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晚清的影像敘事(上):身為洋務運動領導人,李鴻章對於「洋玩意兒」抱持相對開放的態度

關於晚清的影像敘事(上):身為洋務運動領導人,李鴻章對於「洋玩意兒」抱持相對開放的態度
Photo Credit: 美國國會圖書館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立體照片的存在感在攝影史不容小覷。近代攝影術及光學演進,乃至當代AR、VR顯學,從平面、立體錯覺,再到虛擬實境的進程,說明了人類探索視覺界限的好奇心從無極限。

文:張維晏

照片中,她們裹著厚實的寬襟大袖長袍,一派標準旗裝,服飾上綴有鮮明精巧的繡花兒,盤著被稱作「二把頭」的代表性旗髻,兩側簪了高調頭花,腳踩高高的花盆底鞋(旗鞋)。

愣一看,像極了當代清宮劇劇照!不過,圖中婦女們的臉上可沒嬪妃宮女的雍容閒適。她們顯得相當平實、接地氣,扳著悄無聲息的疲態與愁容。【圖1】

e59c961efbd9cjames-ricaltonefbc8ce3808ae
Photo Credit: 美國國會圖書館藏
【圖1】利卡爾頓,《戴著典型的頭飾的一群滿族婦女》,1900年,立體照。

事實上,這些婦女都是滿族基督徒。她們在八國聯軍北平(北京舊稱)受圍困時,從倫敦教會數百個避難據點被帶走。當時教會所屬的學校與教堂皆因戰火毀於祝融。據攝影師本人記敘,她們身處的地點原是一位義和團領袖的老家,後來被教會和無家可歸的難民所佔據。[1]

《戴著典型的頭飾的一群滿族婦女》(A group of Manchu women with typical head-dress at the London Mission, Peking, China),由兩張相同內容,但角度稍微偏移的照片並置而成;照片攝於1900年,時值重大歷史意義的世紀之交。此作由美國攝影師利卡爾頓(James Ricalton, 1844-1929)所拍攝。

利卡爾頓原本是位教師,後來在1891年毅然辭去教職,轉行成為一名專業攝影師、戰地記者,並在1900年左右踏上了中國這塊土地。1899年至1901年間,中國發生了義和團運動,那時,他甫結束在菲律賓群島一整年的行程。

菲律賓當時正試圖藉「美西戰爭」(Spanish-American War)脫離西班牙三百多年來的統治,以訴求獨立,然而美方在擊退西班牙後卻以2000萬美元取得菲律賓主權,受到菲律賓人民強烈反彈,革命軍因而與美軍宣戰,此為「美菲戰爭」(1899-1902)。

人在菲律賓的利卡爾頓身處前線,他在呂宋、班乃島及宿霧拍攝了幾近一千九百多張底片,內容涵蓋了戰爭、生活和產業景觀,是位多產的(戰地)攝影師(記者)。

利卡爾頓留下的大量立體照(stereograph),必須藉光學儀器「立體鏡」(stereoscope)來觀賞。【圖2】透過立體鏡,能使兩張略微差異的圖片在視覺上合併,從而使平面圖像產生3D般立體效果。它們是最早的3D影像先驅。

1651139010524
Photo Credit: 美國國家美術館藏
【圖2】該圖為美國藝術家卡爾・伯格尼斯(Carl Buergerniss,1877-1956)所繪之老霍姆斯在1860年設計的立體鏡。伯格尼斯,《立體鏡》,1940年代,水彩、石墨、色鉛筆,36.5 × 45.6公分。

最初,「立體鏡」是由英國維多利亞時代博學的科學家及發明家惠斯登爵士(Charles Wheatstone, 1802-1875)在1832年發明,並於1838年首次發表。其論文〈對視覺生理學的貢獻。第一部分。關於雙目視覺的一些顯著且迄今為止未被觀察到的現象〉[2]中,詳細闡述立體鏡的成像原理,並說:

