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國與文明》:康德論世界公民法權——歐洲對外帝國主義式擴張如何違反普遍的友善?

《帝國與文明》:康德論世界公民法權——歐洲對外帝國主義式擴張如何違反普遍的友善?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將臨時條款視為康德消極地批判在他之前的義戰傳統與國際法傳統,那麼後續的「國家之間的永久和平之確定條款」便可以看成是康德國際政治思想之「積極的建構」。

文:周家瑜

康德論世界公民法權:歐洲對外帝國主義式擴張如何違反普遍的友善?(節錄)

康德在〈論永久和平〉中提出的世界公民法權可以視為康德對國際法傳統的修正與批判。首先,傳統國際法主要探討國與國之互動,國家作為國際領域中的行為主體在國際法中享有不受外來侵略與干預的權利,然而「非國家的民族」(non-state peoples)在此一論述中似乎缺席了,而康德的世界公民法權似乎可以補充這一個理論空缺(Niesen, 2007: 94)。

其次,國際法傳統中國際之間主張「友善的權利」(right to hospitality)經常被用來當成證成對外擴張貿易活動的理論依據,也就是說當歐洲國家對外尋求商業貿易機會時,似乎應當享有不受到當地居民或非歐洲民族的敵意對待之權利或主張,換句話說,歐洲國家藉由訴諸「應當被友善對待的權利,意圖在於進而與這些非國家的民族或社會建立起權力不對等的商業關係(Ypi, 2014: 118),然而康德藉由重構此一權利的內涵,將它轉化為某種批判當時歐洲貿易國家對外侵略行為的基礎。康德對歐洲殖民活動的具體批判為何呢?

在〈論永久和平〉中,康德以某種國際條約的形式,列出為達永久和平所需實踐的臨時條款與確定條款。康德此文中所強調的永久和平狀態有別於暫時的停戰狀態,能夠稱之為(永久)和平的狀態是一種「所有敵對意圖之終結」(Peace means an end to all hostilities)(Kant, 1991: 93)。康德強調「意圖」而非「行為」,因為他親見當代許多所謂國際和平條約之締結,儘管似乎在行為上暫停了戰火,但實際上保留了再度開戰的可能,在這種情況下,國際關係不可能達致永久和平之理想。

因此,可以說,康德所提出的臨時條款便是用來防範此種發動戰爭的意圖,例如臨時條款第一條便明確禁止「任何和約締結時,不能祕密地為一場未來的戰爭保留物資」(Ibid., 93),第三條主張常備軍應當逐漸地廢除(ibid., 94),緊接著第四條主張「任何國家均不該在涉及對外的國際糾紛時舉債」(ibid., 95)。這些條款可以看成是對意圖的限制,有學者指出:此種對和平狀態的界定表示康德將和平視為一種一舉為所有紛爭畫下句點的狀態(peace imposes closure)(Ripstein, 2014: 152-3),前述被臨時條款所禁止的國家行為本身都帶有保持紛爭狀態或以單邊行為裁決紛爭的意圖。

如果將臨時條款視為康德消極地批判在他之前的義戰傳統與國際法傳統,【註1】那麼後續的「國家之間的永久和平之確定條款」便可以看成是康德國際政治思想之「積極的建構」。除了主張共和制的國家應當組成自由的國際聯盟以外,與本文主題最為相關的是,康德在探討國際互動的層次上提出了世界公民法權(cosmopolitan right)。康德將此種權利限制在某種「普世友善的態度」(universal hospitality),康德認為此種友善是一種外來者可主張之權利,憑藉此種權利「外地人在抵達其他人的領土時,不應被敵意對待」(Kant, 1991: 105)。

但這並不是一種外來者能夠藉以要求受到款待或歡迎的權利,相對於「賓客權」(right of guest),康德提出的世界公民法權更接近某種「拜訪權」(a right of resort; Besuchrecht)。只要外來者採取一個和平的態度,那麼因為地球表面積的有限性,民族與民族之間不可能無限地分散而不相互接觸,在這種必然接觸交往的可能性前提之下(康德稱之為「地表權」〔right to the earth’s surface〕),康德藉此一世界公民法權的論述,期望使人類種屬最終能夠往一個世界公民的體制更加趨近。【註2】

