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防部「恢復義務役」看似有眉目,實則研擬難、規劃難、說服難,甚至時程也難

國防部「恢復義務役」看似有眉目,實則研擬難、規劃難、說服難,甚至時程也難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只能期待朝野咸拿出魄力,莫再將提升國軍防衛作戰能力政治化,有一說一、實事求是,才能在日益險峻的台海情勢下博保家衛國的生機。

文:孫廷禎、許劍虹

近年來地緣局勢緊張、台海局勢詭譎,為因應兩岸軍事實力傾斜,國防部除大筆預算投入武器裝備獲得外,四個月軍事訓練役及後備部隊的戰力也一躍成為議題焦點。日前報載,國防部研擬恢復義務役將安排於灘岸守備旅服役,且未來恢復義務役不需修法等等。看似有眉目,但實際上,這些資訊都是本來就已經在執行的。

以義務役規劃到「海岸守備旅」服役為例,現在各軍種新訓單位,如宜蘭金六結新訓中心(153旅)、新竹關西新訓中心(206旅)、台中成功嶺新訓中心(302旅、104旅)等等單位,在定位上為後備部隊編組的第一類型灘岸守備旅。平時負責訓練軍事訓練役與負責辦理後備部隊的動員準備,即最近討論度極高的教育召集,遇戰事發生時,該部隊便依指示協防各地區海岸線。

由此可見,義務役將於海岸守備旅服役的說法事實上尚無新意,甚至可以說是本來就在做的事情。目前作法新兵就是先安排於新訓旅進行第一階段的基礎訓練,完成新訓後再分發到各常後部隊。義務役本質上是新兵,新兵進新訓旅,本屬當然。義務役要恢復,對國防部而言,更重要的是未來這些單位訓練新兵或帶教召的流路該如何安排,以及武器裝備如何重新估算、檢整與分配的問題。

近兩年為了加強後備部隊戰力,國防部推出加強版教召,並打算將每年教召的訓練量逐步提高到每年26萬人,為此陸軍也將復編五個步兵旅。110年編成步兵117旅與步兵109旅,並將按計畫復編101旅、249旅與137旅。111年陸軍亦以「提升後備戰力專案」為名編列卅多億預算來採購後備部隊所需的武器、裝備及陣營具。

問題來了,倘恢復義務役,接訓義務役將大量加重上述新訓旅業務內容,並可能排擠單位接召的時間。最終,講了好幾年的「提升後備戰力專案」規劃,教召的訓期訓量、專案預算編列期程全都必須砍掉再議,其影響非同小可。

RTS68LBU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再者,國防部謂恢復義務役無須修法,也有疑義。在《兵役法》為了推動全募兵制大修後,役別與徵集的條件,幾乎便是依照全募兵的邏輯來修正並設計配套。若恢復一年期義務役為避程序上繁瑣而不走修法途徑,適法用法上將會出現相當多的問題。

現行軍事訓練的法源規定在《兵役法》第16條第一項第二款:「軍事訓練:經徵兵檢查合格男子於除役前,徵集入營接受四個月以內軍事訓練,期滿結訓。」100年修正時立法理由謂:

依實施全募兵需要,為建立適足之防衛嚇阻武力,除常備部隊以志願服役人力滿足外,基於「平時養兵少、戰時用兵多」之節約觀念,爰於第一項增訂第二款常備兵役「軍事訓練」項目。

也就是說,軍事訓練役在設計時,是為了在推動全募兵制的時空背景下,仍對適齡的役男加以基本的軍事訓練,俾為後備部隊所需。

再論徵集義務役或軍事訓練役的條件,《兵役法》第34條第三項規定:

於國防軍事無妨礙,且志願服役者滿足兵額時,得停止徵集徵兵檢查合格男子服常備兵現役,改徵集接受常備兵役軍事訓練;志願服役者不能滿足兵額時,恢復徵集服常備兵現役。

這同樣是100年過渡至募兵制時的修正,立法理由當時謂:

明定志願服役者能滿足國軍兵額時,得停止徵集徵兵檢查合格男子服常備兵現役,改徵集接受常備兵役軍事訓練;惟當志願服役者不能滿足兵額時,得恢復徵集服常備兵現役。

顯見當初轉為徵集軍事訓練役的前提,必須要是募兵推動順利,志願役需滿足國軍兵額。

從相關規範與立法理由觀之,若恢復徵兵制,10年前修正的《兵役法》的邏輯也等同被顛覆,亦即全募兵制的概念將不再適用。而《兵役法》第34條的解釋也會出現問題,而需合理的解釋為何「志願服役者不能滿足兵額時」,而要重新恢復徵集常備兵役?在國防部一再表示募兵工作推行順利的情況之下,兵額仍不能滿足是否代表要擴軍?國防部目前只能語帶保留。

RTS6KYSZ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若從政治生態的角度來看,一樣有風險。近年來國內許多重大政治爭議案件,如萊克多巴胺美豬或日本福島食品進口,涉及國人權益,在政府以行政命令宣布後,都免不了引起政治紛擾。倘僅以行政措施便徑直宣布恢復義務役,不少近年準備要服役的役男定要跳腳。

法案經立法院通過雖不代表社會具高度共識,但至少可視為多數國民經代議士之授權,各式意見亦可在審議過程中得到適當表達的機會,才有機會最小化社會衝擊的後座力。

值得注意的是,相關制度的研擬結果,若晚過第三季,相關討論恐又將石沉大海,縱然國人知曉台海局勢緊張,但恐怕僅有少數人在四個月或是一年的役期間選擇一年的義務役。前陣子恢復義務役的消息一出,便不少在學役男著急詢問是否可以提前當兵,這樣的意見態度同樣會反饋到國內的政治輿論環境中。無論藍綠,越近年底大選,恐怕是誰都不願意捅馬蜂窩,尤時值投票權下修18歲,實難想像恢復徵兵制的主張會成為選舉中的拉力。

總體來說,自社會各界關注及立院朝野不分黨派立委追問進度下,國防部內部確實正緊鑼密鼓的研擬中,但如同上述,軍事訓練役與義務役的選擇涉及因素絕非僅是戰力考量,而是整個防衛作戰的戰略構想,如「常備打擊、後備守土」等置大量武裝力量重心於現役部隊,並將軍事訓練役作為後備部隊主要來源參與防衛任位的安排必須進行調整。

同理,如火如荼進行的後備戰力提升專案的原定計畫與預劃資源也恐怕要重新進行修正調配。後續在面對民意時,除須經過一定的社會溝通過程與國會程序,還不能太過接近選舉,義務役恢復一事可說研擬難、規劃難、說服難甚至時程也難。

只能期待朝野咸拿出魄力,莫再將提升國軍防衛作戰能力政治化,有一說一、實事求是,才能在日益險峻的台海情勢下博保家衛國的生機。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