孵化大團各憑本事,多元樣貌的高雄音樂展演空間

孵化大團各憑本事,多元樣貌的高雄音樂展演空間
Photo Credit:高雄流行音樂中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Live House」乘載著許多音樂產業的重要文化。本篇採訪岩石空間、百樂門酒館、洛克音樂及藍色狂想等長期駐紮在高雄的展演空間;透過經營者親口分享,讓我們一睹高雄多變且元素豐沛的音樂文化。

表演者、觀眾、經營者都是Live House中成就完整表演不可或缺的一塊。表演者的感染力,聽眾的互動,特定如Mush Pit等聆聽回饋,構築了整個空間特殊的氛圍,形成重要的音景。

除了看表演,創作者從Live Houe累積實力,聽眾能在場域中找到同好,發掘更多自己喜歡的音樂,甚至和喜歡的創作者交流。有趣的是,經營者經常是許多音樂人的孵化器;這些都是Live House帶給音樂產業非常重要的意義。

高雄Live House樣貌多元,受眾分流互利共生

紀老師是高雄知名樂手,也有爵士樂團「Super Band」。注意到國外總是有Live Band餐廳可以讓樂手有固定演出的平台,喜歡音樂的人也有地方可以享受美食和音樂,但台灣並沒有這樣的文化,所以和哥哥一起打造了全台灣第一間Live Band餐廳「藍色狂想」。

一開始是在林泉街的小空間,但為了讓樂迷有更舒適的聆聽環境,樂手也能盡情表演,於是紀老闆又尋到現在五福路這個店址,盛大開張了「藍色狂想」Live Band餐廳。後來竟帶起全台經營Live Band餐廳風潮,藍色狂想也曾經開到四家分店,身為樂手的紀老師,跨足經營如此成功。紀老闆說:「就是每個環節都要用心。」

紀老師對細節十分用心,總在會後跟樂手討論如何讓表演更加精采,也會不斷優化舞台的佈置,讓在藍色狂想看表演真的很有感覺。
並且從家具的挑選、牆壁的手繪和餐點都有要求監督。「許多人都知道這裡有很好的表演,但沒注意到藍色狂想的食物也是非常好吃。」紀老師哈哈大笑的說。

image2
Photo Credit:高雄流行音樂中心

同樣營運有道的洛克音樂,老闆洛克頗通品牌建立。以洛克為名分別成立了樂團、樂器行以及音樂空間,多角化發展且都營運得宜。這是因為本身已經在義大世界行銷部習得一身功夫:「我媽跟我說,做任何事情前,都要先顧好肚子。」依教奉行的洛克,遂能藉由音樂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

相對於產業新秀洛克,岩石空間的二中就是高雄音樂空間的重要啟蒙者。高雄重要音樂空間幾乎都由他所推動,從ATT、Join us、客廳到岩石都有他的身影,從20幾年大環境對Live House極度不友善就耕耘至今。對於為何願意持續付出,二中老師笑著說:「我只是覺得有事情沒做完。」

百樂門酒館的阿昌自己有個一點生台語樂團,從表演到空間老闆,阿昌說確實要費盡很多心思,但就是因為從事的是自己喜歡的產業,所以遇到創業的困難就更願意去承擔跟突破。好比2021年的三級警戒,餐廳酒館生意蕭條叫苦連天的時機,反而是阿昌重新觀察自己生活的機會。

「開店之後生活會變得很制式,每天就事開門營業打烊關門,其實不知道自己在幹嘛。疫情不能營業,反而能好好看看自己的生活,並思考還能做甚麼。有一種找回初心的感覺。」

搖擺的藍色狂想,生猛的百樂門,嬉皮的烏托邦岩石以及輕鬆的洛克音樂。迥異的風格讓他們在營利上並不互相衝突,因為表演者會選擇適合自己調性的空間演出,所以受眾並不牴觸。相反的,音樂空間的多元性會讓觀眾更願意走入場館,對大環境的成長更有所助益。