然而,關鍵在於此種進展必須建立在「和平的相互關係」(peaceful mutual relations)之上。緊接著世界公民法權的定義,康德批評歐洲對外與其他民族與國家互動時的「不友善」(inhospitable)(Kant, 1991: 106)。此處康德並非僅是輕描淡寫地描述歐洲國家對外征服的行為,他認為這些國家的行為已經違反了世界公民法權所規約的普世友善態度。

「如果我們將我們這個洲的文明國家(特別是商業國家)的不友善行為與這個目標相比較的話,他們在拜訪其他國家與民族時(對這些國家與民族而言,此舉與征服無異),所展現出來的不正義是驚人的」(ibid.)。此處康德明確批判美洲與東印度所遭受的不正義,甚至進一步肯定東方社會對於歐洲文明國家侵略行為的對抗,因為此處文本清楚顯示康德對於歐洲國家自居文明社會對外行為的不以為然,特引整段如下。

〔對這些歐洲文明國家而言〕美洲,黑人國家、香料群島、好望角等地被發現時,是無主之地,因為它們不把當地居民當成一回事。在東印度(印度斯坦),它們僅以打算設立貿易據點為藉口便引進外來軍隊,導致對當地人的壓迫,並且煽動當地各國進行大規模戰爭,並且帶來飢荒、叛亂、背信,以及折磨人類的一連串災禍。中國與日本對此類客人已有經驗,因此有聰明的應付之方。中國雖然允許這類客人接近,但不允許它們進入國內。日本甚至只容許一個歐洲民族(荷蘭人)接觸,但卻使他們在整個過程中像囚犯一樣,無法與當地社群接觸。(Kant, 1991: 106)

康德不僅僅譴責歐洲國家對外擴張活動本身導致的暴行,他也對歐洲商業國家倚仗自身優越的軍事力量,甚至將軍事優勢看成是某種「道德上的優越」(Moral superiority)這種做法持強烈批判態度,這種擴張策略的核心在於將其他非歐洲民族看成缺乏法治與文明的社會(Pitts, 2018: 1)。若我們將康德在《道德底形上學》中的補充考量進去的話,則康德此處對歐洲對外帝國主義式擴張(imperial expansion)之批判態度更加清晰。


猜你喜歡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photo credit:先進醫資AdvMed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疫情時代,零接觸服務的需求,使得智慧科技的角色愈發重要,智慧城鄉計畫與先進醫資共同推動人工智慧影像辨識技術,擴大既有的共照雲服務,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為民眾建立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

在科技不斷進步的過程中,許多過去不存在的工具,到今日已成為現實。2008年「智慧地球」的概念出現後,全球便開始推動智慧城市的發展。臺灣向來以科技之島自居,自然也不例外。在政府多年來力求數位轉型的政策下,臺灣進入了「智慧城鄉」的時代;所謂智慧城鄉,是運用大數據、物聯網、AI人工智慧等科技,串連市民、產業與地方,以創新的方式讓彼此有效溝通,並針對地方的特色和需求提供客製化服務,進而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質。

把問題當作燃料,用科技強化服務力

然而,城鄉發展必然會有不均的問題,藉由科技介入、釐清現實痛點的立意雖良善,卻也無法忽視城鄉間的數位落差。在偏鄉地區因為人口流失、高齡化、科技產品使用率較城市低,數位化的腳步自然較為緩慢,向來是各項服務設施鞭長莫及之處。

先進醫資從2018年開始,在經濟部工業局「普及智慧城鄉生活應用計畫」的支持下,在高雄、屏東與澎湖發展「雄健康打造智慧樂活社區共照應用服務」(以下簡稱「雄健康」)。當時總經理黃兆聖就非常清楚,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資源不足、人力不足、缺乏回饋三大問題,而數位化、智慧科技等創新力量,正好可以有效的連結偏鄉生活需求與痛點,讓在地化、客製化的服務與設施,全面提升民眾的醫療照護品質。

