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解讀現代與當代藝術》:潛入我們共通的集體無意識深處——傑瑞米・布萊克《溫徹斯特神祕屋三部曲》

《如何解讀現代與當代藝術》:潛入我們共通的集體無意識深處——傑瑞米・布萊克《溫徹斯特神祕屋三部曲》
圖16. 傑瑞米・布萊克(Jeremy Blake)影片《溫徹斯特》(Winchester,2002年)截圖。Photo Credit: 啟明出版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資深藝評家蘭斯・埃斯布倫德專為藝術愛好者打造的入門讀物。收錄十六張現代與當代藝術經典作品彩圖,與內文相互對照閱讀。不止深入學習賞析十位知名現當代藝術家作品,更能融會貫通解讀各個時代的藝術。

文:蘭斯・埃斯布倫德(Lance Esplund)

第十五章 沉浸
傑瑞米・布萊克《溫徹斯特神祕屋三部曲》

實驗錄像藝術家傑瑞米・布萊克(Jeremy Blake)在二〇〇七年七月結束自己生命(此前十天,他的女友,電玩遊戲設計師暨評論家泰瑞莎・鄧肯〔Theresa Duncan〕在兩人同居的紐約東村公寓自殺身故,由他發現),藝術界就此失去了一位幻想家——一位將螢幕當作攜帶式畫布的抽象派暨敘事派畫家。

布萊克一九七一年生於奧克拉荷馬州錫爾堡,畢業於芝加哥藝術學院(School of 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和加州藝術學院(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he Arts)。在他過世以前,他曾三度入選惠特尼雙年展,並在舊金山現代藝術博物館(San Francisco Museum of Modern Art)和馬德里的索菲亞王后國家藝術中心博物館(Museo Reina Sofía)舉辦過個展。

他製作過二十多支合作式影片,也進行繪畫、拼貼和數位彩色沖印(chromogenic print)創作,曾為歌手貝克(Beck)二〇〇二年的專輯《滄海桑田》(Sea Change)製作封面圖像和影片畫面,在保羅・湯瑪斯・安德森(Paul Thomas Anderson)二〇〇二年執導的電影《戀愛雞尾酒》(Punch-Drunk Love)中,幻覺段落的多幀抽象彩色畫也出自他之手。

布萊克過世前不久,與英國龐克搖滾樂團「性手槍」(Sex Pistols)的前經紀人麥爾坎・麥克羅倫(Malcolm McLaren)正在進行一項影片合作計畫,未能完成的那部《吉爾特貝斯特》(Glitterbest)以令人目不暇給的影像呈現,諷刺了大眾文化以及大英帝國的崛起與殞落。

布萊克那些有如萬花筒般的拼貼影像讓我們宛如回到迷幻藥成風的一九六〇至一九七〇年代,沉浸在朦朧的、令人迷眩的幻覺裡,但若要說他緊跟流行文化的最新脈動(某種程度上倒也沒錯),恐怕是過度誇大他跟普普藝術和媚俗文化的關係,反倒會阻礙觀者去領略他藝術裡個人的、獨一無二的詩意。

對於任何經歷過一九六〇和一九七〇年代的人,任何懷念那個享樂主義掛帥、「權力歸花兒」(flower-power)運動興起、復古風格大行其道、充滿迷幻色彩年代的人,或喜歡《王牌大賤諜:時空間諜007》(Austin Powers: The Spy Who Shagged Me)、昆汀・塔倫提諾(Quentin Tarantino)那些「架空歷史」的電影以及《廣告狂人》(Mad Men)影集的人,觀賞布萊克的影像作品就有如沉浸在充滿鮮麗色彩的過去,令人陶醉、傷感且留戀。

布萊克那些浮光掠影式的畫面是由高飽和度的、炫目的、數位化的人造色彩所構成。他受到「色域繪畫」(Color Field Painting)的啟發,所點出、滴出、刷出、渲染出的那些高彩度顏色和星狀小點,都猶如服用了類固醇一樣活力盎然。儘管那些漸層顏色冰冷得足以誘發冷刺激頭痛(就像吃了冰淇淋),但也像要將影像烙印在你的視網膜,你彷彿能聽見滋滋作響的聲音。

在布萊克的作品裡,各種螢光色跟那些模糊的、老照片般的深褐色圖像相互競逐,彼此融合覆蓋。一閃即過的畫面包括有二十世紀中葉的種族主義漫畫、萬寶路香菸廣告的西部牛仔、孩童塗鴉、性感女郎海報、維多利亞式建築、商業廣告、標示牌、流行偶像、電影明星,林林總總,包羅萬象。

