不平凡的筆電,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是金獎導演與音樂製作人在創作上的最佳夥伴,也是陪伴未來的你,將靈感化為現實的不二選擇。

必用圖片
Photo Credit:ASUS

了解更多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


【ASUS Zenbook Pro創作者之夜 - 跨界共創分享會】

華碩將於9月17日邀請電影導演許智彥、音樂製作人余佳倫與叁式創意總監曾煒傑,與您一起面對面,分享共創實驗計畫「21天」的幕後故事、日常靈感捕捉與創作成果,歡迎報名共襄盛舉,前來體驗最新的創作者筆電ASUS Zenbook Pro 16X OLED,還有機會獲得「ASUS Zenbook Pro共創實驗計畫-限定版NFT」與精美好禮!

時間:09 / 17 (六) 18:30 - 21:00
地點:松山文創園區 台北文創大樓6樓多功能廳F廳(臺北市信義區菸廠路88號)
活動報名:https://twasus.site/bE8Ka(本活動為免費報名,限額60人,額滿為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