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佩萱《擁抱你的內在家庭》:如果你內心有許多部分,那麼你到底是誰?

留佩萱《擁抱你的內在家庭》:如果你內心有許多部分,那麼你到底是誰?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每個人的本質都充滿愛與智慧,只是「部分」的情緒將你的本質暫時遮蔽,而IFS將會幫助你展露深埋在心的真正自我,用「自我」回應外界,並讓你在各種人際關係中都能感到舒服且自在。

文:留佩萱

進到「自我」,成為內在家庭的領導者

我們內心除了有不同「部分」(parts)外,還有一個「自我」。當你的內在部分能夠暫時跟你分離,剩下的就是你的存在、你的本質。

讀到這裡,你可能會感到疑惑:如果我內心有這麼多不同部分,那麼到底哪個才是真正的我?我到底是誰?

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而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想先介紹內在家庭系統治療(IFS)模式是怎麼建立的。IFS的創辦人里查.史華茲博士(Richard Schwartz)當初是從個案身上聽到他們談論自己內心的不同部分,而建立這個治療模式。

好的壞的,每個部分都是重要的

一九八○年代,史華茲博士是一位剛畢業的家族治療師。不同學派的治療師對於如何做心理諮商有不同觀點,家族治療的訓練過程告訴他,個案的問題源於家庭成員之間的關係議題。所以,相較於一般治療師把重點放在個案的內心,家族治療師會把家庭當作系統來看待,認為改變了系統中的人際關係,就可以解決個案的問題。

當時史華茲博士治療許多患有厭食症和暴食症的個案,但是卻發現即使改變了和家庭成員間的關係,他們飲食失調的行為還是沒有改變,這讓史華茲博士非常受挫,於是他開始詢問個案:你和家人間的關係已經改變了,為什麼還繼續卡在這些行為中?

然後,他開始聽到個案們談論來自內心的不同聲音,個案們用「部分」(parts)這個詞來形容內心的不同聲音和想法,就好像是他們內心住著不同人。譬如一位女性個案黛安說,有一部分的她很悲觀,不斷說:「妳做什麼都沒用,不可能會好的!」;另一部分的她覺得很羞愧、自己很糟糕;以及,她內心還有另一部分對於悲觀感到很憤怒。

史華茲博士對於個案的內在聲音非常感興趣,家族治療的訓練讓他習慣用系統角度去看待成員間的關係,於是他也開始用系統角度去理解內在部分——就如同家庭成員會吵架,他發現這些內在家庭成員也會吵架、有爭執。

史華茲博士開始請個案和他們的內在部分對話,而讓他訝異的是,許多個案真的能夠和心裡的內在聲音對話。譬如史華茲博士請黛安問她的「悲觀」部分:「為什麼你要讓我這麼無助?」而「悲觀」回答:「我讓妳悲觀,妳就不會保持希望,這樣才不會受到傷害。」

原來,這個「悲觀」部分,是想要保護黛安。史華茲博士發現,每一個內在部分,都是想要保護我們。

唯有真的願意走進內心世界,才會知道裡面有什麼

讀到這裡,邀請你暫停一下,閉上眼睛做幾次深呼吸,把注意力放到你的內心世界——現在你覺察到哪些情緒、想法、反應呢?請在筆記本寫下你的觀察。

如果有一部分的你對於「跟內在部分對話」感到非常困惑,你一點都不孤單,我也是。

不只是我,史華茲博士當時聽到個案談論內心不同聲音、還能跟內心不同人對話時,他非常恐懼擔憂,認為他的個案們是不是「瘋了」。直到後來他開始嘗試進到自己內心,發現:原來他內心也住著各種不同人格。

二○一五年我開始學習IFS,當時我被IFS吸引,但也同時充滿困惑和懷疑。我高中和大學都念三類組、沒有宗教信仰、凡事要有科學佐證、我只相信眼睛看得見的東西。

當時「內在小孩」的概念對我來說就只是一種「比喻」,我可以「想像」我在跟他們說話,但是IFS卻說這些內在部分會回話,讓我無法理解——如果他們會回覆,並且這些回應不是我捏造出來的,這樣表示他們是真的?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我的內心真的有不同人格?這樣我正常嗎?

當時我上IFS課程時,對於課程中的諮商演練都會非常焦慮,當治療師引導我跟內在部分對話時,我會不斷思考分析:這樣做是正確的嗎?要怎麼聽到內在部分的回應?我聽不到任何聲音啊?難道要編造一個答案給治療師嗎?

