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DF專訪】《金門留念》導演洪淳修:再響亮的政治口號都是過眼雲煙,沒有什麼東西是萬萬歲的

【TIDF專訪】《金門留念》導演洪淳修:再響亮的政治口號都是過眼雲煙,沒有什麼東西是萬萬歲的
《金門留念》劇照|Photo Credit: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金門留念》獲選為今年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的開幕片,同時入選本屆台灣競賽,此次邀請導演洪淳修分享本片的創作淵源、拍攝構想,以及他對金門這座島嶼的觀察。

採訪:吳季寬、朱詠莛、蔡妤晨
撰稿:吳季寬、王雅平
攝影:朱詠莛
資料整理:徐熙婷、朱詠莛、蔡妤晨

導演洪淳修,以紀錄片創作見長。代表作有《城市農民曆》(2005)、《河口人》(2006)、《刪海經》(2013)等,透過河、海的場景探討人與土地間的關係。

《金門留念》為其最新作品,延續自《刪海經》以來對金門的關注,以「老相片」帶出三位主角的故事,探討兩岸地緣政治變遷下生命軌跡的不同樣貌。

《金門留念》觸碰金門當地四十多年軍管時期的記憶,是一趟時代的留念與告別之旅。此外更反映了導演紀錄視角的轉變──逐漸跳脫「台灣人觀點」,以「金門人觀點」來看牽涉到兩岸的軍事、社會與經濟議題。

導演勾勒主角們生命史的立體樣貌,並運用舊影音素材剪接出政治信念的今昔落差,搭配篇章式的敘事策略,提供觀眾空間重新思考金門人的定義,理解金門人的想法。

《金門留念》獲選為今年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的開幕片,同時入選本屆台灣競賽,此次邀請導演洪淳修分享本片的創作淵源、拍攝構想,以及他對金門這座島嶼的觀察。

  • Q:為何想要拍攝《金門留念》?

一開始想法很單純,想拍老照相館、老攝影師。從《刪海經》在金門拍攝以來,我就覺得這地方的文化面向很豐富。再加上自己是男生,對軍旅的記憶有些召喚,只是一直找不到切入點。

直到有次拿到一本論文合輯《戀金術:金門田野奇幻之旅》,當中有篇寫金門老照相館的文章,提到當年通訊不發達,阿兵哥就會拿這些照片以書信寄給台灣的家人,說:「我很想你,我很愛你」。這些雄壯威武的阿兵哥背後,居然會有這麼浪漫的感情告白,讓我覺得有影像、有故事,就決定是這個主題了。

  • Q:如何認識被攝者並建立信賴關係?

老照相館(金龍相館)是最快找到的,老攝影師李國明也是最快答應給拍。信賴關係很快就能建立,因為一方面我以前也是學攝影的,跟他在技術、器材、美學上都可以聊;另一方面,他的年紀跟我爸爸蠻像的,都經歷過戰爭,也都很節儉。

軍人黃善勇是第二個找到的,他跟軍中福利社小姐結婚後就留在金門。與他的信賴關係有兩個面向。第一,他是做生意的,他賣的便當可以吃粗飽,適合拍片的團隊,常去店裡光顧就會認識;第二,他家庭觀念比較重,因為長年待在金門沒辦法回老家看媽媽,他想彌補、留下一些什麼。

我都會跟他回苗栗老家,拍一些影像或照片,原本這些也沒有要剪進片子,只是幫他留個家族紀錄,但這些影像卻讓我與他一起經歷一些生命中的重要時刻。

從四川嫁到台灣的石成梅一開始並不在敘事架構中,我是因為一篇標題聳動的新聞而輾轉認識她。她的身份、國族與性別其實是很有衝突性的,我覺得加進來也許可以讓金門人的定義跟面向更多元。起初我作為一個台灣人、男性,一直無法徵得拍攝同意,但是蹲點久了,意外因為喝酒而打開僵局。在金門,有時候你跟被攝者的距離只有一杯酒。

《金門留念》導演洪淳修_3
Photo Credit: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提供
導演洪淳修
  • Q:本片以「戰火」、「留守」和「上岸」三個篇章串起三位同樣居住在金門、卻擁有迥異身份及際遇的人們的故事。可以聊聊這三個篇名是如何構思出來的嗎?

