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慈善》前言:侵佔7.8億美元、累積有期徒刑291年,納克維如何行騙全球菁英?

《寄生慈善》前言:侵佔7.8億美元、累積有期徒刑291年,納克維如何行騙全球菁英?
照片為阿里夫・納克維(Arif Naqvi)|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納克維對外宣揚光明的願景,背後卻隱藏著全球化的黑暗面,充滿政治陰謀、非法海外資金橫流的暗黑世界。

文:西門.克拉克(Simon Clark)、威爾.魯奇(Will Louch)

前言

「這是歷史上重要的一刻,我們可以把握這個機會永久性徹底改變無數人的生活。」

一頭銀髮的阿里夫.納克維(Arif Naqvi)身材魁梧卻散發著溫柔的魅力,正在發表一生最重要的演說。二〇一七年九月某個晴朗的週一早上,數百名企業領袖齊聚紐約中央公園旁的文華東方酒店(Mandarin Oriental hotel)聽他演講。這是屬於他的時刻,全球菁英的眼睛都盯在他身上,他知道必須在他們腦中留下絕佳的印象。

《紐約時報》和《富比士》關於納克維這位大亨的文章總是讚譽有加。他往來的對象不乏富豪、皇室、政治人物,包括比爾.蓋茲(Bill Gates)、查爾斯王子(Prince Charles)、美國前國務卿約翰.凱瑞(John Kerry)等。納克維是聯合國和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權勢很大的基金會理事。

同時間,各國政治領袖正在不遠處的聯合國總部開會,這並非偶然。納克維的目的是說服觀眾,他可以解決人類最大的問題——飢餓、疾病、文盲、氣候變遷、電力短缺等——比此刻在城市另一端集會的政治人物做得更好。

納克維是世界最重要的影響力投資人(impact investors)之一,他的目的是行善兼獲利——幫自己也幫投資人。

兩年前,聯合國宣布一項極具野心的計畫,要在二〇三〇年之前終結全球貧窮,也獲得了教宗方濟各的祝福。這項計畫除了政府與企業已經提供的資源,還需要每年二.五兆美元資金。

納克維說他可以幫忙。

他是杜拜的私募股權公司阿布拉吉集團(Abraaj Group)的創辦人和執行長。阿布拉吉管理將近一百四十億美元,在全球上百家公司持有股權。納克維要求投資人再拿出六十億,阿布拉吉將用來收購與改善貧窮國家的企業。如此他便可以幫助聯合國終結貧窮,同時為他自己和投資人賺錢。

納克維在講台上一邊踱步一邊說:「行善未必得犧牲獲利。我們能在聯合國大會週的第一天第一個早上第一個小時舉行這場會議是很可喜的事。我希望今天結束時每個人離開這裡後,就開始影響周遭的人,一整個星期裡努力讓大家不談戰爭、瘟疫和各種負面的事,而是談如何用心運用影響力投資激發正能量。」

金融改革是必要的,而納克維要當改革的領頭羊。他不只要運用資本主義為富人賺錢,還要終結窮人的痛苦。

納克維以讓人放心的平靜聲音說:「我們要成為一盞明燈,希望大家加入我們的行列。機會就在這裡,就在此刻,要靠我們好好把握,大家一起來建設更美好的世界。」

群眾爆出如雷掌聲。

這是很精彩的表演,但納克維手機裡的訊息卻訴說非常不同的故事。演講前六天,對納克維忠誠不二、虔誠的回教徒員工拉菲克.拉卡尼(Rafique Lakhani)發電郵給老闆。拉卡尼的工作是管理阿布拉吉的現金,他在電郵中告訴納克維他很焦急,因為公司沒錢了,完全沒有錢可以兌現在貧窮國家投資醫院的承諾。

納克維在台上的陽光樂觀背後隱藏極混亂的問題。表面上納克維經營一家成功的投資公司,能夠改善幾十億人的生活,其實他正在主導全球性的犯罪陰謀。阿布拉吉帳戶空空,因為早已被他A走。納克維從公司拿走超過七.八億美元,濫用投資人交給他的錢——包括蓋茲基金會(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美國銀行、英美法政府等等。

現場觀眾並不知道,阿布拉吉這時已瀕臨破產,負債超過十億美元。

納克維是誰?

納克維是所謂的「頭號人物」(Key Man),這是私募股權公司給最重要主管的稱號,在納克維的狀況下意義更重大,因為他自稱要解決人類的種種問題。他是阿布拉吉極富個人魅力的領導者,提出的願景讓很多投資人信服。人們願意拿錢給阿布拉吉管理就是看在他的份上,託付給他的資金高達數十億美元。一位崇拜他的投資人將他比做《不可能的任務》(Mission: Impossible)系列電影中的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

阿布拉吉是一部金錢機器,募集一系列基金,在亞非拉丁美洲各地投資公司與醫院。納克維和世界各地有錢有勢的人做生意,有時搭私人飛機,有時乘坐瑞斯塔遊艇(Raasta),這部四十七公尺長的超級遊艇以柚木製作甲板,裡面採裝飾藝術設計。瑞士山區度假勝地達沃斯(Davos)每年舉辦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他也是常客。

納克維童年在英國舊殖民地巴基斯坦(Pakistan)度過,崛起成為菁英階層信賴的圈內人,正是冷戰結束後全球化趨勢大爆發應運而生的人物。從網際網路到恐怖主義,新的趨勢讓人與人關係更密切,納克維讓西方的投資人相信,他是帶領他們探索遙遠地區的最專業夥伴。

新的一千年伊始全球貿易日趨興盛,納克維意識到他可以遊說投資人與政治人物,透過刺激經濟發展來幫助社會,同時創造優於市場的獲利,而這一切都可借助他的交易能力辦到。

二〇〇一年九一一攻擊後,納克維說服西方政治人物他是他們的盟友,可以幫助他們在恐怖主義根深柢固的脆弱國家創造就業,促進中東穩定。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