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響禮砲》推薦序:「自己的國家自己救」,從荷蘭到美國,全球人類共同進入民主階段的轉折

《第一響禮砲》推薦序:「自己的國家自己救」,從荷蘭到美國,全球人類共同進入民主階段的轉折
約翰・杜倫巴爾之名畫常遭誤解為獨立宣言簽署人之群像,但實為五人小組上呈大會其成果|Photo Credit: John Trumbull@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兩度普立茲獎得主,美國暢銷歷史作家芭芭拉・塔克曼別出心裁,從國際與海洋的角度,講述美國獨立的故事。塔克曼擅長描寫國際局勢的波雲詭譎,也懂得捕捉歷史人物的獨特韻味,連甘迺迪總統也為之折服。她的著作不僅是紐約時報排行榜的常客,更形塑了一代人對歷史與外交的認識。

美方最後的勝利,或許可歸結於幸運,但幸運是留給準備好的人,在這場獨立建國之路上,美方從領導者、軍人到百姓,以堅毅和決心,不僅撐過戰事失利、資源不足的低潮,爭取了更多的時間,慢慢凝聚,建立了共同的信念。

如作者所描寫的,當費城響起了鐘聲,不只慶祝勝利,更是標誌了即將到來的新世界,「為了從極權與壓迫中獲得的救贖而響,為了一個名為美國的希望與夢想而響,且這些希望與夢想並非僅由掀起革命戰端的美國人獨享,而是也屬於那些義助美國,與其並肩作戰的法國人,屬於荷蘭的異議份子,屬於於英國在野的輝格黨人,屬於成長於啟蒙時代,在人類可以臻於完美的樂觀中耳濡目染,每一個角落的每一個靈魂。」

以上,只是本書大略的梗概,塔克曼的筆下有更多精彩的描述,事實上她從不畏懼在書中放入細節,一則精彩的歷史故事絕對不是用省略或簡化來降低閱讀的門檻。成功的關鍵在於視角的選擇,如同英文原文的副標「一個美國革命的觀點」(A View of the American Revolution),她由國際強權角力的視角,不僅將美國革命置於世界的舞台加以理解,並勾勒荷蘭與美國這一前一後追求國家獨立的傳承,也進而呼應了最後美國的勝利,不單是一個國家的誕生,而是全球人類共同進入民主階段的轉折。

作者在最後也不忘提出警告,這看似光榮的一刻,並非「從此過著幸福快樂日子」的童話,兩百年經過,有太多的不公不義掩蓋了革命純粹的理想,所幸在錯誤中,「總也不乏有人為了改革而捲起衣袖或勇於夢想」,革命理想不是一蹴可幾的美夢,有待人們在反省中持續前進。

從觀點的選擇、情節的舖陳、細節的描繪,到最後蘊藏的意義,每個環節緊密相扣,呈現出一流史家敘事的手筆。也唯有經由這樣一層又一層的堆疊,才能在骨幹上點出過去的血肉,指出普世的價值和意義。藉由從荷蘭到美國,說明著革命與獨立,在對付強權時所要付出的毅力和勇氣,一方面要應用國際的局勢,尋求志同道合者的支持;另一方面,「自己的國家自己救」,只有化解內部的分裂,團結一心,並且擁有呼應時代信念與價值的共同體,才是勝利的根本基石,是毅力和勇氣的來源,是國際願意支持的動力。

這或許才是本書所想要傳達的普世主題,也因此,這則近兩百五十年前的歷史故事,對於任何時間或地點,渴望追求民主的人們來說,都將是最好的借鑑和鼓勵。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第一響禮砲:美國首次獲得外交承認的獨立故事》,廣場出版

作者:芭芭拉.塔克曼(Barbara W. Tuchman)
譯者:鄭煥昇

  • momo網路書店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輕如鴻毛的意外插曲,卻引發重如泰山的歷史變局!
海洋的連結,如何成為美國打贏獨立戰爭的助力?
最擅長描寫外交風雲的歷史學家,
甘迺迪總統也是她的忠實讀者!
兩度普立茲獎得主,芭芭拉.塔克曼,
描繪人性貪婪、愚昧與勇氣的大師之作,
重現美國史上關鍵時刻。

今天的世界強權美國,
也曾是個尋求國際承認的新生勢力。
而美國得到的第一個國際承認,則來自加勒比海的一座小島,
荷蘭人對著一艘懸掛大陸會議旗幟的船艦發出的禮砲,開啟了一個新時代。
禮砲打響的,不只是美國的獨立之聲
也有當時的國際角力、貿易利益、海軍戰略,還有
舊世界人們各自對「獨立」、自由、啟蒙精神的想像……

獨立之聲:聖佑達修斯島的禮砲事件
1776年11月16日,一艘懸掛大陸會議旗幟的北美軍艦,在駛進荷屬聖佑達修斯島的港口時,得到當地總督的禮砲致意。聖佑達修斯的禮砲聲雖小,卻是18世紀最重大的國際事件:這是美國首度獲得國際承認的時刻。後來美國總統羅斯福甚至曾經親臨該島,立碑致意。

不過,這聲禮砲可惹毛了當年馳騁海上的大英帝國,在他們眼中,「叛亂」的北美殖民地是「海盜」跟「亂臣賊子」,不配得到「國家」規格的待遇。這起事件也讓已經關係緊張的英荷兩國衝突加深,為幾年後的英荷戰爭埋下了伏筆。

自由之海:新生美國如何突破重圍
在18世紀,海上戰力往往是戰爭的決勝點,海洋貿易、海事關係也是經濟的命脈。1775年,正要與不列顛開戰的北美大陸會議也深知這點,他們決議要統合殖民地各州的力量,任命海軍委員會,提撥預算,建立一支「國家級」的海軍。

但是,美國的「初代海軍」只有四艘船,還是從商船改裝的,懸掛的旗幟則向費城的一家女帽店訂製。對手不列顛,則擁有當時世上最富庶的殖民地,與最強的海軍艦隊。小蝦米對大鯨魚,這場仗要怎麼打?是什麼讓戰爭的情勢翻轉?

史家之筆:書寫國際局勢裡的眾生相
兩度普立茲獎得主,美國暢銷歷史作家芭芭拉・塔克曼別出心裁,從國際與海洋的角度,講述美國獨立的故事。塔克曼擅長描寫國際局勢的波雲詭譎,也懂得捕捉歷史人物的獨特韻味,連甘迺迪總統也為之折服。她的著作不僅是紐約時報排行榜的常客,更形塑了一代人對歷史與外交的認識。

在這本暢銷經典中,芭芭拉・塔克曼以栩栩如生的筆法,描繪了18世紀的海上國際局勢:國王、議員、將軍、外交官、無名的海員等等,紛紛交會在這歷史時刻的舞台上,運籌帷幄、艱苦奮鬥,有的誤判局勢,鑄下大錯……而他們的成敗血淚,為一個新的國家、一種新的政治理想,鋪平了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