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晉風雲之八王之亂(二):趙王司馬倫的出運,與孫秀的「好點子」很有關係

魏晉風雲之八王之亂(二):趙王司馬倫的出運,與孫秀的「好點子」很有關係
《全軍破敵・三國》資料片〈八王之亂〉,SEGA發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其實阿倫這個人,不是那麼聰明。他要真有本事,就不會被司馬炎晾著好多年,阿倫的出運,就跟孫秀這人很有關係。孫秀也幫他出了個好點子,一邊讓賈后派知道,太子打算造反。太子一死,又以「為太子報仇」之名豎起大旗,召集諸王大臣廢后。

文:阿前

西元291年,西晉惠帝永熙元年。雖然晉惠帝碌碌無能,但在皇后賈南風的神操作下,一口氣消滅了眾多覬覦皇權的宗室與大臣。然而,西晉的政軍架構,早已形成以宗室親王為主幹的組成方式。不論賈南風殺了幾個,沒有司馬家的親王,朝廷就像沒了鑰匙的汽車。

賈后緊接著引入的兩大親王,則是隴西王司馬泰,與趙王司馬倫。司馬泰跟第一期的司馬繇有點像,屬於偏家次子這種類型,由於是司馬昭的輩份,這時也算得上是司馬宗室的長輩了。

從曹魏年間以來,司馬泰的專長,就是坐鎮。一路各種坐到了楊駿之亂,看著兩虎相爭,坐收其利,以太尉身分兼守尚書令,大概就是國防部長兼行政院長這樣。後續賈后締造的10年和平,跟司馬泰坐居高位有非常大的關係。某方面來說,趙王司馬倫就是在司馬泰面前不敢造次吧。

不可不提的是,司馬泰雖然是「穩定」親王,但他的兒子,就是八王之亂的最後一王。司馬倫則是司馬懿的第九個兒子,論輩份,與司馬泰自是平齊,但年紀就要小得多。

司馬倫本是琅邪王,但因指使皇帝身邊的散騎偷盜向工匠訂製的皮裘受罰。當時的晉武帝司馬炎一邊很同意大臣說,應該將司馬倫治罪,一邊又還是下詔以「八議」赦免了阿倫。而就在司馬炎決定伐吳之前,對宗室親王來了一次大風吹,順手將琅邪王司馬倫改為了趙王。其實我覺得這就是荀勗傳中,討論「遣王公之國」的事件。

荀勗最後的建議就是「若于事不得不時有所轉封,而不至分割土域,有所損奪者,可隨宜節度」。這裡之前沒看懂,只知道荀勗建議司馬炎可以按照自己的親疏來調整。而調整的方式就是轉封,而非「再裂土」(即推恩令做法)。順帶整理這些日子的新所得,就會發現,司馬炎在咸寧這次改元,其實就是感受到了來自各地宗室的壓力。這些親族逐漸在地方站穩腳跟,甚至威脅到他的皇位。

削藩?不智。
裂土?恐反。
減兵?邊防空虛。

這都是荀勗第一波建言提到的,你說得都對但是對事情沒幫助啊。經過深思熟慮,荀勗才提出了這套「大風吹」做法,暫時性的斷絕親王跟藩民之間人與人的連結,之後再來想辦法慢慢處理。

1_(5)
《三國志11》台灣光榮特庫摩發行
荀勗

司馬炎同意了,也做了,後面的處理就是州郡國合一。也就是說,當時的不敢大變動,其實就是因為準備要對吳用兵。要能有效的使用親王,避免在伐吳時扯後腿,甚至最好要能有所幫助。原本的東莞王司馬伷,就被調過來取代了司馬倫,成為六道伐吳之一的主要部隊,司馬倫則被派往北方擔任趙王。

西晉本無趙國,向來就是由司馬炎的叔父系列在鎮守魏之陪都鄴城。晉朝這裡有什麼門道,我還不清楚。不過在司馬炎的大風吹邏輯底下,新封國的成立,應該算是等級最低的親王了。司馬倫接掌的,是過去幾個不同藩國的結合體。

接下來司馬炎殘餘的人生中,再也沒有碰過這個九叔。北方趙地寂寞覺得冷,趁著惠帝即位,阿亮、阿瑋大亂鬥期間,司馬倫接觸了賈模與郭彰。國家正需要親王幫忙,哥哥我對青徐也是略懂略懂,給個機會如何?

司馬倫先是被轉調為征東將軍、都督徐兗二州諸軍事,把鄴城這個屎缺轉交給河間王司馬顒。接著,秦王司馬柬過世,朝廷大將又是一陣大風吹,司馬倫就承接了哥哥梁王的征西大將軍。

梁王司馬肜,是司馬懿的第八個兒子,他跟司馬倫之間的關係,實是妙不可言。凡是司馬倫坐鎮過的地方,擔任過的職務,司馬肜幾乎都是先他一步走過。照這樣來看,就算說是司馬肜一路拉拔著弟弟,似乎也不為過啊?但偏偏到了最後,奪執政權的,是阿倫。

司馬肜甚至不被算進八王之中。如果還記憶猶新的話,司馬肜就是設計讓周處去送死的那個西線大督。西晉有個神妙的傳統,就是西線出包,升官發財。有這神奇際遇的,就是司馬懿的七、八、九子,但三人也非同母所出。原本我以為是司馬炎有毛病,但八、九子卻是在晉惠帝時代得到這樣的待遇,進而成為有力威脅賈后的兩大主政……。

匈奴郝散弟度元帥馮翊、北地馬蘭羌、盧水胡反,攻北地,太守張損死之。馮翊太守歐陽建與度元戰,建敗績。徵征西大將軍、趙王倫爲車騎將軍,以太子太保、梁王肜爲征西大將軍、都督雍梁二州諸軍事,鎮關中。

〈晉惠帝紀〉如是寫,而〈司馬倫傳〉僅道:「倫刑賞失中,氐、羌反叛,徵還京師。尋拜車騎將軍、太子太傅。」過去兩漢曹魏,主帥背負的責任是很重大的,迎戰不力,怯戰不前,就等著被撤換處死吧。

shutterstock_164645844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嘉峪關一帶的長城,雖為明代所建。此地在西晉也為氐、羌與晉朝勢力接壤處

可西晉主帥大督,全是親王,以八議論,向來從寬處理。30年下來,親王大督們根本練就了不壞金身,打輸了就再投5元選別人打過就行啊。這不是一個全新發明,靈感其實就來自於三國時代。曹操、劉備、孫權,從一軍之將打成一國之君,難道還用軍法制裁自己?

可曹魏了不起也用曹仁、曹真、曹休、曹爽幾個宗室大督。司馬家一口氣給你上了28王,爽了一世。說真的,只有六王參加軍事政變都算客氣了。

元康6年,司馬倫回朝擔任車騎將軍,跟賈模與郭彰好好深交一番,進而得到賈后的信任。更進一步,阿倫把手伸向了堂哥司馬泰,想要從他手中奪來尚書令的職務。還好,賈后所親信的張華與裴秀之子嚴格反對,此事無果,隔年,周處在西線戰死。

原本西北叛亂應該持續擴大,但有時候大家總是只能看老天爺臉色。西北遭逢大疫,旱災,晉朝這邊,關中也發生重大饑荒。就不知道是不是哪個天才故意「堅壁清野」了,總之,西北叛亂的勢頭暫止,西晉朝廷也馬上拿出了過去司馬炎的策略,救災,直接救濟叛軍地區的災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