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達利歐《變化中的世界秩序》:當債務危機引發嚴重經濟痛苦時,政府出手印鈔自然就見怪不怪了

瑞達利歐《變化中的世界秩序》:當債務危機引發嚴重經濟痛苦時,政府出手印鈔自然就見怪不怪了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同於多數人的直覺想像,現有的貨幣與信貸並沒有一個固定的數量。各國中央銀行可輕易創造貨幣與信貸。當中央銀行創造大量貨幣與信貸,民眾、企業、非營利組織和政府就會皆大歡喜,因為他們將因此獲得較多的購買力。

事實上,新冠肺炎大流行引發經濟危機後,就出現了這樣的狀況。在歷史上,這類事態也反覆發生過很多次,只是型態有所不同罷了。最後這些債務會是由誰買單?這對目前依舊持有債務作為資產(現金與債券)的非中央銀行實體來說非常不利,因為他們將無法獲得可維持其購買力的報酬。

我們目前共同面臨的最大問題是,多數個體、企業、非營利組織與政府的收入相對低於它們的支出,而它們的債務與其他負債(例如退休金、醫療與保險等)則相對遠高於它們持有的資產的價值。表面上看或許並非如此——事實上,表面上看起來似乎正好相反——因為有很多個體、企業、非營利組織與政府即使已進入即將破產的階段,外表看起來卻還是很有錢。為什麼它們看起來很有錢?因為它們出手闊綽、擁有大量資產,甚至坐擁很多現金。

然而,如果謹慎觀察,就能分辨出哪些實體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表面上看起來富裕但實際上已陷入財務困境),因為它們的收入低於支出,和/或負債大於資產;所以,如果你仔細推估那些實體未來的可能財務發展,就會發現它們將必須以痛苦的方式縮減開銷並出售資產,而等到資產出售殆盡後,它們終將走上破產一途。每個人都必須針對自己、和自己息息相關的其他人,以及世界經濟的未來財務狀況進行那些預測。簡而言之,某些個體、企業、非營利組織和國家的負債相對遠高於他們的淨收入和償還那些債務所需的資產價值,所以,那些實體的財務狀況羸弱,但他們表面上看起來並沒那麼糟,因為他們會藉由舉債取得資金來應付他們闊綽的支出。

如果你對我到目前為止所寫的內容感到困惑,請務必花點時間試著將它套用到你個人的情境。請描繪一下你目前的財務安全邊際看起來如何(即若最糟的狀況發生,例如你失業,而且若考量潛在的跌價幅度、稅金與通貨膨脹,你投資的資產也跌價一半,你還能維持多久的財務穩定)。接著,幫別人也計算一下,最後再把所有人的狀況全部加總在一起,這樣就能清晰了解你的世界處於什麼狀態。我已在橋水公司夥伴的幫助下完成這項練習,而且我發現,這項練習難能可貴,因為經由這項練習。我們便可想像未來可能發生什麼狀況。【註】

總而言之,這些基本的財務現實適用於你、我,也同樣適用於每個個人、企業、非營利組織和政府,只有我先前提到的一個重大例外:所有國家都能憑空創造貨幣與信貸,供民眾花費或借貸。中央銀行能創造貨幣,並將貨幣借給需要的債務人,以防止我剛剛解釋的債務危機動態發生。基於那個原因,我要把前一個原則修訂為:債務會侵蝕淨資產,但中央銀行能取而代之地藉由印製貨幣,讓其他人得以繼續仰賴債務存活下來。當債務危機導致會侵蝕淨資產的債務上升到政治人物無法接受的金額,並引發嚴重的經濟痛苦時,政府出手印鈔的行為自然就見怪不怪了。

註釋:你可以在economicprinciples.org的幾篇研究報告找到我對此的更多看法。

相關書摘 ▶瑞達利歐《變化中的世界秩序》:習近平加緊管控的爭議性行動,是出於相信中國正進入更艱難的階段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變化中的世界秩序:橋水基金應對國家興衰的原則》,商業周刊出版

作者:瑞・達利歐(Ray Dalio)
譯者:陳儀、鍾玉玨、顧淑馨、陳世杰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成人商品、實體商品、限定商品不包含在內,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原則》作者達利歐最新力作,唯一中文完整版!
在變動世界裡找到不變的「大週期」,定位現在、推測未來、預作準備

幾年前,橋水基金創辦人達利歐發現一生未曾發生過,但歷史上曾多次發生的重大發展正開始醞釀,包括三大週期循環進入緊張狀態:1)長期債務與資本市場週期:鉅額債務與零利率促使世界三大準備通貨國大量印製鈔票;2)內部有序與混亂週期:各國的財富、政治與價值觀鴻溝擴大到百年來最嚴重狀態,並導致各國國內大規模政治與社會衝突,尤其美國;3)外部有序與混亂週期;以及世界新強權(中國)的崛起對當前世界強權(美國)與現有世界秩序所造成的挑戰等。在歷史上,前一次的類似情境是在1930年至1945年期間(即二次大戰前)發生。這個相似性促使達利歐開始深入研究歷史上的類似時期,以理解那幾年所發生的一切,揣摩未來幾年的可能發展,進而為迎面而來的各種狀況預作準備。

這就是本書的緣起。

達利歐開始探討過去五百年間三大準備通貨帝國(荷蘭、英國與美國)以及六個其他顯赫帝國(德國、法國、俄羅斯、印度、日本與中國)的歷史,從中描繪出「大循環」(Big Cycle):偉大的帝國通常延續大約250年,大型經濟、債務與政治週期,則延續大約50至100年。衡量帝國實力有十八項關鍵指標(教育、創新與科技、成本競爭力、軍事實力、貿易、經濟產出、市場與金融中心、準備通貨地位、地質、資源分配效率、自然災害、基礎建設與投資、性格/決心/文明、治理/法治、貧富/價值觀差距),國家在和平與繁榮時期←→蕭條、革命與戰爭時期之間來回擺盪。在和平與繁榮時期,偉大的創造力與生產力使生活水準大幅提升,而在蕭條、革命與戰爭時期,則會爆發許多因財富與勢力而起的征戰,例如荷蘭取代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於1581年獨立;英國崛起擊敗荷蘭,在19世紀成為日不落帝國;二戰後美國成為霸權,扮演全球警察角色,在21世紀則遭遇中國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