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晉風雲之八王之亂(五):六王內戰進入下半場,堪比東漢末年的亂世再臨

魏晉風雲之八王之亂(五):六王內戰進入下半場,堪比東漢末年的亂世再臨
《全軍破敵・三國》資料片〈八王之亂〉,SEGA發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八王之亂,是唐朝《晉書》編成所提出的概念看法,其實看成賈后執政與六王內戰,真的比較好理解。西元300年年底,西晉其實已經滅亡了。為什麼我需要這麼離經叛道的定義呢?因為從趙王倫稱帝之後,西晉的群雄割據時代就開始了。

文:阿前

西元300年年底,西晉其實已經滅亡了。沒有一個課本會這麼教,就像所有的課本都告訴你,東漢滅亡於曹丕篡漢,而不是董卓擁立獻帝。為什麼我需要這麼離經叛道的定義呢?因為從趙王倫稱帝之後,西晉的群雄割據時代就開始了。

跟漢獻帝上台很像,但整個割據情況跟新莽末年比較類似。這是因為西晉的「州郡國合一制」,讓地方自治體跟新莽比較接近,兩個都是復古朝代。八王之亂,是唐朝《晉書》編成所提出的概念看法,其實看成賈后執政與六王內戰,真的比較好理解。

內戰。西晉的諸王,相當於東漢末的州牧。原本不是一個難以理解的架構,但老實說,東漢末你印象最深的會是劉焉、劉表、劉虞、劉繇這些大漢州牧嗎?用劉姓宗親會州牧來當主角,《三國演義》會好看嗎?六王內戰就是這樣的故事,還好有一個小小王司馬乂很能打,像劉備一樣稍為拯救了一下這段故事。

不過劉備千里轉戰數10年,勵志,司馬乂一入朝廷深似海,就沒了。六王內戰走入下半場,八王之亂進入最後一季。目前在位子上的,是成都王司馬穎。到現在,對八王也算略懂略懂了。

首王司馬亮,是最老的宗室導師,也是完全沒有野心的第一攝政王。
次王司馬瑋,則是最年輕就死掉,最好騙最衝動的年輕人。
三王司馬倫,智商等級與晉惠帝最接近,也成功取惠帝而代之,短暫成為西晉皇帝的男人。
四王司馬冏,就是個袁紹,名門之後,聰明有人脈,但做什麼都缺了那麼點運氣。
五王司馬乂,讀起來跟司馬懿一樣,也重現了司馬家戰神威名,同樣曇花一現的強將。
今天是六王司馬穎,一個從來沒有去過成都的成都王。

165124173986170_P6679650
《全軍破敵・三國》資料片〈八王之亂〉,SEGA發行
現代流行文化詮釋的賈南風與八王

十幾歲的時候,司馬穎是愍懷太子的伴讀。因為賈謐對太子很失禮,所以司馬穎嗆過人家,《成都王傳》說,司馬穎因此被外派到鄴城鎮守。

謐懼,由此出穎為平北將軍,鎮鄴。轉鎮北大將軍。

轉鎮北大將軍,是惠帝元康9年的事,在這之前,鄴城的監軍都是北中郎將河間王。六王跟七王,在鄴城相處過好一陣子呢。這應該也是為什麼司馬穎被派往這三大軍區之一,卻是一個被貶的概念。因為一般直系親王(司馬懿-司馬昭-司馬炎)鎮守軍區,都是自己當老大,與刺史郡守相制衡,但司馬穎頭上還多了一個外系監軍長輩。

是的,阿穎是司馬炎的兒子,河間王則是司馬孚的孫子。

兩人不僅相安無事,河間王的評價更是水漲船高,終於在賈后末年(元康9年),河間王調往關中坐鎮,司馬穎升為鎮北大將軍。關中當時可是只有直系親王可以擔當指揮官的地方。這邊不但表現出河間王的優秀,前任關中指揮官梁王的賞識,其實還要考慮到司馬穎的謙讓。

沒錯,夠格在河北戰區升官的司馬穎,才應該是當時接任關中的第一人選。對已經消滅東吳的西晉來說,沒有比關中跟河北兩大戰區更重要的地方了。至於為什麼要謙讓?司馬穎或許有自己的想法。

從接下來討伐趙王的行動,可以看出經營河北10年的司馬穎,有著其他親王無法企及的人脈與動員能力。如果司馬穎從小就對帝位有野心,想要把握擁有親王間最強大的實力,那你可以理解司馬穎為何不離開河北。

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在司馬穎的一個重要屬下,盧志的傳記中,我們或許可以得到一點線索。司馬穎是個戀母情結……是個非常孝順的好兒子咳咳。這是司馬穎最重要的人設,也是他得到朝野支持,適合成為下一任天子的重要原因。

都很合理吧,幹嘛說溜嘴人家戀母。因為,這次謙讓河間王只是第一次不願意離開鄴城。後來,司馬穎討伐趙王之後,以母親生病為由,選擇返回鄴城。對,這是盧志的獻策,但根本上卻是因為其母「程太妃愛戀鄴都」。而且後面還有第三次,史稱「三留鄴城」。(根本沒有這種說法)

shutterstock_44537185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達志影像
今日留下的邯鄲城牆。魏晉的鄴城在今日屬於河北邯鄲市境內

第三次,司馬穎跟河間王的聯軍打贏了朝廷。兩王正應黑白猜來分贓的時候,司馬穎帶著兵馬就返回了鄴城,自封丞相,要求晉惠帝改元大赦。這莫名其妙的舉動,是跟他的母親程太妃有關?或是另有記述?目前就不清楚了。

河間王心裡當然不痛快,近水樓台要惠帝下密詔,派雍州與秦州刺史前去討伐司馬穎。不過,非常神妙的是,就在10幾天前,上一任挾天子以令諸侯的司馬乂,聽從了主簿祖逖建議,先一步給雍州發去了密函,指令則是背刺河間王。

關中部隊突然遭到襲擊,只能回頭再戰。就在這時,司馬穎又派出了官員跟部隊,立刻接管了洛陽與天子,更遙控廢除了晉惠帝的皇后與太子。這一步,自然是為了完全架空皇帝,但也讓沒嚐到半點甜頭的河間王看到了空隙。

河間王立刻上表,自請從太尉調任太宰,並建請封司馬穎為皇太弟。皇帝的繼承人,兒子叫太子,弟弟叫太弟,孫子叫太孫。泰始朝西晉,什麼都能太,太什麼都不奇怪。有太,下一個皇上就是你,當然,準三級也不一定會升上四級。這手一下,司馬穎立刻從忠孝節義好丞相,成了陰謀篡位壞親王。

3個月後,晉惠帝御駕親征鄴城,詔告天下一同討賊。跟著司馬乂打過幾仗,晉惠帝愛上了打仗的感覺?

最好是。

這時候的晉朝,已經不是一個大一統國家了。雍州、秦州,與關中對立,被隔在朝廷外,關中跟冀州貌合神離。益州李家的叛亂並未停止,揚州有石冰起義,周處的兒子正在募集義勇對抗。荊州張昌雖被斬,徐州仍是被殘火延燒。鮮卑、烏丸、匈奴,紛紛蠢蠢欲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