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Kyrie Irving與齋戒禁食:是穆斯林的榜樣,卻是季後賽的戰犯?

淺談Kyrie Irving與齋戒禁食:是穆斯林的榜樣,卻是季後賽的戰犯?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季初組成巨星連線,奪冠聲勢浩大的籃網,在一整個賽季跌跌撞撞,最終以老七之姿低空飛進季後賽。在普遍被外界認為會是季後賽最膠著的組合下,籃網跌破眼鏡地以0-4被橫掃出局,除了塞爾蒂克表現優異之外,當家球星之一的Kyrie Irving表現大當機絕對難辭其咎,而原因真的是因為他在禁食嗎?他又是什麼時候改信伊斯蘭教的?

季後賽,籃網與塞爾提克的系列賽,這本來被外界預測是最難分出勝負的一個對戰組合,想不到最後籃網卻被綠衫軍以4-0毫無招架之力的橫掃。

「他們都累了。」

「Irving正在忍受禁食,這真的很不容易。」

面對四次對陣一場勝利都沒拿下來的情況,陣中兩大球星Kyrie Irving與Kevin Durant難辭其咎,尤其是Irving第二戰與第三戰在三分線上8投0中,整體命中率僅33.3%,籃網總教練Steve Nash也為其緩頰,表示身為穆斯林的Irving正在接受齋戒月的禁食。

事實上,在G2的時候,場邊媒體就拍到了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幕。

籃網球星Kyrie Irving在第一節末段離開板凳席前往更衣室,正當大家納悶他是不是受傷的時候,他立刻回到板凳上並且手上拿著一個水果盤,接者就開始拿起裡面的香蕉吃了起來。

不少運動員為了預防在比賽中抽筋,確實會在賽前吃一些香蕉,即使在比賽中肚子餓,大多數的球員也都會選擇中場休息時回更衣室再吃,即使帶上板凳席,也會偷偷摸摸地偷吃,像Irving這樣,直接帶食物進賽場吃的人確實卻並不常見。

但事實上,這樣的畫面籃網卻早已見怪不怪,甚至可以說在這個四月間,這樣的狀況屢見不鮮。

對於已經超過14個小時沒有吃東西的Irving來說,此時的熱量補充是非常必要的。畢竟身為穆斯林的他,在這個齋戒月中,他每日必須有很長的時間禁止飲食。

可以說,此時的他必須帶著飢餓上陣殺敵。

那麼,什麼是齋戒月呢?

這邊先簡單說明一下,所謂的齋戒月是伊斯蘭教的一個習俗,在伊斯蘭曆的第九個月進行。齋戒期間,信眾(俗稱的穆斯林)日出之前就會起床吃當天的第一餐,並且喝下大量的水,因為日出後必須謝絕一切飲食。

不僅白天禁止吃東西與喝水,同時也禁止抽菸與任何親密行為,只是穆斯林不會因為禁食不去上班上課或避免平常固定的勞務,他們相信透過暫時拋開世俗的慾望,能夠更接近天堂,也更能夠藉由苦修,提升惻隱之心。

若在齋戒期間有特殊原因無法完成禁食,也可以從隔天開始重來,在齋戒月中未能完成的任務,也可以在齋戒月結束後補回,或者選擇做善事,像是提供免費的一餐給需要的人,來作為你前些日子未能守齋的補償。

那麼,Irving什麼時候成為一名穆斯林的?

不打疫苗、無事缺席、對球迷比中指,或許對許多人來說,Irving就是一個我行我素、捉摸不定的人。但或許這一切的轉變,都是有跡可循的⋯⋯。

「我覺得自己從小的時候,就比同齡人更成熟。」

「這其實並不容易,但你必須接受。」

「我當然希望我的母親健在,但你知道有時人就是難敵命運。」

剛進入聯盟時,身為選秀狀元的Irving立刻在球場上展現出驚人的進攻天賦,可是不同於許多天才的狂傲不羈,此時的Irving在媒體前的態度相當謙虛內斂,完全看不出是一名19歲的年輕菜鳥,而當被問到為什麼如此早熟時,Irving認為或許是因為四歲時歷經母親的過世,迫使自己必須比其他孩子更早學習獨立。