當原本打算由右眼看到的圖形被放置在立體鏡的左側,而原本打算讓左眼看見的圖形被放置在其右側時,會產生一種非常奇特的效果。能見到一個三維圖形,如前述浮雕中所見那樣顯著,但它的形態與圖紙位於適當位置時所看到的形態不同。[3]

就在惠斯登發表其立體鏡研究後,隔年(1839)法國攝影家達蓋爾(Louis Daguerre, 1787-1851)便因發明了「達蓋爾銀版攝影法」(Daguerreotype),並宣告攝影的誕生而為人所知;與此同時,英國攝影先驅塔爾伯特(William Henry Fox Talbot, 1800-1877)也向皇家學會提出利用光在紙上成像的相關研究。某個程度來說,攝影史搭著光學(Optics)的列車在人類科學文明軌道上疾駛著。

立體鏡與立體照在1850年代左右開始蔚為流行,很快地在19世紀50、60年代形成風潮。【圖3】美國醫生老霍姆斯(Oliver Wendell Holmes, 1809-1894)就曾在〈立體鏡和立體照〉(The Stereoscope and the Stereograph, 1859)中談到:

立體鏡是一種使表面看起來立體的儀器。所有透視和明暗處理得當的圖片,或多或少都有立體感;但是通過這個工具,這種效果被相當地強化,以至於產生了一種現實的表象,這種表象以其表面的真實性欺騙了感官。[4]

我們正在將立體鏡視為討喜的玩具,並將照片視為一種迷人的新奇事物。……[5]

1651139157245
Photo Credit: 美國國會圖書館藏
【圖3】封面圖上的女士正使用一種稱為「Brewster-type」的立體鏡觀賞立體照片。《加利福尼亞風景瑰寶:由驗光師Lawrence & Houseworth拍攝及出版的景觀圖錄》封面,1866年,版畫

繼19世紀中期一系列西方列強的侵華行動(鴉片戰爭及諸多不平等條約)後,1900年八國聯軍挾雷霆之勢,再次把屹立千年東方古國的尊嚴啃食殆盡。

他們高舉鎮壓義和團之亂的旗幟,張揚地入主帝都。即使各國心懷鬼胎,但卻擁有一致信念──必須讓這個驕傲的帝國臣服於(西方的)文明與理性之下。

隨軍攝影師們充當了戰地記者的角色,「攝影」成為列強炫耀「勝利」、「成就」、「遠征」的直觀紀錄與政治工具。過去,初代赴華西洋攝影師,如菲利斯比托(Felice Beato, 1832-1909)和約翰・湯姆生(John Thompson, 1837-1921)等,數量與活動範圍都相當有限,同時攝影術剛萌生不久,對於技術與工具的掌握仍有很多阻礙。

到了利卡爾頓,攝影自發展以來已逾一甲子多。隨著更多開港、禁令解除、相機革新,以及歐陸環遊世界風潮方興,各類型「攝影師」來華,他們有的是旅人、有的受雇於軍方或媒體,甚至有些士兵或業餘人士自己也擁有相機。[6]

《皇太后處理外國事務的顧問,總理衙門的成員》(The empress dowager’s counsellors in dealings with the powers – members of the Tsung-li Yamen, Peking, China)【圖4】透過鏡頭無聲地傳遞著清帝國政經局勢的轉變。

圖中官員隸屬總理衙門,前方坐著一位翻譯官。這是一張極具報導性構圖的攝影作,為強調晚清官員服飾的特殊性(頂戴花翎),人物位置編排實際上乃攝影師有意為之。


猜你喜歡


俄烏戰火後的危機!台灣天然氣10%缺口 中油準備好應戰了嗎?