三個章節的名稱都是軍事用語。「戰火」講老攝影師李國明,他家在八二三砲戰被炸掉了,沒錢唸書,只好跟舅舅學攝影技能。他不是因為熱愛攝影美學、被布列松影響,而是為了活下來才學攝影。他學攝影的原因、拍攝對象,都與戰爭有關,所以命名為「戰火」。

「留守」是指便當店老闆黃善勇,他二度軍旅金門後,落地生根三十幾年都沒有回台灣。離家嘛!想媽媽,那種苦悶就跟阿兵哥留守營區很像。大家在外面鬼混、唱歌,你就要留在裡面打飯、擦地板、掃廁所。

「上岸」則是針對石成梅,可以分成「感情的上岸」以及「從敵區上岸」。當年她覺得這邊是寶島、經濟很好,但她在金門這個「岸上」看到的是台灣經濟變差、中國發展起來,不變的是仇共。其實岸上風景比海上遇到的還要可怕。

金門留念_海報
Photo Credit: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提供
《金門留念》海報
  • Q:請問導演如何選定以「相片」作為故事擴展的核心?

片中的相片可以分成幾類,一種是沙龍的大頭照,一種是阿兵哥偷帶相機進去拍的生活照,這些照片我覺得某種程度上可以反映出時代和他們的生命史。

比較妙的是石成梅,她除了在砲陣地跟觀光客拍照、幫觀光客拍照,當成人形立牌給觀光客拍照,也會去相館拍照,這某種程度也是「當代的金門留念」。

影片的架構雖然是三個人分別出現,但我想把攝影師定位成一種串場來收束故事,用「照片」、「照相」作為核心 。一方面,我也覺得他(攝影師李國明)是一個「見證者」,他除了拍打仗的阿兵哥,也拍敵國嫁來的陸配,從兩岸對峙的戰爭時期,拍到金門街上都插滿了五星旗,看到了整個歷史的變遷。

金門留念劇照_01
Photo Credit: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提供
《金門留念》劇照
  • Q:影片中出現了很多「舊」的東西:舊相機、舊佈景、舊點唱機、坑道、房屋殘骸等等,畫面也不斷在今昔的地景與物件之間切換,請問導演想透過這些物件傳達什麼訊息?

我覺得還是回到一個導演本身的記憶。這些「舊」,在我的記憶裡都有「新」的樣子。比如底片相機,是我十幾歲的時候流行的東西;還有金門的營區以前都住著阿兵哥,大家都看起來很猛、很會打仗一樣。可是現在那邊都舊了、我也老了,就會有種感傷。

那種美好的模樣,跟今天破舊的東西做對剪,除了有時間流動感,我也想在背後傳遞一個訊息:這些容顏、物件、甚至是事情,沒有什麼是不會老、不會消失的。再響亮、堅定的政治口號、標語甚至信念,面對時間都是過眼雲煙。尤其是政治口號,沒有什麼東西是萬萬歲的,因為人類所謂的普世價值,在時間裡都是滄海一粟而已。

我上一部作品《刪海經》拍的鱟,牠存在地球上4億年,人類只是150萬年,這就是「萬物皆有時」的概念。我們面對時間的流動,「拍照留念」是一個比較謙卑的態度,不要試著想跟時間逆行。所以我一直不斷地想要從時間的角度來對剪這些東西,就是想要去驗證、辯證這種政治的荒謬。

  • Q:導演曾提到,希望藉由本片「明晰自己對金門的疑問,也提供遠在三百公里之外那座『抗中保台』方興未艾的島嶼歷史借鏡。」請問當初欲明晰的疑問為何?想提供什麼樣的歷史借鏡?

我對金門有兩個很大的疑問,第一個是「我為什麼到現在對金門還是有很大的恐懼?」,第二個是「為什麼金門的政治傾向偏藍?」

先講恐懼,我們當時當兵很怕抽到金門,因為兩岸局勢緊張,沒有手機和網路等於跟家人斷了音訊。黃善勇說他1980年代當兵的時候,一年就有50幾個阿兵哥被槍斃,我在拍片的時候就會覺得暗處是不是有阿兵哥在看自己。後來我發現這種恐懼、高壓,是因為1979年台美斷交、美麗島事件,造成國民黨政權內外交迫。我才理解原來一個政權、獨裁者快要瓦解的時候,那種垂死前的掙扎是很可怕的。

至於金門為什麼政治傾向偏藍,我覺得有血緣、地緣與經濟上的關係。片子裡面有一段是陳水扁去金門遭到抗議,其實是因為1992年民進黨黨主席施明德提出金馬撤軍論;如果是國民黨提出來也許還有所本,因為過去他們雖然是高壓統治,可是確保了金門的安全,也活絡了經濟。但民進黨提出來,金門人可能就不是那麼認同。因為民進黨是一個台獨政黨,而且民進黨旗上面只有台灣,沒有金門。

所以我會講「抗中保台」的原因在於金門人根本不會覺得這個「台」裡面包含自己。抗中的話,金門人就是第一個被打,對金門人而言「抗中保台」就是一個口號。石成梅她老公說,基本上這種口號只會讓百姓看到成功,通常喊得越大聲越做不到,面對這些口號,認真你就輸了,活下去才是王道。

金門留念劇照_04
Photo Credit: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提供
《金門留念》劇照
  • Q:導演曾以少年之姿入圍2006年的TIDF,成家立業後又以本作入選今年TIDF的開幕片,想請教導演在經歷身份上的轉換後,拍片時關注的重點是否也有所改變?請問未來還會繼續拍攝有關金門的主題嗎?若會,有什麼切入角度是您認為可以嘗試看看的?