但在幫助克里夫蘭拿下一座冠軍,並且因季後賽屢屢立功後,Irving的一些舉動開始被媒體放大解讀,比方開始比較他與LeBron James誰更有資格做為球隊老大、誰關鍵時刻更能帶領球隊取得勝利等等。

或許是受夠了媒體挑起事端的嗜血與斷章取義,Irving對外逐漸撕去了過往「乖寶寶」的標籤,開始將更真實的自己暴露在媒體前。而這,正是他開始被媒體認為特立獨行的開端⋯⋯。

「有時候,我相當沉迷於陰謀論。」

「我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樣。」

2016年,Irving被媒體拍到左手臂上有個奇特的刺青圖案,一個大手掌的中間有著三角形,而三角形的中央則有一隻眼睛,這樣符號被認為是光明會的代表圖騰。

RTS79DEN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光明會,是歷史上相當著名的陰謀論團體,據說在政府與世界重要組織中都有安插人馬,策畫重大事件,企圖在幕後參與並控制全世界的秩序。雖然光明會一直以來僅停留在都市傳說的範疇,並沒有確切的證據證明其存在,但全世界的陰謀論者全都相當推崇光明會的真實性。

而Irving此時也多次在媒體與個人社群平台,宣稱自己是個陰謀論的狂熱分子,因此不少媒體推測這個刺青或許跟光明會有關。

但事實上, 後來證實Irving左臂的刺青是「法蒂瑪之手」,它是西亞地區很常見的護身符,法蒂瑪是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之女,這個圖騰被認為有趨避邪惡的作用,有保護和祝福的意義。

Irving將其刺在身上,或許有著趨吉避凶的意思,因為在他踏入聯盟到2016年間,他的全身已經受了多達13處大大小小的傷勢。但不論原因為何,此時的Irving,開始與伊斯蘭教有初步的接觸了。

「我對自己公開發表地球是平的論點感到抱歉。」

「我只是想要針對這個話題討論,沒想到事情會被社群傳得這麼大。」

「這讓我了解有些事,可能只能『私下說』。」

只是雖然刺青被認為是誤會一場,但是Irving的對外發言卻也充滿著陰謀論的色彩,最著名的就是他的地平論,他認為地球是圓的論調,只是政府要人民相信的假象,這樣的言論一出讓他立刻飽受抨擊,最後甚至不得不出面道歉。

不論刺青還是地平說, Irving都從中理解到,自己現在全明星的身分,必會引來許多媒體的關注,舉凡他在賽後記者會的發言,或是他在社群網站上的貼文,都會成為撰寫新聞的焦點。這份理解,也成為他日後常藉助社群媒體關注社會議題的原因。

但在這些事情之後,Irving開始被人們貼上「怪人」、「難相處」、「休息室炸彈」的標籤,尤其是在騎士與James的決裂,到後來與年輕的塞爾提克球員產生嫌隙,讓Irving縱使有著超群的實力,但球團在簽下他之前也都必須三思,秤秤自己的斤兩,看看自己有沒有能控制住Irving的能力。

而最終籃網決定簽下Irving,雖然只要他在進攻端仍有一定的主宰力,但總是場邊鬧出的新聞也非常的多,先是在2020年疫情期間反對聯盟複賽,到本季前拒絕施打疫苗,再到無故缺席球隊練球與比賽等等,都讓不少人對他的職業道德打上一個問號。

「這樣的體系已經爛透了!」

「必須有個人將它們公諸於世!」

可是對於Irving來說,他這些行為背後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論述,他利用自己的公眾影響力,為那些社會的弱勢族群發聲,反對複賽是因為不想要大家轉移對黑人平權運動的注意力,拒絕接踵疫苗則是為了替那些「不打疫苗就會失去工作的人」發聲,缺席球隊比賽則是為了關注民眾攻佔國會的社會事件。

