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發達的城市過著最底層的生活:13張照片看被人遺忘的城市貧民窟

在最發達的城市過著最底層的生活:13張照片看被人遺忘的城市貧民窟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是否曾想像過,韓國江南區的居民並非過著《江南Style》中糜爛的生活,而是伴隨著髒骯惡臭的每一天嗎?我們所不知道的,其實都是真實存在著。

文:朱祉樂

在最發達的城市過著住在貧民窟的生活,看起來是不可能,實際上卻又真實存在……。

韓國

你也許記得韓國歌手PSY,憑著一首唱出江南區富人糜爛生活的《江南Style》而一炮而紅,連帶也認識這個首爾最高端的住宅區。然而在紙醉金迷、高樓林立的江南區之下,除了名車與紅酒以外,這裡還隱藏著韓國最有名的貧民窟——九龍村(Guryong Village)。沒錯,雖然聽起來份外諷刺,但首爾最後一個貧民窟,正是座落在全韓國最繁榮最高尚的地區之中。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九龍村一景。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九龍村,人們居住在破舊的棚屋之中,不少居所並沒有獨立的廁所和浴室,很多人只能依靠燒炭來取暖。這裡是2000多人的家,他們大多是老人和病人,不少早在1980年代已經居住於此,如今仍依靠每月200,000韓元的政府補助過活(碗裝泡麵的價格約800-1,500韓元)。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居住在九龍村的,不少是老人與病人。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萬幸的是,當地官員和居民終於在去年底達成協議,計劃在今天夏天開始拆除棚屋,並向居民提供補貼性住屋,以改善他們的居住環境。但新計畫是否能真的治本,還是只是用劃一整齊的都市規劃,繼續隱藏城市發展背後的社會結構性問題?畢竟九龍村在江南區內的存在,正暗示著貧富差距在韓國是何等嚴重。已有數據顯示,韓國老年貧窮人口的比例,在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的國家中排名最高。

日本

在大阪,去年才落成的阿倍野Harukas是大阪的新地標,也是全日本最高的摩天大廈。而在過去半個世紀,對大阪現代化建設貢獻最大的,是來自西成區釜崎(Kamagasaki)的廉價勞動力,但自從1990年代日本經濟不景氣之後,釜崎便成為日本最為人熟知的貧民區。

這裡是臨時工、失業者和遊民的聚集地,他們住在用木板和紙箱搭建的臨時居所中。在照片之下的釜崎雖然還算整潔乾淨,但遊民的存在本身已是無法掩蓋的事實。暴力犯罪不斷、黑道械鬥時有發生,使釜崎成為大阪巨大的社會問題。然而當電影《解放區》到當地拍攝取景後,政府卻要求刪走相關場景,意圖粉飾太平。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釜崎的遊民,是當地政府必須面對的事實。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西班牙

身處距離西班牙首都馬德里僅15公里的El Gallinero,有如身處在第三世界國家。El Gallinero沒有自來水,也沒有諸如廁所等基本的衛生設施,這裡是300多個羅姆人(或稱吉普賽人)的聚集地,而簡單的棚屋就是他們家園。

雖然政府屢次下達清拆令,強行拆除這些「非法」建築,卻沒有提出一個讓當地居民能真正融入西班牙社區的方案。事實上,羅姆人大部分都棲身於歐洲各國的貧民窟,根據歐盟委員會的報告,有1/4歐盟成員國公民對於與羅姆人為鄰而感到不舒服,但難道把他們流放在城市外圍,就代表犯罪和毒品等社會問題不會發生嗎?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El Gallinero僅距離西班牙首都馬德里15公里,兩地卻是天壤之別。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直到今日,政府仍無法提出讓當地羅姆人與西班牙社會和平共處的方案。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美國

在美國,無家可歸的人選擇在帳篷中度日。在密蘇里州最大城市聖路易的中心區外,是當地最大的「露營區」。當地政府基於衛生和安全理由,正準備拆毀這些帳篷,但承諾會為這些居民提供協助。

事實上,很多人的確可以選擇入住庇護所,但他們仍寧願住在帳篷中。他們這樣做的一大原因是自由,例如可以避開庇護所的門禁制度。然而,問題或許也不是在於庇護所,而是房價讓人無法承擔。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比起無法承擔的房價,流浪更讓人自在。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St. Louis Homeless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香港

有亞洲國際金融中心之稱的香港,毫無疑問是寸土寸金,因此當地的貧民即便住在像監獄一樣的籠屋當中,仍不得不付出每月1,800元港幣的租金,這個金額已經超過政府提供的社會保障援助金額的一半。然而即便有能力交付租金,仍然要忍受非常惡劣的生活環境,例如通風條件不佳、室內溫度往往比外面高出2-3度,更有人因為撐不過而中暑。

籠屋住戶通常又是十幾人居住在同一個單位之內,所以毫無個人私隱可言,而且籠內空間狹小,僅能容納一名成年人,卻連雙腿都無法伸展,還不如一口棺材。

雖然在香港政府的官方定義中,籠屋有一個相當中性的名稱,叫做「床位寓所」,但無法改變這個事實:在小城裡仍有近20萬弱勢社群蝸居在籠屋、劏房、板間房,甚至工業大廈之中。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一戶籠屋,還不如一口棺材。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每個城市都有它光鮮亮麗的一面,但光芒背後盡是陰影。城市貧民的居住情況一直是各地政府最尷尬的議題之一,特別是當這些貧民在世界上最繁華的都會區中自成一角,更顯得格格不一和格外諷刺。

貧民窟的重建與遷拆,在地價高昂的城市中必定會牽連開發利益的問題。而在其他地方,驅趕貧民或許可以緩解治安和衛生狀況,但貧民形成背後所涉及的貧富差距、社會流動、種族歧視等深層社會結構問題,卻非一朝一夕便能解決。如果為政者採取視而不見的態度,或只視貧民為政治消費的對象,那麼儘管在世界最發達的城市當中,貧民問題終咎還是會無解。

責任編輯:鄒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