現在回頭看,我意識到過去的我都是用「大腦」在過生活——不斷「思考」和「分析」,停留在大腦層面。過去幾年來,即使幾乎讀遍每本IFS書籍、上過許多課程,我仍是用大腦在理解IFS,不斷「分析」自己的內心部分。

直到我找了一位IFS治療師,自己當了個案後,才終於慢慢從大腦轉移到身體去感受和體驗——我開始練習和內在部分對話,然後發現,原來當我願意傾聽時,真的能接收到來自內心的訊息。

現在的我,對於人類內心的複雜和奧祕感到驚嘆,我理解到很多事情不是眼睛能看見、或科學能證明的。學習IFS為我開啟了一場新的旅程——我讓自己真正走進內心世界,而不是去「分析」內心世界。

不管你現在相不相信這些內在部分是不是真的,我都想邀請你,讓自己暫停下來,去仔細傾聽內心深處的聲音。

唯有真的願意走進內心世界,才會知道裡面有什麼。

如果你內心有許多部分,那麼你到底是誰?

回到一九八○年代,史華茲博士看到個案能和內在部分對話後,他開始帶著個案去理解內在部分。

某次諮商中,史華茲博士問個案黛安:「妳對於這個『悲觀』部分有什麼感覺?」黛安開始憤怒地責備「悲觀」帶給她多大的痛苦。史華茲博士回想到,黛安之前有提過內心有另一個部分對於「悲觀」很生氣,而現在在諮商室中,似乎就是這個「憤怒」部分在說話,在責罵「悲觀」。

想像諮商室中有位小孩和父親,若父親不斷批評孩子,心理治療師就很難理解孩子,因為孩子在憤怒的父親面前不敢說實話。這時,治療師可能會請父親暫時到諮商室外等候,憤怒的父親離開後,小孩才願意說實話。

同樣地,史華茲博士發現,因為「憤怒」不斷責備「悲觀」,讓黛安無法去聆聽「悲觀」想說什麼,所以史華茲博士問黛安:「問問看『憤怒』願不願意暫時離開一下?」


猜你喜歡


【一分鐘講堂】不只控糖護腎保心!放寬糖尿病藥物「腸泌素」給付,為什麼能減少健保支出?

【一分鐘講堂】不只控糖護腎保心!放寬糖尿病藥物「腸泌素」給付,為什麼能減少健保支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糖尿病人口超過250萬人,每年健保支出近310億元,衍生的慢性腎臟病、心臟病等共病,每年健保負擔費用也名列前茅。財團法人糖尿病關懷基金會呼籲,若能早期介入使用適當藥物控制血糖並保護器官,不但可降低糖友發生心腎病變的風險,長期還可大幅減輕健保負擔。

根據中華民國糖尿病學會統計,2000至2014年全台第2型糖尿病人口由84萬人逐步上升至220萬人,且以每年約15萬人的速度持續增加。若以此成長趨勢來看,保守估計台灣目前糖尿病人口約有250-300萬人左右,數量相當驚人。

而台灣糖尿病人口逐年攀升的結果,也反映於國內健保給付支出上。根據健保署統計,2019年用於糖尿病的醫療費用,包括藥物、總診療費、住院費、其他醫材等治療費用,總支出近310億元,名列健保十大支出第二名。

【糖尿病關懷基金會】腸泌素_一分鐘講堂_3

血糖失控影響全身器官!糖尿病心腎共病增健保財務負擔

除了糖尿病本身健保支出醫療費用極高外,財團法人糖尿病關懷基金會執行長,台大醫院內科部臨床教授李弘元醫師表示,「糖尿病同時也是很多疾病的根源,若血糖控制不佳,將進一步影響全身血管與器官。」

尤其糖尿病引起的腎病變,可謂造成國人洗腎最大元兇之一,而腎臟病更是健保「最燒錢」的疾病,根據健保署2019的統計,慢性腎病治療費用高居「10大燒錢國病」之冠,全年度支出高達533億元。

根據統計,台灣有超過三成的糖尿病患者同時併有心血管疾病,健保署同年統計也發現,慢性缺血性心臟病治療費用全年度達122.66億元。綜合上述可知,光是將糖尿病與慢性缺血性心臟病、慢性腎病的健保支出加總,費用就相當可觀,足見糖尿病防治刻不容緩!