而後,不僅發聲,Irving也選擇自己親身實踐。

「一切都是為了讚頌真主阿拉。」

「有些人就愛對別人的信仰說三道四。」

「對我來說,我信仰我想相信的。」

「身為穆斯林的一員,我也會努力遵循伊斯蘭教的教義。」

「致力於讓不同的種族、信仰、文化,彼此尊重與相互理解。」

「我認為這是一切的基礎。」

關於信仰,早在2018年,Irving因為母親擁有印地安人蘇族血統的關係,所以認祖歸宗,並且獲得部落名「小山(Little Mountain)」,在2020賽季回到老東家波士頓塞爾蒂克做客時,還根據習俗在場邊燃起鼠尾草,希望能夠消災解厄、帶來好運。

正當許多人認為Irving應該會遵循部落當中的信仰時,隔年Irving就在一次對外訪談中,證實自己的伊斯蘭教信仰。

只是,為什麼會說這樣的舉動是對社會議題的實踐呢?

「現今社會有許多的力量在分化我們。」
「這樣的嚴重的分化已經成為社會的常態。」
「人們喜歡用猶太教、基督教、伊斯蘭教之間的矛盾來刁難我。」

事實上Irving這一次的信仰表態,對於整個在美國的伊斯蘭社群是很大的鼓舞,因為在911與反恐戰爭後,穆斯林在美國社會一直被許多人懼怕與歧視的族群,Irving公然地站出來皈依伊斯蘭教,公開呼籲大家不應該因為信仰不同而彼此仇視,這樣的行為也獲得許多穆斯林意見領袖的贊同。

「由於種族主義與對伊斯蘭的恐懼,再加上文化歷史等交叉因素的影響,導致在美國的穆斯林青年長時間認為自己與他人『不同』。」
「當他們看到像Irving這樣的公眾人物能公開地對信奉伊斯蘭教感到喜悅時,他們能對自己的信仰更自豪,也更願意表達自己的身分。」

世界穆斯林組織的主席Sajjad Shah就曾表示,Irving的行為能激勵更多穆斯林對自己的信仰感到驕傲。因為在美國,屬於少數族群的伊斯蘭教徒,不可避免地會因為宗教上的「非我族類」而遭到排擠,再加上過去與伊斯蘭國家的緊張關係,導致他們被貼上了「危險異端」的標籤,在龐大的多數暴力下,穆斯林也容易對自我認同產生懷疑,甚至因為社會氛圍對自己的身分感到自卑。

因此,Irving的存在就像是一名指標性的人物,因為他的身上有著黑人、穆斯林、美國原住民、籃球明星等眾多身分,雖然他的發言總是具有爭議性,但是他敢於挑戰現有的話語霸權,確實有機會替這些少數族群樹立典範。

或許在很多人眼中,這只是一個簡單的皈依聲明,但在一些人眼中,這就像是對舊有思想體制的一次衝撞。

「作為一個黑人穆斯林球員,我從小看著 Irving打球長大。」
「我喜歡他對宗教的積極作為。」
「他激勵我不要對自己穆斯林黑人女性籃球員的身分感到自卑。」
「他讓我知道,我不必在我喜愛的事物與信仰的事物之間做出抉擇。」

在抖音、YouTube上運球集錦無數,有著「女版Kyrie Irving」之稱的Jamad Fiin就表示自己曾因穆斯林的身分而對自我產生懷疑,由於遵從伊斯蘭教的習俗,因此Fiin一直以來就是以傳統穆斯林女性的形象示人,無論場上場下她都戴著頭巾。而正是因此她在成長的過程中惹來不少異樣的眼光,這讓她早期相當難以釋懷,但在看到自己的偶像勇敢地面對自己的信仰後,她也依自己穆斯林的身分為榮,並且持續讓自己也成為這個領域中的榜樣,鼓勵更多像她一樣的年輕人。

只是雖然展現了對社會議題實質關懷,但身為剛皈依的穆斯林,Irving不得不面對的,是生活習慣的改變,面對齋戒月的到來,Irving也必須面臨禁食,這在體能消耗量比例行賽還要劇烈的季後賽,絕對是一項考驗。

Irving的發揮很差是因為禁食的關係嗎?

「我和我許多的穆斯林兄弟姊妹一起參與這個齋戒月。」
「這對我來說是個調整,當然禁食也是其中一環。」

雖然Irving鼓舞了在美國的穆斯林是事實,但籃網被4-0掃地出局,他沒有拿出相應的表現也是事實。而這是因為禁食嗎?