《瘋狂》(Mad)雜誌的封面人物阿爾弗瑞德・E・紐曼(Alfred E. Neuman),喬治・伯恩斯(George Burns)在《噢!上帝》(Oh, God!)電影裡扮演的「上帝」,崔姬(Twiggy),吸血鬼德古拉,花花公子兔子,天使,他們或襯著黑色科幻電影的詭譎配樂,或在巴布・迪倫(Bob Dylan) 、滾石合唱團(Rolling Stones)的歌聲中登場。這些人物在布萊克不斷流動的拼貼影像中現身、退場、飛快掠過或逐漸淡出,或有如精靈般化為一縷輕煙消失,或彷彿融入到索妮亞・德勞內式、羅斯科式的閃耀色塊裡。

布萊克的錄像作品以超現實手法融合了過去與現在、回憶與幻想,並洋溢著濃厚的懷舊情懷,其中的驅動力似乎是形形色色的自由聯想。就像是背景雜音一樣,我們經常在他的影片裡聽到膠卷放映機喀啦喀啦的運轉聲,或是留聲機的劈啪雜聲。這些有節奏的雜音令人想起黑膠唱片的溫暖厚實音色,布萊克的膠片輪持續轉動著,但同時也是回到過去的倒帶。

布萊克擅長將孩童與大人的幻想串聯起來。《愛麗絲夢遊仙境》(Alice in Wonderland),救生員牌糖果(Life Savers candy),家樂氏水果圈圈穀片(Froot Loop cereal),跑車,電影男主角,比基尼女郎,巴黎聖母院的滴水嘴獸,立體花紋壁紙,猶如宇宙星辰的閃爍光點,鄉村音樂和它如泣如訴的滑管吉他音色,太空人登陸月球的電視畫面,這些全部都成為他影像裡的元素,融合為一個萬花筒般的夢境將我們淹沒。

布萊克似乎是從顏色的角度來思考他的創作。在他與詩人暨歌手大衛・伯曼(David Berman)合作的《鈉狐》(Sodium Fox,二〇〇五年)裡,我們聽見旁白說著:「水鑽章魚」及「醫院裡給病人的傑樂果凍(Jell-O)能有的顏色,都在這件毛衣上」。在《閱讀奧西・克拉克》(Reading Ossie Clark,二〇〇三年)裡,旁白朗讀著這位英國時尚設計師日記的片段時,也有五彩繽紛的畫面相隨。比如在「她帶著色彩走來」 這樣的句子,就出現液狀的彩虹像瀑布一樣倒灌到一位女子嘴中的影像。


一九七〇那年我八歲大。如果你在一九七〇年代常去電影院,可能會對一段十八秒長的映前影片記憶猶新。畫面是一個彩虹漩渦,襯著令人想起脫衣舞秀配樂、由鏗鏘銅管與鼓聲交織而成的輕快爵士搖滾。在電影預告片和電影正片播放之前,讓觀眾先盯著這樣一個有催眠效果的多彩漩渦看,就猶如要把他們都捲入幻覺的渦流裡,欣然去接受螢幕上即將要呈現的任何故事或幻想。那支很短的映前影片看來很像出自一位嗑了迷幻藥的創意人員的點子,

我與朋友聽著它的音樂,裹在喇叭褲裡的雙腳總會跟著輕打節拍,但它發揮最佳效用的時候,或許唯一發揮效用的時候,大概是在任何一個放映《逍遙騎士》(Easy Rider)或《上空英雄》(Barbarella)的場次。這就類似於中年男子穿上蠟染服飾的效果,那支短片可以讓老電影一下子變得「潮」,也讓最新電影變得比實際上更前衛。

我觀看布萊克的影片時經常會覺得,我看過的那支迷幻感十足的一九七〇年代電影院映前影片,想必是被布萊克收藏在他那有如百科全書般包羅萬象的記憶庫裡,或者起碼是留存在他的潛意識裡。布萊克顯然熱愛利用多種多樣的素材——從文學作家王爾德(Wilde)到《太空侵略者》(Space Invaders)機台遊戲,可說兼容並蓄。

也許那支映前影片一直都在布萊克的常備材料庫裡,跟詹姆斯・龐德(James Bond)電影那些酷炫、充滿挑逗意味的片頭(總是以龐德舉起華瑟PPK手槍射擊,鮮血流淌過整個螢幕的畫面結束)佔有同等的位置。也許就一如一九六〇年代影集《時間隧道》(The Time Tunnel)裡的黑白螺旋狀離心機主意象,布萊克是將那支映前影片的迷幻彩色漩渦當作他錄像作品的出發點或主導動機(leitmotif)。

