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達利歐《變化中的世界秩序》:當債務危機引發嚴重經濟痛苦時,政府出手印鈔自然就見怪不怪了

瑞達利歐《變化中的世界秩序》:當債務危機引發嚴重經濟痛苦時,政府出手印鈔自然就見怪不怪了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同於多數人的直覺想像,現有的貨幣與信貸並沒有一個固定的數量。各國中央銀行可輕易創造貨幣與信貸。當中央銀行創造大量貨幣與信貸,民眾、企業、非營利組織和政府就會皆大歡喜,因為他們將因此獲得較多的購買力。

文:瑞・達利歐(Ray Dalio)

恆久有效且放諸四海皆準的貨幣與信貸基本原理

所有實體,包括個人、企業、非營利組織和政府,都要處理相同的基本財務現實問題,這是過去、現在與未來永遠不會改變的現實。他們的資金進進(收入)出出(支出),而資金進/出相抵就是淨收益。這些資金流量出現在損益表(income statement)上的數字。如果一個實體的收入超過它的支出,就會產生利潤,而利潤會促使它的儲蓄增加。如果一個實體的支出超過它的收入,儲蓄就會降低,要不然就是得靠借錢或剝奪他人金錢的方式,來彌補其中的差額。

如果一個實體的資產多於負債(liabilities,也就是說它擁有高額的淨值),它就能藉由出售資產的方式,維持「支出遠大於收入」的狀態,直到用完所有資金為止,而到那個時點,它就必須削減它的開支。如果它的資產沒有比負債多很多,且收入又低於它的必要支出——即營業費用與償債費用的總額——那麼,它就必須縮減開支,否則終將難逃債務違約或是債務重整的命運。

一個實體的所有資產和負債(即債務)可用它的資產負債表來呈現;不管相關的數字是否有明文記錄,每個國家、企業、非營利組織和個人一定都有屬於它的資產和負債表。舉個例子,當經濟學家將每個實體的收入、支出和儲蓄合併在一起,就能算出所有實體的總收入、支出與儲蓄。各個實體集體處理其財務的方式(從它們的損益表及資產負債表便可見一斑),是促使內部與世界秩序出現變化的最大驅動因子。如果你能基於你對自身收入、支出和儲蓄的理解,想像其他人的收入、支出和儲蓄有何狀況,接著再將所有人的狀況結合在一起,就能觀察到大局的運作方式了。

請稍加思考一下你個人的財務處境。目前你的收入相對你的支出是多少?你未來的收入相對支出又將是多少?你目前有多少儲蓄?你把那些儲蓄投資到什麼標的?現在請想像一下:如果你的收入降低或徹底消失,你的儲蓄能讓你撐多久?你的投資與儲蓄的價值降低的風險有多高?如果你的投資和儲蓄的價值降低一半,你的財務狀況將會如何?你能輕易賣掉你的資產,並取得現金來支付你的開銷或償還債務嗎?你的其他資金來源是什麼?那是來自政府,或來自其他任何地方?以上是確保個人經濟福祉的最重要計算。

現在換觀察其他實體(其他個人、企業、非營利組織與政府),同樣的道理也適用於他們。請探討一下,實體之間的相互關聯性有多高?哪些情勢變化可能影響到你和其他人?由於經濟體系是以這種方式運作的所有實體的總和,所以,這個計算與推估流程,將幫助你了解整個經濟體系目前的狀況,以及未來可能發生的狀況。

舉個例子,由於一個實體的支出等於另一個實體的收入,所以,當一個實體縮減他的開銷,受傷的就不僅僅是那個實體,仰賴他那筆支出來獲取所得的其他人也都會受到傷害。相似的,由於一個實體的債務是另一個實體的資產,所以當一個實體債務違約,勢必會導致另一個實體的資產減少,並逼得他們不得不縮減支出。這個動態會製造自我強化型債務與經濟收縮趨勢加速惡化,而當民眾對於那個縮小後的經濟大餅的分配方式起爭執,那就會變成一個政治議題。

原則上,債務會侵蝕資產淨值。我的意思是,第一優先必須是償還債務。舉個例子,如果你有一棟房子(也就是說,你擁有「淨值」所有權〔“equity” ownership〕),而你又無力繳納不動產抵押貸款,那麼,你的房子就會被賣掉或是被查封。換言之,債權人將比屋主更優先獲得償付。所以,當你的收入低於你的支出,而且你的資產又少於負債(即債務),你恐怕不久後就必須出售資產來應付了。

不同於多數人的直覺想像,現有的貨幣與信貸並沒有一個固定的數量。各國中央銀行可輕易創造貨幣與信貸。當中央銀行創造大量貨幣與信貸,民眾、企業、非營利組織和政府就會皆大歡喜,因為他們將因此獲得較多的購買力。當這些貨幣與信貸被花掉,就會使多數商品、勞務與投資資產漲價,但也會製造未來必須償還的債務,而債務的存在,將使個人、企業、非營利組織與政府最後不得不將支出壓低到收入以下(譯注:必須保留償還債務與債息所需支出),但那將是困難且痛苦的。也因此,貨幣、信貸、債務和經濟活動天生就是週期性的。在信貸創造階段,商品、勞務與投資資產的需求以及這些項目的生產都會非常強勁,而到了債務償還階段,這些項目的需求與生產則會雙雙轉弱。

但如果債務永遠無須償還,又會是什麼樣的狀況?在那種情況下,就不會有債務緊縮(debt squeeze),也不會有痛苦的償債期。不過,這對放款人來說就可怕了,因為他們將血本無歸,對吧?且讓我們思考一下,有沒有辦法在不傷害貸款人,也不傷害放款人的情況下清理債務問題?

既然各國政府有創造貨幣的能力,也有借錢的能力,那麼,中央銀行何不以大約0%的利率,貸款給中央政府,由中央政府隨心所欲地分配那些資金,以便支持經濟?另外,中央銀行能不能也以極低利率貸款給其他人,並允許那些債務人永遠無須還款?在正常狀態下,債務人必須在一段期間內分期攤還最初借貸的原始金額(本金)以及這筆錢的利息。不過,中央銀行有權將利率設定在零,也有權不斷地展延債務,好讓債務人永遠無須還款。那將形同把錢送給債務人,不過,沒有人認為中央銀行把錢送給債務人,因為那筆債務還是會被列計為中央銀行的資產之一,因此,中央銀行還是可以大言不慚地宣稱它有履行它的正常放款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