根據科學上的應證,像齋戒月這種在一天內長時間不吃不喝,若再從事高強度的運動,其運動表現一定會受到影響(不論是降低體能還是增加受傷風險),而且原本的作息被打亂,並不是齋戒月結束之後就能立刻調整回最佳狀態。

可是,世界上也有許多穆斯林運動員,因為從小到大的生活讓他們習慣了齋戒月,所以在個人觀感上可能會認為沒有什麼影響。像最近才改名為Freedom的Enes Kanter就曾表示這段時間的飢餓對他來說,不但不會有礙場上的發揮,更會讓他感覺到心靈上的平靜。名人堂球星Hakeem Olajuwon整整18年的職業生涯也都在齋戒月禁食,非但沒影響表現,他還在該月拿下單月最佳球員。

「我不會把齋戒月禁食當作表現不佳的藉口。」
「我必須要做得更好,需要去承擔起責任。」

可是,相比於這些前輩,對於剛皈依伊斯蘭教的Irving而言,這些生活習慣上的改變並沒有那麼快適應,從籃網助教時間一到就指著手錶提醒他可以進食,就知道飢餓與疲累一定影響了Irving的發揮。

「齋月是個相當特別的日子。」
「它在某方面挽救了我的生命。」
「我願對所有參與齋月的人致敬,因為現實生活中,有些事比籃球更重要。」

事實上,籃網的對手塞爾蒂克也有一位正在禁食的看板球星,他就是Jaylen Brown。他也對於相同信仰的Irving表達了自己的敬意,因為他知道這段調整有多麼不容易。

或許,我們仍會覺得Irving特立獨行,仍會覺得他某些行為詭異荒誕,筆者也認為他的我行我素的確有失一名職業球員的風範,但相信他依舊會繼續如此,仍選擇用自己的方式,貫徹自己認為對的信念。

目前Irving已經表明自己想要待在布魯克林,而當他下一季更能適應這樣的狀態時,是否能帶領籃網捲土重來呢?

本文經運動視界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更多阿准在運動視界的文章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溫偉軒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綠美圖上梁!台中水湳「中央公園特區」啟動,含金量更勝七期

綠美圖上梁!台中水湳「中央公園特區」啟動,含金量更勝七期
Photo Credit:豐邑 PARK ON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都市綠洲概念崛起,台中水湳經貿園區開發備受矚目,環擁「台中綠肺」美名的中央公園、齊列的普立茲克建築,由區內最高豪宅「豐邑 PARK ONE」引領房市,形塑全台最美的國際重劃區。

結合美術館及圖書館共構的世界級地標「台中綠美圖」,座落於水湳經貿園區,於今年5月11日完成上梁,由兩大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日本知名建築師妹島和世與西澤立衛操刀設計,坐擁中央公園綠帶環繞,將體現國內首座「公園中的圖書館、森林中的美術館」,主體工程預計今年底竣工,2025年正式開館。

「水湳經貿園區」總開發面積達254公頃,以67公頃中央公園綠海串聯經貿、文商、文教、創研、生態住宅五大專用區,不僅規劃完善,園區內更匯集公共建設及國際建築,被譽為全台最具國際競爭力的重劃區,發展性有目共睹。

圖2_中央公園
Photo Credit:豐邑 PARK ONE
水湳經貿園區匯聚世界地標及重大建設,與國際接軌。

水湳機場華麗轉身,綠海為王超越南北

水湳經貿園區前身為水湳機場原址,具備大面積國有土地的特殊條件,政府斥資500億元打造中央公園、水湳國際會展中心、水湳轉運中心、中台灣電影中心等公共設施,產業、藝文、交通並駕齊驅,受惠重大建設先行,預估10年內將轉身完整新都心。

綜觀全台,唯獨台北松山機場與水湳經貿園區相似,雖遷移話題浮出檯面多年,至今仍謂海市蜃樓。萬群地產開發董事長謝坤成接受專訪,憑著多年房市經驗分析:「大台北生活圈缺乏土地好好重劃,如果將松山機場規劃為經貿科技與住宅,價值可望超越信義計畫區;回頭看台中,水湳經貿園區就具備如此優勢,未來也難以複製。」

