縮短工時,為社會幸福儲值

縮短工時,為社會幸福儲值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30%的台灣人在週末還要上班,70%的台灣人有加班的習慣,台灣人與家人朋友相處的時間不知不覺中就這樣被剝奪了。犧牲與家人朋友相處的時間乍看之下好像是個人的損失,畢竟每個人要不要加班都是自己的選擇,但是和家人朋友的相處,事實上是整個社會穩定運作的源頭。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郭家佑(目前就讀中歐大學公共政策學院碩士班)

台灣人的工作時數世界出名,《勞基法》的工時規定更是落後全球76年。5月1日勞動節時勞工上街高喊「給我40,其餘免談」,要求縮短工時至每週40小時;政府的修訂版法案雖然願意降低每週工時,卻提升加班時數上限,聲稱這是給勞工賺加班費的機會。

在經濟掛帥的今日,政府與資方挾薪資與成本考量,半威脅半利誘的情況下,勞方的權利與幸福往往顯得抽象難以與之抗衡。究竟勞方的權利與幸福,和整體社會福祉還有經濟成長有什麼關連?本文將從心理學的角度嘗試提出解答。

每個台灣人在2013年平均工作2124小時,遠高於美國的1788小時與日本的1735小時,也就是說,台灣人可以自由運用的時間被壓縮了。根據美國的調查,一般人會把大部份的自由時間運用在與家人朋友的相處上,因為與家人朋友相處最容易使人感到幸福。

這也就是為什麼大部份的人在週末感到比較快樂的原因,但是30%的台灣人在週末還要上班,70%的台灣人有加班的習慣,台灣人與家人朋友相處的時間不知不覺中就這樣被剝奪了。犧牲與家人朋友相處的時間乍看之下好像是個人的損失,畢竟每個人要不要加班都是自己的選擇,但是和家人朋友的相處,事實上是整個社會穩定運作的源頭。

當一個人有比較多的時間和家人朋友相處,會比較容易感到快樂。也因為人會以自身經驗為基礎去建立對不熟悉事物的認知,一個人際關係良好的人,自然也會對陌生人還有整體環境產生比較高的信任感。這樣的人際互動網絡(social network)與社會信任感(social trust),正是我們常聽到的社會資本(social capital)的基礎 。

充足的社會資本可以使整個社會在遭遇困境時,有較佳的反應能力;例如印尼和斯里蘭卡在遭逢2004年的海嘯之後,產生了完全不同的社會面貌。海嘯之後,印尼原本民間的長期對立減緩,人民對生活的滿意度反而因人們互相幫助而上升,但斯里蘭卡在海嘯過後民間衝突加劇,人民的生活滿意度也一直下降,這樣的差別主要來自於兩國人與人之間信任程度的不同。

社會資本也和投資環境與人民收入息息相關。根據美國佛羅里達大學的研究,當一個社會有良好的人際網絡,往往比較容易找到你要的人才,在公司遭遇困難時也比較容易得到援助,而且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感可以間接成為創業與投資誘因。另外一個在西班牙各省長達22年的數據分析也顯示,社會資本較高的省份,居民平均有較高的收入。

至於加班費,心理學研究則指出,如果薪水不是大幅度地增加,並不會影響人的快樂程度;但是如果過得不快樂,人們常常會用增加消費來彌補心裡的空虛。也就是說加班不會使你快樂,一直加班反而會使你增加開銷。所以政府不應再以加薪為理由提高台灣勞工的加班上限,而是縮短工時,讓台灣人有時間與家人朋友相處,同時也為台灣社會儲值。

參考資料:

Well-being and Beyond, 2014, Timo J. Hämäläinen and Juliet Michaelson, Cheltenham.
Social Capital, Investment and Economic Growth: Evidence for Spanish Provinces, 2005, Jesús Peiró-Palomino and Emili Tortosa-Ausina.
4 Reasons Social Capital Trumps All, 2014, Chris Cancialosi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