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島芳子》解說:男裝的國士川島芳子,可以說從養父浪速的絕望感中飛騰而出

《川島芳子》解說:男裝的國士川島芳子,可以說從養父浪速的絕望感中飛騰而出
1933年在錄音室的川島芳子。Photo Credit: 朝日新聞-文藝春秋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著名非虛構作家上坂冬子透過二戰後首次公開的新發現史料與證詞,加上與川島芳子的至親故友實際訪談,企圖重塑川島芳子這位備受戰爭牽連、被各方勢力利用而命運乖違的一生。

保田與重郎在昭和一○年代中期,於改版的《日本之橋》雜誌上發表了一篇〈河原操子〉。

他寫這篇文章的動機,在於追思已經失去的遙遠文化情操,以及抗議昭和戰間時期的國策言論:

古代封建之世,與其教導女子意識形態的表現方法,更著重於努力創作文化的母體基礎,其結果,便是在這個新日本的動亂期,藉由一位日本少女之手,讓國家躍然於整個世界舞台上。

女人講道理、宣傳思想時不需靠嘴巴。女史們不論是在和平還是戰爭時期,她們展現出來最高明的人類行為之一,就是不依賴人工性的理論,她們依照的理論,是最自然的,發自內心的愛的教誨。小生今日為了想要批判當下非常時期型、國策型的女丈夫諸君,指責她們非日本的一面,因此文章中不厭其詳地討論了有關河原女史的事蹟。

回過頭來思考川島芳子時,如本書作者所介紹的那般,有第三者批評說,考察芳子既帶傷痛又充滿華麗的行為軌跡後,發覺她缺乏任何明確的思想體系,但正因為如此,這也暗示著她扭曲心理下的愛,而這種愛正是造成她奔放行為的原因。當她的心情表現在行為上時,便屢屢加強了她想由高崖上一躍而下的決心。剪斷頭髮、改穿男裝,就是最初的行為表現。

上坂寫道:「或許芳子以她自己獨特的感受性,察覺了養父浪速進退維谷的實情。無論真相如何,此時期理了個大平頭的芳子,她的舉止未必能以一句『古怪』,便可解釋清楚。」這是大正十三年(一九二四)十月的事情。浪速的盟友肅親王兩年前於旅順過世。浪速經歷了兩次受挫的滿蒙獨立計畫後,袁世凱突然死去,中國進入軍閥割據時期。

大正十三年,發生了第二次直奉戰爭。日本政府與陸軍首腦們苦惱、議論著究竟應該支援奉系軍閥張作霖,還是該支持直系軍閥吳佩孚。當年九月川島浪速前往東京,一天夜裡在帝國飯店裡,對各政黨幹部、陸軍、貴族院的老支那通、在野關心支那問題的有志之士等眾人面前,舉行了一場演講。講話內容被速記下來,收錄於名為《支那的病根》的傳單上,從該文章可以一窺當時川島的心境。

簡單來說,關於國家統一,他對支那人的國民性感到絕望。也就是被稱為「一盤散沙」的特性。高度發達的利己之心,只讓小個體變得堅固,但與其他個體間卻完全缺乏黏合能力,就像沙子的特性一般。因此川島浪速主張不應該期待任何新興勢力,不管是張作霖還是吳佩孚,甚至是孫文的國民黨,他們都是不值得期待的幻想,因為所有人都犯了「一盤散沙」的民族性病根,所以支那只能如沙子般一路崩盤下去,前方完全看不到統一與安定。此時日本如果深加介入,那將會是最愚蠢的舉動,最好的策略應該是,只要在日本的利益與權利不受侵犯的前提下,繼續保持在旁靜觀其變的態度。

不過,他也有稍微暗示,當混亂至極時,仍可能透過滿蒙民族以強大武力進行統一,但這不免給人只是附加性說明的印象。川島浪速在這個時間點上,早已把清朝復辟這種想法當作可笑的夢想,捨棄不論了。

男裝的國士川島芳子,可以說從養父浪速的絕望感中飛騰而出。如果說芳子抱持著到死為止都要與國民黨戰鬥,要為清朝復辟而犧牲性命的想法,那這個信念的出處,與其說是承繼養父浪速過往的夢想,還不如說是因為浪速的絕望感讓她產生鋌而走險的扭曲心態。

最終關東軍以武力支配了滿洲,出現了傀儡國家滿洲帝國,這與浪速過往的夢想完全是天差地別。想當然爾,這種局勢也無法撫慰當時暗地裡活躍的芳子。作者引用那首芳子經常掛在嘴邊的詩句:「有家不得歸,有淚無處垂;有法不公正,有冤訴向誰」,完全貼切地描述了這位走過傳奇命運的女性一生。

而那同時也暗示著,在明治文明開化期抱持興亞理想的一介青年川島浪速,隨著他象徵的理想隕落,也帶來了遠東日本的近代悲劇。

相關書摘 ►《川島芳子》:天資聰穎的芳子作為各種陰謀的仲介者,確實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川島芳子:男裝麗人的時代悲歌(全新修訂版)》,八旗文化出版

作者:上坂冬子(かみさか ふゆこ)
譯者:黃耀進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川島芳子,本名愛新覺羅顯玗,又名金璧輝——
她是大清皇室的末代格格,也是以一身戎裝為日軍代言的男裝麗人。
日本戰敗後的一九四八年三月二十五日,遭國民政府以漢奸罪判處死刑。

在國共兩黨和日本人眼中,川島芳子到底是什麼樣子的人?
她真的是奸惡之人嗎?抑或只是大時代的犧牲者?
身為女性與身上所流的滿人血統,真是川島芳子的原罪嗎!?

  • 被生父利用:滿清覆亡,父親肅親王為了復辟大夢把顯玗過繼給日本浪人川島浪速。
  • 被養父利用:顯玗被改名為川島芳子,領養真相竟是川島浪速為拉攏滿蒙以保存日本實力。
  • 被日本利用:與蒙古將軍次男甘珠爾扎布政治結婚;九一八事變從事間諜活動;設局引發上海一二八事變。
  • 被日本、滿洲國政府利用:因滿人身分被推舉為定國軍司令,共同策劃成立滿洲國。
  • 被國民政府利用:利用仇日情結,以中國血統卻使用日本名字為由,被視作漢奸判處死刑。

川島芳子在歷史上的形象始終帶著神秘面紗,究竟川島芳子是個什麼樣的人?作為滿人的她是如何被視為漢奸?實際上又做了些什麼,才讓她從滿洲國推崇的「東洋聖女」被貶為國民政府眼中的「東洋妖婦」?

在日本著名非虛構作家上坂冬子眼中,川島芳子的命運不該就此被蓋棺論定,她的悲劇性人生與大時代背景的關係應該重新被審視。上坂冬子於是透過二戰後首次公開的新發現史料與證詞,加上與川島芳子的至親故友實際訪談,企圖重塑川島芳子這位備受戰爭牽連、被各方勢力利用而命運乖違的一生。

「她的武器,不僅在絕世的美貌,
還有愛新覺羅王朝的貴族血統、財力、滿溢的才華與聰慧的頭腦。
但是這些特質,也同樣造成她人生的悲劇。」

川島芳子無疑是在大時代下,多方政治角力的犧牲者。她的悲劇宿命來自於她的性別與她的身分——她在出生後就被生父與養父當成政治利益交換的工具,縱使成年後,在婚姻上一樣沒有選擇的權利,透過日方主導的滿蒙政治婚姻維持不到三年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