在布萊克的作品裡,他會一再反覆回到一些宛如鏡中倒影的兩側對稱抽象圖案。它們就像羅氏墨跡測驗(Rorschach test)裡的蝴蝶狀墨漬:多種色彩在其中滲開或相互融合,人物或物品的剪影忽而交疊而過又消失。每當我在布萊克的影片裡看到那些繽紛的蝴蝶圖像,就會回想起(或說被送回到)自己年少時坐在維多利亞式劇院的紅絨座椅上觀看映前影片的情景。


在布萊克的錄像作品裡,片長最長也最具雄心的一部是《溫徹斯特神祕屋三部曲》(The Winchester Trilogy,二〇〇五年)。它的時長將近一小時,共包含三支獨立的影片,分別為:《溫徹斯特神祕屋》(Winchester,二〇〇二年),《一九〇六年》(1906,二〇〇三年,以毀壞溫徹斯特神祕屋的一九〇六年舊金山大地震為主題),以及《二十一世紀》(Century 21,二〇〇四年,以建造在溫徹斯特神祕屋附近、具有未來風格外觀的辛尼布萊克連鎖影城〔Cineplex〕 為主題)。

該部作品係以八釐米影片和十六釐米攝影機拍攝的一格格靜態影像(包括老舊照片、數百張布萊克的墨水素描)為素材,再以數位技術逐幀進行剪輯與修圖。《溫徹斯特神祕屋三部曲》在主題與視角呈現上都頗有華特・惠特曼(Walt Whitman)詩作的風格,標題裡的神祕屋位於加州聖荷西(San Jose),屋子本身的無限延展性和怪異性似乎與布萊克是天作之合。


該棟屋子為來福槍大王威廉・維特・溫徹斯特(William Wirt Winchester)的遺孀莎拉・溫徹斯特(Sarah Winchester)以近四十年時間不斷修建而成。這是毫無建築藍圖、隨意東添西加蓋起的一座巨大維多利亞式宅邸,其內部宛如迷宮,有一百六十間房、合計數英里長的走道、數千扇窗戶和多到數不清的活板門,更有多道門和多道樓梯不是開向高度落差極大的地面,就是前路不通。

莎拉原本居住在康乃狄克州的紐黑文市,她的女兒出生沒多久就不幸夭折。丈夫過世後,她為了遠離該地狂暴雷雨的驚擾,便買下聖荷西的一間八房屋子。據說她曾透過靈媒與過世的丈夫溝通,丈夫告訴她,死在溫徹斯特步槍下的無數亡魂會對她糾纏不休,要平撫那些鬼魂的怒氣,她得遵照他的囑咐,在自己的宅邸裡為他們提供容身之所。因此她從未停止建造聖荷西的那棟屋子。

莎拉始終穿著喪服,在僕人環繞下過著深居簡出的生活。在日後會以「溫徹斯特神祕屋」之名為人知曉的該棟宅邸裡,建造工程日夜不間斷,也時不時有目擊鬼魂的報告。由於必須持續施工,屋子越蓋越大。原來的外牆逐一成為內牆,地板和天花板被裝上窗戶,原本的天花板逐一變成了地板。而就像錦上添花一樣,從一九六〇年代起,神祕屋旁邊陸續興建起三家電影院,分別是「二十一世紀」、「二十二世紀」和「二十三世紀」,三棟建築都有飛碟狀的外觀。過去和未來神奇地相互碰撞——就像布萊克在他的每部錄像作品裡做的那樣。這座神祕屋如今是需要買門票進場的觀光景點。

《溫徹斯特神祕屋三部曲》所思索玩味的,似乎不僅僅是溫徹斯特神祕屋的奧妙不可解,或它與三座飛碟外觀、具有未來感的電影院為鄰的事實,也包括美國這個國家的奧祕。《溫徹斯特神祕屋》以該屋宅外觀的明信片圖像(屋前兩側聳立著棕櫚樹)為開頭,《一九〇六》偏重在探索神祕屋內部,《二十一世紀》則以三座飛碟外觀的電影院為主要畫面。我們彷彿看到同一個世界被呈現在三種視角之下。

Winchester_House_910px
Photo Credit: Gentgeen Public Domain
從東南面看過去的溫徹斯特神祕屋(Winchester Mystery House)。