不會離開高雄追求夢想,因為我的夢想就是讓高雄被看見

資源北重南輕是事實。即使如此,所有的經營者都未曾想去過北部發展。「因為高雄實在是太爽了。」阿昌大笑著說。

步調輕鬆、陽光普照,是所有經營者對高雄的感受。他們都成功在高雄活出自己,過著喜歡的生活,因此並不需要去北部爭取甚麼。不僅音樂空間,洛克更經營直播平台,代理超過50位直播主,其中多數以音樂創作為主。線上線下都不斷增加讓新興創作者被看見的機會。

作為Live Band餐廳火車頭的藍色狂想,除了不斷邀請許多北部樂手南下演出,讓高雄聽眾有更多聆聽選擇。更是用心培育爵士樂手,除了會和樂手們討論每次表演如何更進步,同時還會持續觀察如何讓樂手有更好的表演體驗。例如爵士鼓前面的風鈴,就是偶然發現開演前先刷過風鈴的聲音,很能帶動觀眾的情緒,而特意裝設的。

20年前就從新竹來的的二中,提到高雄並沒有現在這麼發達,但有一種歡迎各種事情發生的活力。「就覺得,我想做的事情都可以在這裡做。」二中就定居了下來,陸續經營了音樂行、錄音室到今天的音樂空間,甚至還在籌備未來的木箱鼓教學。在高雄開展著更多可能。

關於高雄的未來想像,阿昌說:「這不是我能掌握的。場館該做的就是服務樂手、服務聽眾。」阿昌分析道:「有些樂團會想把創作、行銷、包裝都攬在自己身上,反而顧此失彼。其實音樂產業應該要像個同心圓一樣,以樂手為核心,各個職位在正確的位置上一起運作。而場館就是當一個好的平台,去了解觀眾和樂手的喜好,然後提供。」

在音樂產業上能見度低於北部,二中的觀察是出自於創作者心態。「高雄從過去到未來,有才華的人真的很多,完全不輸其他地方。問題在於高雄樂團比較專注在把音樂做好,忽略了行銷宣傳。」所以除了音樂空間,二中老師也是錄音師,許多知名樂團如糜先生、Leo王第一張作品都是從他手上誕生。「我的原則就是做別人不要做的事。」高雄從不缺乏優秀的表演者,因此比起創作,二中老師給自己的定位就是藉由錄音、Live House讓這些才氣縱橫的創作者能多被看見、聽見。

高雄流行音樂中心出現,期盼共構音樂產業

同時是高雄的董事的紀老闆,當然會希望高流用音樂來豐富市民的生活。「奉獻自己在音樂空間的經驗,來回饋給大家,這是當然的了。」而洛克就住在愛河邊,看著高流從無到動工,從鷹架搭建到現在開幕營運。「身為高雄人當然對高流有期待。高流蓋的這麼漂亮,希望能讓市民們更有意願走進音樂空間。」

高流的LIVE WAREHOUSE在岩石附近,小庫的容納人數也接近,二中提到自己需要在營運上更有特色來迎戰。但其實空間風格迥異,牴觸範圍也不大。若是高流能讓高雄音樂的娛樂習慣建立,對大環境反而是件好事。

各有特色的Live House,加上能容納約六千人的海音館,如今高雄的場館產業可說非常完整。阿昌認為高流背負著讓市民更加了解音樂產業的任務。「其實高雄每天都有很多很棒的活動在發生。但高雄市民在音樂娛樂習慣還在發展,因此有高雄市民不一定能接收甚至接受這些活動。」另外,人才的培育也會是高雄另一個支線任務。「音樂產業不是只有歌手,其實現在樂團也會有自己的燈光師、錄音師。」產業人才如果足用充沛,產業也能更穩健,其實也能讓消費者的接受度更高。

呈現音樂產業的多元,及人才培育,是經營者以自身觀察出發,期盼高流能以大型場館的位置執行的任務。也期盼大型流行音樂中心的道來,能夠活絡音樂和高雄在地的關係,讓高雄充沛的流行音樂能量,真正融入市民的生活。

看更多《高流WAVES》報導:https://kmc-waves.tw/home.php

本文由「高雄流行音樂中心」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審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