我現在已經快50歲了,是人家的先生、爸爸,不敢像2006年剛畢業時那麼衝了。而且,當年帶大家衝的人,很多現在也變成體制的一部分,要衝撞或批判就會有所顧忌。這讓我開始懷疑紀錄片在批判現象時扮演的角色。

我現在能體會張照堂老師的一句話:「拍每一張照片都是在世界的某處找回某部分的自己」。最近家人、前輩的生命遭受了一點磨難,我開始很害怕告別跟消失,這樣的心情就反映在作品上。《金門留念》就是在講這個,會消失、失敗、會告別青春,什麼都不能做只能拍照留念。

片末字幕寫「獻給那段年輕時代」而非「獻給青春」,則是讓這個告別不只侷限於我自己,因為「時代」是一種共同的記憶,青春會老,時代也會老。可是再回看過去那個很愛批判的自己,也不是說消失了,而是希望退得更後面,待在暗處能夠有多一些時間不被看到,可以思考。當然還是會想嘲弄社會上光怪陸離的現象,但就是希望能用比較幽默的方式處理。

我還不知道下部作品會怎麼樣,一直想拍軍事廢墟,但這次放不進敘事主線,一些超酷的孔雀跟蟒蛇也都還沒剪進來。這些可以做一個完全沒有主角的片,資料片跟廢墟動物對剪,對比一些現在的政治氣氛,我覺得那應該會很純粹、很精彩。

《金門留念》導演洪淳修_2
Photo Credit: 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提供

影展資訊

  • 名稱:第13屆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
  • 時間:2022年5月6日至5月15日
  • 地點: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台北京站威秀影城、光點華山電影館、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C-LAB
  • 《金門留念》影片介紹及場次請點此
  • 更多詳情請點官方網站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2022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盛大登場!新世代「資蛛人」攜手產官學研,共編臺灣縝密資安網

2022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盛大登場!新世代「資蛛人」攜手產官學研,共編臺灣縝密資安網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前2022第一屆沙崙資安新秀大賽決賽於臺灣資安館盛大舉行,跟著我們一起走入現場,掌握臺灣資安產業最新脈動,並進一步了解沙崙資安服務基地(以下簡稱:沙崙基地)為培育臺灣未來的資安新秀,注入了哪些巧思吧!

近年資通訊科技飛速發展,數位轉型在公私企業組織間早已形成浪潮,我國政府也在8月27日正式掛牌成立數位發展部,結合施行多年的「智慧國家方案」推動策略,展現落實數位轉型的十足決心。在全面發展數位基礎建設、資通訊技術時,如何應對新世代的資訊攻擊、抵擋駭客入侵也成為我們必須齊心面對的挑戰。

資安防護並非依靠單點施力就可輕鬆完成,而是需要軟硬體、產業、技術、人才的綜合支撐。就好比要鋪展一張綿密的防護網,若要保證能接下每一次的衝擊,需要依賴的不僅是排列有序、堅固牢靠的絲線,還需要專業的「資蛛人」居中操盤,運用專業的繩結與技術,強化整體防護網的韌性;倘若操作過程有任何不慎,都可能導致鬆脫,讓防護網出現漏洞、失去張力。因此無論硬體再堅固、防護技術再完備,若缺乏具備資安意識的操作人才,任何一小步的失誤仍可能讓整體資安防護功虧一簣。

2022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硬體支援、知識分享、產業嫁接,資源挹注育人才

DSC04070-2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面對未來全新的資安挑戰,臺灣資安人才培育搖籃「 ACW SOUTH 沙崙資安服務基地」於八月中辦理「2022第一屆沙崙資安新秀大賽」,從人才育成的角度出發,延長黑客松(Hackathon)賽制的競賽時間以強化實作環節,並緊扣沙崙基地的資安推廣使命,採智慧製造、關鍵基礎設施、智慧綠能與跨領域資安應用作為四大競賽主題,期待藉此提攜臺灣年輕世代的資安新秀、強化產業防駭能力。如此專為「人才育成」量身打造的賽制,不只是創造大專校院生投入資安專題實作的機會,也企圖為臺灣的資安產業找尋創新可能。光在短短一個月的報名期間,就有17所大專校院,79位學生報名參加,共計33支隊伍提出研究專題參加初選,競爭相當激烈。