俄烏戰火後的危機!台灣天然氣10%缺口 中油準備好應戰了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天然氣被國際視為最佳橋接能源,台灣也計畫將燃氣發電佔比調升至50%、燃煤降至30%、綠能提高至20%,以完成2025年非核家園之能源轉型目標;然而台灣天然氣幾乎全仰賴進口,若要提高燃氣發電配比,勢必要增加氣源購置,並確保原料能穩定輸入。

氣候快速變遷、全球暖化劇烈,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巴黎氣候協議》主張各國政府應減少碳排、調整能源配比,以逐步朝向100%再生能源發電的綠色未來。天然氣被國際視為最佳橋接能源,台灣也計畫將燃氣發電佔比調升至50%、燃煤降至30%、綠能提高至20%,以完成2025年非核家園之能源轉型目標;然而台灣天然氣幾乎全仰賴進口,若要提高燃氣發電配比,勢必要增加氣源購置,並確保原料能穩定輸入。

經濟部統計台灣天然氣進口比例,分別是澳洲約32%、卡達約25%、俄羅斯約10%。適逢今(2022)年3月中油與俄簽約供氣合約期滿,也因俄國總統普丁宣布「不友善國家」須以盧布購買天然氣,中油表示將不會與俄羅斯續約,現貨氣將採機動性購買,由不特定國家作為供應替代方案;然而,不指定氣源又想隨時找到符合的供貨量、熱值與船期安排來購買,供氣真能唾手可得、穩定無虞?外界都在熱切關注。

綜觀國際天然氣進出口趨勢,澳洲東部新興煤層天然氣(Coal Seam Gas,簡稱CSG)出口量持續成長,70%輸出至日本、韓國、中國等亞洲多國市場,使澳洲仍坐擁世界最大液化天然氣供應國寶座。傳統天然氣是由不透水岩石覆蓋的多孔砂岩地層中取得,氣體透過浮力經氣井移動至地面,無需抽取,但隨蘊藏量下降,需要由非傳統天然氣來補足。過去CSG熱值低,且技術未臻純熟、用水量高、恐有污染風險而無法量產;如今技術革新,能夠利用壓力變化來取得吸附於煤質基中的天然氣,同時用水量少,不致消耗澳洲珍貴的水資源,且鑽井成本比傳統多孔砂岩層天然氣低廉許多。

為供應出口所需,澳洲東岸的傳統天然氣儲量面臨枯竭窘境,未來5-7年須倚靠昆士蘭州內超過85%的大型CSG庫存,來支持生產量能,轉換為液化天然氣(Liquefied Natural Gas,簡稱LNG)滿足外銷需與其國內市場需求。澳洲政府也正擴大天然氣運輸管道佈建與效能,將北部與東部市場連接,並開發更多氣田,強化天然氣現貨供應力。我國雖然與澳洲簽約購置天然氣,但大多與西澳地區供應商交易,未與東澳產業締結合作關係,少了對新興氣源的探索,十分可惜。

對於俄羅斯「斷氣」解方,亦有增加卡達進口之呼聲,但中東區域局勢不定,恐對氣源供應造成嚴重影響。美國於1984年將伊朗列為恐怖主義國家,而沙烏地阿拉伯等中東鄰近國家也因伊斯蘭教派立場分歧,與伊朗對立,其友好國卡達也遭受波及,與多國失去外交關係,被施以經濟與交通封鎖,天然氣出口風險極高。已有烏俄戰爭作為前車之鑑,中東長久以來政局動盪,只怕危機一觸即發,造成台灣氣源將出現更大的缺口。

當亞洲國家紛紛採買東澳LNG,台灣進口澳洲LNG卻僅限於西部、尋找隨機氣源現貨氣供發電使用,不僅錯過購置先機,更難保充足貨源。東澳天然氣在國際間炙手可熱,但中油是否已準備與東澳廠商發展堅實合作關係、入手穩定氣源未雨綢繆、深化與澳洲經貿交流?除了深思熟慮,也須儘速展開東澳天然氣採買計畫,才可確保燃氣供電原料充沛、穩健能源轉型進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