在影片中,神祕屋的圖像時而是深褐色,時而籠罩上藍灰色,屋子時而是原本的七層樓維多利亞式豪宅,時而是已被大地震震垮、僅剩四層樓的殘貌。布萊克刻意將這些明信片圖像稍微傾斜,使得屋子看起來彷彿整個歪斜,或就像一艘正在下沉的船。三部影片的配音都陰森怪誕,包含電影膠卷放映機的運轉聲,科幻驚悚片或黑色電影的配樂,一九七〇年代的電子合成器氣氛音樂,以及約翰・菲利普・蘇沙(John Philip Sousa)著名的管樂合奏曲《永遠的星條旗》(The Stars and Stripes Forever)片段。

布萊克讓美國國旗的圖像出現又融解為液態。在《一九〇六》裡,畫面的構圖搖晃、抖動著,令人聯想到那一場幾乎把神祕屋震倒,也讓溫徹斯特夫人被困在臥房裡數小時、差點送命的大地震。布萊克在影片裡不時穿插手持步槍或左輪手槍的西部牛仔剪影。這些鬼魅般的人影與迷幻色彩交融,再沒入羅氏墨跡測驗似的蝴蝶狀圖形裡。但此些剪影不代表鬼魂,應該被解讀為幻影、預兆,或是過去的吉光片羽。

我們從影片裡所感知到的不是任何地方、任何人或任何逝去的光陰,而是轉變、演化,以及一種現在與過去的交融。每個蝴蝶狀形體就像紋章、標誌,或是有如磷光幽靈般難以辨識指名的象徵,它們的流體形狀令人聯想到花瓣、人體骨盆骨頭、海市蜃樓、鳥兒、昆蟲頭部,以及發出霓虹彩光的奇異海底生物。所有這些形體融入彼此又散開,就像折紙一樣交疊而起又鋪展開來。在影片的其中一段,一個邊緣還有燃燒痕跡的彈孔,逐漸變得像一個鮮血淋漓的傷口,接著又化為一朵五顏六色的花,最後更轉變為純粹抽象的色彩律動,堅決不願定著在上述的任何一個身分。

在《溫徹斯特神祕屋三部曲》中,布萊克汲汲在一個畫面裡呈現多種風格、多個形體和多個時代,他以詩意的方式展現出生動的想像力。布萊克的這場狂熱夢境宛如一趟旅程,致敬了拉寇兒・薇芝(Raquel Welch)、搖滾樂、西部槍客和唯靈主義(spiritualism)——這些無一不是美國這個國家的重要構成元素。

這部作品讓我們作為旅人,更深入到神祕屋裡,更深入到美國的過去。影片裡那些蔓延的、流動的色彩與各種隱喻層次一再將我們淹沒,《溫徹斯特神祕屋三部曲》彷彿不僅僅在探索一幢屋子或莎拉・溫徹斯特內心的小房間,也像潛入到一艘深海底的沉船裡、一座遺落的城市裡,以及我們共通的集體無意識深處。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如何解讀現代與當代藝術》,啟明出版

作者:蘭斯・埃斯布倫德(Lance Esplund)
譯者:張穎綺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藝術愛好者都私藏的鑑賞指南!

近百年來,藝術領域變化迭起,創作手法和概念推陳出新,藝廊及美術館裡的展出,每每都讓觀賞者一頭霧水、無所適從。現代與當代藝術是存心要惹人困惑、驚駭或惱火嗎?又或者藝術家僅僅把一小撮藝術菁英當作受眾,只有行內人才能享受這些作品所帶來的激情?

現任《華爾街日報》資深藝術評論家蘭斯・埃斯布倫德,從必備基礎知識,包括簡單明瞭的藝術史脈絡梳理、欣賞作品時的觀念釐清、跨時代和不同類型藝術的共通元素羅列,到示範賞析十個知名繪畫、雕塑、影像、裝置與行為藝術家的作品,一步一步帶領讀者探索各種觀看的方式,揭開現當代藝術的神祕面紗。讀完這本書,你將擁有足夠的知識和信心,去親近任何陌生、嶄新的藝術作品,並與它們展開一對一的深入交流。

熟悉藝術語言→掌握作品元素→建立審美眼光 

第一部「基礎篇」共五個章節,前四章作者從回顧自己與藝術初期接觸時的無動於衷,到逐漸得到共鳴的經驗,進而探討藝術元素、藝術語言和藝術作品中的隱喻;而後論及如何拿捏欣賞藝術時的主觀與客觀性,乃至如何透過共通元素親近各個時代的藝術。第五章主要著墨於現代與當代藝術的本質,以及後現代藝術的萌芽和成形。

