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評普亭而遭軟禁,俄羅斯龐克樂團「暴動小貓」團長假扮外送員逃入立陶宛

批評普亭而遭軟禁,俄羅斯龐克樂團「暴動小貓」團長假扮外送員逃入立陶宛
Photo Credit: wearepussyriot I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暴動小貓那場在主教座堂的反普亭演出整整10年後,普亭發表演說,為日後入侵烏克蘭鋪路。艾廖希娜說,俄國揮軍侵烏改變了一切,不只改變了她,而是改變她的國家。「我不認為俄羅斯有權繼續存在下去。」

(中央社)俄羅斯龐克樂團「暴動小貓」(Pussy Riot)團長艾廖希娜因批評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而多次出入監獄、遭居家軟禁,4月時假扮成餐點外送員逃出莫斯科,並在友人協助下離開俄國。

《紐約時報》報導,暴動小貓第一次引起俄羅斯官方和全世界的關注,是她們2012年在莫斯科基督救世主主教座堂(Christ the Savior Cathedral)舉行了一場反總統普亭的表演。

那場表演讓團長艾廖希娜(Maria V. Alyokhina)遭處2年徒刑,2013年12月初出獄後,與另一名暴動小貓成員創立俄國獨立媒體《Mediazona》。儘管去(2021)年夏天以來6度入獄,每次服刑15天,33歲的她仍下定決心要力抗普亭的鎮壓體制。

而在暴動小貓那場在主教座堂的反普亭演出整整10年後,普亭發表演說,為日後入侵烏克蘭鋪路。艾廖希娜說,俄國揮軍侵烏改變了一切,不只改變了她,而是改變她的國家。

「我不認為俄羅斯有權繼續存在下去。」

今年4月,普亭升高掃蕩力道,扼殺所有針對他對烏克蘭開戰的批評,艾廖希娜相當於居家軟禁的處境也被宣布改為流放21天。她進而決定是離開俄國的時候了,起碼暫時如此。

她當時借住在朋友家,為甩掉在外盯哨的警察,她偽裝成餐點外送員還故意把手機留下,一來誘騙對方,二來避免被人追蹤。

一個朋友開車送她到白羅斯邊境,而她又費了一星期的功夫,才成功跨入立陶宛。

她在白俄與立陶宛邊境時雖有立陶宛簽證,但由於她被俄羅斯列入「通緝」名單,護照早被沒收,只能拿俄羅斯身分證作為身分依據。

第一次試圖跨境時,她被白俄海關扣住6小時,最後打發回去;第二次嘗試時,海關直接打回票。

但第三次她成功了,這要多虧境外的友人幫她找到通往自由的道路。其中一人是冰島藝人拉格納凱爾丹森(Ragnar Kjartansson),他說服一個歐洲國家核發旅遊文件給艾廖希娜,讓她有了等同歐洲聯盟公民的地位。這個歐洲國家的官員要求紐時不要透露該國國名。

這份旅遊文件被偷帶進白羅斯,交到艾廖希娜手上。艾廖希娜在白俄期間避開所有需要出示身分證明的場所,包括旅館,免得被追兵找上。

艾廖希娜最後就是拿著這份文件,搭上巴士前往立陶宛。她笑著說,白俄海關以為她是「歐洲人」而非俄國人時,對待她的態度好多了。

她說:「這一週發生很多神奇的事,聽起來與諜報小說無異。」

她說,她希望有朝一日能回到俄羅斯。她說:「當心是自由的,人在哪裡都不重要。」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