值得關注的是,都市綠洲儼然成為全球各大城市不可或缺的發展要素,如紐約中央公園、倫敦海德公園、東京新宿御苑等,高綠覆結合商業重鎮,連帶周邊房市相輔相成,可見名流聚居、一線豪宅林立;國內目前當屬台北大安森林公園擁26公頃綠地、高雄美術特區41公頃、七期新市政中心13公頃,坐實三大豪宅聚落。

如今水湳中央公園好比2.6個大安森林公園,躍升全台最大綠地,謝坤成也形容「這一次,台中人終於不用羨慕歐美人士,回家就是住進綠帶。」

中央公園談論體驗區DSC_1319
Photo Credit:豐邑 PARK ONE
水湳中央公園綠海為王,躍升全台最大綠地面積。

劃開水湳天際線,「豐邑 PARK ONE」引進中日德建築智慧

於水湳經貿園區占地不到10%的文商區,堪稱「中央公園特區」最精華地段,相較位於中央公園首排「文商一」建築限高100米,第二排「文商二」樓高可達160米,具備更大的建築揮灑空間,珍稀土地吸引品牌建商卡位插旗,描繪同時擁抱水湳中央公園及大肚山景的綠意住宅,獨特優勢助攻房市,預計區域行情將突破百萬大關,躍升台中最精華地段。

一探中央公園特區,首發登場為重量級大案「豐邑 PARK ONE」,豐邑機構秉持獨到選地眼光,該基地位於啟航路、經貿五路口,是水湳唯一正對公園且雙面臨路角地,周邊中央公園宛若社區中庭、緊鄰的綠美圖就如專屬公設;全案規劃53-57坪三房產品及61-74坪四房產品,以地上34層、地下7層建築,成為目前園區內最高指標豪宅,擘劃最美天際線。

圖3_3D外觀
Photo Credit:豐邑 PARK ONE
「豐邑 PARK ONE」結合水湳中央公園意象,以綠意妝點陽台。
圖1
Photo Credit:豐邑 PARK ONE
「豐邑PARK ONE」位處水湳唯一角地,印證豐邑機構獨到選地眼光。

七座普立茲克建築是水湳最大亮點,「豐邑 PARK ONE」也集結中、日、德三大建築團隊聯手打造。其中,特別延請隸屬德國IGI STUDIO、喜達屋酒店集團指定設計師Ines Gerlach操刀,跳脫用色框架,創造歷久彌新的公共空間;以及曾主導礁溪老爺酒店的日本高野景觀設計師石村敏哉、執手過總統府及圓山飯店的國際首席燈光設計師姚仁恭,結合中央公園意象,共同刻劃世代好宅。

豐邑機構同步展現全台唯一擁有五星級飯店體系的軟實力,將「新竹豐邑喜來登大飯店」五星級飯店管理帶入建案中,由內而外有別一般豪宅層次,更一舉拿下綠建築標章、低碳建築認證、智慧建築標章及耐震標章四大殊榮,實至名歸。

喜來登
Photo Credit:豐邑 PARK ONE
「豐邑PARK ONE」幕後操刀者,為經營「新竹豐邑喜來登大飯店」的豐邑機構。

水湳金三角啟動,「台中第五大道」立足七期之上

論起台中豪宅聚落,七期重劃區仰賴企業、政府齊心,歷時25年形塑高樓簇擁的建築天際線,成為台中獨一無二的美景,無奈礙於腹地受限,同時予人水泥叢林的壓迫感,讓謝坤成不禁感慨:「七期是政府和地主妥協的成果,天際線著實很美,但大量新古典風格建築複製貼上,景觀已經越來越侷促,不如十年前來得迷人。」

反觀水湳經貿園區具備高綠覆優勢,尤以「中央公園特區」所處的北端,重大建設包括水湳轉運中心、國際會展中心及綠美圖,象徵交通、產業、藝文金三角,且擁有聯通市區及中部科學園區的中科路,加上新光三越、環球購物中心進駐話題以及六星級國際酒店招商計畫加持,中台灣房地產專家深入剖析,「論發展速度抑或含金量,水湳應在七期之上,未來有望複製美國紐約第五大道、東京表參道的「精品大道」模式,與台北信義區互別苗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