用最體貼的科技,讓照護範圍沒有邊界

「雄健康」計畫的目標,是在衛生所、醫療院所、長照據點、社區活動中心及商業通路等多元化的據點,設立「智慧健康照護站」,提供血壓機、血氧機、血糖機等生理量測設備的整合服務,同時還支援多種身分識別登入、數據隨身、遠距諮詢、銀髮族健康管理量表等功能,讓市民可以依自己習慣的生活圈,就近接受基礎的照護服務,並且養成定期自主量測的習慣。這些健康紀錄將會上傳雲端、整合數據,不只可以將結果傳送給自己作為提醒,在民眾實際就診時,也能成為醫生評斷的參考,協助醫護人員及早發現異常或是調整用藥,大幅降低醫療資源及人力不足的問題。

同樣對提升醫療資源與人力應用效率有幫助的還包括「雄健康」計畫中的客服機器人腳本。這個功能是針對不同客戶需求,開發多達50種服務的腳本客服機器人,用來即時解決民眾常見的健康問題。只要民眾對自己的健康狀況有疑慮,就可以詢問線上客服機器人,並獲得最初步的協助。最重要的是,這個客服機器人以國人常用的社交軟體LINE作為平台。有鑒於LINE的普及率高,使用者無需重新下載及適應新軟體,對年長者來說更是友善,使用意願便明顯提高,如此一來,為民眾所建立的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了。

立基於「雄健康」在高屏地區和澎湖的發展十分順利,2021年開始便積極與臺南、臺中、高雄、屏東、金門地方政府合作,務求達到更深入、體貼的服務,發展出獨特的「健康共照雲」系統。

靈活因應疫情變化,滾動式修正共照雲服務

原本是為了打造數位醫療照護服務而發展的共照雲,參考了「雄健康」所建立的數位化照護服務內容,同樣使用LINE作為平台,目標同樣是為了解決偏鄉資源和人力不足的問題。沒想到今年五月,在傳染力更為強大的Omicron變異株的肆虐下,疫情擴散迅速,臺南市共照雲的發展也臨危受命,在短短五天之內將服務上線,主要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確認自身狀況,另外也提供下載居家隔離單、施打疫苗、申請補助等服務內容。在疫情猛烈的攻勢下,共照雲成為市府、醫療院所與民眾溝通、解惑的最佳橋樑,甚至做到AI快篩辨識服務,協助許多臺南偏鄉地區的民眾不需冒險接觸人群,線上就可以判斷是否確診,後續再由醫療人員介入協助,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擔心和移動。

DSC_8777
photo credit:智慧城鄉計畫
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與先進醫資總經理黃兆聖。

同時,客服機器人,也在疫情期間提供了最佳輔助。在衛生局、先進醫資和醫療院所的共同努力之下,不斷地優化、精進客服機器人腳本。無論市民為確診者、居隔者、密切接觸者⋯⋯盡可能讓每一個人都能在機器人的服務中,找到問題的解答。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表示:「對抗疫情,臺南市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讓就診人數維持在醫療量能之下。客服機器人的出現,減輕了醫護人員疲於接電話、回答民眾問題的瑣碎流程,更能專心在照顧中、重症患者,在疫情大爆發期間不至於崩潰,如此才能真正守住所有市民的健康。」

當然,疫情是一時的,市民的健康才是長久的,「健康共照雲」的目標,是希望可以透過民眾健康紀錄的數據化,成為日常自主照護的重要幫手。下一步,先進醫資希望能跨縣市留存健康資料,成為全國性的第一線照護服務。而這些數據,都將成為中央和地方政府參考的基準,以便未來做到精準打造各縣市的特色照護服務。

以人為本,發展城鄉均好的未來

在2025年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前提下,如何幫助國人健康、安心地迎向老年,已是國家與全民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與此同時,臺灣也是一個充滿創新能量、技術發展快速的地方,所以過去所面臨的困難,今日已可以透過科技來解決。

「智慧城鄉計畫」從2018年起,持續針對地方需求,鼓勵業者提出新興解決方案,在推動健康領域方面,不僅是智慧照護,包含遠距醫療、健康量測、智慧運動以及登革熱防治等,都秉持著以人為本的初心,以科技的力量來照顧臺灣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透過政府和企業攜手合作,協助地方數位轉型,並降低城鄉之間的落差,共同建立一個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未來。

經濟部工業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