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薩爾達傳說:曠野之息》:任天堂開放世界的模樣,火燒城堡還是要先去抓個魚

【遊戲】《薩爾達傳說:曠野之息》:任天堂開放世界的模樣,火燒城堡還是要先去抓個魚
Photo Credit: 癮科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開始玩到打敗迦儂,我的紀錄約300小時,其中大概有250個小時是在海拉魯閒晃,直到買了DLC並更新後,地圖能顯示移動的歷史軌跡,某一天回頭再玩,發現居然還是有地圖軌跡沒有去過的地方。

與任天堂最新主機Switch同年發布的《薩爾達傳說:曠野之息》,在發售後沒過多久,就有很多神人分享各式各樣不務正業的玩法,像是林克醒來後就衝去打迦儂,30分鐘內就破關,或是操作林克全程不走路只用跳的直到過關,也有玩家不破關,以煮出薩爾達傳說遊戲內全食譜當目標,只想打敗所有萊尼爾(人馬)、所有西諾克斯(獨眼巨人)、收集魔物商店所有物品的玩家也是大有人在。

反正打王絕對不是唯一解,這才是真正開放世界的玩法。

b18016d1-8945-4095-ad80-f943e3964fad
Photo Credit: 癮科技
薩爾達傳說有很多除了主劇情以外的元素

沒有強制劇情走向,爬爬山游游水是常態

在《薩爾達傳說:曠野之息》裡玩家變成主角林克,剛睡醒的林克走出初始台地山洞時,遊戲就算是正式開始了,劇情主要是100年前與大魔王迦儂一起被封印的薩爾達公主將林克喚醒,要先去神廟學習希卡之石操作與打鬥技能,不過如果不照著遊戲的劇情走,不去神廟不打魔王,幾乎也不太影響後面遊戲體驗,所以有玩家像我本人,就花了1個月還在海拉魯的某片大草原上面遊蕩。

每座山都能爬、不少個物件都能砍,攻擊動物也能拿到食材,抓抓蟲騎騎馬、看到有水就游,有魚就捕,反而跑劇情在初期不是真的很重要。

如果遇到打不倒的怪物,落跑也沒問題。遊戲中拿到的武器都會被用壞,所以拿到厲害的武器這件事在曠野之息中也變得可有可無,除了可以在路邊撿到生鏽武器,還可以搶怪物的武器,每一段時間血月之後怪物會復活,所以武器來源幾乎可以說是源源不絕,當遊戲中一切事物沒有非得要做不可時,整個遊戲氛圍就變得十分輕鬆愜意。

8257c869-6284-41a0-ad62-d34e05d2ce81
Photo Credit: 癮科技
火燒城堡了還是要先去抓個魚

克洛格彩蛋、各種有趣怪物、收集機制、恐怖料理

在海拉魯王國地圖中有很多值得收集的彩蛋,像是裝有寶石、武器的寶箱,攻擊路邊的木箱或礦石也會小禮物可以拿,其他需要找到隱密小地方或是通過考驗才能拿到的小精靈便便,透過階段性發現的方式,看到路邊奇怪的石頭裂縫就能炸炸看,有點怪怪的樹就能砍砍看,發出奇異光線的小兔子也能用箭偷射他。

很多種看似不尋常的造景,其實都藏有彩蛋,更有動力去繼續探索這片荒野。

從一開始走出山洞路邊的史萊姆,到後面越探索,會發現路邊的怪物越長越奇怪,從看起來不太強的波克布林,到後面根本連遠遠看都會被攻擊的萊尼爾,強度落差夠大,打贏之後成就感和拿到的道具都更強。跟著劇情解開刺客大本營之後,路邊也會隨機出現報仇的刺客,還有不能打敗每天會固定出現的飛龍,各式各樣的怪物,不管是超強應變能力,還是無腦狂砍都行得通。

