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溝通分析心理學經典2【人生腳本】》:童年性騷擾事件與「小紅帽」腳本的關聯

《溝通分析心理學經典2【人生腳本】》:童年性騷擾事件與「小紅帽」腳本的關聯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溝通分析、腳本分析心理學大師艾瑞克・伯恩帶領我們看見自己的人生腳本──看見父母養育的影響、看見歷代親屬的腳本關聯、看見內心深處不斷誘惑我們做出錯誤決定的聲音……唯有學會與「父母自我」和解,才能跳脫「悲劇性」的人生結局。

文:艾瑞克.伯恩(Eric Berne)

神話和童話:看似誇張的故事,卻映照著真實的生活

最初及最原始的腳本,稱作「原始草案」(primal protocol),是孩子很小的時候在腦中構建的。那時,除了直系親屬外,他幾乎沒有接觸過其他人。我們猜想,父母對那時的孩子來說一定就像擁有魔法的巨人,彷彿是希臘神話中的男巨人、女巨人、食人妖及蛇髮女妖。孩子之所以會有這樣感覺,是因為父母比他們高三倍,大十倍。

隨著孩子長大,他們愈來愈複雜,生活由刻板變得充滿趣味。此時,孩子將根據對新環境的感知,第一次開始修改腳本。修改的根據是母親唸給他聽的童話故事和動物故事,後來則根據自己閒暇時所讀到的故事,孩子可以讓自己在這些故事中自由想像。故事中的人物對他們來說就和父母一樣具有魔法,但是不像父母的影響那麼大。

故事提供孩子一整套全新的人物,以供他們在想像中扮演各種角色:動物王國中的動物都有自己的性格,熟悉的角色包括熱心的玩伴和朋友,因為害怕或聽到、看到某些東西而逃跑的傢伙,還有孩子聽說、讀到,外加想像出來有某種特殊能力的怪獸。孩子想像的人物也可能來自電視,就連廣告都能激發這個年齡的孩子的想像。此時最糟糕的情況是沒有書、沒有電視,甚至沒有母親,不過就算孩子看到一頭乳牛,也能將其假想成某種怪物。

也就是說,在腳本發展的第一階段,兒童把身邊的大人當作具有魔法的人,並相信這些人有時候可以變成動物。在腳本發展的第二階段,他們只是將人的某些性格賦予到動物身上,這種傾向在某些人身上會一直持續到成年,孩子相信馬、狗、海豚也具有人一樣的性格。

第三階段是青少年時期,孩子再次修訂腳本以適應當下的現實。他們期望自己的世界依舊充滿趣味、熠熠生輝,但是這種感覺有時候需要毒品來裝飾。隨著時間推移,孩子愈來愈接近現實。所謂現實,就是周圍的人或事真的按自己的期待做出反應。幾十年後,孩子終於做好告別演出的準備。這個告別演出是最重要的,治療師的責任就是修正它。

下面是一些例子,列出了神話、童話與人類生活的相似之處。溝通分析的視角可以良好詮釋這些故事。後面講的火星人的故事,延續了前一個故事,是心理遊戲與腳本分析師更客觀看待人類生活時所揭示的祕密。火星人馬里奧來到了地球,回到火星後,他需要如實報告地球的樣子,而不能根據地球人說了什麼來報告,也不能按照地球人期待他如何理解而進行報告。馬里奧不聽人們說的大話、不看各種表格資料,也不聽人們如何描述他們的行為,只是觀察人們真正在做什麼,以及對彼此做了什麼。

(中略)

接下來是我們更為熟悉的故事。這個故事包含了以上大部分的溝通,只是順序有些不同。這個故事選自英國作家安德魯.蘭(Andrew Lang)與格林童話的版本。孩子從很小就開始聽這個故事,幾乎所有英語系國家以及部分非英語系國家皆是如此。通常,這個故事能激發孩子的想像力:

從前從前有一個可愛的小女孩叫「小紅帽」。有一天,母親要她穿越樹林,送一些食物給外婆。半路上,小紅帽遇到了一隻誘惑她的大灰狼,牠覺得小紅帽會是一頓美味的餐點。大灰狼告訴小紅帽不要那麼嚴肅應該開心一點,不要去想送食物給外婆的事情,而是注意周圍的野花、採花。當小紅帽高興的採花時,大灰狼到了外婆家,把外婆吃掉了。當小紅帽抵達時,大灰狼假扮成外婆,邀請小紅帽一起躺到床上。

小紅帽照做了,同時發現外婆有很多奇怪的地方,於是,小紅帽想這到底是不是外婆。大灰狼開始試著打消小紅帽的疑慮,然後把她吃掉了(很顯然,大灰狼吃小紅帽的時候並沒有咀嚼)。然後,獵人來了,剖開了大灰狼的肚子,救出了小紅帽和外婆。之後,小紅帽高興的幫獵人在大灰狼的胃裡裝滿了石頭。有些版本中,結局是正當大灰狼要吃掉小紅帽時,小紅帽大喊救命,然後獵人來了,用斧頭殺死了大灰狼。

在這個故事中,同樣有一個誘惑的畫面,也就是狡猾的動物引誘無知、喜歡採花的女孩「誤入歧途」。這隻動物喜歡吃小孩,但是結局卻是自己胃裡被裝滿了石頭。和阿密摩涅一樣,小紅帽也被使喚幫忙,然後半路遇到了大灰狼、遇到了麻煩,最後與拯救者關係親密。

火星人對這個故事提出了幾個有趣的問題。姑且假設這個故事是真的,包括會說話的大灰狼,雖然火星人從來沒有遇過一隻這樣的狼。關於發生的事,火星人想知道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以及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什麼人身上。接下來,就是火星人對此事的一些想法。

火星人的反應:分析小紅帽故事中的溝通模式

「有一天,小紅帽的母親要她穿越樹林,送一些食物給外婆。半路上,小紅帽遇到了一隻大灰狼。」

是什麼樣的母親,會讓一個小女孩進入一座有大灰狼的森林?母親為什麼不自己送去或者和小紅帽一起去呢?如果外婆真的那麼無助,為什麼母親會把她獨自留在遙遠的小屋裡呢?但是假如小紅帽不得不去,母親為什麼不提醒小紅帽不要停下來和大灰狼說話呢?這個故事清楚顯示,從來沒有人告訴過小紅帽森林很危險。沒有任何母親會愚蠢到忘記把危險告訴孩子,因此,小紅帽的母親不是不關心女兒身上會發生什麼事,就是甚至想要拋棄女兒。

也沒有小女孩會那麼愚蠢,她怎麼會看著狼的眼睛、耳朵、爪子和牙齒,仍然認為那是外婆呢?小紅帽為什麼不逃離外婆的房子,跑得愈快愈好呢?小紅帽把石頭放到狼的胃裡這件事也沒有太大意義。無論如何,一個頭腦清楚的小女孩在和大灰狼說話之後,都不會停下來採花,而會對自己說:「那個渾蛋想要吃掉我的外婆,我必須趕快找人幫忙!」

就算是外婆和獵人,也有可疑之處。如果把故事中的人物當成真實生活中的人物,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腳本。從火星人的角度來看,我們可以看到他們的個性與腳本多麼吻合:

【角色1】 母親:母親明顯是想「意外的」失去女兒,或者至少希望在事情發生後說:「這不是太糟了嗎,如今你想在一個沒有狼的公園裡走走都不行⋯⋯」等。

【角色2】 大灰狼:不去吃像是兔子之類的動物,而去吃人,這明顯太過分了。大灰狼應該知道這不會有什麼好結果,因此,牠絕對是想自找麻煩。大灰狼顯然讀過德國哲學家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或者類似尼采之人的著作(如果大灰狼會說話,還能在帽子上打蝴蝶結,那麼這隻大灰狼絕對會讀書),牠的座右銘絕對是「危險的活著,輝煌的死去」之類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