第二部「近距離接觸」以十個極具代表性的現當代藝術家及其作品為章節,作者深入分析這些他曾親眼觀賞、親臨現場體驗的原作,包括畫家巴爾蒂斯(Balthus)、瓊・米切爾(Joan Mitchell)、保羅・克利(Paul Klee);雕塑家讓・阿爾普(Jean Arp)、理查・塞拉(Richard Serra)、羅伯特・戈伯(Robert Gober)、理察・塔特爾(Richard Tuttle);裝置藝術家詹姆斯・特瑞爾(James Turrell);行為藝術家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實驗錄像藝術家傑瑞米・布萊克(Jeremy Blake),詳細描述他是如何觀看、思考和感受他們的藝術作品。而最後一章「進一步探索」則談到美術館在現今所扮演的角色,以及關於科技、引入互動技術的趨勢所存在的隱憂。

本書特色

  • 資深藝評家蘭斯・埃斯布倫德專為藝術愛好者打造的入門讀物。
  • 收錄十六張現代與當代藝術經典作品彩圖,與內文相互對照閱讀。
  • 掌握藝術鑑賞核心、培養獨立審美眼光。
  • 不止深入學習賞析十位知名現當代藝術家作品,更能融會貫通解讀各個時代的藝術。
如何解讀現代與當代藝術_立封+書腰
Photo Credit: 啟明出版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王祖鵬


猜你喜歡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設計師的人生相談室:插畫家微疼 X 設計師顏伯駿:靈感怎麼找?動畫也可以用Photoshop做?不只是工具而是溝通語言!設計麻瓜也能用的Photoshop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設計師的人生相談室:插畫家微疼 X 設計師顏伯駿:靈感怎麼找?動畫也可以用Photoshop做?不只是工具而是溝通語言!設計麻瓜也能用的Photoshop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同領域的創意工作者怎麼應用 Photoshop 來創作?插畫家微疼與設計師顏伯駿在節目中分享他們各自入行以來的甘苦,從自學修圖軟體到得心應手地使用,做出近百萬粉絲追蹤的圖文與動畫,以及讓業主很有感覺的設計提案。

收聽管道如下:

這集節目邀請到插畫家微疼與設計師顏伯駿,兩位創意人來聊聊他們使用Adobe Photoshop的心得,與他們一路堅持在創意產業的工作的動力。微疼在10多年前自己慢慢摸索PS繪圖,透過Photoshop自學從無名小站發跡,走上全職插畫家之路;顏伯駿是三頁文設計公司藝術總監,大學時期就開始接案做MV,從五月天演唱會的動畫設計開始踏入唱片產業,而後又從音樂產業拓展到許多大型活動的視覺統籌,包括多屆金曲獎、文博會、全運會、白晝之夜等。

☞現在就下載Photoshop自學!


沒有靈感的時候就睡一覺吧!(01:05)

兩位的平時的工作都是產量高、創意強度密集,讓人非常好奇他們平時的靈感來源,以及他們是怎麼紀錄與整理這些靈感,最後轉化成廣受歡迎的動畫作品與視覺規劃,沒想到兩人竟不約而同地在睡夢中找到答案!

微疼以白色兔子為主角創作插畫,他分享自己一開始都是從生活周遭親友的經驗,延伸發展出創作主題與角色,「但我發現最大的問題是,這些東西很容易被消磨殆盡,就像切蛋糕一樣,有一天會被切完。」對他來說找到更多靈感的方式之一就是走上街去,多多接觸人、觀察人。

顏伯駿則反問:「大家是不是對靈感太執著了?」他在帶領設計團隊時會透過幾種不同的路徑找到「靈感」或所謂的解法。顏伯駿認為找到靈感的前提是「先對生活有感覺」,接著按照主題分析每件事情,把累積的資料放進對應的資料夾,需要時把它們調出來,組合成一個完整的內容。

相較於這樣井然有序的整理方式,微疼形容自己屬於感覺派,「找不到的時候就睡一覺,靈感就來了。」聽到這個回應,顏伯駿直呼自己也有類似的經驗,笑說大家以後會不會要發想題目之前,都會跑來說「老闆,我要睡一覺」!而有趣的是,微疼也分享,現在工作室裡面還真的就有放一張床!

