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DF專訪】《事件現場製造》導演許哲瑜:以3D建模「還原」1984年江南案,探討台灣的集體政治潛意識

【TIDF專訪】《事件現場製造》導演許哲瑜:以3D建模「還原」1984年江南案,探討台灣的集體政治潛意識
Photo Credit: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事件現場製造》以3D建模「還原」1984年江南案事發經過,當時開槍殺死美籍台裔作家江南(劉宜良)的殺手、同時也是電影製片人和黑道大哥的吳敦,親自口述現場狀況,帶觀者回到歷史情境。在這次採訪中,許哲瑜將逐一揭露本片的創作概念與拍攝點滴。

《副本人》與《事件現場製造》皆使用3D掃描及翻模的方式「拷貝」主角或「製造」事件現場,導演想要透過技術表達什麼想法?過程有遇到什麼困難嗎?

對我來說,技術不僅是能夠再現故事或具象化想法的「工具」,更希望除了「工具」這項功能之外,也能強調它本身的政治性和倫理性,這是我一直在拍攝的主題。所以技術同時是媒介,也是我想要去討論的對象,從實驗的過程中去思考技術本身。

困難比較多是技術性的,對於3D建模我其實是門外漢,就得不斷和後期團隊討論,且有些對於影像上的品味與想像其實很難透過溝通表達出來。所以只要涉及技術部分,我都會特別緊張。事實上,我不希望它太好看,希望有點瑕疵,我就可以從這些瑕疵裡去思考對影像的感受。

像片頭本來並不是翻錄螢幕建構出的影像,而是後期製作團隊直接幫我做成一個動畫,很好看、很精緻,可是這個動畫對我來說就失去了「鑑識」的影像感,更可以說失去了把它構築起來的這個影像感。現在的呈現,影像不一定好看,對我來說卻很有強度,這正好是整部片的宗旨。

《事件現場製造》劇照03
Photo Credit: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提供
《事件現場製造》劇照
  • Q:導演透過工具與技術遊走於真實與虛構間,您對於兩者的關係有什麼想法?

我在研究所時看到一則《蘋果日報》的動新聞,後來才發現新聞的主角是我的高中同學,那時對我來講是一個衝擊,好像虛擬動畫入侵現實的感覺。

電影剛發明時,觀眾會被火車進站的畫面嚇到,現在看烏克蘭戰爭的影像雖然也會嚇到,但那個「嚇到」是一種想像,影像本身已經不像過去具有那樣的強度。

我思考自己被動新聞嚇到的原因是什麼,便想到動畫戰爭紀錄片《與巴席爾跳華爾滋》(Waltz with Bashir),當真實和虛構的影像混在一起,讓觀眾沒有辦法區辨是真是假的時候,我感覺似乎比較容易有強度。

2018年拍《穿顱透寫》時,我們訪談了新聞動畫的分鏡師,他們的SOP是要在拿到新聞的兩小時四十分鐘內上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要完成動畫,不得不透過資料庫的方式去製作:依據當事人的性別、年齡等特徵形象找到相似的角色製作動畫。

有趣的是,做動畫的目的原本是再現當事人,但實際操作會變成「它不僅是那個當下的當事人,也可能是明天的當事人」,三個月後又是另外一個身分,這給了我「數位替身」的想法。

  • Q:《事件現場製造》是導演參與兩年制的法國國立當代藝術工作室(Le fresnoy)第一年的計畫,能否分享第二年的創作計畫?

第二年正在製作的作品跟炸彈客有關,炸彈客在歐洲是比較敏感的議題,但對於炸彈客的另外一面──所謂強硬份子的討論也是相當細緻的。

比如說像賓拉登,一般最多會討論到美國等政治性的問題,但實際上這種強硬份子團體還有很多,像是日本赤軍跟日本學生運動的關聯就非常緊密,即使到現在日本還是有很多知識份子是赤軍的追隨者。我可能會試著從台灣的炸彈客去討論這個題材。

《事件現場製造》導演許哲瑜_2
Photo Credit: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提供

影展資訊

  • 名稱:第13屆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 時間:2022年5月6日至5月15日
  • 地點: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台北京站威秀影城、光點華山電影館、台灣當代文化實驗場C-LAB
  • 《事件現場製造》影片介紹及場次請點此
  • 更多詳情請點官方網站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