想減少健保負擔?糖友控制血糖更要盡早保護器官預防共病

有鑑於此,想要減少健保負擔,及早介入糖尿病患用藥與治療,避免血糖失控引起後續共病的發生非常重要。李弘元醫師指出,「近年來國際上對於糖尿病治療觀念有大幅度的轉變,不再是單純控制血糖,更要盡早保護器官。」

美國糖尿病學會(ADA)最新公布的治療指引,便建議醫師應從糖尿病患者治療初期就評估心血管疾病與腎臟病等共病風險,而腸泌素(GLP-1 RA)與排糖藥(SGLT2抑制劑)即為指引建議優先考慮使用的藥物。

腸泌素不只穩定血糖、體重,研究:更能減少心腎共病風險

其中,腸泌素在穩定血糖、減重、減緩共病上都有優異表現。但到底什麼是腸泌素呢?李弘元醫師解釋,腸泌素是人體腸道原本就會分泌的一種蛋白質激素,能促進胰島細胞分泌胰島素,並抑制升糖素分泌,達到調控血糖的作用。

腸泌素同時還能進一步作用在人體胃部,抑制胃的排空(胃的排空速度變快便容易產生飢餓感);並促進大腦中樞神經產生飽足感,對於體型較胖(糖胖症)的糖友也有輔助控制體重的益處。

且國外大型研究數據顯示,在血糖控制相同的狀況下,相較其他控糖藥物者,選用腸泌素治療可減少14%的心血管疾病風險、21%的腎病變發生及12%死亡率。因此,腸泌素自然也成為近年來全世界的各大糖尿病學會指引建議的優先治療選擇。

台灣腸泌素藥物健保給付有多嚴格?為何糖友看得到用不到?

雖然腸泌素在臨床益處顯而易見,可受到健保財務吃緊,2019年起健保給付限縮影響,目前國內腸泌素健保給付僅限於糖化血色素達到8.5%,且時間持續長達6個月;或已發生如心肌梗塞、缺血性腦中風等重大心血管疾病者。

但因為多數醫師不會眼睜睜看著病人血糖持續居高不下,大部分在糖化血色素超標但未達8.5%之前就會調整藥物,導致健保給付門檻和臨床狀況有極大落差,使糖友們看得到卻用不到。

糖化血色素換算平均血糖值

  • 正常血糖控制目標:空腹血糖130 mg/dL、餐後血糖160-180 mg/dL、糖化血色素7%以下(根據不同年紀與臨床狀況,控制目標會有些微差異)。
  • 糖化血色素8.5%時:平均血糖在200 mg/dL以上,相當於空腹血糖接近200 mg/dL、餐後血糖250-260mg/dL,而這樣的數值離建議目標有一段距離。

李弘元醫師指出,如不符合上述健保給付標準者須自費使用腸泌素,每個月平均要花上3000至4000元的藥物支出,還不含門診掛號、診療、照護等相關費用,長期累積下來金額相當可觀。

因此在現行健保給付條件下,造成很多糖友即使血糖控制不佳,卻因經濟不允許,無法及早使用腸泌素治療,進一步增加衍生心腎共病的風險。此一結果不僅對糖友病情控制是一大打擊,長期也反而更無助於降低整體健保財務支出。

3年就回本!糖尿病關懷基金會:盼下修腸泌素健保給付條件打造雙贏局面

而對於此一現況,李弘元醫師強調,雖然他認同為維持台灣醫療體系長久運作,健保財務考量有其必要性。但就長遠目標來看,腸泌素現有的健保給付標準不僅在臨床實務上有違常理,更不符合國際現況。

李弘元醫師進一步分享,綜觀亞洲地區鄰近國家的藥物給付標準,在日本、韓國、中國大陸都沒有針對腸泌素訂定類似的使用限制;全世界目前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像台灣一樣,必須糖化血色素超過8.5%以上,且持續長達半年才能開立。

同時,李弘元醫師表示,根據糖尿病學會與醫療經濟學專家的計算數據顯示,若能將腸泌素給付標準從糖化血色素8.5%下修到7.5%,雖然短期內藥費支出會增加,但在第三年起即可因減少重大心腎併發症支出,減輕約2300萬點健保支出,相當於前兩年增加藥費支出的總和;且於第四年與第五年分別可節省約6800萬與1億2400萬點,長期下來,有望減少的健保支出花費將相當可觀。

總結來說,如未來相關單位有機會放寬給付標準,幫助糖友盡早使用腸泌素介入治療,不僅有助節省健保開銷,對糖友來說也有器官保護、降低死亡率的益處,是患者與社會皆能受惠的雙贏局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