☞睡醒打開Photoshop實現你的創意

插畫家微疼
插畫家微疼

從 0 開始的 PS 之路(09:00)

要成就好作品當然不能只是睡個覺,而是要動手將這些絕佳的靈感實現,這時候設計師和插畫家使用的工具就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顏伯駿分享他除了就讀設計系因為課堂考試而學習使用Photoshop之外,早期使用PS創作的前輩像是藝術家李小鏡,以及言情小說封面繪者平凡、陳淑芳,都是促使他探索 PS 強大功能的榜樣,「我從PS 10一路到現在的Adobe CC,每年看著這個軟體,你本來想某個功能怎麼沒有,有一天突然間就蹦出來,到最後有一些讓你覺得『這是黑魔法嗎?』的功能。」顏伯駿感觸很深地說道。

☞立即體驗Photoshop黑魔法

顏伯駿PS排版設計 美感教育聯絡簿
三頁文
顏伯駿PS排版設計 美感教育聯絡簿

微疼接觸Photoshop的路徑比較特別。大學時期因為一場車禍讓他必須長期在家休養,從未受過美術訓練但熱愛畫畫他,在朋友介紹下認識Photoshop,「那時候無名小站很風靡,有些前輩創作者像我是馬克、彎彎都在上面做自己的圖文創作。」微疼心想自己也許也能試試看,而當年Photoshop自學的他已經進化成PS老手,從PS畫圖到影片製作,拓展出更多創作上的應用,「說出來大家可能很驚訝,我Youtube上的動畫影片都是在PS完成的。」

微疼PS創作,由左至右分別是動物微疼、承太郎、土豆之星 Photo Credit:微疼
微疼
微疼PS創作,由左至右分別是動物微疼、承太郎、土豆之星

儘管有不少人推薦過他用其他軟體,但微疼始終認為Photoshop是最直觀也最好調整細節的,工作室的所有夥伴也都非常熟悉這套軟體,在溝通過程中有任何不清楚的地方,只要打開PS示範就能讓大家馬上理解,「我覺得PS已經不是工具,而是一個語言了。」

☞學會設計的語言,現在就下載Photoshop

提案雙神器:Photoshop與Illustrator(13:31)

三頁文藝術總監 顏伯駿
三頁文藝術總監 顏伯駿

顏伯駿接著分析 Adobe 兩套重要的軟體:Illustrator跟Photoshop,許多學習設計的人在初初接觸繪圖軟體時,「就像戴上分類帽一樣分成Illustrator派跟Photoshop派,這兩種人是截然不同的思考路徑。」 前者是向量繪圖軟體,像工程圖一樣非常理性;後者則接近畫畫的原理,有PS筆刷、圖層和色調等功能可搭配使用。雖然設計師們對於習慣使用的軟體各有鍾愛,但Adobe在跨軟體、跨平台的高度整合性,現在不論是PS轉AI,或是反之,都能輕鬆跨軟體操作,是他認為非常優異又親民的特點。

顏伯駿PS專輯封面設計J.Sheon街巷
三頁文
顏伯駿PS專輯封面設計J.Sheon街巷

「我做所有的簡報一定都是從Photoshop和Illustrator開始。」顏博駿分享他與團隊在向客戶提案時會做PS mockup,讓客戶看到Logo在不同介面上的呈現,除了提供客戶意想不到的創意,更要透過圖面證明你怎麼實現它。「下一個世代,應該是人人都會用Photoshop和Illustrator,不只是設計系,而是所有的企劃、專案都會用。」

☞升級你的提案!免費試用Photoshop

保持初衷?不!別再說那些熱血的話(28:18)

左起為微疼、馬力歐、顏伯駿
左起為微疼、馬力歐、顏伯駿

節目尾聲談到兩位在各自的領域努力多年,除了有一路陪伴他們創作、成長的Adobe,他們持續投入的動力是什麼呢?微疼坦承他過去在演講中常用熱血的話鼓勵其他人,「可是我後來發現什麼初衷都是屁啦,」他笑說自己從小到大幾乎沒有別的擅長的技能,「我堅持下去的原因就是,這輩子我可以做好的就是這件事了。」

顏伯駿也提到自己不想再對人說「保持初衷」,設計產業裡的每個崗位都有不同的挑戰,到處都會遇到挫折,但要思考那個挫折是否有跟成就感達成平衡,「如果沒有的話,你就要換個路走。」找到自己最擅長的事,不斷突破難關、維持品質,如同他們多年來的累積都是最好證明了。


☞ 現在就訂閱 Adobe Photoshop,開啟你的創作之路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