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島芳子》解說:男裝的國士川島芳子,可以說從養父浪速的絕望感中飛騰而出

《川島芳子》解說:男裝的國士川島芳子,可以說從養父浪速的絕望感中飛騰而出
1933年在錄音室的川島芳子。Photo Credit: 朝日新聞-文藝春秋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著名非虛構作家上坂冬子透過二戰後首次公開的新發現史料與證詞,加上與川島芳子的至親故友實際訪談,企圖重塑川島芳子這位備受戰爭牽連、被各方勢力利用而命運乖違的一生。

除了她的婚姻被利用作政治用途外,其大清格格的身分,被利用在熱河作戰中作為宣傳、安撫的角色。而她那時穿著馬褲、頭戴軍帽、司令模樣的全身照,受到各方面媒體廣為使用。川島芳子一直被視為日清合作的象徵,一度被推崇為具有愛國情操的東方版聖女貞德。

然而,在日本成功將滿洲開拓地國有化,以及汪兆銘南京政府和滿洲國政府相繼表示親日立場後,川島芳子的樣板人物的功能便消失殆盡,她甚至被形容為是「日軍的燙手山竽」而遭日方軟禁。日本戰敗投降後,在國民政府的肅奸任務中,為日軍工作以及「川島芳子」這個日本名成為她的罪行。於是,原本的「東洋聖女」被國民政府斥為「東洋妖婦」,定罪「漢奸」正好呼應當時的社會氛圍。最後,她被判處死刑。

「在這個不解的人世上究竟何處才是我的生存之地?」
到現在我究竟犯了什麼罪,我自己都搞不清楚」——川島芳子

本書作者上坂冬子疑問的是,當末代皇帝溥儀在戰後都能獲得寬容處置的時候,為什麼川島芳子卻要背負「漢奸」的罵名?身為女性、身上流的滿人血統,是她的原罪嗎?這位從一出生到死亡都被各種權力所利用的女子,不能自主自己的人生,不也應該是亂世中的犧牲者嗎?上坂冬子帶著這個疑問揭開芳子作為男裝麗人外衣下,不為人知的一面。

從芳子與親友間往來書信中,芳子認為自己的工作是「為了滿洲國」、「為了我國」,她的認知從來都在日、滿之間。對她而言,日本是「養育的祖國」;滿洲則是「出生的祖國」。而其瀟灑奔放、喜怒無常的獨特個性,在有心人士操弄下,甚至被當成以女間諜為小說主角的藍本,最後反受其害——小說竟成了指控川島芳子罪行的物證。

另一方面,透過訪談,在川島芳子的親屬與日滿蒙友人的追憶中,她「絕不是什麼壞人,這一切都是環境的錯」,從小身處父王的滿清復辟大夢和養父的滿蒙獨立野望之間的芳子,其實「她出身的家庭本身就是個包袱」,即便她曾經想過要當天文學者,但也沒有選擇的空間,「實在是一位可憐的女性」。

在上坂冬子筆下,川島芳子一生遊走在日、滿、中之間,她與十五年中日戰爭宛如生命共同體。而外界所知的穿上軍裝的格格,並非大奸大惡,或許她只是一名不能擺脫被利用的命運的女性而已。

  • 本書初版為八旗文化《亂世的犧牲者:重探川島芳子的悲劇一生》
(八旗)0UAH4007川島芳子(二版)_立體書封(書腰)300DPI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