在遊戲初期頭一次遇到冰凍長袍魔法師時,因為不知道如何打敗他,整整花了半小時躲避攻擊,最後靠逃跑後躲在山壁邊,瞄準許久後才把長袍魔法師擊敗。第一次面對萊尼爾時也是緊張到手心冒汗,最後也是靠點火燃燒草原,順著向上氣流使用滑翔傘,趁著子彈時間對準頭部後不斷射箭,重複了幾十次這樣的流程才打敗怪物,後來遇到怪物後,當時的經驗都能順利變成玩曠野之息時的反射性動作。

林克補血可以用菜餚或是藥水,在遊戲裡面基本上也只能買到材料,所以就要查食譜攻略自己煮,除了一般看起來很好吃的炒飯、烤野菜、鮮肉派、水果蛋糕之外,用鐵和礦石也能煮得出奇怪料理,怪物的肉和角也煮得出馬賽克恐怖料理,完全看玩家收集到什麼材料,平地和深山中能找到的野菜和肉也都不一樣,但不管給什麼反正林克一定會吃。

182c52ff-4285-4e88-af59-8e9c0f214bf6
Photo Credit: 癮科技
不按照食譜煮菜,有時候就是會煮出奇怪的料理

地圖真的超級大,玩了300小時還是有沒去過的地方

從開始玩到打敗迦儂,我的紀錄約300小時,其中大概有250個小時是在海拉魯閒晃,直到買了DLC並更新後,地圖能顯示移動的歷史軌跡,某一天回頭再玩,發現居然還是有地圖軌跡沒有去過的地方。

最有趣的是,在地圖上的海拉魯王國,和玩家實際前往感受上還是不同,每一個地圖區域都有各自的環境風格,像是火山地區就一定要準備抗熱藥水或抗熱盔甲,雪山地區就要準備一堆辣椒料理或防寒裝,不然就會一直不斷失血,整個遊戲裡玩家的行為會直接影響林克的生命值。

在曠野之息的海拉魯王國中,很難有完全相同的景色,隨著地區的不同,氣溫和出現的怪物也會改變,在幅員非常廣的地圖中,其實移動非常無聊,但曠野之息做到每隔一小段路,就會出現有趣的像是遺跡、小池塘、寶箱、路邊的石像等等,玩家就能去遺跡中找看看有沒有礦石或生鏽武器。

有幾次在單一地區遊蕩會橫跨白天和夜晚,出沒的怪物也不一樣,甚至常常會發生白天看了好幾次的角落,到了夜晚埋著發光的寶箱這樣的體驗。

小池塘裡抓到的魚或青蛙,也是製作快速移動藥水的必要元素,路邊的石像前面的空盤子會給提示,放入對應水果後會跑出小精靈,延長了玩家遊玩的時間,也能有效縮短移動時的無聊空檔。不過買了DLC後能招喚出摩托車,騎著摩托車在草原上奔馳亂撞波克布林更爽就是了。

d6ba21b0-3215-442f-b17f-9d0727cf7821
Photo Credit: 癮科技
如果要直衝城堡打王,除非技巧很好不然有可能被秒殺

回鍋再玩還是很好玩,練過的技能不太會忘記

當年玩曠野之息為了要打敗萊尼爾(人馬),還因此去收集很多各種屬性箭,以及強力武器,最後發現我的最佳策略就是不要正面對決,後來只要在遠方看到萊尼爾走來走去,就會找一個制高點,用射箭的方式很有耐心的耗損他的血量。

完美防禦(盾反)除了去神廟練習之外,在起始台地上有很多靜止的古代守護者,對我來說是很不錯的練習對象,為了抓準反擊時機,我操作的林克也是幾乎把包包裡的食材吃光了。

近期為了寫文章又再度回鍋,一碰到遊戲機當時練習的手感,一開始有點陌生但很快又上手,打了幾隻怪物、煮了幾道菜,不知不覺又在海拉魯閒晃了好幾個鐘頭,無縫接續感、有點模糊的記憶,有點熟悉有點陌生的感覺,讓我這個回頭客又產生了新鮮感,這也是沒料到的事。