為了進一步養成選手的資安技術力,沙崙基地義不容辭地成為選手們的輔導擔當,投入豐富多樣的培育資源:初選入圍的20組隊伍不只能免費租借沙崙基地中超高規格的硬體設施與共創空間,還能優先參加沙崙基地辦理的資安實戰課程、工作坊與主題講座;在年底的成果發表會中,還會邀請臺灣業界的資安廠商參與,讓競賽隊伍不只獲得媒體露出機會,還能與產業實務對話交流,認識產業現況,甚至媒合進入資安產業,獲得工作或合作的珍貴機會。

如此豪華的培育資源更凸顯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的特別之處,讓它從單純資安人才自我磨練、發光發熱的黑客松競賽,提升為拔擢資安新秀而舉辦的年度盛會!

資安新秀大賽現場報導:凝聚資安後起新秀,為臺灣注入產業新血

剛進入臺灣資安大會的會場,就看到滿滿的資安新秀們列席而坐,每個人皆摩拳擦掌準備決賽簡報。看著大家因為「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由臺灣北中南東齊聚一堂,為了爭取榮譽及獎勵,彼此競爭、腦力激盪的模樣,不禁令人熱血沸騰感到充滿希望,也深刻感受到沙崙基地對賽事舉辦及人才培育的用心。

DSC04474-2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決賽共有20組學生團隊從初賽的33支隊伍中脫穎而出,團隊分別來自大同大學、中山大學、中正大學、成功大學、宜蘭大學、南臺科大、高科大、雲科大、嘉義大學、臺東大學、臺科大等11所大專校院,他們在決賽中透過專案簡報來決定到底獎落誰家。而正式競賽開始前,評審們也再三強調,所有決賽團隊的研究主題及概念橫跨多領域且都相當完整,不只想法新穎、也十分切合當今產業的痛點,無論最終是否從決賽中脫穎而出,都希望大家能把握沙崙基地提供的輔導資源,努力實踐專案構想,並在年底的成果展中呈現最棒的結果;來自產業的評審更迫不及待地拋出橄欖枝,願意在產業實務中對同學們伸出雙手,期待未來更多的合作機會。

DSC04724-2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經過競爭激烈的簡報時間,當下不只驚嘆同學對於社會、產業細膩的觀察,也意識到原來資安與我們的日常其實距離這麼近,例如網頁防駭的主動偵測、通訊軟體訊息的AI辨識等,其實都是與生活密切關聯,但容易存在資安危害或漏洞的小地方。

既然是競賽,終究會決出勝負。本次「2022第一屆沙崙資安新秀大賽」最終分別由國立中山大學的「Starlight」以數獨資訊加密進行隱私保護的研究、國立宜蘭大學的「若『隱』若『線』」以AI動態無線頻譜的安全偵測系統榮獲佳作;國立臺東大學的「哩哪來臺東請你斟酌看」以AI針對資安入侵進行主動判斷並示警的研究榮獲第三名;國立臺灣科技大學的「K459」以工業物聯網之實體密罐系統的開發榮獲第二名;國立中山大學的「特洛伊獵手」以硬體木馬的設計及檢測榮獲第一名。

從得獎的組別也可以發現,今年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的議題十分多元,從高度專業的產業面到平易近人的生活面都有所著墨,其中出題觀點與解題手法也令評審大為驚豔,期待年底成果發表會時,這些資安技術有進一步的實踐,未來更對臺灣的資安產業及日常生活帶來協助或補強。

打造全民數位韌性,從自我培力做起

當數位服務深入日常角落,資訊安全與你我的距離其實比你想像的還要接近。大至水廠電廠等國家民生基礎設施、提供資訊服務的民間企業;小至日常中滑滑臉書、撥打電話的舉動,都可能成為駭客攻擊的目標,資安危機甚至還會變換型態,愈來愈難以防範。

因此,沙崙基地培育人才、強化資安能量的使命,不只是影響國家長期發展的重要因子,也是影響「全民數位韌性」能否切實落地的關鍵因素。其實資訊安全的敏銳度、應用科技的數位力,是你我可以從生活中開始培養的,而沙崙基地展示了七大實作平台,透過互動展示與簡易圖說,讓民眾可以具體了解各種資安形式與威脅,如果對於數位發展有所遲疑、或是擔心面對突如其來的資安議題手足無措,不妨找天來沙崙基地晃晃,認識當前資安最新發展,培養與資安大賽選手們一樣敏銳的觀察力與資安意識。

「數位發展部數位產業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