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After the Fall》:從匈牙利、俄羅斯、中國,再將眼光拉回自身——美國真的沒落了嗎?

【書評】《After the Fall》:從匈牙利、俄羅斯、中國,再將眼光拉回自身——美國真的沒落了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Ben Rhodes離開白宮時才39歲,他自嘲成為一個無業遊民,突然間失去人生目標,前景茫茫。這趟白宮之旅彷彿夢一般,從權力的殿堂突然返回人間,他接著轉型為作家,錄播客節目《Pod Save the World》,並上電視當政治評論員,而這本書就是他的成果之一。

美國已經沒落了嗎?

本文要介紹的書《After the Fall: Being American in the World We've Made》的作者Ben Rhodes是歐巴馬總統任期內的副國家安全顧問及文膽,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歐巴馬任內的外交敘事基本上就是由他建構,值得一提的是,作者上任時才32歲! Rhodes的第一本著作《The World As It Is: Inside the Obama White House》出版於2018年,內容是他在白宮服務的回憶錄。《After the Fall》為其第二本作品,本書可以視為續集,結合回憶錄、遊記、報導文學、政治評論為一體,他在書中分享卸任後走訪世界各國的觀察及見聞。

書名反映本書主軸,作者希望探討「美國沒落」這個主題,美國在兩次世界大戰後成為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儘管冷戰期間一度跟蘇聯互別苗頭,但蘇聯解體後,美國成為名符其實的唯一強權,不過冷戰結束三十年了,歷史的轉變非常迅速又微妙,人們可能根本尚未察覺,世界秩序就已經重新洗牌。美國的獨霸並沒有持續太久,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幾年,韜光養晦,默默的累積撼動世界的力量,並巧妙的從既有的世界體系中獲益,21世紀將是中美兩國競爭的年代。

他是歐巴馬的左右手

作者Rhodes出生於紐約,大學在萊斯大學主修英語及政治科學,畢業後前往紐約大學取得創意寫作碩士。秉持服務國家的熱忱,他先加入紐約的地方政府組織,接著因緣際會加入歐巴馬的選舉團隊,歐巴馬是繼林肯之後最熱愛文學的美國總統之一(可參照《紐約時報》的文章〈暢銷書作家歐巴馬談文學中的個人與政治〉),歐巴馬經常利用文字向選民傳達自己的理念。

出於相知相惜,歐巴馬非常重用Rhodes,兩人感情親密(請參照《紐約時報》文章〈白宮筆桿子(二):與歐巴馬心靈融合的人〉),很多重要的演講稿皆由Rhodes在背後操刀。Rhodes並非出身政治世家,又沒有顯赫的從政經驗,竟然年紀輕輕就能進入白宮,成為全世界最有影響力的人的左右手。Rhodes擁有文學背景,所以文筆優美,閱讀本書是一種享受,他能用文字抒發非常私密的感受。

Rhodes離開白宮時才39歲,他自嘲成為一個無業遊民,突然間失去人生目標,前景茫茫。這趟白宮之旅彷彿夢一般,從權力的殿堂突然返回人間,他接著轉型為作家,錄播客節目《Pod Save the World》,並上電視當政治評論員,而這本書就是他的成果之一。他曾經身處世界權力的核心,所以對國際情勢的觀察非常深刻,若想瞭解近30年世界局勢的演變,這一本書不容錯過。

極權主義正在捲土重來

本書依序分成四個部分:匈牙利、俄羅斯、中國、美國。

章節安排是有脈絡的,重要性從小到大,從國外回到母國,作者想透過這本書來反思身為美國人的意義為何?本書副標題Being American in the World We've Made有一股傲氣,但也有一股哀傷,美國型塑了當今世界,如今卻似乎逐漸沒落。作者在書中並沒有明確定義什麼叫做The Fall,但這是一個假想的問句。作者想要釐清美國真的沒落了嗎?世界上對於美國沒落的這種感受又從何而來呢?

美國沒落的另一層含意是民主的衰亡,近幾年全球民族主義浪潮捲土重來,連美國自身都選出一位很像獨裁者的川普總統,川普的當選對世界各地的獨裁者來說是一個絕佳的武器,用來嘲諷民主制度的脆弱及不可取。川普卸任前鼓動選民佔領國會大廈,在在顯示民主的確可能在一夕間垮台。在威權及極權主義氣焰高漲的背景之下,作者前往具有代表性的極權或獨裁國家,訪談相關人士,他想從各路人馬的視角去分析當今的世界情勢。

第一站是匈牙利,匈牙利雖然是歐盟的一員,但近幾年常跟歐盟唱反調,匈牙利在蘇聯解體後一度轉型成自由民主的國家,民主制度也曾逐漸萌芽,不過2010年現任總理奧班・維克多掌權以後,開始扼殺媒體自由、鎮壓反對派等一系列舉措,讓當權者掌握越來越大的權力。

作者訪談了記者、社會運動者等人士,試圖了解匈牙利人民的想法,他們面對民主的退潮又有哪些感受? 本書寫作的方式為訪談及評論交叉進行,作者會先講解相關的歷史,介紹一下奧班是誰,他又是如何一步步成為總理,掌權後又做了哪些事情,中途穿插與談者的故事。匈牙利也是一個象徵,反映整個歐盟內部潛在的分裂,民族主義正在整個歐洲蠢蠢欲動,法國的勒龐就是一個極佳的例子。作者對此有深入的解析。

俄羅斯帶給世界混亂

第二站是俄羅斯,這個美國以前的死對頭。蘇聯解體以後,經歷失敗的休克療法試圖轉型成民主國家,結果財富聚集到寡頭手上,接著普亭2000年掌權以後,披著民主的外衣,實質上卻又恢復成獨裁國家。普亭在國內擁有高支持度,因為歷經解體後的動盪,民眾感到不安,普亭雖然鐵腕統治,但經濟的成長使老百姓願意接受一切。

普亭工於權謀,不管是對內或對外都很有一套。不過俄羅斯內部也有一些反對派,最知名的人士為納瓦尼(Alexei Navalny),他也是作者訪談的軸心人物。納瓦尼利用社群媒體等新科技的力量,揭露克里姆林宮內部的貪腐,他希望讓俄羅斯的統治階級透明化,進而讓人民重新取回權力。訪談後不久,2020年納瓦尼在機場被人下毒,奇蹟似生還後回到俄羅斯,卻馬上又被關進監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