猜你喜歡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時,沈默也是一種謊言」從導演李雲翔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被關注的話題,越應該花時間去了解,從他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自由就像空氣,你只會在窒息時,才會察覺到它的存在。」對於身處臺灣的我們,尤其是對1990年後出生的人來說,透過選舉投票、上街遊行、訴諸法律來維護個人權利,彷彿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其實民主、自由、人權並非一蹴可幾,而是好幾個世代努力爭取來的甜美果實。由李雲翔執導的《沈默呼聲》,便是一部試圖讓觀眾重新省思自由與人權如何得來不易的電影。

由真人真事改編,甫於2021年獲得奧斯汀影展觀眾選擇獎的《沉默呼聲》劇情敘述1999年夏天,兩對清華大學的學生情侶因為信仰法輪功,讓他們原本無憂無慮的生活在一夕之間全變了調。謊言、栽贓、囚禁、凌遲,這些血淋淋的真實修羅場,無聲無息地染紅了中國的土地。由於這段恐怖的經歷,也讓他們與美國記者丹尼爾產生了交集,是為真相帶來一道曙光,或是一切都仍是未完待續?

雙重敘事線展開各自的掙扎與共鳴

《沉默呼聲》有兩條主要的敘事線,一條是男主角王博宇的學生線,另一條則是丹尼爾的記者線。王博宇是一名清華大學電子工程專業的博士研究生,他所信仰的法輪功被中國政府視為「眼中釘」,當掌權者開始迫害法輪功的學員,無法沉默的他藉由發傳單、拉布條、氣球飄書等機智手法,為自己的信仰與真相奮鬥,但這個看似再平凡不過的訴求,卻為他與身邊的人招來一連串的苦難,讓他感到心力交瘁。

3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另一部分,美國芝加哥郵報記者丹尼爾,過去曾經撰寫過六四天安門事件的相關報導而遭到中國驅逐。當他好不容易再度踏上中國土地時,又碰到了法輪功事件,讓他開始感到動搖,直到後來目睹男主角一行人試圖揭穿謊言的行動,加上事件越來越甚囂塵上,讓他重燃記者魂,決定為受害者發聲,將這些極力被掩蓋的真實公諸於世,兩條敘事線也終於產生交集和共鳴。

30-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無聲是種無奈,亦是種被消音的選擇

不少人可能都有在路邊看過法輪功的學員在宣揚他們所信仰的理念,但若要進一步討論法輪功的理念時,有多少人能講出貼近事實的認知?根據統計,1999年時,中國有七千萬人習練法輪功,而這樣的「勢力」被視為威脅到中國政權的穩固,所以促使中國政府採取一連串的打壓、迫害與抹黑行動,「被消音」的情況導致許多人根本不知道其中的真偽,這也是《沉默呼聲》導演李雲翔為什麼拍攝這部片的原因之一。

導演李雲翔在接受採訪時提出了這樣的問題:「為什麼沒有更多的人來拍這些故事?」他認為現今的影視產業,為了不想要放棄中國市場,都會先自我審查電影題材,甚至主動迎合中國政府「批准」的故事內容。但從他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能被關注的話題,越是應該花時間去了解,所以從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劇情片《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25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現實比電影更加風聲鶴唳

由於題材相當敏感,所以《沉默呼聲》劇組選擇在台灣跟加拿大兩地取景,即便拍攝場地不在中國,拍攝過程中還是面臨到不少困難,像在選角、租借場地時都遇到很多挑戰,更不用說要在台灣上院線時的阻礙連連。然而,正是這樣的困境,更讓我們看見這群新生代演員令人印象深刻的演技。尤其是當王博宇走過監獄長廊時那五味雜陳的神情,包含著對家人的思念、以及屹立不搖的堅持,光是這段畫面就值得再看一回。

44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曾經寫過這樣的詩文:「起初,納粹抓共產黨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身處在自由社會的我們,當然可以繼續做沉默的大眾,選擇忽視旁人的不公不義,但誰又能保證眼前的歲月靜好,不會一夜翻盤?或許歷史紀錄是生冷的,但電影藝術是溫熱的,請一起走進戲院感受《沉默呼聲》帶來的省思及啟發吧!

《沉默呼聲》
上映日期:2022.8.12
上映地點:全台戲院同步上映
購票資訊詳見官方網站


猜你喜歡